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血战


  嗤嗤在云督喝声落下之霎,那已经将米特尔家zú围得水泄不通的云岚宗弟子,顿时犹如猛虎下山般,携带着凌厉剑气,铺天盖地的对着那所庞大庄园冲杀而去,顷刻间爆发而起的杀伐声,令得wú数离得不远的围观者们脸色泛白

  “杀”

  当云岚宗弟子如潮水般对着米特尔家zú涌去之时,一道清冷喝声,也是响彻而起,旋即,只听得整个庄园之内一片弓弦拉动的声音,瞬间后,wú数箭支撕裂空气,化为箭雨,将那暴涌而来的白色浪潮笼罩而进箭雨将云岚宗的攻势稍稍阻拦了一点,不guò紧接着,当wú数团明亮斗气涌起时,箭支的作用便是减弱了许多,而借此之势,那白色浪潮,是接近了庄园许多,甚至一些度快者,已经与庄园近在咫尺

  咬噗不guò,就在云岚宗攻势进入庄园百米距离时,突兀间,再度有着异常低沉的弓弦声响起,然后,一道道通体血红的箭影,猛然自庄园之中暴射而出这些血红箭雨与先前的普通箭雨明显有着巨大的差别●,这从箭身划guò空气所发出的声响便是能够辨明,而且,当这些箭雨在射中云岚宗弟子时,后者身体表面上所缭绕的斗气,明显没有对箭支造成多大的阻碍,甚至由于lì量guò大,乃至于箭支在射穿一人身体时,余lì■还会将其身后之人也是洞穿,这般恐怖杀伤lì的箭支,看得那远处一些人群遍体生寒

  血色箭支狂射西出,在天空上留下淡淡的印痕,而每一次箭支的飞射,都会令得不少云岚宗弟子wúlì倒落下地,看来,米特尔家zú能够作为加玛帝国三大家zú之首,果然也并非是能任人揉捏的软柿子,就算是以云岚宗之强,想要兵不血刃的灭掉米特尔家zú,也是不可能之事对于那下方已经展开的凶狠攻势,天空上的几人倒是并未因此而分神-,那云督与云刹在停滞了片刻后,两人却是同时展动身形,然后对着海波东暴掠而去瞧得两人竟然都是冲着海波东而去,米特尔腾山顿时冷喝道:“两个老王八蛋,你们把我给忘了?”

  “嘿嘿,腾山,哪敢将你忘了,对付你,还不用云督云刹两位长老出手,便让他们安心的将海波东解决”就在米特尔,腾山声音刚刚落下时,突然两道身影从下方那云岚宗大部队中飞掠而去,最后振动着背后双翼,悬浮在距离米特尔,腾山不远的地方

  “云浮?云旭?没想到连你们也来了”瞧得这突然出现的两人,米特尔腾山心头顿时一沉,这两人也是云岚宗的长老,虽然实lì没有云督二人强横,可也是斗王阶别的强者,看来云岚宗为了对付米特尔家zú,果然是下□了血本啊

  “宗主对于你们米特尔家zú已经容忍到了极限,所以,也别怪我们了,我也只是奉命行事”两人似乎与米特尔,腾山认识,因此淡淡话语中也是有着一抹wú奈

  米特尔腾山阴沉着脸庞,目光☆对着海波东的方向望了guò去,在云浮两人阻拦之间,云督与云刹已经接近了后者,三人体内那股强悍气势,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是令得他感到体内斗气有些流淌不顺,斗皇强者,果然远非斗王可比

  “你小心点,他们两人,我来对付,你顾着自己便好”在米特尔,腾山心中为海波东担心时,后者低沉的声音,却是已经传了guò来

  闻言,米特尔-腾山也只得放下心中的忧虑,目光转向面前的对手,手掌一翻,雄泮的斗气○便是自体内暴涌而出,那股气势,虽然比不上海波东,可也不可小觑

  “得罪了”感受到海波东那边已经爆发起来的能量波动,那云浮二人也是不敢再怠慢,对着米特尔-腾山喝了一声,旋即背后双翼一振,便是化为■黑影,对着米特尔腾山暴射而去

  目光阴沉的望着飞掠而来的两人,米特尔,腾山心中也是涌上一股许多年未曾出现guò的豪气,仰天大笑道:“好,今日就算我米特尔家zú难逃大难,也要你云岚宗伤筋动骨”

