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风波再起


  百四十二章风波再起

  “噗嗤”

  汹涌的劲气,顺着萧炎手掌暴涌而出,纳兰嫣rán喉咙间传出一道蕴含着痛楚之声的闷哼,旋即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滑落而下,鲜艳的颜色,印衬着红润的嘴唇,凄艳而妖娆

  美眸隐隐噙着许些复杂情绪,盯着那张依rán冷漠的年轻脸庞,纳兰嫣rán美眸缓缓闭上,双臂垂下,身体犹如那残败的花絮,顺着风儿,无力的对着地面之上,抛落而下

  这一刻,满场寂静

  所有目光停顿在半空中坠落而下的倩影之上,那些云岚宗的弟子,脸庞上,布满了难以置信

  纳兰嫣rán,云岚宗年轻一辈最为出色之人,十三岁凝聚气旋,成功晋为斗,十六岁攀至斗师,二十岁是一举登上大斗师之列

  二十岁的大斗师,这种修炼度,虽rán不敢说是云岚宗这么多年间最出色之人,可排进前十那也是绰绰有余,rán而这般优秀得足以让普通人由心敬畏的人儿,却是败给了那当年的萧家废物,这对于一直将纳兰嫣rán视为心中女神的云岚宗弟子来说,无让得他们有种深深的挫败之感...

  rán而当在回想起纳兰嫣rán的修炼进程之时,一些人,却是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萧炎身上去,当这些脑子略微有些精明的人,在抛弃了心中的芥蒂,认真盘算了萧炎的年龄,以及修炼度之后,心中,却是骤rán升腾起一股骇rán

  三年之前,萧炎连一个斗都不是,rán而,三年之后,他的实力,却是已经追赶上了纳兰嫣rán,提升到了大斗师级别

  三年时间,跳跃了斗,斗师的界限,一举跻身进入大斗师位列,如果说纳兰嫣rán地修炼度,是让人感到敬畏的话,那么萧炎许则是应该让人感到恐惧了

  抛开萧炎那看上去被磨砺了去稚嫩的脸庞之后,一些zhī情人,心尖却是忍不住的颤了一下,到得现在,他们方才想起,三年之前,萧炎仅仅是十四岁.三年之后,那便是十七.

  萧炎一直所表现出来的成熟以及冷静,掩盖了很多人对其真实年龄的猜测

  很多人在这个年龄时,方才不过刚刚达到斗级别而已,rán而,这位曾经的萧炎废物,却是已经开始在强地路途上,登堂入室了

  十七岁的大斗师

  当年云◎岚宗的创始人,那位几乎艳惊大陆的奇才,也刚好是这个年龄方才到达大斗师级别

  想起这些种种,一些人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脸庞上瞬间布满了惊骇与冷汗

  当rán,萧炎的☆●修炼度,也与药老的帮助离不开关系,可是,若是没有当年药老暗中吸取萧炎的斗气,没有了那段黄金时期的时间浪费,谁又能zhī道,萧炎会不会在早地时候,便是到达大斗师?不过,若是没有三年废物期的对自己心性的磨●砺,谁又能肯定,萧炎能够有着如今这即使是很多老一辈人都刮目相看的心智

  塞翁失马,焉zhī非福

  “唉

  巨树之上,纳兰桀脸色在这一刻变得灰暗了许多,笔直的身体,也是略微有些佝偻,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叹息中,苦涩之意,浓得难以化解,原本好好的事情,搞得如今,不仅赔了一个出色得足以让任何人嫉妒的女婿,而且连面子也是大失,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听得纳兰桀的叹息声,其身旁的木辰等人也只得相视苦笑着摇了摇头,萧炎的表现,也是远远出了他们的预料,这个似乎一直独自修行地小家伙,居rán是能够将那由云岚宗重点培养的纳兰嫣rán击败,这三年之间,他的成长度,即使是木辰等人也为之感到膛目惊舌

  “不简单的小家伙啊法犸轻叹了一口气,虽rán在先前的战斗中,萧炎凭借着飞行斗技的缘故取了一些巧,可那凌厉的战斗意识,明眼人一看,便zhī他是经历过真正的血汗历练,远非纳兰嫣rán这种养尊处优,小心修炼的方式可比

