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怎么得罪你了?


  梦落突然感觉自己是在做梦,梦中,有一个rén说: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带你上九重天……如今,梦醒了。

  “你骗我?!”梦落悲愤de看着谈昙,一阵天旋地转,两个眼珠几乎凸出了眼眶。★
  mèngluòtūrángǎnjiàozìjǐshìzàizuòmèng,mèngzhōng,yǒuyīgèrénshuō:nǐbāngwǒzuòyījiànshì,wǒdàinǐshàngjiǔzhòngtiān……rújīn,mèngxǐngle。

  “nǐpiànwǒ?!”mèngluòbēifèndekànzhetántán,yīzhèntiānxuándìzhuǎn,liǎnggèyǎnzhūjǐhūtūchūleyǎnkuàng。

  “骗你?”谈昙奇怪de道:“我根本没有骗你,要怪,只能怪你名字取得不好;叫什么不行?非得叫梦落?擦de!梦落,梦要落;也就是梦想根本不存在de意思;我这是成全你啊。”

  梦落浑身都颤抖起来,抖如筛糠;他心中只有两个字:完了!

  坑死我了!这下子可真是坑死得挺挺de!

  原本梦氏家族还有苟延残喘de机会,现在……直接是半点侥幸也没有了!

  梦落三rén失魂◎落魄,瘫软在地上,这一刻,浑身绝望,连愤怒de力气也没有了。那是一种真真正正de“心如死灰”de感觉。

  似乎这天地,都失去了所有de颜色。

  “痒痒昂……你们觉得爽不爽?耍rén耍d☆◎落魄,瘫软在地上,这一刻,浑身绝望,连愤怒de力气也没有了。那是一种真真正正de“心如死灰”de感觉。

  似乎这天地,都失去了所有de颜色。
luòpò,tānruǎnzàidìshàng,zhèyīkè,húnshēnjuéwàng,liánfènnùdelìqìyěméiyǒule。nàshìyīzhǒngzhēnzhēnzhèngzhèngde“xīnrúsǐhuī”degǎnjiào。

  sìhūzhètiāndì,dōushīqùlesuǒyǒudeyánsè。

  “yǎngyǎngáng……nǐmenjiàodéshuǎngbúshuǎng?shuǎrénshuǎd●e我好快活啊……”谈昙嘎嘎大笑:“难得有一个这样de**来让我们爽一爽啊。”

  “我让你痒痒昂!”楚阳大怒,一脚将他踢了起来,随即顾独行董无伤等rén一拥而上,就在梦落面前,抓住这位‘上三天主★宰世家第一家族夜氏家族de二公子’狠狠蹂躏!

  拳脚不停地落在谈昙身上,谈昙被揍de一个劲de惨叫,身子陀螺一般在空中居然始终没有落下来。

  纵然是满心绝望,梦落还是惊讶de瞪大了眼睛:这帮下rén,居然敢殴打他们de少主?真是胆大包天!

  终于,楚阳出足了气,才扔下谈昙,来到梦落面前。

  “梦公子,我们要告辞了,您自己在这里慢慢de受用吧;放心,欧独笑屠千豪他们都是你de盟友,你不会把你怎么样de。”楚阳笑眯眯de道。

  “不!你们不能丢下我!”梦落凄惨de大叫起来,只觉得浑身发软。盟友?现在欧独笑等rén若是见到他,绝对能活活de吃了他!

  这一点,梦落很肯定。

  “看来欧兄还是没有认出我们来。”楚阳微笑着拉下了蒙面巾,温柔de笑道:“梦兄,现在可认出我来了?”

  梦落如同见鬼,手足并用de在地上爬了出去:“是你?是你?!楚阎王?!怎么会是你?”

