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章 倔着骨,咬着牙,忍着辱


  望着那从角落中缓缓走出地年轻炼药师,大厅内de众人皆是愣了愣,先前几位有些束手无策地sān品炼药师,面庞上顿时浮现许些讥讽连sān品炼药师都没有办法你一个二品炼药师有何本事?

  纳兰肃盯着那走出de年轻人,转头与纳兰嫣然对视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瞧出了一抹错愕,显然,这位年轻二品炼药师de举止有些出乎他们地意料,先前并未将之请出去那是看在雅妃地面子上说实在地他们并未对这位年轻地炼●药师有着什么期盼

  虽说人不可貌相,可对方毕竟还只是一名二品炼药师,这种等级,尚还仅仅是炼药术de初步阶段,难道还能够指望一个初学者便能够将连丹王古河都无可奈何地烙毒驱逐么?

  “这位◎小兄弟,你…”站起身来,纳兰肃虽然心中并不怎么认为面前地年轻人有着隐藏地本事不过习惯使然他还是略wēi有些小心谨慎地道:“你有把握治疗lǎo爷子?”

  缓缓地停在大厅中央,萧炎瞥了一眼纳兰肃淡◆漠de道:“那请问,丹王古河可有把握治疗?”

  “呃…”闻言,纳兰肃一滞,旋即尴尬de摇了摇头:“若是古河大师能够治疗de话,那我们又何必再费这般大地精力来四处求医”

  “既然连丹王都☆没有绝对地把握,那纳兰族长这话对我说,是不是有些……”萧炎嘶哑地声音中略wēi噙着许些嘲讽,冷声道

  wēiwēi张着嘴纳兰肃地本意只是想探知一下面前年轻人de底,可却没想到他竟然这般犀利当下◇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话才好

  “阁下误会家父了,他并非是针对你只是lǎo爷子如今情况越来越不妙我们已经再没有多余地时间去消耗,所以自然是需要小心一点,还请不要介意”在纳兰肃○错愕地时候,一旁静坐de纳兰嫣然,玉手轻轻拉了下纳兰肃地衣袍,旋即对着萧炎从容dewēi笑道

  “刚才你们浪费de时间还少了么?”目光停在那让得萧炎袖袍中地拳头不可自觉紧握了起来地美丽女人身上,他地声音,依然古井无波,不仅未因为对方地美貌而有所松动,反而是多出了一分不难察觉de冰冷

  听得萧炎这话大厅内de那十来位炼药师,脸色不由得难看了起来萧炎这话无疑是说先前de他们,是在浪费着纳兰lǎo爷子仅剩不多地存活时间当下一位头发花白delǎo人脸庞涨红de忍不住出口训斥道:“哪里来地毛头小子?竟然如此狂妄你一名区区二品炼药师有何资格与我们说这种话?”

  lǎo人地呵斥一出口周围地几名炼药师皆是义愤填膺de点了点头,旋即目光不善地盯着那背对着他们地年轻人

  看着面前那脸庞淡漠得犹如一团冰块一般de年轻人纳兰嫣然柳méi也是不可察觉地wēiwēi皱了皱若是真de有本事,她并不介意他狂妄一些,可若是并没什么真正地能力却偏偏喜欢大话连天,那么这种人,她是打心底de厌恶

  “听阁下地语气似乎是对自己地本事有着一些信心啊…”纳兰肃回过神来,盯着萧炎,沉声道:“不过你应该知道,不管你天赋如何杰出可现在地你却仅仅只是二品炼……”

  纳兰肃地话,并未完全说出,便是忽然噶然而止了起来,同时,大厅内温度骤然升高,那些厅中原本满脸讥讽desān品炼药师,此刻也是缓缓张着嘴不可置信地死盯着大厅中青年…手掌上升腾起来地两团青色火焰

  首位之旁纳兰嫣然望着那在青年手掌上升腾起来de青色火焰,玉手缓缓de捂着红润,震惊与狂喜,在那对秋水眸子中闪烁着

  “诸位应该认识?”没有理会周围那寂静de氛围萧炎低头望着那在手掌上犹如两团精灵一般灵活跳跃地青色火焰淡淡de道

  “异火?”深吸一口略wēi有些炽热de空气成天与火焰打交道地十来名sān品炼药师瞬间便是认出了那团青色火焰de底细,脸庞之上,缓缓de被震惊所覆盖着一道道惊羡狂热de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升腾缭绕de青色火焰

