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萧家,萧炎!


  斗破苍穹  第三百三十三章 萧家萧炎

  第三百三十三章萧萧炎

  云岚宗加玛帝国为强大的势力一代代的不间断传承已经让zhè个古老的宗派屹立在了加玛帝国之巅若非是因为宗派教规所说不可夺取帝王之权恐怕在以好几次的帝国皇朝迭之时云岚宗便是彻底的掌控了整个加玛帝国

  而也正因为此每一代帝国的皇室都对zhè个近在咫尺的庞然大物极其忌惮当到了现在的加玛皇室后为有着加刑zhè个守★护者以及那神秘异兽的保护zhè一代的皇室于是有了一些能够让的云岚宗也略微忌惮的实力所以加玛皇室派遣在云岚山山脚之下的那支身经百战的精锐军团方才一直相安无事

  皇室将军团开赴驻扎在zhè里许多年☆其目的几乎是任何人都清楚他们是在防备着云岚宗

  对于皇室的zhè种举云岚宗倒并未有太过剧烈的反映除了刚开始宗派内一些年轻弟子些气不过的去军营zhōng偶尔捣乱之外宗内高层对于此事却是保持着沉默因为他们也知道卧榻之旁岂容他人睡帝王之家多猜忌对此他们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只要云岚宗一天未崩塌那么那山脚下的军团永远都不敢有着丝毫的异动

  没有任何一个加玛帝国的朝代敢真正的对云岚宗出手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zhè个级大马蜂窝一捅可是会翻天的

  云岚宗建立在云岚山之shàng而云岚山则距离帝都仅有几十里的路程两者之间相隔近犹如两个互相对恃的庞然大物

  虽然为了zhè一天萧炎已经等待了三年时间可他却并没有使用紫云翼急匆匆的赶路反而是不急不缓踏着步子对着那视线尽头处直插云的雪白山峰行去一黑袍身负巨尺宛如苦行之人

  通畅的大路之shàng身着黑袍的青年缓缓行走背后那巨大的黑尺显极为引人注目路道zhōng偶尔来往的车马之shàng都将会投下一道道诧异的目光而对于zhè些目光萧炎却是恍若未闻步不轻不重即使玄重尺的重量足以让任何初一接触的人感到骇然可经过zhè两年的接触萧炎对它的重量已经非常熟悉故此被负着它赶路几乎没有半点的延迟落脚之处也只是留下一个浅浅的脚印丝毫没有当年一落脚一个深坑的狼一幕

  一步一个脚印不急不缓虽显单薄的身影却是透着令人侧目的从容与洒脱

  zhè番静心而行对于萧炎并非是无用之功在刚出城门之时那因为才突破大斗师不的缘故丝丝息总是从体内满溢而出让周围路人不由自主的远离了萧炎身旁那股气息压迫可不是zhè些斗者甚至斗者都不到的路人可以抵抗的

  一路走来到的现在萧炎体外满溢的气息已经一丝丝的侵进身体深处再次看去除背后巨尺之外已经再无任何有异常人之处

  当那突破了的平线束缚的太阳缓缓攀至高空之时萧炎终于是停下了脚步站在一处斜坡之shàng望着视线尽头处的那庞大山脚在山脚处的位置巨大的军营绵起伏的出现在平坦的草的shàng目光透过那些白色帐篷隐隐能够看见一些操练的士兵

  “果然如别人所说加玛皇室在云岚山之下驻扎了精锐军团”收回目光萧炎摇了摇头行下斜坡顺着大路缓缓行近山脚

  虽然zhè里的军营防守极为森严不过对于那些要shàng山的路人却并未有什么阻拦所以炎只是被几个路旁站岗的士兵目光随意扫视了一圈后便▲是极为轻易的顺着大道爬shàng了山脚

  随着葱郁之色开始出现在两旁耳边的士兵操练声也是逐渐消散微微抬头出现在萧炎面前的赫然是那蔓延到视线尽头的青石台阶一眼望去宛如通之梯

  站在山脚之●下萧抬头凝视着zhè不知道zhè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的古石阶眼眸缓缓shàng隐隐间似乎有着细微的剑鸣之声从石阶尽头清脆传下山林间悄然荡犹如钟吟人心神迷醉

  沉默持续了半晌萧炎睁开眼来轻拍了拍背后的玄重尺脚步轻踏终于是结结实实的在了那略显润的古老石阶shàngzhè一刻三年之约正式抵达

  脚步落下的霎那萧炎能够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都是在此刻吐了一口压抑三年的气息

  三年之前身负一种看shàng去似乎挺莽撞与幼稚的羞怒与怨恨少年离家进深山闯大漠刀剑血火zhōng如蛹虫一般迅的蜕变着自己三年岁月磨去了稚嫩也见证了成长然而zhè一切的付出都是为了今日之约dìng

  胸膛间充斥着一股莫名的情绪萧炎脚步却依然保持着那般均匀的度目光直直的锁dìng在那一格一格跳过去的石阶尽头视线犹如是穿透了空间阻碍射在了那山顶之shàng盘坐的女子身shàng

  “纳兰嫣然”嘴巴微动平静而带着一其他情绪的名字悄悄从萧炎嘴zhōng吐了出来

  漫漫石阶尽头云缭绕云雾后是巨大的广场广场完全由清一色的巨石铺就而成显古朴大在广场的zhōng央位置巨大的石碑巍然而立石碑之shàng记载着岚宗历届宗主以及对宗派有大功之人性命

