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不死,任何人都休想伤害她!


  “这是往哪边走?”谢知秋跟在谈昙身后,气喘吁吁的问道。

  谈昙一伸脖子,刚塞进嘴里的一颗五级灵兽内核咕嘟一下进入肚子,头也不回的道:“跟我走就走了,你哪来这么多废话!先给我全速冲进前miàn的山中密林!”

  说话时,谈昙只感到自己刚刚吞下去的灵兽内核一眨眼的时间就没了,随即他额头上那奇怪的标志猛的亮了一下:就像是暗夜之中的深沉草原,突然yǒu火光一闪即逝。

  谢知秋也是不得不问,因为他发现,谈昙已经偏离了原定的逃走路线,开始向着沧澜战区的方向行走狂奔。

  “冲进密林?冲进密林yǒu什么用?”谢知秋嘴里嘀咕着,却是没yǒu再说话。只是鼓着一肚子气◎,跟在后miàn冲了过去。

  任是谁,被自己的重孙女婿骂儿子一般的训斥,心里也是不会舒服的。

  再说,这一刻谈昙说话的时候,浑身上下洋溢而出的那种王者气势,竟然让谢知秋都提不起劲儿反驳□,不由自主的居然一阵心怯。

  身后追兵之中,傲氏家族的将近七百来人,现在只剩下四百多人。不过队伍中,却是多了三百余人的黑衣人,人人都是黑衣蒙miàn。

  “诸葛前辈,我们为何不一鼓作气的冲上去斩杀他们?”傲浪云蹙起眉头,问着身边的一位黑衣人:“夜长梦多,若是被他们等到了接应的援军,那可就大事不妙。”

  “你们要杀的,是傲邪云:我们要等的,却正是他们的援兵!”那位‘诸葛前辈,沉沉的道,眼光一闪:“这次,你们这些小辈若是耽误了我们的计划”却是罪不可赦!”

  傲浪云脸色一变,唯唯称是。

  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突然间天上掉下来这么大的助力,莫名其妙的就钻出来了上三天诸葛世家的这么多的高手,而且还第一时间就找上了自己,并且一手策划了对谢家的进攻!

  虽然不理解,却是正中下怀。

  这时,诸葛家族的领头的四个人却是在相互的以目光探寻着,商议着:“你yǒu发现么?”

  “没yǒu发现。”

  “我也没yǒu发现!”

  “此事真是怪了。”

  “屠灵刃展示,应该就在谢家,但却将这些人赶了这么久,却还是没yǒu任何发现?”领头的那个人目光深沉:“等等援兵,莫非……是yǒu人将什么东西放在了那里?却是人不在?”

  “也只好如此。”

  众人沉默的追逐着。

  “那个圣族的老混蛋,不会是骗我们吧?”另一个黑衣人低声开口。

  “不会,那样的折磨,就算是至尊也受不了,不过,他不知道具体事情,应该是真的。”为首的黑衣人沉声道:“从中三天这段情况看,那位神秘的苏醒者,不外乎这么几个人,一位就是那位楚阎王,第二或者是顾独行,董无伤,芮不通,纪墨,罗克敌,这几个人。唯yǒu这几个人,在这段时间里是猛的提升了上去……。”

  “嗯,大哥说的是。

  我看那芮不通最是可疑:他的伤,就算是君级高手,也应该早已经撑不下去,可是现在还是生龙活虎。”

  “等吧。最好是将这几个人集中在一起,一网dǎ尽,那样,肯定就能找到。万一将这些人杀了却没yǒu……,其他人必然闻风远遁,那就不好找了。”

  “是。”

  “九重天大劫:除了这位苏醒者之外,还yǒu九劫剑主:这都是令人头痛不已的事情!幸亏这一次赶得巧,才能在这位苏醒者还未觉醒的时候得到了消息,万一若是完全觉醒,那么,一□个九劫剑主,一个觉醒魔王,上三天可就真的完蛋了。”

  “大哥说的是,大哥,族内长老们现在不是在透查天机,寻找九劫剑主么?现在可yǒu什么消息么?”

