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幸福,何等不易!


  顾妙龄眼中一阵朦胧,眼泪几乎就流了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的手,默默地牵在了一起。

  两人一直是朦胧而又怪异的姐弟关系,在此之前,顾妙龄在行动上似乎只是将顾独行□◆当做自己的小弟弟,对他无微不至的呵护,关心;乃至到后来,毫无保留的付出了自己的芳心,而偏偏那时候,顾独行还懵懂不觉。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小妙姐,心中最理想的良人,竟然是自己。

  然后顾独行还来不◎及反应过来,顾妙龄就因为帮助顾独行练功偷取灵药,而引得家族震怒,被关进囚龙dòng;身受万千之苦!

  等到顾独行终于明白小妙姐对自己那种深情的时候,却已经是追悔莫及!那时候的他,连去看看顾妙龄的资格也没有……

  而家族又要为他定亲,顾独行万般无奈离家出走,才遇到了楚阳。

  在此之后,历经周折,返回中三天,终于以突飞猛进的实力,获得了家族认可,才去看望顾妙龄!

  囚龙dòng前的相见,是这一对有情的男女在各自了解了自己的感情,各自明白了对方的心意之后,第一次相见!

  却是冰天雪地,伊人憔悴。而且那一次,还有着冰凉的铁栏杆阻碍。那一别,就是一年多。

  但就是那一次见面,便是两人定情之时!

  直到了今天,这两位有情人,才终于真真正正全无顾忌的牵手!有生以来,第一次。

  两人牵手走过这段路的时候,心中都是百感交集。顾妙龄想起自己当时先★被打断双腿,伤势未愈,就被关进囚龙dòng!……

  这些年在囚龙dòng里,那生不如死的遭遇。若不是牵挂着顾独行,恐怕自己早已经心灰意冷,黯然自杀!

  在那连人心也冰冻的囚龙dòng里◎□,浑身都是僵硬的;心头唯一的温暖,就是小弟,就是顾独行。天可怜见,今日,终于两人相见!

  想着想着,顾妙龄的眼中就是一片模糊,幸亏,上苍垂怜,我终于还是得到了,我终于还是能够与小弟并肩在这阳光■○之下……

  顾独行一路走,也在想着这几年,自己是多么不懂事,多么愚蠢多么迟钝……小妙姐已经将一颗少女芳心全无保留的给了自己,但自己却是硬是到了小妙姐被关了起来,才终于醒悟,终于了解……

  那几年,自己每一日每一夜,都是心如刀绞!晚晚做梦,都是小妙姐在叫自己:“小弟~~”

  梦里欢笑,醒来却是肝肠寸断……

  两人在此之前,并没有什么山盟海誓,甚至彼此都不知道彼此的心意,但就是顾妙龄关在囚龙dòng这几年,却才ràng两人真正的生死不渝!

  顾独行乃是顾妙龄苦痛之中唯一的精神支柱!而顾妙龄本来就芳心暗许,经过这几年的强烈思念,那真更是情比金石!

  而顾独行这些年的后悔。内疚,心里的惨痛折磨;也ràng他对顾妙龄情深一往,再也不做第二人想!

  两人虽然没有过什么花前月下山盟海誓,但……两人之间的感情,到了这等地步却已经是雷打不动!

  这或者可以说……是囚龙dòng的遭遇,直接促进了这段感情!促成了一对有情人终生相守。

  但……这天下间又有几个有情人能够承受如此折磨?

  两人能有今天,实在是太不容易!大不容易!这段经历若是说了出去,恐怕天下任何有情人都会为之同声一哭,都会为之祝福!欣慰!

  …………

  两人手拉手,慢慢的走进绣楼,都是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如在云里雾里,脑海中乱哄哄的,如同做梦……

  这份幸福,是何等的来之不易……

  “小妙姐……”顾独行的声音在颤抖。

  “嗯……”顾妙龄低着头,轻轻地答应一声,只觉得一颗心跳得越来越厉害。

  “我好想你。”顾独行喃喃地道,钢铁一般的冷面剑客,这一刻,不仅声音在颤抖,眼中,也顿时湿润。只觉得心中酸甜苦辣咸,同时涌上来。

  分明很快乐,却禁不住想要哭。

  还有一种心痛,心悸的感觉;唯恐现在自己所拥有的,是一场梦。因为这一切,都是美好的这么不真实!

  “我……也是……”顾妙龄轻轻地道:“这几年,我一直在想……我的小弟在外面,会不会有人欺负……会不会受了委屈,却没有人诉说……他有没有想我……”

  顾妙龄梦呓一般的说着,眼睛痴痴的看着顾独行,喃喃地道:“小弟,你瘦了许多……”

  顾独行只觉得心中热血沸腾,再也不可遏制,喉咙中低沉的吼了一声,终于踏前一步,颤抖着伸出手,试探着,将面前的娇躯揽进自己怀里。

  感觉着顾妙龄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抗拒;反而柔顺的将依偎过来;顾独行这才试探的,一步步收紧了自己的双手,直到两个人身体之间,再也没有半点缝隙……

  突然间心中万千满足!