  “小兄弟…你这…这是异火?”震撼逐渐地从眼中褪去,纳兰肃脸庞上地狂喜,几乎难以掩饰

  “现在你们可以停止那些无谓地废话了么?”脸庞平凡de青年,低头拨弄着青色火焰语气淡漠

  虽然现在萧炎地语气依然是如同先前那般毫不客气可那些sān品炼药师,却是再不敢将不屑与嘲讽表露在脸庞上,能够拥有异火地炼药师,在炼药界,前途几乎是无可限量就连丹王古河,都未曾能够拥有过异火可以想象,这东西究竟如何难寻与珍贵想要得到异火,不仅需要机缘,而且还必须需要庞大地后备力量支持也就是说,在这位看似年轻地二品炼药师身后,一定是有着一个实力极为强横delǎo师…

  “阁下我代家父向先前de怠慢为你说一声抱歉,请”站起身来,纳兰嫣然对着萧炎wēiwēi弯身,礼节做得无可挑剔

  没有回答她de话萧炎斜瞥了一眼一旁讪笑de纳兰肃然后便是与纳兰嫣然转身而过对着那偏房行去

  望那对着偏房行进地萧炎纳兰肃对着大厅中地十来位sān品炼药师笑着说了些什么,●挥手招来管家伺候着,然后与纳兰嫣然赶忙跟了上去

  缓缓走近偏房淡淡de柔和灯光射将而出,萧炎轻轻推开房门房间之内地空间颇大在中央位置一张大床摆放其中一位脸庞干枯delǎo人躺在其上在床榻周围,◇好几位侍女正在忙来忙去听得房门声她们将目光投射而来,旋即便是再度细心地照料着陷入昏迷状态delǎo人

  慢慢走近大床,萧炎目光在床榻之上扫了扫发现lǎo人地脸庞上隐隐噙着大片地灰黑之色,安静沉睡de脸庞上,竟然有着许些死亡de气息

  “果然很严重…”瞥着lǎo人那张几乎是半只脚踏入了坟墓de脸色,萧炎低声道

  “是啊烙毒这种东西恐怕就算是一名斗皇强者,也不敢轻易沾惹,lǎo爷子能够熬过这么多年已经是达到极限了”身后,紧跟而来地纳兰肃叹息着摇了摇头,旋即小心地道:“小兄弟你看是否有些医治deméi目?”

  一旁,纳兰嫣然wēiwēi点了点头,一对明眸紧紧de盯着身旁那身姿欣长脸色淡漠de青年

  “我并没有其他de办法,所以只能按照丹王古河所说de那般法子用异火进入lǎo爷子体内然后慢慢驱毒”萧炎摇了摇头平静de道

  “那样de话危险性应该很大?”闻言纳兰嫣然略wēi有些迟疑地低声道

  “不到百分之五十地把握”

  萧炎懒声道瞥了一眼一旁俏脸wēi变地纳兰嫣然,冷笑道:“看lǎo爷子这般模样,想必已经再撑不过两天时间,是让他在毒素地折磨中死去还是拼一拼是否能够挽救,如何选择你自己决定,而那些什么是否有着绝对把握de笑话,还是别说为好”

  萧炎这番冷笑中夹着枪棒de话语让得纳兰嫣然柳méiwēi蹙俏脸略wēi有些不太好看,以她地身份,这些年来,可还真没人敢这么对她说话

  “抓紧时间,我并没有多余地时间来消耗”轻拂了拂袖子萧炎没有理会纳兰嫣然de神色淡淡地道

  “唉既然这样de话,那便全靠小兄弟了,若是真地能够将lǎo爷子治疗好,你将会是我们纳兰家族永远地朋友”咬着牙沉吟了一会,纳兰肃终于是狠狠de点了点头沉声道

  “让开别打扰我”随意de挥了挥手,萧炎坐在床榻之旁右手wēi竖,青色火焰缭绕而上,瞬间便是使得屋内de温度暴涨了起来

  瞧得萧炎准备动手纳兰肃拉着纳兰嫣然赶忙退了几步,同时挥手将屋内de侍女全部驱逐了出去

  一手将床榻之上de纳兰桀撑起来萧炎随意地瞟了一眼这位当初据说和自己爷爷是极为要好地好友虽然经过这么久地毒素侵蚀,lǎo人那本就干枯地脸庞,是有些显得有些不成人样,这位却依然能够从中隐隐看出许些如同其名字一般de桀骜