  “的确不简单,假以时日,此子必成大器”加刑天点了点头,淡淡地评价,却是这么多年来,他次给予一个这般年轻的人如此评语

  目光盯着半空,海波东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不过紧接着,便又是紧绷了起来,因为他zhī道,此次云岚宗之行,最危险地,并非是与纳兰嫣rán的战斗,而是云岚宗地那些长老

  视线下移,瞟过那坐立在石台之上的一干云岚宗长老,特别是当目光扫过那脸色略微有些铁青地云棱之后,海波东眉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袖袍之内手指轻轻弹动,许些寒气缓缓缭绕在掌心中,随时准备着应付任何突事故

  “该死的小子”

  手掌带着几分怒意,重重拍在身旁的石台上,云棱脸色铁青,他没想到那萧炎竟rán如此不给面子,先前他的那道提醒声音,竟rán是没有半点作用

  “大长老,接下来怎么办?嫣rán经落败了”一名云岚宗长老苦笑着问道

  云棱脸色变huàn不定,纳兰嫣rán可是代表着整个云岚宗,如今她输掉了比试,无会有损云岚宗声望,此时宗主不在,他这个大长老,自rán是必须想尽办法将这些损失挽救回来

  “不过在场这么多势力领,若是没有合适的借口,如何挽救?若是强行来的话,那岂不是显得我云岚宗是强盗之流了么?”云棱心中念头不断的盘转着

  心中有些烦躁的想着挽救措施,云棱目光忽rán停在下方那脸色一片惨白的葛叶身上,此时,后正拿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盯着半空上地萧炎,那副惊恐的模样,让得本就烦躁的云棱是怒火大生,当下忍不住的低喝道:“葛叶,注意你的形象你可是宗内执事”

  听得云棱的喝声,葛叶浑身一颤,终于是清醒了过来,豁rán转过头来,嘴巴哆嗦着,手指颤颤巍巍的指向半空地萧炎,压抑的低低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恐

  长老,他...他便是杀了墨承的那个神秘人”

  葛叶此话一出,石破天惊

  石台之上的所有云岚宗长老,脸色瞬间大变

  .......

  萧炎淡淡的望着那坠落而下的曼妙身影,回想着先前纳兰嫣rán脸颊上的那抹苦涩凄rán,他眼中也是再度闪过许些疲倦,为了这个★所谓的三年约定,他离开了家族,离开了那个让得他牵肠挂肚的可爱女孩,如今三年之约终于结束,他地身体乃至灵魂,似乎都是在此刻卸下了一个压得他一直喘不过气的重担

  “终于结束了啊轻叹了一声,面前双翼●★振动,身形也是沿着纳兰嫣rán坠落的路线,缓缓下降着,在即将落地之前,一道白影忽rán从纳兰嫣rán怀中飘落而出,顺着风儿,对着萧炎飘了过去

  顺手捞过白影,萧炎眼睛瞟了瞟,身体却是忽rán略◆▲微有些僵硬了下来

  白影,仅仅是一张折叠得极为整齐的白纸,或许是因为无数次的折叠,白纸地边缘部位,已经出现了一些破屑小洞,这张白纸,萧炎很眼熟...因为,当年在那萧家大厅,少年便是从桌上抽出了☆这张白纸,挥挥洒洒写下了那封让得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书

  缓缓摊开白纸,略微有些稚嫩的笔迹跃rán纸上,目光扫下,那沾染着血的手印,在日光照耀下,是那般的刺眼

  盯着这纸休书好片刻,萧炎方才轻轻摇了摇头,瞥了一眼那即将落地的纳兰嫣rán,袖袍一挥,一股劲气凭空浮现,将她的身体驮负着,缓缓落在了青石地板之上

  “咳

  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了几声,鲜血从嘴角溢下,纳兰嫣rán■一手撑地,带着几分倔强的抬头,望着站在面前不远处的萧炎以及他手中的白纸,脸上的表情一阵变huàn,半晌后,似是暗中下了某种决定

  在众目睽睽之下,纳兰嫣rán有些艰难的站起身来,略微有些沙哑的★低低声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苦涩:“萧炎,你赢了按照当年的约定,若是最后比试输了,我纳兰嫣rán本该为奴为婢

  ”

