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盘算


  瘸子出面的时候,林齐正站zài酒柜边死死的盯着那些青年,他近乎癫狂的看着领队的那青年用白丝巾仔细的擦拭着手掌。青年的手指zài动,他手上的戒指就zài灯光下荡起一条又一条迷人的光晕。

  林齐的血液几乎全部冲到了他的大脑和心脏内,他的身体发热,汗水不断的流淌了下来。

  “这家伙可真有钱!”因为血压过高导致眼前一阵阵发黑的林齐艰难的吞了口吐沫,鼻翼剧烈的抖动,林齐不断的深呼吸▲,好容易才压制住了心头疯狂的火焰。双手藏zài袖子里,林齐的手指一次次的抚摸着袖子里两柄小型手弩的扳机,好几次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差点抬起手向那青年发动攻击。

  金子,黄灿灿的金子;宝石,闪闪◎○发光的宝石。林齐低沉的呻吟了一声,右手用力的捂住了心脏。他深深的呼吸着,好容易才控制了自己的呼吸,让沸腾的热血缓缓的流去全身,避免了心脏暴裂或者脑血管爆炸的猝死风险。

  “多好的肥羊啊,可惜他★fāguāngdebǎoshí。línqídīchéndeshēnyínleyīshēng,yòushǒuyònglìdewǔzhùlexīnzāng。tāshēnshēndehūxīzhe,hǎoróngyìcáikòngzhìlezìjǐdehūxī,ràngfèiténgderèxuèhuǎnhuǎndeliúqùquánshēn,bìmiǎnlexīnzāngbàolièhuòzhěnǎoxuèguǎnbàozhàdecùsǐfēngxiǎn。

  “duōhǎodeféiyángā,kěxītā们为什么要来瘸子店?”

  林齐zài心里疯狂诅咒他所知的一切神灵,不管是什么神灵将这群肥羊送来了瘸子店,从今天开始,这个神灵都变成了林齐的死敌。那青年珠光宝气的右手,林齐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值钱的右手。

  林齐有着世界上最单纯最淳朴最朴素的世界观,zài他看来,世界上只有他的钱和别人的钱这两种货币,只有有钱的人和穷人这两种人类,只有值钱的宝贝和不值钱的lā圾这两种物品。

  让某些有钱人变成穷人,将他们身上值钱的宝贝夺走,让别人的钱变成自己的钱,这是林齐的理想,这是他的追求,这是他的人生目标。他的人生就建立zài金钱上,没有了金钱,他的人生是暗淡无光的。

  这个青年☆的右手,就好似灯塔上的明灯,照亮了林齐漫漫人生路上很长的一段距离。

  “真可惜,这里是瘸子的地盘!”艰难的吞咽着口水,林齐放下双手,松开了手弩的弓弦,将两支淬了剧毒的弩箭小心的藏zài了腰dà□◆i内的皮囊中。他从酒柜的黑影中走出,笑着趴zài了长长的酒台上,向那青年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手势。

  “东方人,看zài你有着和我的祖先一样血统的情面上,我郑重的提醒你们!这里是瘸子店,这里是瘸▲子大叔的地盘。你敢殴打他手下最美丽最可爱的女佣,你们完蛋了!”

  林齐的话语中充满了恶意,他巴不得挑起瘸子店和这些身披黑色披风大肥羊的争斗。zài这一瞬间他已经制定了计划,只有让这些大肥羊和瘸子店发生冲突,他才有机会浑水摸鱼从这些人身上获取足够的好处。

  为了金币,林齐可以和瘸子合作;同样为了更多的金币,林齐可以毫不犹豫的卖掉瘸子。

  白面青年扯动嘴角露出一丝高高zài上的倨傲冷笑,他左手背zài身后,微微佝偻着腰,缓步走到了长长的酒柜前。他眯着眼上下打量了瘸子一阵,又向林齐瞥了一眼,右手缩回披风内,等他的手再次拿出来的时候,他手上已经多了一根拇指粗细足足有半尺长的金条。

  轻轻的将金条放zài油腻的酒柜上,白面青年用熟练的西方大陆通用语说道:“我是江永,按照你们的习惯,你们可以称呼我‘江’,或者叫我江总管。”

  dài着一丝古怪的,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容,江永轻声道:“对于那位姑娘,zài下深表歉意。但是还请您谅解,我不习惯让人太靠近自己。”

  轻叹了一声,江永轻描淡写的用手指点了点酒柜上的金条。他白皙细弱的手指无声无息的穿透了金条,他的手◇指深深的没入了用百年橡木板制成的酒柜,zài寸许厚的柜面上刺出了一个透明窟窿。

  刚刚还气焰嚣张想要从肥羊身上捞点好处的好汉们同时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们举起酒杯,再次大声的喧哗起来。三个舞女○●热情的扯动大腿,不断的踢动白花花的长腿,惹得好汉们发出激情四溢的笑声和嚎叫声。酒馆瞬间会恢复了常态,汗味和酒味再次充盈zài空气中。

  两个瘸子店的仆役抬起了昏迷不醒的丽莎,很快就退出了沸腾的◆酒馆不知去向。

  就站zài瘸子身边的林齐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惊愕的看着被江永一指刺穿的金条和酒柜,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可怕的实力,这个叫做江永的家伙怕不是有了高阶骑士的实力?除了那些传说中可以用**劈开巨石的高阶骑士,林齐不知道还有什么怪物能做到江永这样的事情。血肉之躯能够穿透金条?他的手指是用什么东西制成的?

  这不是一头肥羊,而是一头毛发斑斓的猛兽,虽然猛兽的皮毛也很值钱,但是为了金币而冒生命危险显然是不明智的。除非能证明了这江永身上有足够让林齐心动的巨额财富,否则仅仅他手上佩戴的那些戒指,还不足以让林齐出手。

  当然,如果让林齐知道江永身上真的有巨额●财富的话,林齐会让江永知道,哪怕他有着强悍的实力,但是他绝对不应该携dài太多的财物踏入铁拳兄弟会的地盘。

  深深的望了江永一眼,林齐走出酒柜,dài着恩佐和维克坐zài了一张酒桌边。他大叫大□◆嚷着叫来了美酒和烤肉,嘻嘻哈哈的欣赏起舞女大胆狂放的舞姿。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瘸子已经dài着江永和他的随从离开了酒柜。

  只有一直zài用眼角余光关注他们的林齐注意到他们是如何离■开的,尤其是江永的几个随从zài行走时披风被桌子腿撩开,露出了他们里面深青色的长袍。

  样式很怪异的长袍,上面绣满了一种奇异的生物,看上去像是蟒蛇,但是嘴里生满了利齿,身上还有四只脚爪,看上去就好像公鸡的爪子一样。那种生物狰狞凶猛,却又华美瑰丽,透着一股子让人心悸的xié恶诱惑力。

  “东方人!”

  举起酒杯猛喝了一口,林齐含糊其辞的说道:“这是伯莱利城,是我林齐大爷铁拳兄弟会的地盘!”

  眯着眼睛,林齐低声说道:“维克,叫人盯着他们,我想知道他们到底dài来了多少钱!”

  身形瘦小的维克往嘴里塞了一大块肥肉,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随手zài身边路过的女佣屁股上摸了一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