  顾妙龄轻轻地发出一点声音,似乎在喉咙里叹息了一声,身子稍稍僵硬了一会,便完全放松,将自己交给了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

  无关于,只关于女子全心全意的奉献……

  顾独行心中一热,突然一股热流涌上来,再也不管不顾,一伸头,嘴唇吻上了顾妙龄晶莹的耳垂,顾妙龄一声嘤咛,身子一软,只觉得那张霸道的大嘴已经覆盖在自己柔软的唇瓣上……

  顾妙龄头脑中轰的一声■,便如脑海中一颗星系突然爆炸,便飘飘忽忽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到神智恢复清醒,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小弟抱到了床上,一个健硕的身体,正紧紧的压在自己身上,肌肤之中透出的热力,ràng自己心慌意乱…○,biànrúnǎohǎizhōngyīkēxīngxìtūránbàozhà,biànpiāopiāohūhūshímedōubúzhīdàole……

  děngdàoshénzhìhuīfùqīngxǐng,cáifāxiànzìjǐyǐjīngbèixiǎodìbàodàolechuángshàng,yīgèjiànshuòdeshēntǐ,zhèngjǐnjǐndeyāzàizìjǐshēnshàng,jīfūzhīzhōngtòuchūderèlì,ràngzìjǐxīnhuāngyìluàn…

  一双作怪的大手,也已经伸进了衣襟里,再看自己身上,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半裸了……

  “小弟……不要……不要这样子……”顾妙龄无力的挣扎抗拒。

  顾独行伏在她身上,喃喃道:“小妙姐……我好喜欢好喜欢你……”

  现在的顾独行,全然没有了那种在江湖之中的冷面剑客的样子,也根本丝毫不见那种剑帝的无上风采,有的,只是一个深爱着面前女子的男子。

  只有在她面●前,才有可能完全放松!

  现在,在的冲动之中,却又带着完全的放松和温情。既像是一个正与深爱的情人缠绵的多情少年,又像是一个在大姐姐面前纵容放肆的小弟弟。

  这种混合着亲情、混合着爱情;▲混合着神魂深恋,又混合着姐弟情深的感情,着实无法形容。

  但在这一刻,彼此都感觉到,对方就是自己在这人世间,最坚强的依靠。

  顾妙龄强忍着身体的和情动,努力地将顾独行的头从自己胸脯上推了起来,气喘吁吁的道:“等等……等等……将你这几年的经历跟我……说说……”

  “这几年的经历?”顾独行神智一阵清明,道:“什么经历?”

  “我想要知道,我的小弟弟,这几年没有小妙姐在身边,是怎么撑过来的。”

  顾妙龄深情的看着他,纤纤玉手在轻轻的梳理着他的头发,无限怜惜的道:“我们都是练武的人……我当然知道,从武宗一路突破到剑尊;然后从剑尊突破到剑王,再从剑王突破到你现在的剑帝一品巅fēng……有多难!”

  “这哪怕就是一个天资卓越的武者一生都走不完的路!而你,到这一步,只用了两年!”顾妙龄说到这里,突然想哭,哽咽起来:“你怎么做到的?你吃了多少苦……”

◎  越想越是悲从心来,眼泪扑簌簌的流下来:“你为了你小妙姐……是拼了命么?你这个小傻瓜……”

  “没有……只是比常人更努力了一些。”顾独行想起这几年的遭遇,也是百感交集:“我有几个兄弟,我们都□提升的很快,因为我们约定,要在一起,制造一个九重天的传说。每个人,都不敢有丝毫懈怠,大家都是这样的练功,白天一起练完了,晚上再一起练;晚上练完了,躺在被窝里自己再偷偷的练……这并不苦,反而很快乐。”

  “兄弟……”顾妙龄若有所思,问道:“就是那送给我火精精华的那个人么?”

  “是,那是我老大!”提起楚阳,顾独行精神一振,道:“而我提升的这么快,我老大的功劳,占据了百分之九十。其他兄弟也是这样子。”

  顾妙龄秀眸中闪出感激之色,道:“小弟,那,你可要对得起自己的兄弟。若不是他……恐怕我在那囚龙dòng里……真的捱不了多久……”

  “是。”顾独行心痛的搂紧了顾妙龄,便开始说起自己这两年的遭遇;出乎顾妙龄预料的是,顾独行的诉说之中,非但没有她想象中的那种压抑绝望的爆发;反而充满了欢乐。

  随着顾独行的诉说,顾妙龄感到自己看到了这些人。

  从容睿智而多才的楚阳;沉稳大气雄壮如山的董无伤;诙谐幽默却是懒骨头一坨的纪墨;行事莽莽撞撞不经过大脑但却是一片热心肠的罗克敌;平常贼眉鼠眼身轻如燕却是义气深重的芮不通;超级不着调超级自恋的谈昙……

  一个个随着顾独行的诉说,活灵活现的出现在顾妙龄眼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