  左手轻飘飘de拍打在纳兰☆桀肩膀之上一股暗劲将他身体上地衣袍震成粉末露出了一具宛如骨头架子般de枯瘦身体

  望着这具枯瘦地身体,绕是以萧炎地性子也是忍不住de摇了摇头,而那一旁de纳兰嫣然眼眶是泛起许些红润,平日极为罕◎见de雾气萦绕在眸子中,让得这位身份娇贵地女人,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缓缓探出中指,一缕青色火焰在指尖缭绕着,萧炎盯着那缕青色火焰平静de道:“我要开始了我说过用异火进入lǎo爷子de身体,会是一件极为危险地事情所以你们要做好某些极坏地打算……”

  闻言,纳兰嫣然与纳兰肃脸色都是wēiwēi一变不过却也只得苦笑着点了点头

  灵魂力量缓缓探出身体然后将那缕青色火焰包裹而进努力地压制着它那炽热de高温然后轻轻地点在纳兰桀后背之上

  手指点上,青色火焰噗de一声便是钻进了纳兰桀身体之中,而本来那毫无知觉地后者,也是在此刻身体猛然颤抖了起来

  手指点在纳兰桀后背上萧炎眼睛虚眯着,灵魂力量控制着那缕青色火焰,迅穿梭过一些主干经脉然后逐渐de接近了前者体内那些被烙毒所覆盖地骨骼之上

  借助着灵魂力量地伸展,纳兰桀体内de状况也是出现在了萧炎地脑海之中感应着○那些近乎变得乌黑de骨骼萧炎méi头逐渐地皱了起来,纳兰桀中毒之深,远远出乎了他地意料…

  “看来想要一次性驱逐毒素是不可能了,还是选择慢火驱毒…”心中喃喃了一声萧炎灵魂力量包裹着青色火焰,然◎后缓缓de接近着那些被毒素所包裹de乌黑骨骼,在接近之时,萧炎de灵魂力量也是逐渐地开始放松,青色火焰地温度,悄然攀高

  随着青色火焰温度地升高那本来满脸麻木de纳兰桀,脸庞上逐渐地浮现疼痛之●感干枯de手掌,也是紧紧de握了起来青筋在手臂上耸动着

  被灵魂力量包裹de青色火焰在达到每一个温度之时,停止了升高萧炎缓缓地吸了一口略wēi有些炽热地空气,略一迟疑牙齿一咬,便是控制着青色火◎焰覆盖上一截乌黑de骨骼

  “啊…”床榻之上双眼紧闭地纳兰桀猛然睁开双眼嘶哑地剧痛干吼声,从其嘴中传出一股凶悍地气势犹如回光返照一般,苏醒而来

  “lǎo爷子…”望着那忽然睁眼嘶吼地lǎo人,纳兰嫣然与纳兰肃急忙喊道

  “我在为你驱毒若是你能忍受这股剧痛,烙毒应该便能驱逐,不过若是不能地话那我也无能无力了”瞥了一眼那满脸大汗地纳兰桀,萧炎淡淡地道

  听得背后地声音纳兰桀wēiwēi偏过头,望着那张年轻淡漠de脸庞,不由得一愣,旋即咬着牙干声笑道:“小娃子是你救地我?”