  环视广场此时zhèshàng面足足近人盘坐其zhōngzhè些人成半圆之型而坐他们无一例的全部身着月白色的袍服在袖口之处云彩长剑随风飘荡犹如◆活物一般隐隐噙着许些微弱剑意

  在广场顶端位置处是衍生出一些高耸的台阶石座台阶逐渐向shàng大致是越往shàng年龄则越大最高一层的石台此时正空荡着无人而坐其下是十几盘坐而坐闭目养神的白袍老★◆活物一般隐隐噙着许些微弱剑意

  在广场顶端位置处是衍生出一些高耸的台阶石座台阶逐渐向shàng大致是越往shàng年龄则越大最高一层的石台此时正huówùyībānyǐnyǐnqínzhexǔxiēwēiruòjiànyì

  zàiguǎngchǎngdǐngduānwèizhìchùshìyǎnshēngchūyīxiēgāosǒngdetáijiēshízuòtáijiēzhújiànxiàngshàngdàzhìshìyuèwǎngshàngniánlíngzéyuèdàzuìgāoyīcéngdeshítáicǐshízhèngkōngdàngzhewúrénérzuòqíxiàshìshíjǐpánzuòérzuòbìmùyǎngshéndebáipáolǎo者zhè些老者虽然从biǎo面shàng看不出有丝毫特色可身体之shàng那犹如钢铁一般任由风儿如何吹都是没有半点动的衣袍却是让的人心zhōng知晓zhè些老者不简单

  zhè些白袍老者再其下是一个单独的石阶位身着月袍裙袍的女子微闭眼眸微风来衣袍紧贴着娇躯露去其下那完美的曲线身材镜头移向女子那张静淡然的美丽脸颊赫然便是纳兰嫣然

  虽然广场之shàng足有将近千人而广场zhōng却是鸦雀无声除了风声呜啸之外再没有半点异声响起

  偶尔间一阵稍的风儿刮过广场顿时满眼之内白袍飘动宛如天际云彩降落一般zhè般景象一眼望去颇有些震撼人心

  有时忽然半空zhōng响起破风之声旋即人影出现在了那高耸的树尖之shàng镜头瞟去方才察觉在广场周围的一些巨树之尖shàng竟然矗立着不少人影不仅海波东在此就是连法犸加刑天甚至纳兰桀以及其他几个家族的首脑和晚辈比如shàng次萧炎有过冲突的木战等人都是在此看来zhè一次云,宗所邀请的人还的确是不少

  赶来的人影并没有莽撞的出声打破广场zhōng的安静氛围虽然一些实力强横的云岚宗弟子于zhè些虽然来到的客人有所察觉可却并未有着半点反应安静的盘在的看shàng去似乎早就收到过命令

  站立在树尖之shàng海波东目光缓缓的扫过那安静的广场脸色略微有些凝重在他zhè种强者眼zhōng看来自然是能够发现一些别人难以察觉到的细节在他的感应zhōngzhè广场shàng近千名云岚宗弟子呼吸节奏居然完全一致彼此气息互相牵绕动之任何一处都将会受到犹如暴雨一般连绵不绝的迅猛攻击在zhè个广场之shàngzhè近千人几乎是宛如一体一般动手间千人齐齐出手即使是斗皇强者也要暂避锋芒啊

  “不愧是云岚宗”心zhōng轻叹了一声海波东不不叹服想要将zhè些弟子间的配合调的如此默契那的有多困难?

  偏过头来海波东与法犸◆加老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zhōng瞧出那抹凝重显然云岚宗的zhè个合体大阵也是的他们心有忌惮

  宽阔的广场安静无声时间也在宁静zhōng悄然划过

  天空之shàng巨大的太阳缓缓☆攀至顶峰温暖的阳倾洒而下弥漫着整个山顶

  某一刻细微的脚声忽然从广场之外的青石台阶之下悄然响起轻轻的声音缓缓传shàng让的广场zhōng那股浑然一体的气息略微起了点点变化

  场地zhōng所有的云岚宗弟子都是睁开了眼眸视线锁dìng在青石台阶处不轻不重的脚步声正是从那传来

  石台shàng纳兰嫣然也是逐渐睁开亮眸子目光在那一处的方不知为何那颗本来已经淡然的心却是忽然有些紊乱的跳动了几下

  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亮以至于石台shàng的十几位白袍老者也是睁开了眼睛目光投向同一个的方

  遥遥天空之shàng忽然间阳光洒下透过飘渺云层的遮掩刚好是射在了石阶的最后那里一道挺拔单薄的身影终于是缓缓的出现在了无数视线之zhōng

  在广场之shàng近千道目光的注视下背负着巨大黑尺的黑袍青年脚步一提走完了最后的台阶

  青年目光无喜无悲的在巨大广场zhōng扫过最后停留在石台之shàng那同样将一对明亮眸子投射过来的美丽女人身shàng

  脚步轻提然后放下如此前进三步唯有低沉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广场zhōng飘飘荡荡

  三步落下青◆年抬头凝视女子淡开口

  “萧家萧炎”

  (吼吼吼终于来到云岚宗了位书友接下来便是真正的重戏了为了庆贺诸位有yuepiao的投一张有推荐票也来一张权当是为萧炎加油谢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