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机遇!


  萧长风晕头转向,心胆俱裂,浑身都冰凉了:自己怎么好不容易搞定了布留情,却又被宁天涯惦记上了?这下可是完蛋了……

  “前辈饶命……”萧长风正要讨饶;宁天涯已经将他扔了起来,一只手抓住了足踝,当做了流星锤一般猛的一下砸在了一大块石头上,愤怒的大骂道:“你以为有布留情撑腰老夫就不敢动你?!”

  萧长风只来得及说出半句:“……请前辈看在我萧家……”就已经被抡在了大石头上,将下半句话连zhe浑身血肉一起砸飞。

  “我非得动动你,姓萧?姓萧咋了?你就算是上三天九大主宰家族人人都有份的杂种,老夫也砸烂了你!”回忆老头宁天涯一边骂,一边抡,只轮到第三下,萧长风肥硕的身体居然已经变成了一滩肉糜!宁天涯的手里,只剩下了一只臭脚。

  啪的一声将臭脚扔了出去,宁天涯余怒未息:“居然拿zhe九大家族来威胁我?这世界真是疯了!”

  随即,宁天涯两手一伸,暴怒的大吼一声:“死!”

  两道锐利的劲气轰然爆发,萧家剩下的那两名高手突然一声也不吭,连求饶也来不及,就这么砰地一声,爆竹一般浑身爆炸开来。

  布留情眼神一缩:这个宁天涯似然经常大呼小叫,却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为何?

  见宁天涯的身体居然又挡在了那小丫头前面,不由心中寻思:难道跟这小丫头有关?

  只听见宁天涯一挥手,对那位九重天执者道:“好了,没你的事儿了:你负责监督的这个矮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你回上三天去吧。”

  他颐指气使的呼喝,居然像是这位执者的上司一般。

  “是,晚辈告辞。”那位白衣人苦xiào一声,向两人都行了一个礼,转身而去。心道,萧家这次可算是吃了一个哑巴亏,萧长风死在了宁天涯手里,估计萧家连提都不敢提,只有捏zhe鼻认了……

  若要是对付宁天涯……咳咳,白衣人想了想,貌似萧家现在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除非是将几位老祖宗都请出来然后围攻……貌似胜算也不大。

  算了,这事儿与自己有啥关系?自己只将消息带回去就完事儿……

  白衣人走了。

  宁天涯挺立在莫轻舞身前,丝毫不理顾独行等人的道谢,道:“你们也走吧。”却是对zhe君惜竹和蔚公说的,然后加了一句:“小丫头,你是姓君吧?”

  君惜竹道:“正是……不知前辈?……”

  “嗯,你是姓君的后人。嗯嗯……”宁天涯摆摆手:“走吧走吧,若是有时间见到你那位老而不死的老祖宗,就告诉他,宁天涯想跟他喝顿酒。”

  君惜竹沉默了一下,想说:那位传说中的老祖宗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而且君家也早没了。但这个念头在心头转了转,却又吞了回去。这么说的话,显然有一种有求于人的感觉。君惜竹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她恭谨的一躬身,道:“既然如此,晚辈告辞。若能见到老祖宗,前辈的话,一定代为转告。”

  点头向chǔ阳打了个招呼,与蔚公带zhe暗竹所属,呼啸而去。

  “你还不走?”宁天涯在铁了心的清除一切障碍,对zhe空中的布留情道:“走吧走吧,过几天我去找你打架去。”

  布留情哼了一声,很有趣的看zhe他,道:“待几天做什么?你想打架的话,现在就可以打!要不……咱俩现在就去风雷台大战一场?”

  “老夫现在没有时间。”宁天涯毫不客气地道:“你走吧。”不住的催促zhe布留情走。

  但是他越是催促,布留情越是心中疑惑,偏偏就不走了,道:“你没有时间?我咋就没有见你多么忙呢?”

  “我有事!”宁天涯一声吼。

  布留情摩挲zhe光溜溜的下巴,目光很是耐人寻味,道:“老宁,你不会是看上了这wǔ个少年了吧?说实话,这wǔ个小家伙根骨都不错,尤其是你身边的一个用刀的,一个用剑的,都是天纵之啊。嗯……你想收徒弟?”

  他说出这句话,顾独行等人心中顿时都是一紧:若是被至尊收做徒弟?

  罗克敌和纪墨两眼放光,跃跃欲试。但顾独行和董无伤两人对望一眼,却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坚定。

  “胡说八道!”宁天涯心中一跳,道:“就这wǔ个小家伙我看不上来。”

  “哈哈……就算你看的上来,这两个小家伙也绝不会跟你走!”布留情嘿嘿一xiào:“除非你要另外用剑的那两个。”

  宁天涯一怔,听出布留情的语音之中有别的意思。转头看向顾独行和董无伤:上下打量一番,长长吐了一口气,道:“不错,他们两个不会跟任何人走的!”

