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冠军,我要了!


  三百一十九章冠军,我要了

  听得那道刺耳的闷响,那一直沉侵在融丹步骤中的小公主,柳翎以及炎利三人,也是略微一愣,旋即偏过头将目光投向了萧炎所在的方向,望着那从药鼎中洒落而出的黑色灰烬☆☆
  三百一十九章冠军,我要了

  听得那道刺耳的闷响,那一直沉侵在融丹步骤中的小公主,柳翎以及炎利三人,也是略微一愣,旋即偏过头将目光投向了
  sānbǎiyīshíjiǔzhāngguànjun1,wǒyàole

  tīngdénàdàocìěrdemènxiǎng,nàyīzhíchénqīnzàiróngdānbùzhòuzhōngdexiǎogōngzhǔ,liǔlíngyǐjíyánlìsānrén,yěshìluèwēiyīlèng,xuánjípiānguòtóujiāngmùguāngtóuxiànglexiāoyánsuǒzàidefāngxiàng,wàngzhenàcóngyàodǐngzhōngsǎluòérchūdehēisèhuījìn,脸庞上的表情,也各自有些不同{泡书}

  “唉小公主低低叹息了一声,萧炎本来是这次大会中与那出云帝国的灰袍少年最有力的争夺,可看如今这出人意料的状况,似乎

  “既然你退了么接下来,还是看我的,我会代表着加玛帝国liàn药界赢了那家伙的,我要让所有人dōu知道,即使没有你,那家伙也拿不走冠军的位置”柳翎紧紧的抿着嘴,拳头紧握着,心中虽然有些遗憾,可多的却是窃喜,自从萧炎上台zhī后,◎他与那神秘灰袍少年,无疑便是成为了此次大会最受瞩目的参赛,这对于向来性子高傲的柳翎来说,的确是有些感到忿忿不平

  “嘿,虎头蛇尾的小子,既然你已败,那这大会,再无人能阻我这冠军,归我了”嘴角挑●起一抹得意冷笑,炎利手掌一挥,药鼎zhī中的黑色火焰再度汹涌而上,各种材料,在火焰熏烤中,逐渐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失败了?”高台zhī上,海波东脸色也是微微变了变,转头望着法犸,低声道

  “嗯”点了点头,法犸轻叹了一口气,旋即又是强作振作的笑道:“不过没关系,他还有着机会”

  虽然口上这般说着,可法犸心情却是一片低沉与苦涩,身为经验极其丰富地liàn药大师,他非常地明白,在这种场景下,萧炎如果想要再取胜,将会有着多大的难度,从他先前转换火焰的手法来看,明显还对两种火焰的转换使用,感到极为陌生,如果这便是他的极限,那么后面仅剩的两次机会,恐怕结果也并不会好到哪里去

  再,因为只有三次的机会,所以萧炎所承受的压力本来就已经不小了,而且如今再加上这一次的失败,他背上的压力,无疑将会倍增在这种高强度地压力压迫zhī下,就算是一些拥有着丰富liàn药经验的高级liàn药师,也难以在短时间内回复自己的状态

  然而这是比赛并非是寻常liàn药此时地时间极为宝贵根本难以容下任何地奢侈浪费所以若是萧炎沉侵在这个失败zhī内太久那么也代表着时间不够地他将会失去那对冠军角逐地权利

  因此现在地法犸也只能在心中祈祷着这个一直表现得不错地青年能够有着让人刮目相看地抗打击能力自然他能够快地从失败中拉回自己地巅峰状态那么他地机会也不会完全丧失至少如果上天保佑地话说不定有着一些奇迹生虽然这个几率小得几乎能够让人无语可至少能够犹如黑夜中地一缕微弱火光一般给人一种期盼与希望

  “唉小家伙现在可真地是要全部靠你自己了啊而且这也是你在liàn丹zhī路上地一次壁障突破它对你日后地好处难以估量若是如破不了以后地岁月说不定将会永远止步于现在地境界望着场中央那低头着头目光涣散地盯着石台上地漆黑灰烬地青年法犸低声喃喃道

  “是突破脱变还是沉沦深渊天堂地狱全在你一念zhī间啊”

  全场地目光dōu是在此刻望向了场中那不再有所动作地青年许久后却是现他依然没有丝毫动静似乎这位在众人心中最有希望与出云帝国地神秘liàn药师相抗衡地人此刻陷入了自己失败地牛角尖中而因此观众席zhī上不由得响起了连片地遗憾叹息声

  “看来这次的失败对他打击不轻啊,唉,不过也难怪,年轻人嘛”听得周围响起的嘘声,纳兰桀摇了摇头,低声叹道

  纳兰嫣然微蹙着柳眉,片刻后,轻声道:“从他平日表现来看,不像是心浮气躁zhī人,他或许是有着别的什么打算?”纳兰嫣然这话,明显连她自己dōu是有些不太确定,因此几番停顿,连个肯定词dōu不敢用上

  “如果是真的,我倒也希望纳兰桀轻抚着胡须,苦笑了一声,却是没有将话说完

  萧炎身体僵硬的站在石台面前,漆黑的眸子,盯着那倾洒而出的黑色灰烬,原本灵动平静的眼中,此时也是略微噙着许些茫然,自从失去了药老以后,这是他次遇见让得他措手不及的难题,他没想到,原来火焰转换间的那种平衡度,居然是这般难以掌握,以前,他太有些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这次的麻烦了老师现在,我该怎么做?”嘴唇颤抖了一下,低

  声音,带着茫然,从萧炎嘴中低低响起

  可惜,此时的药老,正在陷入沉睡,萧炎所遇到的难题与茫然,他并不知道,所以,一切,dōu得如同法犸所说,真正的必须完全依靠萧炎他自己了

  是蜕变?还是沉沦?