  “天机渺茫,很难探测。尤其是这段时○间,天机紊乱,更加的没yǒu凭据。”为首的黑衣人道:“不过,我们若是能将苏醒者掌握在手里,九劫剑主,也就不在话下了。”

  “是。”

  众人脚步不停,商量了一会,各自散开。

  “你们傲家可以先行一步,去杀几个人,但注意,不要杀光了。”那位为首的黑袍人看着傲浪云:“现在人太多,总是乱哄哄的也不好。先去杀一部分吧。”

  傲浪云精神一振,道:“好!”

  随即转身发布命令,顿时傲氏家族的高手越众而出,冲在了前miàn,疾风一般向着谢氏家族的逃亡队伍追了上去,当先领头动手的,正是四位八品皇座!

  “注意战斗之中的苏醒者探测!”诸葛家族几个人相互使了一个颜色,同时手中多了一把邪异的小刀,只yǒu手指长短,却是通体刀光如同液体一般流动。

  屠灵刃!

  这是专门用来探测圣族的工具。也是诸葛家族费尽了大力气,才研究制造出来的专门对付三星圣族的手段!

  “杀!”傲氏家族皇座蔡笑成大吼一声,身子凌空蹈虚一般大跨几步,竟然直接扑落到谢氏家族逃亡的人群正中间。左手掌,右手剑,全力出手!

  “哪里走?!”李长龙蓝袍飞扬,却是直接超了出去,超出队伍最前miàn的谈昙二十丈,拦在路中间。

  嗖嗖两声响,另外两位八品皇座也飞身泻落,与李长龙并肩而立!

  谈昙与谢知秋同时止步,然后谢知秋只是停了一瞬间,就飞身扑了上去!

  必须要尽快的dǎ开一条血路,否则,前路被挡,谢氏家族就真的完了!

  谈昙怪异的脸上一阵扭曲,一转头,又吞下两枚灵兽内核。

  随即就冲了上去,李长龙大笑一声,迎了上来!

  而谢知秋已经与另外两位皇座dǎ得惊天动地,尘烟飞腾而起。

  距离树林竟然还不到一百丈的距离的时候,被拦在了这里!

  谢丹凤身受重伤一直趴在谈昙背上,谈昙一边逃走,一边用一只手dǐ在她身上为她疗伤,已经好受了一些。

  此刻谈昙身处剧烈战斗中身体不断地变换方位,活动幅度太大,终于使她悠悠醒转。

  睁眼一看,只见miàn前一个蓝袍老者,正与谈昙大dǎ出手!而谈昙现在正是身处绝对下风,不由得大吃一惊。

  谈昙逃亡了这里久,又是身受重伤,几乎便是强弩之末,而李长龙本身便是八品皇座比起谈昙超出不是一点半点,一上手,就将谈昙全miàn的压制住了。

  若不是诸葛家族严令不得将这支队伍之中的主要人物斩杀,恐怕谈昙现在已经很危险。

  噗!

  谈昙前胸猛的中了一掌,一口鲜血喷出来,整个人往后抛飞。

  李长龙目光残酷的一闪,却是毫不放松的追了上来。

  谈昙眼看就要仰天跌倒在地但却在最后关头猛的一偏身子,重重的趴在地上,嘴脸一片鲜血淋漓,但背上的谢丹凤却是安然无恙。

  谢丹凤突然心中一恸,大呼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谈昙吐出口中的泥土,一个翻身跳起来,丝毫不理谢丹凤的哀求,正miàn李长龙,悍然出手。

  砰砰砰!

  两人连续交手不过三招,谈昙再次被击飞。这一次却没能完全翻过身,只是将身体侧miàn转了过去狠狠撞在一棵大树上:咔嚓嚓几声,谈昙左臂与左胸三根肋骨同时折断。但他却死死的挺住身体,不让背后的谢丹凤受到丝毫撞击和伤害!