  笑声落下,米特尔腾山背后斗气双翼一动,在wú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毫不畏惧的对着云浮二人笔直冲撞而去,瞬息后,宛如惊雷般的能量爆炸声,便是在加玛圣城天空上响彻而起整个帝都,都是在这一刻,将所有的目光,投注在了这场浩大的强者之战中,这一战,将会决定着米特尔家zú的生死存亡在米特尔家zú与云岚宗展开生死拼杀时,帝都某几个地方,却是一阵缄就

  位于城中心的皇城之内,一处视野足可望见全城的高塔之上,几道人影默然站立,目光,望着遥远处爆发而起的惊天大战

  站于最前方的,是一名身着麻袍的老者,老者满脸皱纹,此刻那张总是古井wú波般的苍老面庞,却是写满着一种挣扎与徘徊不定的犹豫“太爷爷,我们zhēn的不出手么?”在麻袍老者身后,一名身材高挑,俏脸隐隐中噙着些许威严的紫色锦袍女子,望着远处的大战,终于是忍不住的道,从她头顶戴着的那象征着身份的紫金凤冠来看,似乎地位极其不低

  ◇“唉,夭夜,你也知道云岚宗如今实lì如何强悍,若是激怒了云山那老杂毛…””麻袍老者叹息了一声,道

  夭夜,这位头戴紫金凤冠的高挑清丽女子,赫然是当年与萧炎有guò几面之缘的皇室大公主,夭夜

  “可太爷爷,您也知道,云岚宗这些年的举动包含着何等的野心,我们若是联合炼药师公会以及三大家zú,或许还能与他们抗衡,可若是坐视他们被云岚宗挨个清除,日后,我皇室怕也是会沦落这般下场”此时,这位■●如今以及开始逐步掌管整个帝国的加玛女皇,却是蹙着柳眉,颇为焦虑的道

  面对着夭夜犀利的言辞,加老却是一阵沉就,那云山始终是压在其心头的一块重石,他清楚,以那个老杂毛的实lì,若是要杀他格话,恐■●怕并不难,而一旦他身亡的话,那么皇室便是会失去守护,而到时,恐怕会要面对的危难大,因此,即使是面临这种关键时刻,可他依然难以下定决心

  “唉,再看看“”沉就了良久,加老依然是轻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面色阴晴不定的望着远处天空上爆发而起的能量烟花

  瞧得加老这般时刻还显得优柔寡断,夭夜明亮的凤目中也是闪guò些许wú奈与失望,抬起目光瞧得米特尔家zú所在的方位,只得在心中祈祷,这个帝国三大家zú之首,能够创造奇迹的从云崖宗攻势之中保存下来

  炼药师公会,一处顶楼之上,身着炼药师袍服的老者眼芒闪烁的望着城中能量爆发之地,时紧时松的拳头,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法犸会长“”在老者沉就中,其后面一位也是身穿炼药师袍胞的老者,忍不住的开口道

  法犸,也是当年卓萧炎有guò一些关条,三年后,依然掌管着加玛帝国的炼药师公会

  “先等等“”法犸微微摇了摇头,声音嘶哑的道

  “唉“”听得法犸这话,其后面的老者也只得轻叹了一声

  纳兰家zú,一行zú内核心人员也是在高楼上望着远处爆发的战斗,面色皆是阴晴不定,居于首位的,自然便是纳兰家岙最强的人,纳兰桀“父亲,这事“”在纳兰桀身后,纳兰肃一脸凝重的低声道

  “等”纳兰桀紧绷着一张老脸,半晌后,方才吐出一个字来,对于云岚宗那个庞然大物,他同样不敢遭惹,虽说纳兰嫣然也是云岚宗之人,可如今不仅连云韵都是被软禁,而且嫣然也是进入了那所谓的“生死门”,三年中,了wú音信,是死是活,连他都不知道

  “唉,希望日后云岚宗能看在嫣然的份上,放guò我纳兰家“呵”纳兰释苦笑了一声,在心中暗自道「不guò到得那时,恐怕纳兰家zú的尊严,也是彻底的扫地了

  木家,作为三大家zú之一,同样的挣扎与犹豫,也是在这里上演着,不guò最后的结论,依然是没有一个人,敢在这种时刻说出帮忙的▲话,因为他们知道,那与帝都近在咫尺的云岚山上,还有着一名足以毁灭任何家zú的斗宗强者,云山这种时候,他们唯有将希望寄托于奇迹之上,只要米特尔家zú能够扛guò去,借助这胜利之势,恐怕几方势lì,方才有◎胆子商讨合作…”就在米特尔家zú与云岚宗的火拼越发的进入白热化时,那加玛圣城百里之外,十几头巨大的飞行魔兽,也是怔追星赶月般的自天际闪掠而guò,一股令得整个加玛帝国都会为之震荡的恐怖势lì,即将来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