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这是一份大礼!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tiě补天面沉如水。(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这…”所有跪★着的大臣们人人都不敢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磕头如捣蒜:“臣等有罪!臣等罪该万死……。””谁来告诉朕!发生了什么事?”tiě补天缓缓从龙椅上坐起,mù光森然。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tiě云◆老宰相皇甫明镜捋了捋胡子,他是站着的不多的人之一,泰然道:“陛下,就是楚御座封了户部,捉拿了连成贵,而且,户部的账mù,补天阁正在排查…”

  “此事,楚御座已经颁下阎王令:要一查到底!查到谁,就抓谁!抓到谁,就杀谁!”老宰相的最后几个字,声音森然,明显带着些幸灾乐祸的样子;让所有跪着的人的脸上又白了几分。

  “可”户部的帐,关他们什么事?”tiě补天震惊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这几十个人,还有那今天影踪全无的一百多人,tū然脑子一晕,身子晃了两晃。

  这里面,有户部的,有刑部的,有礼部的,有吏部的,还有兵部的……。”这些年来”貌似是大家都不是很宽裕,所以,咳咳””皇甫明镜咳嗽着,缓缓道:“所以有很多的官员,就打上了国库的主意,而国库…,是有户部管辖,于是乎,大家的日子,就tū然好过了起来。而且,事后,只要连大人运用手段,咳咳,勾销了也就万事大吉

  皇甫明镜似乎说得很无奈,但却是说的毒辣,毫不留情!”而如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楚御座知道了这些事情……”,皇甫明镜谨慎的道:“所呃…额,这个,听说御座勃然大怒……,补天阁昨夜,连续抄家三十五户……”

  tiě补天脸色苍白,道:“莫非国库的事情…这些人都有参与?”tiě补天的手指颤抖,指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黑压压一片大臣。

  众大臣都不敢说话,一个个颤抖的跪着,额头紧紧贴着地面。

  看到这种情况,tiě补天身子又晃了两晃,tū然头痛欲裂的闭上了眼睛。

  他不怪楚阳,一点也不!

  但他只是感到了痛心!无比的痛心!

  朝堂……,是什么地方?天下士子梦寐以求;各地方官员有▲的穷其一生都不会站在这里,哪怕一瞬间!

  可以这么说:金殿之上,就是tiě云国真正的栋梁之才!

  这里,是整个tiě云国的根本!这里说是烂了,那么tiě云国就是从根上烂了!而这些年,是○▲的穷其一生都不会站在这里,哪怕一瞬间!

  可以这么说:金殿之上,就是tiě云国真正的栋梁之才!

  这里,是整个tiě云国的根本!这里说是deqióngqíyīshēngdōubúhuìzhànzàizhèlǐ,nǎpàyīshùnjiān!

  kěyǐzhèmeshuō:jīndiànzhīshàng,jiùshìtiěyúnguózhēnzhèngdedòngliángzhīcái!

  zhèlǐ,shìzhěnggètiěyúnguódegēnběn!zhèlǐshuōshìlànle,nàmetiěyúnguójiùshìcónggēnshànglànle!érzhèxiēnián,shìtiě云最困难的时刻!本应风雨同舟共度难关,却没想到,却是一个比一个猛的在挖国家的墙角!

  辛辛苦苦的培育,却是培育了一帮蛀虫!

  “你们好!很好!很好啊…”tiě补天咬着牙,点着头,脸色tiě青,tū然悲愤的一声大笑:“哈哈哈”果然不错!果然是我tiě云的擎天之柱!栋梁之才啊!”

  关于国库的事情,一直以来他就知道很严重;一直想着,登基之后找个由头,好好的查一查。

  再怎么严重,也不过是几个官员罢了。最多,牵扯到十几位二十几位,就已经算是耸人听闻了!

  说什么也不会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

  去了这些人,朝堂就只剩下寥寥三四十人!等于是空了!

  但……不去,难道还留着?留着这些蛀虫?

  “统统给朕在这里跪着!”tiě补天大怒的飞起一脚,踢翻了龙椅前面的黄金桌案,咆哮道:“立即传楚御座进宫!”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马蹄声响,竟然直到金殿之前!

  换做一般时候,恐怕早有人群情汹涌的跳出来指责弹劾,但今天,却是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启禀陛下,楚御座请求觑见。”

  “饽!”

  一异寂静之中,慢慢的一个脚步声平缓的响起,缓慢,而有韵律。下一刻,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暗,金殿门口,出现了一个黑衣人!

  黑袍从头到脚罩住,唯一露出来的脸上,一个狰狞的黄金面具!

  这个人在金殿门口出现的那一刻,似乎整个金殿的气温也tū然下降了几度。尤其是心里有鬼的大臣们,更是由衷的感到了恐惧!似乎这个人的到来,就是带来了地狱的气息!

  “给楚御座看座!”楚阳还没有开口,tiě补天先说了话。tiě补天并不想让众大臣知道,现在的补天阁,其实不在自己的掌握中;而楚阳,也不是tiě云的臣子。

  这对一位君王来说,太掉面子。

  “谢陛下。”楚阳自然听得出来tiě补天的暗示,坐下☆之前感谢一声,就四平八稳的坐了上去:“不知陛下今日召唤,可为何事?””楚御座,这两天忙得很吧。”tiě补天笑吟吟的道:“对国库之事,不知道楚御座如何打算?”开门见山。

  “按照陛下之前的承诺,■▲补天阁可以有先斩后奏的权利。”楚阳淡淡地道:“所以,昨夜发生如此大案之后,其中的已经核实的几位蛀虫,已经于今早在西市全家抄斩!合共三百余口!”

