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四十三章 可你欠我幸福,拿什么来


  四周惨叫不绝,鲜血不断的飙洒,让这个夜空充满了血腥。

  李长龙看着谈昙浑身浴血,摇摇欲坠的样子,以及他眼中那种几乎凝成实质的狠厉,竟然没来由的从心底涌qǐyī股心悸。

  谢丹凤被谈昙推了出去,踉跄两步,却没有听话的逃走,而是猛然站定,然后回过头,痴痴地看着谈昙的背影,眼中满是安甜蜜与幸福。

  是的,在这等绝境之中,谢丹凤眼中没有悲伤,没有绝望,没有濒死的恐●惧;只有甜蜜,和幸福。

  “你怎么还不走?!”谈昙暴躁的大吼。

  “我不走,我害怕。”谢丹凤凄然的道:“我怕,若是我们不死在yīqǐ,在黄泉路上咱们走散了怎么办?我孤独yī个人,没有人●保护我,纵然是做鬼,我也怕。”

  “以前没有尝过这种被保护的滋味,所以我什么都不怕。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想要被你保护……”谢丹凤咬着嘴唇,眼中柔情四溢,惨白的脸在闪烁的刀剑光芒中,明明暗暗若隐若现:“所以……谈昙,若是要死,就让我们俩去yīqǐ死吧。”

  “那样多幸福啊……”谢丹凤再无所求的幸福叹息。

  “笨女人!笨女人!”谈昙咬牙切齿的咒骂:“你怎么这么傻呢?”

  谢丹凤身子摇晃了yī下,微笑道:“我……还是傻点好,我怕我变聪明了……你就不要我了……”

  谈昙仰天大吼,yī口鲜艳的血猛地喷了出来,大喝道:“女人,若是要死!我死了之后你再死!知道么,老冇○子不想被yī帮鬼指着老冇子的脊梁说:这混蛋,连自jǐ的老婆都不能保护!懂么?我习武练功,就是为了保护!保护你!保护我师父!保护我师兄!保护!”

  谢丹凤乖巧的点头:“你放心,在你身死之前,我y○ī定睁着眼睛,但,当你闭上眼睛,我会与你同时咽下最后yī口气。不管生死,你都休想抛下我!”

  谈昙胸中yī股热血涌了上来,突然大口大口的喘息qǐ来,似乎心中yī股莫名的情绪在突然间酝酿累积,让他全身,突然充满了yī种要爆炸的感觉……

  李长龙站在他们对面,但两人却似乎都没有看到这今生死大仇!

  但在谈昙说到那句话的时候,李长龙却突然似乎被雷电猛然击中。心中yī阵翻江倒海的痛苦,似乎内心深处,有yī处柔软的地方,被狠狠的、狠狠的击中……

  这yī刹那,李长龙突然呼吸困难,原本高大不可yī世的身子,却突然的佝偻着了qǐ来,几乎蜷曲成yī团。

  “我习武练功,就是为了保护!保护你,保护师傅……”

  “保护……我习武练功,就是为了保护……”李长龙喃喃的说道:“那么,我是为了保护谁呢?需要我保护的人现在在哪里?……”

  李长龙的眼神突然迷惘了qǐ来,身子摇晃了yī下,似乎在这yī刻,在他身上突然压上了yī座大山。

  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不管生死,你都休想抛下我!”谢丹凤的声音传来,距离很近,但听在李长龙的耳朵里,却像是从无比遥远的地方,无比渺茫却又清晰的传来。

  似乎是冥冥中,另yī个人在向着李长龙低低地说道:“不管生死,你都休想抛下我!”

  不管生死,你都休想抛下我……

  习武练功,就是为了保护……

  …………

  “啊!~~~”李长龙突然猛然扬qǐ了头,神情凄厉,向着无边苍穹奋力大吼!他的面容扭曲着,眼中满是悲痛后悔,突然双手抱住了自jǐ的头,不断地、疯狂的仰天嘶吼,两行老泪,却就这么突然地从他眼中流出来。

  心中翻江倒海的痛苦,竟然在这yī刻将他彻底淹没!

  电光石火之间,往昔的遥远记忆突然间清晰的涌上心头。

  这种真情!

  我也曾有!我也曾有!

  我也曾有……

  当年的我,只是yī个小伙计,我的邻居,就是这样的yī个小姑娘,她长得不是很好看,却温柔。

  我们青梅竹马,yīqǐ长大,互相都知道,彼此就是自jǐ这yī生要相伴走过的人。

  若是不发生什么意外,自jǐ这yī生,就将那么平凡却幸福的度过。

  但在自jǐ十七岁去提亲的时候,她和她父亲答应了自jǐ,那yī天,在她家喝酒;喝醉了,却很幸福……

  但在第二天早晨出门的时候,却看到了yī场婚礼。yī个青年,用雪白的大马拉着马车,马车中是他的新娘,新娘满脸幸福满足……

  那yī刻,我自卑了,我愤怒了。

  我突然想qǐ,我喜欢的女人,这yī生还没有做过马车,更不要说是属于自jǐ的马车……

  那yī刻,我突然想,我要赚钱,我要奋斗,我要为我喜欢的女人赚yī辆马车,让她欢欢喜喜幸福的坐着那辆马车,进入我们的家!

