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这是一场误会!


  那人哈哈笑着,道:“妈的,笑你两句你就受不了?居然还想找我的麻烦?真shì胆儿肥了……”

  一边笑着回过身来,映入眼帘的居然shì一道晶亮浓缩的剑光。

  只一闪,就刺◆入他的咽喉!

  一点寒光万丈芒!

  楚阳顺着剑势,猛的扑在了他的身上,随即就shì噗的一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身上,哈哈笑道:“我让你笑!”

  那人的身子诡异的扭曲痉挛了一下,就不动了。两只眼睛大张着,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显然做梦也没有想到,前一刻还在于自己亲亲热热的开玩笑的同伴,怎么这一刻就成了夺命杀手?

  自己可shì王座,这个家伙只shì武尊,怎么可能杀得了自己?他为什么要杀自己?

  带着这种种疑问,这位王座竟然shì死不瞑目!

  楚阳嘿嘿笑着,从他身上跳起来,挥拳猛打在纪墨身上,将纪墨打倒在地,呼呼的喘着粗气:“你你……还笑……”

  纪●墨shì何等的机灵人儿,一脚蹬在他小肚子上,将他蹬的腾空飞起,喘息道:“许你被人尿,居然不许我笑?”

  说着就扑过去,噗噗噗……

  楚阳惨叫一声:“你笑好了,哎哟……你你……你踢着我的■蛋了……”

  顿时四周众人集体喷了一般的笑了起来。有好几个好事者顿时就按耐不住,从自己的位置站了起来,向这边走来,每个人的脸上都shì一副忍俊不住的笑意。

  有人一边走一边哈哈的笑:“妈的,被人尿了kù子也这么理直气壮,老子还shì第一次见……不会shì尿坏了你的脑袋吧……”

  楚阳怒道:“尿到你kù子上你试试?他妈的,大tuǐ上湿漉漉的,这感觉多么离奇……哎唷……**你……你你,嘶……妈的你打到我kù裆了……”

  “哈哈……”顿时又shì一阵笑,七八个人快步走了过来,人人眉飞色舞,个个兴高采烈。

  来到当地,只见两个黑衣人正在地上翻滚成一团。一个捂着kù裆全身蜷缩成了虾米,另一个趴在他身上挥拳猛殴。

  一个九品王座忍着笑,威严的道:“还不快起来,这成了什么样子!”

  一声令下,两人顿时非常听话的跳了起来。

  不仅跳了起来,而且还shì跳得格外高,分做了两个方向。

  同时,两道精亮的剑光同时亮起,将这yīn暗的山林直接染成了白炽的亮色。

  纪墨身剑合一,整个人化作了地狱冲出来的杀神,浑身带着无坚不摧的剑气,以排山倒海之势,猛的冲向自己那一边三个王座!

  便如一尊山岳猛的压了过去。

  楚阳九劫剑一挽,屠尽天下又何妨!

  这一招悍然出手!一出手就化作了翻江倒海的狂龙,剑刚刚出击,就shì一蓬剑光暴射而出,随即凌空而起,便如天河倒悬,流星曳空!

  首当其冲的一位王座脸上的笑容还在盛开绽放,噗的一声就shì一个透xīn凉,然后身体四分五liè,一个带着灿烂笑容的脑袋滴溜溜的飞上了半空。

  第二位王座紧接着被笼罩进了剑光,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笑容僵固在脸上,还未来得及转变成惊恐,就已经shì支离破碎的飞了出去。

  第三位王座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身上就多了一个血窟窿。

  接下来shì第四个!有了前三个的缓冲,这位王座终于来得及反应,仓促之中拔剑出鞘,根本来不及形成什么章法,就拼命地一剑封了出去。

  九劫剑浩荡的猛冲而至,嚓的一声轻响,剑断,剑碎;一声惨叫,胳膊被绞成了粉末,随即楚阳就连人带剑冲进了他的怀里,一团剑光,夹杂着无数的血肉扩散开来,空中已经shì一片血色的氤氲。

  楚阳一停不停,依然shì那一招余势未尽的‘屠尽天下又◎何妨’,猛的发出去,攻向仅剩的一位王座;那人连声发出尖啸,手掌一扬,一蓬黑雾猛的扩散而出,再扬,又shì一团白雾猛地发出!

  眨眨眼的时间里,各色的毒雾已经弥漫了这个空间。

  他疯狂的●发出毒术,发出毒功,发出能够发出的所有的暗器,一边后退,一边惊惶地大叫,一边拔剑。

  楚阳眼神一眯,一停不停的驾着剑冲进了毒雾,剑气排空,毒雾弥漫之中,楚阳已经一冲而出,闪亮的剑光,已经到了这★位王座的前xiōng。

  这位王座大叫一声,猛地掷出手中长剑,随即转身就跑。

  面对楚阳一剑之威,看着同伴的惨状,他竟然连挡一挡的勇气也没有,直接逃走。

  楚阳剑尖一沉,顿时从●‘屠尽天下又何妨’变成了‘深埋不改凌锐志’!

  剑光一敛,随即冲霄飞起。就如同一柄深埋了万年的绝世宝剑,突然出土,lù出了他绝世无双的锋锐!

  噗!

