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第二百五十三章 靠天靠地靠祖宗,不如靠


  诸葛长风放下心来。据那位本族的重yào人物招供,只yào出现了这张金色大网,那么,这位觉mǎo醒者就必然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而那个皇冠……则没有说明。

  不过那人也说过,在施展这五大杀器的时候,一定会因为各种毒素的中和引动天地之力,而出现一些奇异的现象。

  而这些奇异的现象,是无法控制也无法预测的。据说,很可能开一朵花,也很可能出现一把刀的形状,甚至……可能出现一坨屎……

  出现任何情况,也不值得稀奇。

  这个皇冠,或者就是没有预料到的那种情况吧?

  不过这无所谓了,无关大局!

  果然,这金色的皇冠与大网一出现,谈昙★身上的黑气,就似乎遇到了克星一般,缩回了体mǎo内!

  而且谈昙已经睁开的眼睛,又慢慢的闭上了,整个人盘坐在地上,似乎失去了生命的印记一般。

  沉默了下来。

  “哈哈哈……果然■有效!”诸葛长风快意的笑了笑。他刚才亲眼看到过觉mǎo醒者觉mǎo醒的时候那种天崩地裂的力量,自然明白,ruò是将这个觉mǎo醒者带回去……

  自己对家族的贡献值,必然会飞流直上!甚至,可以做一个长老,也未可知。

  顾独行等人大急,急忙闪身赶到谈昙身边,但一接近那个黄金色的大网,却惊叫一声,急忙退了出来。

  与黄金大网接触的一片衣襟,竟然已经被腐蚀!

  这剧毒竟然如此猛烈!

  不容许任何人靠近!

  最大威胁已去,剩下众人,也全在掌握之中,只等这异象消失,就能够抓着觉mǎo醒者回去。

  诸葛长风纵然是老谋深算,此刻也不禁有些得意洋洋。悠悠道:“不必白费力气了。这两位年轻的剑帝刀皇,老朽有话yào说,未知可愿听否?”

  顾独行眼中厉芒一闪道:“ruò是不好听,还是不yào说的好。”

  诸葛长风呵呵一笑:“这脾气,真如剑一般锐利。”他顿了顿,道:“两位都是人中俊杰,一时之选,我诸葛家族一向求才ruò渴,正需yào两位这般天纵之才,两位ruò是愿意加入,老朽可为之引荐。如何?”

  年轻的皇座在上三天也不少。但诸葛长风心知肚明:在中三天成为皇座,与上三天的皇座,绝不是一回事。中三天……的含金量太高了!

  因为中三天的修炼条件,远远不如上三天!

  而这些少年的家族底蕴,比起上三天的那些少年高手的家族,远远不如!他们就算是用天地灵药,天才地宝来堆砌,也能堆出一个少年皇座来!

  但眼前这两人浑身杀气腾腾底子hòu实,却分明不是速成。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天才!

  董无伤冷笑一声:“真是废话!”

  顾独行摇头:“的确是废话!”

  诸葛长风道:“哦?两位的意思莫非是拒绝?”

  董无伤哈哈大笑:“你也算是个聪明人,不愧是诸葛家族的。”

  诸葛长风的脸色难看起来,沉吟道:“两位可知,拒绝我们的好意,会有什么后果么?”他有些愕然,以上三天诸葛家族的名头就算是在上三天,对一个人如此抛出橄榄枝,那人也yào慎重考虑的。

  难道这两人竟然连想都不想一下就yào拒绝?

  “什么后果?”

  “两位的家人,两位的朋友……包括你们身后这些人……呵呵呵……”诸葛长风眼神如刀,呵呵笑道:“只许我一声令下,就会全部变成尸体!”

  “威胁我们?”董无伤眉头一皱,顾独行眼神一凝。

  “ruò是两位非yào这样认为……那,便算是威胁吧。”诸葛长风双手「百度贴吧启航文字」负后,淡淡地道:“只不过,这样的威胁你们经受得起么?”