  “没说一定能救你,说不定我一个失神,你会死在我手上”

  “哈哈,我这条命本来就是捡回来de,小娃子竟然放手弄弄死了,也没人敢怪你”嘴角抽搐着忍耐着体内地剧痛纳兰桀豪迈de笑道

  “爷爷你瞎说什么呢?”一旁望着那从昏迷状态中苏醒过来de纳兰桀,纳兰嫣然wēiwēi松了一口气忍不住de嗔道

  “你这个死丫头你还有脸回来?这sān年,若非是因为你当初任性前去萧家解除婚约我能气得修炼不继被那烙毒搞成这样?”怒瞪着纳兰嫣然,纳兰桀怒吼de声还未落下又是抽搐着嘴角发出一阵干嚎偏过头望着身后那忽然皱méide陌生青年,苦笑道:“小娃子,怎么忽然间…”

  “安静点”冰冷中略wēi夹杂许些不可察觉de怒意de声音,让得房间内地sān人都是有些错愕旋即无奈de安静★了下去

  望着那脸色冷漠得犹如一团冰地青年,纳兰嫣然悄悄吐了吐舌头再转头看着纳兰桀那悻悻地脸色心中略wēi有些笑意,这么多年来敢如此对脾气暴躁地lǎo爷子说话de,似乎就这个家伙了

  ○随着几人de沉默而下房间中地气氛,便是悄悄de静了下来

  “唉没想到啊,这么年轻de人,竟然能够拥有异火这种连古河大师都垂涎地东西……”安静地气氛持续了许久纳兰肃拉着纳兰嫣然后退了一些,望着床■榻旁那年轻欣长地背影忍不住偏头对着纳兰嫣然低声道

  “嗯地确很了不起看他年龄似乎与我相差不多,却居然拥有着传说中地异火…我听古河长lǎo说过这东西地恐怖,上次他们去塔戈尔大沙漠寻找异火,可惜那◎般庞大de阵容,依然是空手而回由此可见,那东西究竟有多凶悍”wēiwēi点了点头,纳兰嫣然美眸中少有地掠过一抹赞赏,她本就是同龄人中地娇子在云岚宗修炼这么多年还从未见到过能够越过自己地同龄人,而这位名为岩枭de青年却是她第一个对同龄人产生赞赏de情绪,这或许便是优秀者之间de某种互相认可?

  “怎么?觉得他很不错?”瞟了一眼自己女儿de神色纳兰肃戏谑地道

  “你胡说什么啊?为lǎo不尊”白了纳兰肃一眼纳兰嫣然有些无奈de摇了摇头

  “唉,说起来似乎距离你和萧家那小家伙desān年之约,只有不到半个月de时间了?”笑了笑,纳兰肃脸庞上de笑容忽然收敛而起,叹息道

  “……”纳兰嫣然沉默片刻后,wēiwēi点了点头轻声道:“还有十sān天”

  “sān年时间,你也比以前成熟了许多,现在你应该能够知道,自己当初地意气用事对萧家以及萧炎带来了多大de耻辱与麻烦了?”纳兰肃望着身旁女儿那光洁美丽de侧脸道

  纳兰嫣然沉默纤手开额前地青丝,半晌后,低声道:“我知道当初我地举止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不过,我也知道,我没错…sān年之约即将达到我等着他来”

  “听说自从一年之前萧炎便是离开了鸟坦城,不过据我所知在离开之前那曾经被成为废物de少年便已经再度恢复了以往de修炼天赋,唉…一年之后不知道他已经成长到了何种地步”纳兰肃苦笑着摇了摇头凝视着身旁沉默de纳兰嫣然半晌后,方才低沉地道:“你这次似乎真地看错了啊……当初我便说过,不要小看这个变成废物地萧家少爷十sān岁之前,他de修炼度曾经让得无数人感到震撼…”

  纳兰嫣然纤手开飘落在额前地青丝,沉默片刻后平静地道:“sān年之约我会遵守若是我赢了,以前de事,便一笔勾销,若是输了我纳兰嫣然也说过为奴为婢,随他处置”

  纳兰嫣然轻咬着红润de嘴唇,缓缓抬起俏脸,目光略wēi有些迷离,sān年之前那在萧家大厅,少年铮铮冷语再度浮现在脑海之中

  “sān十年河东,sān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张契约,不是解除婚约地契约,而是本少爷把你逐出萧家地休证”

  “从此以后你纳兰嫣然与我萧家,再无半分瓜葛”

  sān年之前,背负着废物之名地少年在云岚宗这尊庞然大物地压迫之下依然倔着骨咬着牙,忍着辱,孤独de等待着,破茧化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