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三局两胜!


  莫天机被骂的晕头转向,这一辈子何曾挨过这等臭骂?

  不由自主的稀里糊涂的就拿起茶壶给他斟满,突然眼睛一眨,醒悟过来:“哎,不对啊……,再怎么说小舞也是我妹妹……,你一外人,你管的倒是太宽le吧?干你何事?你至于这么急赤白脸的?”

  “我看不惯!不行么?有你这么当哥哥的么?不会当,就多干事,少说话!”楚阳反唇相讥。

  “那是我妹妹!我怎么做,都是为她好!我为此付出的心血,你知道什么?”莫天机冷哼一声,眼神中却隐隐的闪着诡谪:“甚至我妹妹的一生道路,我都已经有le规划!你知道什么?”

  “胡说八道,是你妹妹,可你能陪她过一辈子么?居然还一生道路规划好?”楚阳不屑的道:“大言不谈到le极处!她总要嫁人的吧?”

  “我是不能陪她一辈子“难道你能?”莫天机冷笑的看着楚阳:“她多大?你多大?等我秣妹长大le,你都成老梆子le吧?别跟我说你居然对我妹妹有禽兽之心!那会让我鄙视你看不起你的!”

  这一招打中le楚阳的要害。

  楚阎王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被人提起这件事,老牛吃嫩草,毕竟不是那么的光彩。顿shí脸hóng脖子粗的跳le起■来:“放屁!老子今年才十八!你妹妹也十一le,就差化岁而已!怎么,我很老吗?”

  “才相差七岁而已?!”莫天机眼神突然危险起来,一拍桌子,砰砰砰拍得山响:“好啊,你果然暴露le你的禽兽之心!楚▲阎王,我妹妹才这么小,你居然就已经打起le她的主意…………你你你,你简直禽兽不如!”

  桌子哗啦一声粉碎,楚阳瞪目结舌,无限懊悔:**,说漏嘴le……

  莫天机暴怒le起来,这个一向风轻云淡,万事都掌握手中,喜怒从不形于色的神盘鬼算,这一威的暴怒实在是前所未见,从所未闻!

  龙有逆鳞,触之则怒。一怒则流血千里!

  而现在的莫天机分明是被触及le逆鳞,而莫轻舞,则分明就是莫天机的逆鳞之关键所在!

  “混蛋,色狼!恶棍!脆脏之极!无耻之尤!想不到你楚阎王竟然是这等人!亏我对称推心置腹,引你为生平知己!没想到你竟然对我年仅十一岁的妹妹,竟然升起色心……”

  莫天机说着说着,突然恍然大悟:“我明白le……,我明白le,难怪当初在下三天你如此热心,如此的不遗余力,原来你从哪个shí候就开始打着龌龊的主意!”

  莫天机气喘吁吁,嗔目大喝:“楚阎王,你说以你的权势,找什么女人找不到?非得来害我妹秣!楚阎王……,你你你……她才十一岁啊!你!你还是不是人!”

  娄天机痛心疾首。

  楚阳越听越怒,一张脸被骂得通hóng,忍不住拍案而起:“混账的莫天机!就因为你们兄妹情深,居然就想将你妹妹留在家里一辈子不成?我看你这是严重的恋妹情结,你这是病态!你这是人性扭曲!”

  他一抬脚踩在椅子上,气势汹汹的戟指大骂,干脆咆哮起来:“七岁而已,差距很大么?老子喜欢怎么le?老子就喜欢le,你咋地吧!擦!你只是他二哥;而且还是一个不受欢迎的;犯le错误的!有啥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居然敢干涉妹妹的终身大事?这事儿还有她爹她娘呢,你算老几?”

  “我没资格?我没资格?!”莫天机怒目圆睁,气喘咻咻,气呼呼的在房垩中来回走,便如一只困在笼子里的倔驴,突然猛地转身:“你这个为老不尊,不知羞的楚阎王,你等着!等我妹妹一回来,我就让她拜你为义父!”

  他冷冷大笑:“我衙要看看,此事我禀明家族,让长老们和我爹娘出面,认你这个亲家;我倒要看看,小舞是听我们的,还是听你的!”

  “义父?!”楚阎王双目差点瞪出le眼眶。脑海中不由自主的莫轻舞一身hóng衣,仰着小脸,甜甜地喊自己,义父,的情景;不由得使劲摇le摇头,激灵灵打le一个寒颤。

  ***莫天机!

  这一招实在是太毒le!

  这一招,直接击中le楚阎王的软肋。若是莫轻舞真的成le自己的义女……那还不如直接杀le楚阳来得痛快。

  “他奶奶的!你狠!”楚阳屈服le,垂头丧气的低下le头:“说吧,这么急看见我,有啥事?”

  莫天机也顿shí恢复le平静,慢悠悠的在椅子上坐le下来,神态阴阴阳阳,阴阳怪气,好整以暇的翘起le二郎腿,用手指头指le特茶杯:“茶!倒茶!”

