第二百零六章 拉拉手,做朋友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九重天御座语录:人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有时候你竭尽全力要让一个人记住一件事,不厌其烦的说一千遍,结果tā必然是忘记。(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但有时候你随口的一句话,tā却能牢牢记住,并且自动衍生很多种意思。若是你能抓圌住tā这很多种意思的任何一种,击败tā,就是易如反掌。)

  顾独行在前,楚阳在后,顾独行有一个很明显的动作,似乎是下意识的,在查看每一辆马车的时候,tā的手都放在马车上,一路无意识的这么滑过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程云圌鹤就跟在两人身后,一路咯吱咯吱踩着雪地,绕着马队一侧,缓缓地查看。

  每经过一辆马车,顾独行就摇摇头,点点头;与楚阳目光duì一下。

  没有发现。

  一直搜查到最后一辆马车,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楚阳顿住▲!心头有些惊异。

  这些马车里,完全没有生命的痕迹存在。而逃走的那位王座,看那天的伤势,绝duì不可能再自己行动!也就是说,不可能隐藏在队伍里,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tā因为伤势严重不○便远行,留在了铁云城?

  程云圌鹤含笑赶了上来,道:“不知道公子需要一些什么?尽管拿就是,无须客气。

  楚阳凝目看着tā,良久,缓缓道:“阁下应该知道,我想拿的是什么。明人不说暗话,何必在我面前来这一套虚的?”

  程云圌鹤微微一笑,笑容里有几分悲戚,道:“在下自然知道,可在下却也无能为力。”

  “哦?tā友那里?“楚阳沉沉的问道。

  “就在这里。”程云圌鹤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只可惜,阁下再也得不到tā了!“

  “愿闻其详!“楚阳目光一闪,心中隐隐升起一种可能,心道难道这么巧?

  “王座已经……与世长辞!”程云圌鹤眼中有压抑不住的泪花在闪动,声音嘶哑,道:“我们此番,乃是扶灵回归……,丶

  “死了?“楚阳喃喃的说道。那天被孔伤心拼了命才救出去的那位王座,竟然不声不响的死了?

  “尸体再在?“顾独行两眼一翻。

  “尸休……”程云圌鹤大怒,道:“难道你们竟然要duì死者不敬?”

  “你说死了就是死了?”顾独行眼皮一翻,冷冷道:“我可没见到”丶

  四周所有gāo手同时手按剑柄,满脸怒色。阴无法服下了梦魂液一事,只有程云圌鹤一个人知道,其tā人都不知情,所有人都是知道阴王座已经死去,心中正是悲愤不已。此刻听见这个家伙居然想要亵渎死去的人,无不是义愤填膺。

  楚阳目光闪动,道:“耳听为虚,■眼见为shí,阁下须知道,你的言词并不能让我们相信!我们之间,还没有那样的交情。若是不交人,阁下这一百多号人,恐怕要陪着阁下你,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客死异乡了!”

  “好!“程云圌鹤目光闪动,在□这一刻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跟我来!”

  tā大踏步的走到第二辆马车旁边,道:“阴王座……就在这里面。”

  马车底座打开,却有一整块完整的巨木板,足有两尺厚度。然后将上面的木板揭开,顿时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只见里面塞满了冰块,在冰块包围之中,一个黑衣瘦削的人体,毫无动静的就在里面躺着,双目紧闭。

  这个人的身上,毫无半点生机的波动,显然是一具尸体!而这种塞满了冰块的方法,也是完整保护尸休的措施。

  里面黑衣人的脸上头发上,都是冰霜密布。若是活人,绝不可能一点的身体热量也没有……

  楚阳看的亲切,正是那天抓圌住自己逼供的那个人!

  果然已经死了??

  楚阳心中觉得这件事情有些离谱。这位一代王座,怎么会死的这么容易?

  似乎在回答楚阳心中的疑问,程云圌鹤悲伤地道:“王座本就受了重伤未愈,被包围的时候,shí力只恢复了不到二成!等tā突出重围赶到我们那里,已经是油尽灯枯。在王座仙去之后,在下等人为王座清洗身体的时候,发现……”

  程云圌鹤的声音沉重之极:“王座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多达一百三十七处!”

  一百三十七处!

  楚阳心中一震,在大战之后,楚阳曾经召集所有曾经跟阴无法动手的人和看到的人,统计了丝下。阴无法的伤痕,应该是一百处左右。

  此刻,终于证shí了这个数字!

  ○两人看了一会,duì望一眼,都是看到了duì方眼中的意思:真的死了!

  死者为大,这个规矩,不管在任何时刻,都是适用的。若是duì尸体不敬,恐怕会沦为整今天下唾弃的duì象!

  阴无法□死了,自己前来也就变得毫无意义。楚阳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心中还是不相信一位王座就死的这么轻轻易易,但事shí却是摆在面前。

  顾独钾星前一步,伸出手就要感受一下。,懈搁

  顿时四周一片大喝:“你干什么?”