  虽然萧炎沉默了下来,可比赛的时间,却并未因为他对于比赛的重要性而有所暂停

  在不远zhī处,炎利,小公主,柳翎三人的争夺,也是逐渐进入了白热化,那从药鼎中一缕缕散出来的丹香,也是将观众席上那些原本投注到萧炎身上地目光,拉了过去

  当比赛时间,走完将近大半zhī时,小公主三人药鼎zhī中,丹药地雏形,已经逐渐凝固,再过半晌时间,一股浓郁的药香,率先从小公主药鼎中散而出,而闻着这股丹香的浓郁程度,广场上那些还留在石台后的liàn药师们,顿时出一阵惊呼:“四品丹药?”

  听得周围响起的连片惊呼声,小公主俏脸zhī上,忍不住的浮现许些得意zhī色,鼎炉中的丹药,是她唯一有把握liàn制的四品丹药,而且还有着一些失败率,不过好在她今天运气不错,竟然一次便是成功,论起运气好,她似乎比萧炎好上不少

  然而惊呼声并未持续多久,另外一旁的柳翎药鼎zhī中,便是紧接着传出了一股加浓郁一筹的诱人丹香,两股丹香,从各自药鼎中升腾而出,最后在广场zhī上互相交融,难分彼此

  然而一些感知力不弱地liàn药师,一眼便能从两种丹香中分辩而出,柳翎所liàn制的丹药,在品阶zhī上,要比小公主所liàn制的,高上一些

  “这家伙”拥有着不错的感知力地小公主,同样是分辨出了两种丹药的优劣高下,当下柳眉一皱,狠狠地剐了正冲着她微笑的柳翎一眼

  “呵呵,月儿,抱歉了,今日就让我领先一筹”对于小公主那郁闷的目光,柳翎对着她拱了拱手,笑眯眯的道

  “两种四品丹药两个小家伙,也还不错啊高台上,感受着小公主与柳翎药鼎中所冒腾而出的丹香◇,心中沉重的法犸,这才略微好了一点,微微点头,道

  “嘎嘎,两个乳臭未干地毛头小子,这个时候竟然便是开始准备庆功了么?是不是太早了点?”怪笑声,忽然在一旁响起,迅将小公主与柳翎那微怒的目光拉了过去,只见炎利那鼎炉中,火焰正熊熊燃烧着,再过得半晌时间,一股竟然带着淡紫色地香味,犹如烟雾一般,悄然升腾

  “有色丹香?”望着那淡紫色的丹香,广场zhī上,几乎所有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地liàn药师,dōu是失声叫了出来

  “竟然能够liàn制出具有有色丹香的丹药个混蛋,果然是有备而来地啊”法犸脸庞上那刚刚浮现不久的点点笑容,在那淡紫色的丹香zhī下,瞬间再度阴沉

  “什么是有色丹香?”高台上,海波东瞧得那脸色忽然间变得极为难看的法犸,急忙问道

  “具有颜色的丹香,一般只有五品丹药才会产生,当然,一些位列四品巅峰的丹药,也能产生,看他丹香的浓度,我想,他所liàn制的丹药,应该是后”法犸阴沉着脸,缓缓的道:“与他的相比起来,月儿和柳翎所liàn制的四品丹药,无疑是要逊色一筹”

  “这次,恐怕输定了

  广场zhī上,小公主与柳翎呆滞的盯着那从□炎利药鼎中升腾而出的有色丹香,脸色瞬间变得颓丧与苍白了起来,苦笑着道,在绝对优势面前,任何的辩解,dōu是显得极为无力

  “那也未必”青年清朗的淡淡笑声,忽然响起

  突如其来的淡笑声,☆让得小公主与柳翎一愣,旋即豁然转头,只见那本来犹如木桩一般站在石台前的萧炎,不知何时,已经再度抬起了头,那张平日显得颇为冷漠的脸庞,此刻,却是极为罕见的噙着一抹柔和的笑容

  小公主两人盯着那微笑的笑容,不知为何,他们有些恍惚的现,现在的萧炎,似乎比先前多出了一点什么,那乎是某种气质与自信的转变?

  “抱歉了,法犸会长转过身来,萧炎对着高台zhī上的法犸微微弯身,嘴唇蠕动着,他知道,以后的实力,定然是知道他在说着什么

  “呵呵:回复过来就好啊”望着下方青年脸庞上的柔和笑容,法犸略微一愣,旋即欣慰的点了点头

  轻笑着回转过身,萧炎偏头望着那正阴冷瞥着自己的炎利,微微一笑,对着他竖起大拇指,然后,在众目睽睽zhī下,拇指翻下

  “冠军,我要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co章节多,支持泡 书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