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最后的胜利者!


  三百二十三章最后的胜利

  巨大的广场之上,一片沉默,好半晌之后,两边的观众席之上,方才响起连片的惋惜叹声{泡 书 }

  “唉主纤手轻轻拍去衣袍上被溅射过来的灰尘,抬起头,望着萧炎所处的那边白色雾气,低声叹息着摇了摇头,谁也没想到,这个本来是这届大会堪与那神秘少年相比肩的最大黑马,竟然会是因为这个乌lóng结果而宣告失败

  “这次,公会可是真正的要颜面大sǔn了啊”●

  “哈哈,法犸会长,既然岩枭已经失败,那么还请宣布大会最后的成绩”炎利狂笑了一阵之后,终于是按耐住了心中的那份狂喜,抬起头来,望着贵宾席前天的法犸等人,大笑着道

  “怎么办?”海波东★

  “hāhā,fǎmǎhuìzhǎng,jìrányánxiāoyǐjīngshībài,nàmeháiqǐngxuānbùdàhuìzuìhòudechéngjì”yánlìkuángxiàoleyīzhènzhīhòu,zhōngyúshìànnàizhùlexīnzhōngdenàfènkuángxǐ,táiqǐtóulái,wàngzheguìbīnxíqiántiāndefǎmǎděngrén,dàxiàozhedào

  “zěnmebàn?”hǎibōdōng眉头微皱,dàndàn的阴冷杀意在脸庞上若隐若现,森然的瞥了一眼下方的炎利,低声道

  “还能怎么办?难道我们还能在这大庭广众下,将他给击杀了么?”法犸脸色同样是极为难看,不过此时的他,也是毫无办法

  “早知道如此,那昨天晚上就该直接把他给加老手掌斜着切了下来,冷漠的道

  “唉,杀了也麻烦啊家伙捏着我们没办法让得他暴露身份的软肋呢”摇了摇头,法犸叹息了一声,苦笑道:“看来,只☆能让他拿到那冠军之位了啊众目睽睽之下,公会总不可能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缘故,将他扣留下来?”

  闻言,海波东与加老眉头都是大皱,对视了一眼,可却是没有半点办法,当下也只得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néngràngtānádàonàguànjun1zhīwèileāzhòngmùkuíkuízhīxià,gōnghuìzǒngbúkěnéngyīnwéiyīxiēmòxūyǒudeyuángù,jiāngtākòuliúxiàlái?”

  wényán,hǎibōdōngyǔjiālǎoméitóudōushìdàzhòu,duìshìleyīyǎn,kěquèshìméiyǒubàndiǎnbànfǎ,dāngxiàyězhīdéyīnchénzheliǎndiǎnlediǎntóu

  缓缓上前一步法犸目光在广场中扫过声音中地那份无奈却是任谁都能够清楚地听chū来

  “按照大会规矩谁在这一轮炼制地丹药品阶与实用程度最高那么便是最终地胜利主与柳翎虽然也是炼制chū了四品丹药不过在品阶与实用程度上都是逊色了炎利所炼制地紫心破障丹所以”

  庞大地广场上空安静得鸦雀无声只有着法犸地那无奈声音缓缓地响彻着

  “所以一届加玛帝国地炼药师大会胜利

  双臂抱在胸前炎利笑眯眯地望着高台上那脸色阴沉地法犸三人伸了一个懒腰现在地他几乎已经能够想到当他回到chū云帝国后将会受到何种地追捧到时候公会会长之位将再无人能与他一争雌雄

  “胜利是炎缓缓地闭上了眸子法犸终于是咬牙切齿地念chū了最后几个字

  “等等”

  突如其来的喝声,忽然在广场之上响起,打断了法犸即将说完的话音

  无数道目光,顺着声音移动,最后全部锁定在了那被包裹在白色寒气之内地石台处,先前的喝声,便是从此处传chū

  在声音响起之后不久,那片笼罩在石台周围动也不动的白色雾气,忽然kāi始缓缓变dàn,半晌时间后,白色雾气,已经dàn化得不能再遮掩视线,而里面地景象,也是chū现在了所有人目光之中

  坚硬的青石台,因为先前药鼎的爆炸,已经裂kāi了不少缝隙,在石台之上,也是一片狼藉,目光顺着石台前移了一点,衣衫破碎的青年,正手扶着石台,不住地喘着粗气,在他的身体表面,隐隐有着血迹,想来应该是先前药鼎忽然爆炸而射chū的碎片所致

  似是察觉到最后一偻寒气的消逝,青年抬起了那张略微有些苍白的平凡面庞,对着高台之上的法犸声音嘶哑地道:“距离比赛结束,应该还有十几分钟?”

  “还有十四分钟”望着那已经极为虚弱的萧炎,法犸点了点头,回道

  “岩,你连药鼎都已经炸了,就算还有着十几分钟时间,可你又能如何?难道现在换药鼎,重kāi始炼制么?哈哈我劝你还是直接认输,这般磨磨唧唧,可不像是男人所为”望着那再次chū现地萧炎,炎利忍不住的讥讽笑道

  “有力再战,可却选择退缩,这才不是男人所为”dàndàn地笑了笑,萧炎微偏着头,嘴角噙着一抹嘲弄,冷笑道:“再,谁告诉你,我需要重炼制的?”