  楚御座一口气憋在le喉咙里,几乎晕le过去。

  果然,这混蛋一占le上风,果然还是前世那气死人不赔命的样子。

  形式顷麾间逆转,楚御座从占尽上风的,方杀那间就成le惨败之象!被人揪住le小辫子,登shí狼狈不堪。

  冷哼一声,翻翻白眼,存心不干,却又怕这位有着严重恋妹情节的大舅子真的给自己弄上一个,义父,的名头,只好低声下气的端起le茶壶。

  “快些!没见茶杯里都空le么?这么没点眼色!”莫天机拍着桌子,砰砰作响,吹胡子瞪眼睛,一脸凶相。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楚阳一筹莫展,只好忍气吞声。

  “关门去!”莫天机端起茶杯,二郎腿高跷。吹着茶末,头也不抬。

  楚阳黑着脸,一挥手,书房的门砰地关上。

  “好le,现在来说说正事。”莫天机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正经,直起le腰;居然见好就收le。

  这大出楚阳预料之外,吃吃的问道:“怎么……,你不逼问小舞的事le?”

  “那得问你,你不逼问小舞的事儿le?”莫天机哼哼一声。

  “这么说,你没意见?”楚阳的眼睛顿shí瞪得大le。

  莫天机顿shí抬头,惊诧的看着他:“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楚阳勃然大怒,原采又被这货耍le一次,测才他直接就是故意用莫轻舞来打击自己的!想必自己就算没有那心思,这混蛋也会强行安上这罪名,然后尽情反击!

  楚阳慨然长叹,怎么就忘le这家伙东拉西扯转变话题然后反击的本事……

  情形很明显,这不过是娄天机被骂的急眼le,不惜来一个血口喷人,也要将自己的气焰xiān压下去的一种手段而已。

  楚阳愣le半晌,终于吐le一口长气。

  妈的,你知不知道你这血口喷人却是一下子喷到le我的最疼处?义父……真你大爷的想得出来!

  楚阳突然眼珠一转,诡异的笑le笑,道:“其实……,貌似也可行。若是小舞拜我为义父,而你可是小舞的□亲哥哥;那么这么说,莫天机,你也要叫我义父?”

  “噗!”莫天机好整以暇的正在喝茶,闻言顿shí呛le一口,喷le出来,一shí间不断咳嗽,狼狈不堪,满脸都涨hóngle。

  “的确可○qīngēgē;nàmezhèmeshuō,mòtiānjī,nǐyěyàojiàowǒyìfù?”

  “pū!”mòtiānjīhǎozhěngyǐxiádezhèngzàihēchá,wényándùnshíqiàngleyīkǒu,pēnlechūlái,yīshíjiānbúduànkésòu,lángbèibúkān,mǎnliǎndōuzhǎnghóngle。

  “dequèkě行。”楚御座欲擒故纵:“你明天就跟你的家族说吧。”

  “放屁!”莫天机这一次是真正的怒le,眼如铜铃,满脸通hóng气喘咻咻:“你比我还小着三岁!做你的春耿大梦去吧!”

  “出尔反尔,真是令我鄙视!”楚阳鄙夷的送他一根中指,心中却是长长地松le一口气。

  M的,你以为我很稀罕你做我干儿子么?真是……,自恋至极!你丫要是成le我干儿车,老子立即就能横刮自刻…………

  ☆“说正经的!”莫天机终于停止le咳嗽,高挂免战牌,开始示弱,分明是求饶le。毕竟”义父,什么的话可是他率xiān说出口的。如今被反击回来,无法招架le。

  “说。”楚阳哼le一声,翘起le二郎□腿,得意洋洋。

  两人交战三次,各有胜负。

  第一阵,楚阳大胜,但莫天机阵脚未乱!第二阵,莫天机反击,楚阳被一下子抓住le要害,名氛其实的阵脚大乱。虽然莫天机乃是无理咬三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居然栽赃污蔑却抓住le正主。

  因为莫天机他自己虽然那么栽赃,但他自己心中也根本不会相信像楚阎王这样的人竟然会对一个小女孩子起le禽兽之心……,这对莫天机来说,只不过是反败为胜的手段罢l◇e。但楚御座心知肚明,自己的确是输le……

  自己的确是对小女娃娃起le色心,而且还是包藏已久,枕戈待旦……

  第三阵,楚御座抓住机会反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大获全胜,莫天机退避三舍。

  三局两胜,楚御座凯歌高唱,心中却是不断地往外冒冷汗。

  两人之间的交锋,虽然是等同于口角玩笑,但却是两人对彼此目前心智的一次试探。试探结果,两人都是较为满意。

  因为两人都■是在第一shí间抓住le对方的致命弱点。

  这一点很重要。

  而最重要的是……楚御座这两顿臭骂下来,心中郁结的两世气愤,着实发泄le不少。

  “楚兄,这一次形式可是不妙之极!”●莫天机叹息le一声:“xiān前你说,我一手推波助澜,引起le江湖动乱,却无法收拾,这句话说得,真是一点不假。”

  “我估计错le!”莫天机脸上有一种怅然:“我算到le傲邪云会被追杀,也算到le欧氏联盟的动作,算到le傲氏家族会出手,但却是遗漏le一件重要的事。”

  他深深叹le口气:“遗漏le傲氏家族几今年轻一辈的野心和幼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