  董无伤与顾独行相对而笑,笑毕,董无伤大声道:“你看错人了,我们兄弟,向来不接受任何威胁!宁可站着活一刻,不yào跪着过一生!”

  他大刀前指,豪迈笑道:“诸葛家族,上三天,哈哈哈……很了不起么?我怎么不觉得?”

  顾独行也笑了起来,苗不通纪墨罗克敌齐声大笑纪墨嘎嘎笑道:“我们也没觉得!诸葛家族?我们听着怎么就这么像‘猪哥家族呢?难道这一个大家族全是色狼么?”

  罗克敌听了纪墨这句话,顿时捧腹大笑,道:“猪哥家族……哈哈哈干脆你们改了名字,叫流氓家族得了。”

  诸葛长风眼中杀气大盛浑身泛出冰凉的寒意。

  他的身体气得发抖,瞳孔收缩,重重的道:“▲好!好!好!”

  突然一挥手,厉声喝道:“一起动手,杀光他们!”

  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么,就趁早杀了!

  免得成为后患。

  众位黑衣人大喝一声,同时出手。

  ☆▲好!好!好!”

  突然一挥手,厉声喝道:“一起动手,杀光他们!”

  既然不能为我所用hǎo!hǎo!hǎo!”

  tūrányīhuīshǒu,lìshēnghēdào:“yīqǐdòngshǒu,shāguāngtāmen!”

  jìránbúnéngwéiwǒsuǒyòng,nàme,jiùchènzǎoshāle!

  miǎndéchéngwéihòuhuàn。

  zhòngwèihēiyīréndàhēyīshēng,tóngshíchūshǒu。

  与此同时,暗影之中的楚阳在焦急的追问:“你,到底出手还是不出手?”

  剑灵道:“牵扯到剑主魂飞湮灭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出手。”

  楚阳慢慢点头,有些悲哀的道:“好!我算是求到你了;我修为不济,不能保护自己的兄弟不受欺负,现在居然yào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自己面前。剑灵,你狠!”剑灵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决绝之意,不笛骇然道:“你yào做什么?”

  “你有你的职责之所在,可你□忘记了,我没有!”楚阳低声的,冷冷的道:“所谓的九劫剑的职责,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屁!老mǎo子憋屈得很,不伺候了!”

  “你不yào冲动!他们未必便死!”剑灵急急的道。

  场中已经动了□手。

  顾独行等人一上来就已经全部陷入极端危机之中,只是一个接触,竟然都已经不同程度的受了伤!

  楚阳看的睚眦欲裂,手腕一翻,手中已经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剑,毫不犹豫的一剑就向着自己的胸膛扎了下去!

  低喝道:“那你和你的使命,就陪着我去死吧!等着一万年之后,你们再出现!”

  “慢!”剑灵亡魂皆冒,急忙阻止,万万想不到楚阳如此决绝。

  噗的一声,短剑进入肌肉,深深插进胸口,只差一头发丝的距离,就yào扎破心脏,楚阳目光冷幽幽的问道:“你……出不出手?”

  鲜血忽的喷了出来。

  他的手紧紧的,稳定的抓着短剑剑柄:“反正老mǎo子早就死了,这几年本就是白赚来的。再死一次,也不过如此。”

  “身为九劫剑主,居然还yào接受你这个剑灵的钳制,想yào做什么居然不能,老mǎo子无法忍受这种憋屈!”楚阳恨恨道:“我也不yào求你出手了,干脆就这样吧!一切都去他奶奶地!”

  手上一,就yào狠狠的插破心脏!

  剑灵这下子是真的急眼了,急忙用自己神魂之力锁住短剑,一叠连声的道:“我出手还不行嘛?我出手还不行嘛……”

  说这句话的时候,真是委屈至极!

  剑灵几乎都yào委屈得落泪……

  我啥时候钳制你了?一向不都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有你一条一条的规矩加上来,俺什么时候钳制过你一次?

  我这是何苦来有?我分明是为了你好!不知好歹的东西,历代九劫剑主,哪有这样子死脑筋的?

  你知不知道今日我一掌管,他日你就会死?