  顾独行冷哼一声,霍然回身,看着这帮情绪激动的家伙,冷冷道:“闭嘴!”

  说着,按着剑柄的右手无声无息的一用力,做出一个细微的怪异的动作。一道肉圌眼难见的劲气无声无息的飞出,侵入了躺在冰块之中的阴无法的双圌腿。

  顾氏家族独有的“无形刽气”!这一招,乃是顾独行生怕阴无法是诈死,而施出来的。

  也是最不容易让人发觉的一种试探办法!

  只要是活人,受了这一下,无论如何沉得住气,也不能忍住两条腿被废的痛感!但阴无法安然躺着,却是没有任何反应。

  然后顾独行按剑昂然duì峙着面前一伙人,过了良久,才露出一个失望的脸色,道:“□全}}文字我们走吧。”

  楚阳失望的叹息一声,道:“既然人已经死了我们也不为难你们。”说着,走上前去,站在程云圌鹤duì面,深深地看着tā道:“本想用灵药结一份善缘,也为我们兄弟将来去大赵做个▲铺垫,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结局。”

  “你们要去大赵?”丶程云圌鹤双目之中精光一闪。duì楚阳所说的“灵药善缘”压根就当做是放屁,却duì后一句话敏感了起来。

  “未必!或者也有可能毒无极。“楚阳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道:“本就是试炼而出,到何处不是去?”

  程云圌鹤目中精光一闪,诚挚地道:“那是自然,若是各位来到大赵的话千万记得,要来找在下一叙容在下一尽地主之谊!“说着,拿出一个玉牌,递给楚阳,道:“这上面,乃是在下在大赵的住址,小兄弟不妨收着,有时间过来喝一杯酒。”

  “虽然未必会去但老兄这番心意,我还是领了。”楚阳哈哈一笑,豪爽的接了过来。就在接过玉佩的时候,tā的丹田之中的九劫剑剑尖突然忽的一声,以一种无与伦比的速度从tā的丹田涌圌出,顺着两人接触的指尖钻进了程云圌鹤的身体。

  程云圌鹤只觉得自己手臂没来由的一寒、一麻,tā不会玄功,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duì方在考较自己,含笑道:“在下的确是一个文弱书生让小兄弟见笑了。”

  同一时间,楚阳也是感觉身体一下子僵了一下,居然不能收回自己的手就这么与duì方“亲圌亲热热“的拉着手,道:“男儿建功立业未必就一定要用武力。兄台何须如此介怀。”

  程云圌鹤心中苦笑,心道哪里是我介怀?分明是你拉住我不放了……

  感觉到九劫剑剑尖还未回来,楚阳没奈何之下,继续拉着duì方的手,无话找话:“额,还未请教,兄台gāo姓大名?”

  “在下姓程,呵呵呵“……被一个男人拉着手不放,这种遭遇可说是极为怪异,程云圌鹤渐渐的感到有些毛圌骨圌悚圌然,脸色有些发白,道:“阁下是?”

  “我姓顾。这是我二弟。丶,楚阳拉着tā的手,感觉到这家伙居然细皮嫩圌肉的,心中也是有些反胃,但不得不继续握着,居然还摇了两摇,道:“哇哈哈,真是一见如故……”

  程云圌鹤脸色更加苍白了,tā用力的向后抽了抽手,却发现duì方攥得很紧,居然抽不回来,不由心中越来越是害怕,强笑道:“额,顾兄,你可不耳以……先松开我的手?”丶

  楚阳愕然道:“你的手?你的手怎么了?我看看?“说着,居然抓着duì方的手举了起来,举到眼前细细查看,道:“没啥啊,挺白啊,挺嫩啊……”

  程云圌鹤脸色彻底的黑了……

  就在这时,楚阳手一抖,感觉到九劫剑刽尖终于回来了,带着一股子吃饱喝足了的快意,摇头摆尾的进入了楚阳的丹田。

  楚阳如释重负,急忙松开了程云圌鹤的手,道:“这个,嘿嘿,打搅了,告辞了。”

  程云圌鹤下意识的抖了两下,随即发觉这样太没礼貌,正在尴尬,却发现duì方也在使劲的抖了两下……

  丰笑道“没事,没事。”

  楚阳叹了口气,扭转头看了一下圌阴无法的身体,终于向着顾独行招呼一声,两人转身而去。

  楚阳虽然重生了一世,但却根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梦魂液这种东西,所以,虽然追上了duì方,但发现阴无法已死,自然不会再做什么。

  程云圌鹤虽然算到了这一节,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而且也成功的骗过了楚阳,但却也没有想到楚阳身边还跟着一个心狠手辣的顾独行!

  在所有人都未发觉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斩了阴无法一剑!

  阴无法现在虽然整个人的所有生机都被梦魂液的作用下陷进绝duì的沉寂,但面duì这样的一刻,终究还是……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