  剑光尚在半空闪亮,剑气已经冲进了那位正在逃走的王座的后xīn!那位王座浑身一颤,脸上泛出绝望的神色,挣扎叫道:“救命……”

  但两个字刚刚出口,长虹一般的剑光已经贯入了他的后背,随即,楚阳连人带剑从他的身体当中冲了出去,落在五丈之外,长剑斜斜指着大地,剑身上的血珠刷的一声毫无停留的全部滴落!

  轰的一声,这位王座的身体这时才四分五liè开,脸上依然带着惊恐的绝望,一颗大好头颅,已经骨碌碌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另一边,纪墨收剑而立,身前一堆血肉模糊的尸体!两位王座,一位武尊,被他在同一时间完全没有防备的卷入身剑合一的剑光之中!

  寂静!

  树林里,一片难言的寂静。

  空中氤氲的血雾,还没有来得及散去的毒雾,起伏不定的飘荡着。向众人证明刚才发生了何等的令人难以接受的惨事!

  谁能想得到,只shì因为两个人去撒了一泡尿,居然引出来这等xīn狠手辣的杀神?

  只shì眨了一眨眼,八条鲜活的人命,就这么变成了过往云烟。

  “混蛋!”一个魁梧的身影暴怒的大吼一声,正shì一位二品皇级高手,愤怒的几乎不能自持的从隐身之处跳了出来,一张脸扭曲着:“你……你们shì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随即,一截剑尖就突的一声,从他的xiōng前冒了出来,随即就猛的抽了回去,一掌拍在他后背,势大力沉!

  这位皇座脸上lù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身子在猛烈的撞击之下,猛地飞了出去;犹自不信自己已经受了致命重伤,大吼一声,在空中猛地拔剑,猛的运起全身的元气。

  噗的一声,他的前xiōng后背猛的同时喷出两道浑圆的血箭。一身●的力气,就在这一刻同时被抽空,便如一个被抽空了的麻袋,狠狠地从空中摔了下来。

  噗的一声砸落在地上,兀自拼命地扬起头扭着脖子看向自己的身后:“shì……谁?”

  “shì我!”

  随着一声冷静到了残酷的声音,一个黑衣少年,静静地走了出来。他一出现,顿时一股冷锐的气息赫然展现,便如根本不shì走出来了一个人,而shì走出来了一柄剑!

  一柄人形利剑!

  正sh★ì顾独行!

  他趁着纪墨和楚阳两人引起了sāo乱和全部注意力的时刻,悄无声息的潜行到了内圈中;此刻一击出手,果然成功!

  本来顾独行的目标乃shì那两位三品的皇座,但那两人警觉xìng★ìgùdúháng!

  tāchènzhejìmòhéchǔyángliǎngrényǐnqǐlesāoluànhéquánbùzhùyìlìdeshíkè,qiāowúshēngxīdeqiánhángdàolenèiquānzhōng;cǐkèyījīchūshǒu,guǒránchénggōng!

  běnláigùdúhángdemùbiāonǎishìnàliǎngwèisānpǐndehuángzuò,dànnàliǎngrénjǐngjiàoxìng●太高,而且太沉得住气。顾独行唯恐一击不中反而坏了大事,正好这家伙好死不死的跳了出来,顾独行哪肯放过?

  再怎么说也shì一位二品皇座!杀之,对敌方的战力,有大大的损害!

  兄弟三人成品★字形站在场中,脚下,一片零零碎碎的尸体。

  刷刷的声音响起,所有埋伏的人都在同一时刻,向这边而来,将三人包围在其中!静静的包围,人人的眼中,都shì不可遏制的怒火!

  这三个人,一出现就杀了自己的战友九个人!还有两个被无声无息的暗杀,至于那两个先前去撒尿的人……则所有都不会认为他们会还活着。因为那shì绝对不可能的事!

  这样一算,一共有五十人,却已经死了十三个人!

  死在卑鄙的暗杀和偷袭之下!

  “你们shì什么人?”那位三品的皇座静悄悄的出现,眼中带着强烈的愤慨,看着楚阳。

  纪墨嘿嘿的笑了起来,讥诮的道:“这个问题问的当真shì有趣之极,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埋伏,难道不shì在伏杀我们?我们现在出来了,你居然还要问我们shì谁?老头,你脑袋坏掉了吧?”

  三品王座纵然现在有冲天的怒火,却也忍不住一怔:“伏击你们?”突然间冲冲大怒:“你们算shì什么东西?也值当的老夫前来伏击你们?”

  纪墨怔住,吃吃的道:“难道……你们不shì欧家的人?”

  “我们当然shì欧家的人!”三品皇座愤怒的道:“你们shì什么人?哪个家族的?混账!”

  “既然shì欧家人……那为啥不shì伏击我们的?”纪墨挠着头,一脸纠结:“这不对啊……那你们在这里shì要对付谁?”

  三品皇座几乎气晕,想也不想的怒道:“本座在这◆里等待擒获傲邪云,你算shì个什么东西?”

  纪墨顿时大吃一惊,忍不住就shì一脸歉疚,连连摇手,道:“哎呀呀,这事儿真shì……大水冲了龙王庙,误会误会,这shì一场误会……”

  …★…………………

  第二更!求月票!我继续拼命去……今天真shì悲剧了……妈的……哎,不说了,码字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