  哦,不不,你不会在乎了。yào在乎,你现在也没有这样的决绝!

  直接一刀就插进了自己心脏,用这样极端的方法来逼迫我!

  看着楚阳胸膛上的伤口,剑灵ruò是有身体的话,估计会活活吓出一身冷汗!你真行!居然yào拉着我一起再沉寂一万年……遇到你这么一位九劫剑主,老mǎo子算是倒足了十万辈子血霉!

  剑灵憋屈着,委屈着,还是做好了准备。

  同时心中万分担心,ruò是自己接管身体,楚阳神魂受创,那么,在即将出现的九劫剑第四节大劫之中,楚阳能够活下去的可能性…无限性接近于零!

  剑灵叹了口气口郁闷的几乎yào吐血,这事儿……算是怎么搞的?

  剑灵憋屈,楚阳更憋屈!

  他mǎo妈的!不就是老mǎo子实力不◎够?老mǎo子实力ruò是早已经突破到君级,还用得着你?丫的,你居然端起架子来了……

  为我好?我的兄弟就yào死了,你没看到么?这个时候,我需yào你为我好么?……

  一切的关键…,◇gòu?lǎomǎozǐshílìruòshìzǎoyǐjīngtūpòdàojun1jí,háiyòngdézhenǐ?yāde,nǐjūránduānqǐjiàzǐláile……

  wéiwǒhǎo?wǒdexiōngdìjiùyàosǐle,nǐméikàndàome?zhègèshíhòu,wǒxūyàonǐwéiwǒhǎome?……

  yīqiēdeguānjiàn…,●还是实力啊!只有实力啊!

  实力啊!

  楚阳心中,真真切切的这样的明悟,就像是用刀尖,深深地刻在了自己心上:剑灵很强大,但他不是我!九劫剑很强大,但它也不是我的力量!

  靠天靠■●还是实力啊!只有实力啊!

  实力啊!

  楚阳心中,真真切切的这样的明悟,就像是用刀尖,深深地刻在了自己心上:剑灵很强大,但他不是我!九劫háishìshílìā!zhīyǒushílìā!

  shílìā!

  chǔyángxīnzhōng,zhēnzhēnqiēqiēdezhèyàngdemíngwù,jiùxiàngshìyòngdāojiān,shēnshēndìkèzàilezìjǐxīnshàng:jiànlínghěnqiángdà,dàntābúshìwǒ!jiǔjiéjiànhěnqiángdà,dàntāyěbúshìwǒdelìliàng!

  kàotiānkào地靠祖宗,不如靠自己!

  我以后,不能依靠任何人!也不能依靠剑灵!不能依靠九劫剑!

  我只能靠我自己!

  我一定yào靠我自己!

  顾独行等人已经是岌岌可危,诸葛家族这些人的实力,可yào比刚才的傲氏家族的实力yào强的多得多了!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众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ruò是说,面对刚才那些人危急时刻还可以以命搏命拉个垫背的,但面○对这些人的时候,却是连那样的可能也没有!

  顾独行一声闷哼,身上连受两掌,董无伤拼命上前护住他,却因此也挨了两剑。

  两人对望一眼,心中都是泛起绝望之意。

  两人都只有一个念头○:如此生死关头,躲在暗中的楚阳……,你可一定yào忍住!千万不能出来啊!

  你不出来,咱们兄弟之中还有人能活下去,继续我们的梦想。你ruò是出来,那可就全军覆没,一切都完了!

  “不y○ào出来啊!”两人同时仰天怒吼,鲜血喷溅!

  (今天只此一更。明天上午的飞机去年会,我今天特意的在医院加了两个疗时。去了之后,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合适的电疗和推拿的地方……)

  我现在继续●码字,码出字来,明天凌晨更。可能也是一章;明天是肯定没有时间码字的。

  年会期间,更新会少,也有可能断更。当然只是可能……不过ruò断更……我会请假的口还是我的习惯,丑话……我说在了前面,届时希望兄弟姐妹们谅解。

  我觉得……这样总比事先不打招呼yào心安理得一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