  谢丹凤泪流满miàn放声大哭。

  “不要哭。”谈昙难得的用正经低沉的声音道:“身为男人,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保护或者能保护而不去保护”…还算什么男人。”

  “今日我死,也是我做你男人的责任!哭什么哭?!”谈昙厉声一喝。

  谢丹凤不敢再哭出声来,却是泪水流落的更多了。

  “好一个男人!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做男人!”李长龙冷笑一声,一掌劈出。这位被楚阳生生陷害成色魔的一代皇座,刚才见到这一幕,心中也是没来由的一阵悸动,但手上却是毫不留情。

  这一掌,劈的是谈昙的右肩!掌风所到之处,谈昙右肩也必然碎裂,而且必然也能将谢丹凤一下子击飞!

  李长龙自从心态变化之后,最看不得的,就是yǒu情人!你们郎情妾意?◎看我棒dǎ鸳鸯!我不信一个男人在miàn临必死的局miàn的时候,还能选择爱情!

  哼!

  一掌击出,劲风呼呼!眼看谈昙已经不能躲避!

  “不要伤害我男人!”谢丹凤疯狂的一声大◆◎看我棒dǎ鸳鸯!我不信一个男人在miàn临必死的局miàn的时候,还能选择爱情!

  哼!

  一掌击出,劲风呼呼!眼看谈昙已经不能躲避! kànwǒbàngdǎyuānyāng!wǒbúxìnyīgènánrénzàimiànlínbìsǐdejúmiàndeshíhòu,háinéngxuǎnzéàiqíng!

  hēng!

  yīzhǎngjīchū,jìnfēnghūhū!yǎnkàntántányǐjīngbúnéngduǒbì!

  “búyàoshānghàiwǒnánrén!”xièdānfèngfēngkuángdeyīshēngdà◆叫,泪水淋漓中,突然从谈昙背上挣脱身体,用自己的脑袋,猛的迎撞向李长龙的右掌!

  李长龙大吃一惊,眼中发出yǒu些不敢相信的神色,这一刻,似乎心中某一处突然被触动了一下,掌下不由得缓了一缓。 ★◆叫,泪水淋漓中,突然从谈昙背上挣脱身体,用自己的脑袋,猛的迎撞向李长龙的右掌!

  李长龙大吃jiào,lèishuǐlínlízhōng,tūráncóngtántánbèishàngzhèngtuōshēntǐ,yòngzìjǐdenǎodài,měngdeyíngzhuàngxiànglǐzhǎnglóngdeyòuzhǎng!

  lǐzhǎnglóngdàchīyījīng,yǎnzhōngfāchūyǒuxiēbúgǎnxiàngxìndeshénsè,zhèyīkè,sìhūxīnzhōngmǒuyīchùtūránbèichùdòngleyīxià,zhǎngxiàbúyóudéhuǎnleyīhuǎn。
  谈昙惨厉的大叫一声,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已经断裂的左肩猛地撞在树上,身子生生扭转,甚至能够听到,他的断掉了的肋骨在这一刻更加啪啪作响的碎成几节,但他竟然又在刻不容缓的时间里,将谢丹凤顶了出去,用自己的前胸,猛地迎上李长龙的右掌!

  噗!

  谈昙的身子绣球一般的抛起,原地落下,勉强用最后的力量翻个身,竟然依然是用自己的身体垫在地上。

  谢丹凤的身体落下,正好落在谈□昙身上:咔嚓一声,谈昙的肋骨再断一根。

  谈昙眼中射出疯狂却又深情的光芒,低声地道:“走……,快走!”

  然后他竟然猛地将谢丹凤从自己身上掀落下来,用最后的力气将她往外一堆,伤痕累累的■身体竟然奇迹一般再度站了起来,挡在李长龙miàn前。

  “我不死,任何人也休想伤害她!”

  谈昙两眼发出血红的光,死死的看着李长龙,咬着牙,口中鲜血不断地喷了出来,狰狞而疯狂:“老混蛋,你敢dǎ我老婆?!”

  PS:推荐票已经没影了,大家帮我冲一冲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