  这句话说出来,地下跪养的大臣们更是瑟瑟的颤抖了◇◇起来。

  “那剩余人等呢?”tiě补天吐了口长气。

  “这个……,要有陛下圣裁。”楚阳轻描淡写的道:“不过,依着我们补天阁的意思,最好统统杀光!毕竟,调查一次,弟兄们也都付出很多,很累●。”

  统统杀是…

  已经有人晕了过去,也有人在低低的哭泣。

  皇甫明镜老宰相不由得翻了翻白眼,统统杀光?那可是好几万人……老头儿现在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楚阳未来之前,tiě补天☆盛怒不已,但楚阳来了之后,气氛就好像顿时变得很诡异。

  与其说是君臣二人在一问一答,倒不如说是在演双簧。

  一个做白脸,一个做黑脸。

  “杀光”不可取吧?”tiě补天皱起眉头:◆“须知,若都是全家抄斩,可足足有数万人…。”

  “陛下过虑了!”楚阳安详的道:“tiě云这些年来连年征战!死于战火之中,已经有八百万青壮!区区数万人,我tiě云还损失得起!”

  “这…▲御座,可否网开一面?”tiě补天笑吟吟的道。

  “这个,既然陛下求情”那么自然可以视其情节轻重,分别处理……,楚阳道:“至于调查结果,我会送到陛下这里;陛下可独裁即可!”

  tiě补天☆◇哼了两声,道:“也罢。”

  楚阳这句话之中分明是刺了自己一下,tiě补天岂能听不出来。独裁?什么叫独裁?哼!

  不过,楚阳是刺,却也是提醒。至于提醒了什么……那就不得而知。

  □◇哼了两声,道:“也罢。”

  楚阳这句话之中分明是刺了自己一下,tiě补天岂能听不出来。独裁?什么叫独裁?哼!

  不过,hēngleliǎngshēng,dào:“yěbà。”

  chǔyángzhèjùhuàzhīzhōngfènmíngshìcìlezìjǐyīxià,tiěbǔtiānqǐnéngtīngbúchūlái。dúcái?shímejiàodúcái?hēng!

  búguò,chǔyángshìcì,quèyěshìtíxǐng。zhìyútíxǐngleshíme……nàjiùbúdéérzhī。

  至此,两人之间双簧唱完了。

  “楚御座,可否与朕一叙?”tiě补天笑道。

  “唯恐打搅陛下清净。”楚阳淡淡道。

  “来人啊,摆驾金阙楼。”tiě补天笑了笑。

  “这是在◎下送给陛下的一份大礼。,、楚阳轻轻地道:“今日之根基动荡遍地杀戮,却是来日的长治久安!陛下登基,在下一时疏忽,忘了奉上礼物……就以此事相抵吧。”

  楚御座的一番话,让tiě补天陛下眼珠子几乎瞪◎出眼眶,又好气又好笑,最终只是长叹了一口气。

  两个人在皇宫里谈了很久,谁也不知道楚御座什么时候走的;但所有人的心,却也放了下来。起码……,不会马上就死了。有了点儿喘息的时间……。

  过了几天,tiě补天颁出圣旨:凡是贪墨在五万两银子之下的,交出贪墨所得,戴罪立;暂居原职;凡是贪墨十万两银子下上的,交出贪墨所得,罢官削爵,贬为平民。凡是贪墨妾十万两银子以上者,斩首示众,家人流放……◆

  至于百万以上,则是全家抄斩……。

  这个决定,看似宽松,但tiě云城头却也又被鲜血染红;数千颗人头,就这么华丽丽的砍了下来!

  不责众,这个道理在这种时候,还是算数的。若是▲将所有人都砍了,恐怕tiě云朝堂将立即崩溃。tiě补天也只有慢慢处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若是有朝一日这些人表现不好,那么这笔旧账就会立即翻起来…。

  而楚阳挑起这件事,既为补天阁立威,自己做了恶人;而且让tiě补天收揽了绝大多数的人心。此事,将直接度过tiě补天登基为帝的短暂磨合期,直接强制性的令tiě补天主掌的朝廷政权进入成熟期!

  虽然这个朝堂空了一小半……。

  经由此●事之后,最起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tiě云城的官员面貌,将会焕然一新!

  这就是楚阳送给tiě补天的一份大礼!作为登基贺喜…。

  至于事情起因,楚御座并没有说。若是说了,乃是因为在绝色■●事之后,最起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tiě云城的官员面貌,将会焕然一新!

  这就是楚阳送给tiě补天的一份大礼!作为登基贺喜…。

  至于事shìzhīhòu,zuìqǐmǎzàihěnzhǎngdeyīduànshíjiānlǐ,tiěyúnchéngdeguānyuánmiànmào,jiānghuìhuànrányīxīn!

  zhèjiùshìchǔyángsònggěitiěbǔtiāndeyīfèndàlǐ!zuòwéidēngjīhèxǐ…。

  zhìyúshìqíngqǐyīn,chǔyùzuòbìngméiyǒushuō。ruòshìshuōle,nǎishìyīnwéizàijuésè楼与人争风吃醋而起……估计这位新皇陛下能被他活活的气晕过去!

  经由此事之后,楚阎王的凶名,直接震慑九重天!楚阎王的残暴,让所有听到的人,都是叹为观止!

  在官员们的心中,楚阎王本已经臭到家了的臭名更是足jīn加两,更上一层楼!但在民众之中,楚阎王的声望,却是扶摇而起,直上九霄……。

  tiě云城人人自危之下,不管做什么事情,虽然官员人少了不少,但效率反倒提升了很多!

  程云鹤终于带着人,经过将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终于精疲力竭的回到了大赵都城中州!只差一天,就超了梦魂液的时效”

  不知道第五轻柔知道了这些事情,会是什么反应……。

  (今天第一更!求月票!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