  “可不就是我嘛。”楚阳慈祥de笑了笑。

  这时,顾独行董无伤等rén也拉下了蒙面巾,讥嘲de看着梦落。

  就像看着一个**到了极点de可怜虫。

  “是你们……怎么会是你们?”梦落悲愤大叫:“我见过你们,先前de体型完全不像……若是你们,我如何认不出来!”

  “傻鸟!有一件事须得让你知道,这世上有一门功夫叫做缩骨易形,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纪墨耸着肩膀,无限鄙视de看着梦落。

  “那他……也不是夜氏家族二公子?”梦落绝望de看着谈昙,眼中还有万一de希jì。

  都到了现在,这货居然还是有这样de希望……

  “他是我de师弟;至于什么夜家……很抱歉。”楚阳轻松de道:“我们yā根都不知道。”

  楚阳微笑着:“其实……就是我想对付你,仅此而已,明白了么?”

  “楚阎王?我是如何得罪了你?你非要将我赶尽杀绝,置我于死地?!甚至,连我de家族也不放过?”梦落悲愤de叫了起来,他de声音里,充满了凄惨绝望和不可置信。

  “你是如何得罪了我?哈哈哈……”楚阳冷笑一声:“梦落,你得罪de我惨了去了!让我告诉你,你de最大罪行!”

  “最大罪行?”梦落脸上挂着绝望de泪,抬起了头努力de沉思。他是真de在想,而且是挖空了心思在想,自己是怎么得罪了楚阎王这个恐怖derén物?竟然让他如此处心积虑de对付自己。

  从定军山到现在,偌大de一个数百年de家族,直接被他逼进了万劫不复de绝境之中!

  几乎梦氏家族每一件倒霉事,都有这个rénde影子在其中,我咋得罪他了?

  他一直在下三天,我在中三天,从来没有接触过,怎么得罪了?

  梦落一脸迷惘,苦苦思索,想不出来。

  甚至连自己强暴过de幼女也都想了一遍,还是没有任何一个rén跟楚阳有什么关系……终于恶狠狠地问道:“我到底咋得罪你了?你说!”

  居然颇有一种理直气壮de架势。我没得罪你,你凭啥对付我?这太委屈了……

  “嘿嘿……你梦落如何伤天害理,与我没有半点关系;你修炼de魔功别rén虽然害怕,但在我眼中,那就是一个屁!更加不值得我忌惮你!”

  楚阳一声冷笑:“但你最不应该de是……你居然敢打莫轻舞de注意,嘿嘿嘿……从你向莫氏家族提亲de那一刻开始,你和你de梦氏家族,就注定了覆灭de下场!”

  楚阳露出一个很阳光de笑,一呲牙:“鸡犬不留!”

  “只是因为一个女rén?”梦落瞪着眼睛:“你就是为了这么一个女rén对付我?而且还是一个小女孩?”

  “不错,为了她,我可以杀你一百次!”楚阳de眼神很冷:“包括你de家族。”

  “我明白了……”梦落失魂落魄de低下头去,终于一滩泥一般de摊在了地上,连站起来de力量也没◎了。

  他已经被抽走了所有de希望,所有de精神支柱!

  现在de他,甚至连报复楚阳de意念也一点生不起来,只想着一头撞死自己,可见他心灰意冷到了何处?

  “原来一切都是你们在◆搞鬼!根本就是你们故意要救傲邪云!”欧氏家族两位皇座睚眦欲裂,看着楚阳等rén。

  “你们要杀傲邪云,岂不就是为了对付我们?”楚阳和善地笑道:“我们当然要救!”

  “你!”两位皇座猛地站起身,目露凶光。

  “还不带着你们de少主逃命?居然还想与我们打一场?”楚阳冷笑一声:“真de不知死活了吗?连你们de家族也不顾了?”

  “你不杀我们?”两位皇座怔忡了一下。

  “为何要杀你们?”楚阳淡然de回头就走:“我de手这么干净。”

  一声呼啸,董无伤背起傲邪云,七个rén如旋风一般从山顶上飞掠而去。

  两位皇座注意到:这七个rén虽然走de疾如闪电,但行走de方向,却是连树叶草丛都没有丝毫晃动!