  这是我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我开始努力……yī直努力……

  然后我发现,我既不会算账,也不会做生意,而且还没有力量。

  力量,是的,只要有了力量,我不仅能够赚来马车,还能够保护我的女人!

  所以我要力量。

  所以从那时候,我就开始寻找yī切机会。当我师父出现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跟他走了……

  盼盼,你等着我,我yī定会成为yī个大英雄回来娶你!

  这是我临走的时候说的话。

  那时,盼盼说:我不要你成为大英雄,我只要你在我身边,好不好?

  可是自jǐ没有答应,只是要求:“等我回来!”

  然后自jǐ就走了。

  是的,我yī开始,是为了我的女人去奋斗的。yī直都是!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却在这江湖中迷失了自jǐ……我yī直感觉自jǐ不够强,不能保护身边的人,于是我yī直修炼下去……

  我热衷于杀伐,热衷于快意思仇,不断地往上冲击……却忘记了自jǐ的初衷……只是yī辆马车!

  只是yī辆马车而已!

  当我终于有了成就,翻然悔悟的时候,回去去迎娶我的新娘的时候,……那时候,我已经打定了主意:盼盼,不管你变成多么老,多么丑,我都娶你!我都娶你!

  但……我回去的时候,却只看到了yī座孤坟。墓碑上,只有两个字:盼盼!

  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名字,还是你对我的盼望?!

  盼盼!是盼盼?……还是盼望?

  听村里的人说,你yī生都没嫁人,yī直在等我。等到你自jǐ形销骨立,等到你心伤魂断,等到你咽下最后yī口气的时候,手里还抓着当年我唯yī送你的yī个发簪……

  你yī直到死,都没有埋怨半句,都没有说yī句话……

  你死了,可你的孤坟还在等,还在盼盼……

  那时候,我已经有了马车,而且随手可得,但,我的马车谁来坐?

  我已经拥有了保护你的能力,可是你……又在哪里?

  习武练功,就是为了保护,可是我……我要去保护谁?

  李长龙纵声长啸,放声嘶吼,似乎要将心中的痛悔通通的都喊出来,都吼出来,但却是越喊越是心中痛苦,越是痛不欲生,眼中泪水滚滚而下。

  尤其是,在面对这yī对有情人,yī个不惜yī切代价,也要保护自jǐ的爱人,yī个身临绝境,也要与自jǐ的爱人在yīqǐ。

  不管生死,只求在yīqǐ。

  李长龙突然了解了,突然明白了盼盼当年的话,突然明白了,当盼盼她奄奄yī息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期望的是什么……当她咽下那最后yī口气的时候,带走的是多少的不甘与遗憾……

  以及,多少的眷恋!

  当年的盼盼,岂不就正如眼前的谢丹凤,她不要求自jǐ的男人能够比所有人都厉害,哪怕他不能保护自jǐ,但只要在yīqǐ,或者……死在yīqǐ。

  就足够了!

  在yīqǐ,就是最大的幸福。

  相比qǐ自jǐ的错过与错误,眼前的谈昙与谢丹凤,虽然濒死,但却比自jǐ,要幸福得多!

  幸福yī万倍!

  李长龙痛苦的蜷缩着,他突然有yī种强烈的愿望:在这yī刻,回去!回去盼盼的身前!虽然现在那里只是yī个长满了荒草的孤坟……

  可他就是想要回去!

  他呻冇吟着,突然嘶吼道:“走!快走!再不走,我杀了你们!”

  谈昙没有想到,面前强大的敌人,竟然在这么要命的时刻精神突然失常;但他却是来不及考虑,yī拉谢丹凤的手,两人踉踉跄跄的冲了过去。

  从李长龙身边冲了过去。

  冲过的时候,谈昙断掉的手臂,就这么从李长龙衣襟上拍打了yī下,李长龙似乎毫无所觉,木木的瞪着眼睛,眼中满是痛苦……

  “快走!”谢知秋身子yī震,与两位皇座硬拼yī记,那两位皇座在这位君级高手全力yī击之下,绣球yī般翻滚了出去。

  谢知秋喷着鲜血背着谢丹琼猛冲过来,左手抓qǐ谈昙,右手抓qǐ谢丹凤,双目怒瞪如铃,yī边咳血,yī边足不沾地的冲进了树林!

  身后,谢氏家族的人在这yī刻之间已经损失五六十人,剩下的不到yī百人同时从李长龙这边这个缺口yī涌而出,冲进了树林!

  芮不通浑身浴血,背着傲邪云,yī边吐血yī边冲了进去。

  李长龙任由人群从自jǐ身边冲过去,无动于衷。

  甚至,有人杀红了眼在经过他的时候,顺手砍了他yī刀,他竟然也没有任何动作,就这么让那yī刀劈在自jǐ肩头,嵌在自jǐ肩上……

  …………

  今天阴天,昏沉沉的。写完这yī章的时候,突然想qǐ来yī句歌词: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可你欠我幸福,拿什么来弥补?

  突然很有感触,有时候我们的生活很简单。很多男人,奋斗半生,只是想要给妻子yī份富足幸福。但为什么很多人抱着这个理想去奋斗,奋斗成功之后却忘记了自jǐ的初衷,丢了自jǐ当初的动力……

  ……悔教夫婿觅封侯……古代女子尚且发出这般感叹,但现代女子却也分明过着宁静幸福却要将老公赶出去奋斗……

  人生,真是难以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