  “不过,为了宗门名声,请恕我不能如约实现了,反正我在你心中蛮不讲理的印象也已经根深蒂固,那,就再让我任性一次

  “现在想来,当年萧家地事,我的方式,地确不妥,所以,请日后代我与萧叔叔说一声抱歉

  话语落下,纳兰嫣rán玉手猛的一竖,微微摆动,距离其不远★处地一位云岚宗弟子身旁的长剑,顿时被一股吸力吸扯而过

  手掌快抓过长剑,纳兰嫣rán银牙一咬,玉手摆动,锋利地剑尖,便是对着那修长雪白的脖子狠狠劈了过去

  “啊”

  纳兰嫣rá☆chùdìyīwèiyúnlánzōngdìzǐshēnpángdezhǎngjiàn,dùnshíbèiyīgǔxīlìxīchěérguò

  shǒuzhǎngkuàizhuāguòzhǎngjiàn,nàlányānrányínyáyīyǎo,yùshǒubǎidòng,fēnglìdìjiànjiān,biànshìduìzhenàxiūzhǎngxuěbáidebózǐhěnhěnpīleguòqù

  “ā”

  nàlányānrán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直接令得广场之上所有云岚宗弟子包括那些长老脸色大变,他们没想到纳兰嫣rán竟rán会因为比试输掉而做出自尽的这种事来,不过前似乎并没有什么说笑的意思,长剑舞动,没有丝毫废话,便是直直对着自己脖子切了过去

  此时场中,一些长老虽有心抢救,可由于距离缘故,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锋利剑刃距离纳兰嫣rán脖子越来越近

  “叮”

  长剑携带着森冷剑气,划破空气,rán◆而,就在其即将碰触到那雪白肌肤之前的霎那,修长的双指却是凭空出现,旋即猛rán夹下,随着清脆的叮嘤声,长剑豁rán停滞,锋利的剑气,在那吹弹可破的脖颈之上,留下一道浅浅血痕,鲜血缓缓溢流而下,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刺眼的血痕

  长剑被阻,纳兰嫣rán猛rán抬头,却是瞧见那对淡漠的漆黑眸子

  “我对收你为奴为婢,并没有太大兴趣,所以你也不必做这般事来保全云岚宗声誉”萧炎瞥了一眼那咬着红唇的纳兰嫣rán,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有些无奈,虽rán他胜了纳兰嫣rán,可这却并不代表着他能够真的让得纳兰嫣rán为奴为婢,不管如何说,纳兰嫣rán都是云岚宗的少宗主,那些云岚宗长老是绝对不可能让得他做出这般大损云岚宗脸面的事情

  再,如果纳兰嫣rán真的自尽在此处,恐怕云岚宗将会立刻暴怒,两间的关系,则就会真正的成为敌对这并不是萧炎所乐意见到的事情

  “三年之约已经结束,日后的我们,不会再有任何纠葛,今日你的失败,就权当是当初你采取方式错误的一点代价萧炎淡淡的道,手指夹着长剑,猛rán一扯,随手一甩,长剑便是飙射而出,旋即狠狠的刺在先前那名云岚宗弟子面前,剑柄不断摆动

  “你也zhī道,这种纸面条约,没多大的约束力”

  轻摇了摇手中的休书,萧炎屈指轻弹,青色火焰从指间升腾而起,旋即便是将之在纳兰嫣rán面前,焚烧成一堆漆黑灰烬,随风飘荡

  “三◎年前所说的话,今日,我再重复一次”萧炎面带微笑,轻柔的声音,缓缓在安静的广场之上回荡着

  “纳兰嫣rán,日后,你与我萧家,再无半分瓜葛,你自由了喜你”

  望着那微笑的清秀青年,纳兰嫣rán脸颊之上,神情复杂,她所追求的东西,如今终于得到,可不zhī为何,心中却是空了好大一块

  “诸位,好戏收场了,各回各家”

  萧炎抬头对着高树之上的一众人笑了笑,旋即转身走了几步,将地面上那巨大的玄重尺抽出,随手插在后背之上,rán后便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缓缓对着广场之外行去

  阳光从天际洒下,那道显得有些独孤的背影,却是比来时,显得轻松了许多

  脚步踏出广场,在即将踏下阶梯之时,那最让得萧炎心中下沉的淡淡声音,却是终于响起

  “萧炎先生,还请暂留一下,我云岚宗有点事,需要请你亲自应证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