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讹诈你,又如何?


  君惜竹脸色一沉,一阵凝重,问道:“是哪一个老不死的下lái了?”

  蔚公子神色很奇怪,似乎有些困惑,又有些迷惘,听到问话,竟然没有回答,反而认真的反问了一句:“惜竹,你说……这世上有没有那种生死相交的兄弟?”

  君惜竹一怔,想了想,道:“不能说没有,传说之中是有的。----我要小说网-----www.51o.nEt----但现实之中,我没见过。”

  蔚公子点点tóu,沉默的道:“可我见过了。”

  他叹了一口气:“原lái真的有!”

  人性,是最卑劣的东西。蔚公子从lái不相信什么感情,尤其当他遇到什么所谓生死与共的结拜兄弟的时候,将他们dǎ到山穷水尽,就会提出条件:两人只能活一个。

  每到那种时候,kàn着自相残杀的两个人,蔚公子就会冷眼旁观这丑恶的人性,尽情的戏弄所谓的情谊。对他们的所谓友情,进行毫不留情的鞭挞和嘲讽;最后将人杀死……

  这样的事,他做过不止一次,从未有人在面对蔚公子的时候,还能有勇气用自己的命换兄弟的命。

  因为他们都相信,蔚公子这样的人绝不会有同情,更加不会惜英雄重英雄的放两人一起走◆路。

  但就在一天之前,楚阳为了董无伤根本不考虑的就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刀!董无伤为了楚阳也是根本不考虑的舍身攻击自己!

  难道董无伤真的不知道自己一根手指tóu就能碾死他吗?他肯定是知●lù。

  dànjiùzàiyītiānzhīqián,chǔyángwéiledǒngwúshānggēnběnbúkǎolǜdejiùyòngzìjǐdexuèròuzhīqūdǎngdāo!dǒngwúshāngwéilechǔyángyěshìgēnběnbúkǎolǜdeshěshēngōngjīzìjǐ!

  nándàodǒngwúshāngzhēndebúzhīdàozìjǐyīgēnshǒuzhǐtóujiùnéngniǎnsǐtāma?tākěndìngshìzhī道的!但……为何?

  这件事,颠覆了蔚公子心中那种‘人性卑劣,天下人皆可杀!’的心念。

  君惜竹没有回答,只是哼了一声,道:“谁伤了你?”

  “这件事你不要问了。”蔚公子淡淡地道:“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

  君惜竹点点tóu,道,“你有数就行。”她知道蔚公子只要不愿意说,那就是谁也问不出lái的。问也是枉然。

  说话间,君麓麓和莫轻舞也走了进lái。

  莫轻舞换了一身红衣,伶俐可爱,刚刚开始成长的少女娇躯,就如一朵亭亭玉立的兰花,正要鼓出青春的花苞;小脸一片亮色,tóu上青丝柔顺滑下,一只彤云钢dǎ造的精巧蝴蝶在她tóu上展翅欲飞。

  一双眼睛黑白分明,长长的睫毛如梦幻一般,神情天真之中带着慧黠,尖尖的小下巴,带着一丝倔强……

  “楚阳哥哥在什么地方?他就在这山里啊?”莫轻舞很是急切的嘟着嘴,问道;祈求的目光kàn着君麓麓,一副楚楚可怜的神色。------精彩开始-----www.^_^51O(拼音o).net

  “楚阳?”蔚公子下意识的道:“我刚跟他dǎ了一架……”

  “啊?”莫轻舞小嘴微张,顿时焦急起lái:“他受伤了没有?”

  蔚公子精神一振,一翻白眼,道:“他受伤不受伤的有什么关系?揍他一顿不行么?”

  “不行!”莫轻舞瞪起了眼睛,鼓起了嘴,凶巴巴的kàn着蔚公子:“你为什么要dǎ我楚阳哥哥?”

  “呃?……”蔚公子挠挠tóu,kàn着君麓麓:“这丫tóu是哪lái的?你们带个小丫tóulái教训我的?”

  君麓麓不由扑哧一笑,道:“人家可是楚阎王的心肝宝贝;你dǎ楚阎王,在任何人面前说都行,只有在她面前不行。”

  “你真dǎ他了?”莫轻舞瞪着蔚公子,眼圈就有些红了:“你dǎ的他痛不痛?”

  蔚公子被莫轻舞清澈的眼神kàn的立即举手投降:“我没dǎ他;反倒是他dǎ了我!你kànkàn我,你kànkàn我,多可怜啊……”

  蔚公子伸出手臂,让这小萝莉kàn自己手上的伤,争取同情分。

  他知道君惜竹既然将她带到这里,那就不是■外人,就当是哄小孩子玩了。

  莫轻舞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道:“你dǎ他当然是不行的,不过……”她眼珠一转,道:“他dǎ你我可管不了……”

  说着她跳到君麓麓身边,抱着她的胳膊,◇轻轻摇晃着道:“啊麓姐姐,你的镜子借我用用……”

  蔚公子满tóu黑线。

  我dǎ他不行他dǎ我就应该?这世上还有这等理论……

  就在这时,外面传lái禀报:“君座,蔚座,各大家族代表前lái拜见。”

  君惜竹想了想,道:“小蔚,你去接待吧。随便说几句让他们走就行了。”

  蔚公子点点tóu,逃一般的冲了出去。对突然到lái的这个小萝莉,他是有些害了怕了;原lái这世上,真的有人能够比我更不讲理,而且还是个小丫tóu……

  过不多时,各大世家的人就走了;而蔚公子也没有再回lái,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君座可在?莫氏家族莫天云、莫天机前lái拜见!”外面响起中气十足的声音,正是莫天机的声音。

  莫轻舞浑身一颤,脸色煞白。

  二哥,你真的要将我赎回去让我嫁给那个坏蛋吗?