  “你什么意思?”望着萧炎那神秘兮兮地模样,炎利脸庞上的笑意也是逐渐收敛,有些不安的喝道

  没有回答炎利的喝问,萧炎在广场周围那几万道目光的注视下,缓缓举起了右手,掌心微曲,一股吸力,猛然对着天空,暴涌而chū

  顺着萧炎掌心所指,上万道目光,kāi始缓缓上移,最后,皆是错愕的停在了天空之上悬浮的一朵白色火焰之上

  由于火焰颜色与周围云层同色,所以,若是不细心的观看,还真是现不了那是一团燃烧的白色火焰

  这团白色火焰,正是先前药鼎在即将爆裂之前,萧炎击打在药鼎之底,chū巧劲,将三纹青灵丹用一团骨灵冷火包裹着,冲上了天空,以此方才使得丹药,躲kāi了药鼎爆炸的冲击

  在那紧急的最后分秒关头,竟然能够临危不乱的想chū这般化险为夷的办法,甚至连萧炎,都是有些对自己感到佩服,那看似莽撞的一拍,却是活生生的将整个大会的关键局面,扭转了过来

  “这是?”愕然的望着天空上的那团白色火焰,法犸能够察觉到,这火焰周围,蕴含着冰冷的寒气,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火焰中心部位,竟然有着一枚青色丹药,若隐若现

  “呵呵,看来此时言败,还有些尚早啊,奇迹,永远都是在最后一刻生,况且,在这个家伙身上,从来不缺那东西”望着那团白色火焰,海波东心中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想要击败那个小妖怪,凭炎利的实力,似乎还差了一些

  “好小子果然是看低了他只不过,为什么每次他都要把比赛搞得这般一波三折?”加老拍着手掌,笑着赞叹道

  法犸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看这个家伙的比赛,若是没有强悍的神经,恐怕还真的会被玩死掉,仅仅是这一场比赛,便是不知道让得多少人心提起来,又放下去,然后再提起来

  “恐怖的家伙,在那最后一刻,居然还能够想到这种保全丹药的法子,唉服不行啊”纳兰桀抚着胡须,赞不绝口的笑道

  丰满的胸脯轻轻的起伏着,纳兰嫣然长长的吐了一口被压缩在胸口间的闷气,微微点了点头,旋即素手不着痕迹的将光洁额头处的冷汗抹了去,没想到这即将成为定局的比赛,现在,又是kāi始了大逆转

  “这是什么东西?”脸色阴沉的望着天空上的白色火焰,一股比先前加浓郁的不安之感,缭绕在了炎利心中

  广场中,天空上的白色火焰,在萧炎所释放而chū的吸力之下,kāi始了急下坠,而随着它的下坠,其身体表面的白色火焰,也是kāi始了迅消散,而其中的那枚青色丹药,也是越来越明显

  当丹药距离萧炎手掌仅仅只有半米距离时,火焰终于是完全消散,青色的圆润丹药,准确的落进了萧炎掌心之中

  缩回手来,萧炎低头望着掌心处的那枚经过一波三折方才顺利chū炉的青色丹药,忍不住仰头吸了一口略微有些冰凉的空气

  丹药呈青色,lóng眼大小,在圆润的丹身表面处,一青一紫一白的三道圈纹,极为有序的排列着,握着丹药,萧炎甚至都能够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澎湃能量

  “终于成功了”苍白的脸庞上,浮现一抹欣慰的笑容,自从学会炼药术之后,萧炎是第一次费这般大的精力来炼制一枚丹药

  “成功了么?是什么品阶啊?”瞧得萧炎脸庞上的笑容,附近的小公主等人也是忍不住的kāi口询问道,因为寒气的缘故,这枚三纹青灵丹,居然是连丹香都未飘散而chū,便是被冰冷的寒气冻僵了过去,所以小公主等人,也并不知道萧炎所炼丹药的确切消息,当然,虽无丹香飘散,可他们也不至于蠢到认为这是那种低阶丹药便是

  萧炎轻笑了笑,目光扫了一眼不远处脸色阴沉并且有些躁动不安的炎利,将手中的青色丹药高高举起,目光凝视着高台上微笑的法犸等人,朗喝声,在广场之上,响彻不散

  “四品丹药,三纹青灵丹”

  “哈哈”

  望着下方那手举丹药,朗喝的青年,法犸终于是忍不住内心的兴奋,欣慰的大笑了chū来

  “三三纹青灵丹?”

  耳边响起的声音,宛如惊雷一般,在炎利心中猛的炸响了起来,双耳嗡嗡作响,原本得意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惨白了起来,目光涣散的盯着萧炎手掌中的青色丹药,脚跟一软,终于是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紫心破障丹虽强,可炎利却是清楚的知道,三纹品阶的青灵丹,绝对将会比它强

  即将到手的冠军之位,在短短不到五分钟之间,再度易位

◎  这,便是奇迹

  一个年仅不到二十的少年,所创造的奇迹

  推荐票,推荐票票,yuepiao位给土豆天继续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多,支持泡 书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