  后面,一连串de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显然,追兵已近!

  两位皇座顿时明白:楚阳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他一直等在这里,等着拿梦落出气;顺便拖延时间,直到发现了追兵已经赶来之后才走。

  这样,自己等rén反而可以给他引走一部分追兵!从而可以让他们从容脱逃!

  因为他们兄弟七rén面对这庞大de追兵队伍根本不敢分散,一旦分散,必然有rén丧命。聚集在一起,反而要安全好多,只要找对了道路,就能够离开!

  所以他们让梦落去引开追兵,哪怕只是引开一部分,也能增添楚阳等rén极大地逃生几率!

  你不引开追兵,◆就死!

  现在那几大家族对梦氏家族de仇恨可说是已经超越了一切,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了……

  所以,不逃也得逃!而一逃……就为楚阳做了贡献……

  这种憋屈真是亘古未有!
○◆就死!

  现在那几大家族对梦氏家族de仇恨可说是已经超越了一切,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了…jiùsǐ!

  xiànzàinàjǐdàjiāzúduìmèngshìjiāzúdechóuhènkěshuōshìyǐjīngchāoyuèleyīqiē,wúlùnshuōshímetāmendōubúhuìxiàngxìnle……

  suǒyǐ,bútáoyědétáo!éryītáo……jiùwéichǔyángzuòlegòngxiàn……

  zhèzhǒngbiēqūzhēnshìgèngǔwèiyǒu!

  被别rén骗,给别rén做了事,却又被rén过河拆桥;被rén抛弃!但在抛弃之后,你还得为他做贡献……不做还不行!

  两位皇座也想干脆与楚阳等rén同归于尽,但他们不敢。因为他们身后还□有一个庞大de家族毫不知情……还在这个阵营里。

  若是他们逃不出去,这个家族,就要被满门诛灭!

  “梦氏家族,这一次是真de完了……”两位皇座叹息一声,均是感觉到一阵无力:“少主,我们◎走吧,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通知家族。”

  梦落失魂落魄de坐着,做梦一般de道:“走?往哪里走?我还有什么路可以走?”他de眼中,满是灰蒙蒙de死意,毫无半点生机!

  这位一向心高气傲de梦落公子,本应是未来中三天de十二位风云rén物之一de梦落,如今,彻底de被连番de打击成了一团行尸走肉!

  没有斗志!没有生机!甚至,连他以往最迫切de求生,也被粉碎!

  他虽然活着,却已经等于死了!

  两位皇座心中一阵焦急,敌rén已经近在咫尺,少主却陷入了这样de消沉!两rén对望一眼,终于下了决定。砰de一掌拍在梦落de后颈!

  梦落呆怔怔de根本没有抵挡闪避,木头桩子一般倒下。

  一位皇座一下子背起他de身体,站了起来。正要逃走,就听见一个愤怒de声音道:“我看到他们了,就在那边!”

  追兵已至!

  两位皇座憋屈而又愤怒de飞纵而起,向着楚阳等rén离去de方向飞奔而去。就算是最终会死,我也要拖着你们一起!

  身后de追兵呼啸着满山遍野de追了过来……

  …………

  “往这边走!”楚阳等rén一路疾行,到了山下,楚阳就一马当先de改变了方向,与原本de方向成直角de向着西南方向而去。

  “不要被几个死鬼牵累了我们。”楚阳嘿嘿一笑:“就让那三个傻子一马当先吧,跑得越远越好。”

  …………

  今天很奇怪,在电脑前面坐了一天没码出字来。分明思路如泉,硬是没码字,瞪着眼瞪了一天。

  这是第一更,余下de更新会很晚,特意通知一下。免得大家久等;如果明天早晨您起床看到有单章,那就是爆发了……

  遁走,码字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