  另一边的chǔ阳有些不解,道:“前辈何出此言?”chǔ阳固然不舍得兄弟分离,但也知道这是一个天大的造化,若是顾独行等人被两位至尊看中收做弟,那么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而且,时间也会缩短很多。

  宁天涯斜zhe眼看zhechǔ阳,道:“以你小的眼力,自然是看不出来!这两个小家伙一个浑身剑骨,一个浑身刀血;虽然不是什么特殊体质的天纵之,却已经具备了一刀一剑的宗师雏形。若是跟zhe我们走,修炼我们的夫,只能将他们自己废掉!”

  他淡淡地道:“像这样的人,只有一刀一剑的在江湖中搏杀,在生死之中历练,只要终不死,能走出自己的宗师之路!”

  上空的布留情呵呵一xiào:“自古以来,这样的人很多,但真正能够熬成宗师而不死的,却是寥寥无几!因为这本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步步杀机,实在是九死一生!”

  “宗师雏形!”chǔ阳眼睛一闪,看zhe自己的两个兄弟,忍不住心中升起一股自豪感。

  “至于其他的那两个,却是无可无不可。”宁天涯斜眼看zhe罗克敌和纪果:“这两个却是油腔滑调油头滑脑:滑不留手,乃是两个大滑头……浑身上下透出一股惫懒:若是收他们作弟……就算是至尊,也早晚会被他们气死……”

  上空的布留情哈哈一xiào,甚为赞同的道:“不错,而且这两个家伙资质也不是很好,狠骨又有些定型,若是不下苦,根本无扭转。

  的确不是什么当徒弟的好材料……”

  罗克敌和纪墨顿时黑了脸。心中不服不忿:我们两个就这么不堪造就么?擦……还被我们气死……老就是打不过你们,若是能打得过现在就将你们两个老混蛋打死在这里……还说什么气死?那多慢?

  根骨有些定型?不下苦无扭转?老们非得扭转了不可!

  这么一想,两人心中对于至尊的敬畏感觉突然烟消云散,挺直了背脊,梗zhe脖仰起头,却是歪zhe头看向一边,一股桀骜不驯的感觉就这么腾腾而出。

  你说我们两个不堪造就,我们两个非得成就了自己让你们看看,妈的!老要让天下人知道至尊……也是会看错的!两个老不死!妈的,呸!

  布留情和宁天涯对望一眼。

  chǔ阳沉思了一下,低下头去:他不想让罗克敌和纪墨看到自己眼中的感激。对宁天涯和布留情的感激!

  一直以来罗克敌和纪墨苗不通三人都是chǔ阳心中担心的事情。这三人根骨都在上游,却绝对算不上是绝顶,而董无伤和顾独行却是无可争议的绝顶资质!

  兄弟几人现在看起来还是不相上下,差距不大:但一旦到了力高深的层次,这三人定然会被越拉越远;这一点,却是任何人都帮不上忙的。就算chǔ阳用灵药九重丹不断的提升也不可能追上整体进度。使用灵药过多,那就是彻底的害了他们……

  再说苗不通还强一些,但罗克敌和纪墨却是天生的懒人。而且属于花花公的那一类型,这一辈也属于没有什么人生目标,混吃等死的类型。chǔ阳一直在想改变他们,但却无处下手。

  今日,两位至尊却在‘无意’之中塑就了两人终生为之努力的方向!从根上,改变了他们。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句话,但这两句话的作用,却是无与伦比!

  话是一样的话但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宁天涯和布留情这一番话,若是谢丹琼傲邪云说出来,纪墨和罗克敌就会与他们不死不休了;因为这是嫉妒的蔑视。若是chǔ阳说出来,两人心中也会有芥蒂:是说我们俩不配么?所以chǔ阳从来也不会说。

  但从宁天涯和布留情嘴里说出来,却是一种属于‘一锤定音,这样的意思。这样,反而激起了罗克敌和纪墨的冲天斗志!

  宁天涯和布留情两人现在却看在chǔ阳身上,均是摇了摇头,眼神之中有些迷惑。因为,对这个少年的体质……他们竟然看不出来!

  分明是很废很废的根骨却又带zhe太多的不确定……这是怎么回事?

  但布留情看了一眼之后就挪开了目光,xiào道:“宁天涯,你让开一下我看看你身后的那个小姑娘。”

  宁天涯如同被蝎蛰了一样跳了起来:“凭什么?”

  心中又气又急,妈的我就知道这混蛋一直留在这要不走,感觉不大对劲……

  ……

  (今天头痛了整整一天,从凌晨开始太阳那里就开始跳zhe疼一样,难受之极:破天荒的早晨就爬起床去医院看了看,说是劳累过度,稍微引起来一些偏头痛的症状,不过不要紧,休息休息就好了。让我不必惊慌……

  医生问我:你是不是昨天熬夜了?

  我说,昨天倒是没熬夜,可是,基本通宵熬夜的时间,已经有三年多了。……

  医生吓了一跳,说:你是神?熬了三年还活zhe?还没头痛死你……

  我顿时就无语了……这货也太少见多怪了,让丫来咱们看看,别说我这熬了三年的,就是熬夜十来年的也是大有人在啊……

  我出去逛街去,找个高的地方,去欲穷千里目。今天没风,难得的好天气。

  晚上回来再码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