  莫轻舞又一次的误会;莫天机这一次lái赎回莫轻舞,却绝不是为了将她送给梦落。

  莫天机知道了莫轻舞之事后,就与家族大闹了一顿,然后提出lái要将小妹接到自己哪里,自己照顾,却被大长老莫无心训斥,此刻到lái,心中已然是存了带着莫轻舞远走高飞的决心……

  君惜竹怜惜的kàn了kàn莫轻舞,道:“你们两个,先到屏风后坐着吧。”君麓麓答应一声,带着莫轻舞走了过去。

  两人刚刚坐定,听到外面君惜竹沉声道:“让他们滚进lái!”

  少顷,脚步声起,两个人的声音一起道:“参见君座。”

  君惜竹高踞太师椅上,哼了一声,道:“银子带lái了吗?”

  莫天机沉声问道:“我小妹可安全?”

  君惜竹◎冷冷地道:“暗竹的信誉,你信不过?”

  莫天机温和道:“暗竹名震天下,在下自然信得过。只不过这一起绑架太过于匪夷所思,敢问君座,此事起因为何?”

  君惜竹冷森森的道:“莫天机,我要的是◎银子,不是你的废话!有银子就拿出lái,没银子就滚蛋!少在本座面前卖弄你的口才!”

  莫天机沉默了一下,道:“既然如此,银票就在这里。”莫天云的银票本就交给了他,一起拿了出lái。

  莫天云心中却是更加的嫉恨起lái;他一向自负自己与莫天机不相上下,甚至犹有过之。但今日面对君惜竹,莫天机侃侃而谈,甚至还能质问;自己却是被君惜竹盛名和威势所慑,竟然不能出声。唯恐一出声就会声音颤抖……

  他却不知道,莫天机面对君惜竹这等人物刻意释放的威压,也是心tóudǎ鼓;但心中记挂小妹,又加上一腔愤慨,才能不动声色,反而显得镇定自然。

  “点金手!”君惜竹一声冷喝。

  “属下在!”一个人刷的一声出现在帐中。

  “花错,你lái验一验银票。”君惜竹淡淡道:“kànkàn可有错漏之处。”

  莫天机眉tóu一皱。君惜竹要捣鬼?开什么玩笑,普天之下谁敢给你假银票?在你面前搞错漏之处?我又不想找死……

  点金手花错是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两手干燥而稳定。接过六千万两银票,用手指tóu点了点唾沫,就在莫天机面前一张一张的数起lái。

  莫天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数银票,心中一下子提了起lái。

  “……这不对啊。君座。”点金手花错纳闷的道:“六千万两银票?这分明是两千万两银票夹着四十张白纸啊,这……这也忒过分了,是谁干的啊……”
■   “四十张白纸?”君惜竹脸色一沉:“是么?”

  “且慢!”莫天机叫道,他lái之前已经点算过,六千万两是一分不少,怎地到了这里却变成了白纸?定然是那家伙做了手脚,可是……他动作这么慢,怎么●   “sìshízhāngbáizhǐ?”jun1xīzhúliǎnsèyīchén:“shìme?”

  “qiěmàn!”mòtiānjījiàodào,tāláizhīqiányǐjīngdiǎnsuànguò,liùqiānwànliǎngshìyīfènbúshǎo,zěndìdàolezhèlǐquèbiànchénglebáizhǐ?dìngránshìnàjiāhuǒzuòleshǒujiǎo,kěshì……tādòngzuòzhèmemàn,zěnme做的手脚?自己竟然一点也没kàn到!

  “我kànkàn行不行?”莫天机问道。

  点金手花错似乎不解其意,傻愣愣的点点tóu,道:“好啊。”

  又把银票递了回lái。

  莫天机一接过lái,顿时心中一沉:手感不同。稍微翻了翻,只见里面白花花的全是白纸……不由tóu脑一晕。

  “这是怎么回事?”君惜竹一皱眉,问道。

  莫天云大怒道:“这算怎么个意思?君座,盗亦有道,讹诈也不是这么讹诈的!”他不急不行,他现在已经是穷光蛋了,身上一文不名。赌局不结束,他的钱一分也出不lái……若是真的被君惜竹讹诈了这一下,可就真的要丢大人了……

  君惜竹凤目一寒,眼睛一眯,冷冷道:“讹诈你……又如何?!”

  莫天机冷眼旁观,只见君惜竹澄澈的双眸之中,已经开始冒起煞气,不由心中一凛,知道对方这四千万两是讹诈定了;急忙道:“想必是小弟的疏忽,呵呵,刚才我记得怀里有些白纸lái着,想必混了。君座恕罪;这笔银子我lái补上。”

  君惜竹意味深长的kàn着莫天机,淡淡的一笑:“是么?”心中不由道,这个莫天机果然不愧神盘鬼算之名,竟然kàn破了我只是想要整治他们,而不是真的要那四千万两银票……

  却见莫天机取出银票,笑道:“这一次,我一张一张的给你,莫数错了。”

  君惜竹一笑,道:“罢了,收下吧。”

  莫天云终于放心,道:“麻烦君座,请我家小妹出lái吧,君座事务繁忙,我等就不dǎ搅了。就此携小妹回去,多谢君座这段时间lái的照顾。”

  莫天机交了银子,莫天云自然要出lái做好人了。

  君惜竹一皱眉,道:“什么?莫天云,你没说错吧?本座什么时候说过,你交了银子就能带人走?”

  …………

  第二更!关婶缠绵的太激烈了,俺如坐针毡啊,整整一天了老感觉底下凉嗖嗖的时不时的就是一紧……诸位好兄弟,众位好姐妹!献出你们的月票,让俺有一点安全感吧……拜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