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家族的决定


  顺着不冻河塞恩河一路向北,是高卢帝国北方唯一的不冻港敦尔刻。作为帝国第三大港口,也是帝国联系西方大陆北方诸国的最重要贸易中心,敦尔刻rén口繁茂shāng业发达,是帝国有数的shāng业中心之一。

  在敦尔刻城南数里有一片面积广大的黑松林,这片黑松林内最古老的树木树龄在千年以上,因为传说黑松林内时常有盗贼劫匪出没,故而循规蹈矩的良民百姓极少有rén敢深入森林。

  黑松林内地势起伏不定,在一处可以眺望塞恩河道的小山包后面,有一片借助松林搭建的木楼。这些木楼造型古朴狂野,每一间木楼都极其宽大高敞,木楼和木楼之间有封闭的走道相连,足以隔绝呼啸而来的寒风。

  这些木楼◎明显有了年头,木楼外覆盖着厚厚的落叶和苔藓,更有无数的松萝纠缠其上,不要说从远处,就算是走到木楼旁,若是不清楚这里底细的rén也不可能发现这里还有这么一片建筑。

  而且这些木楼相互之间高低错落☆◎明显有了年头,木楼外覆盖着厚厚的落叶和苔藓,更有无数的松萝纠缠其上,不要说从远处,就算是走到木楼旁,若是不清楚这里底细的rén也不可能míngxiǎnyǒuleniántóu,mùlóuwàifùgàizhehòuhòudeluòyèhétáixiǎn,gèngyǒuwúshùdesōngluójiūchánqíshàng,búyàoshuōcóngyuǎnchù,jiùsuànshìzǒudàomùlóupáng,ruòshìbúqīngchǔzhèlǐdǐxìderényěbúkěnéngfāxiànzhèlǐháiyǒuzhèmeyīpiànjiànzhù。

  érqiězhèxiēmùlóuxiànghùzhījiāngāodīcuòluò有致,分明是循着某种可以相互掩护相互保护的规律分布,任何一座木楼都在其他木楼的弓箭射程覆盖之下,防御力极其惊rén。

  天色快黑的时候,在这些木楼正中的一栋木屋一楼大厅内,近百名大汉正静静的站在大厅内纹丝不动。

  敦尔刻shāng会的副会长,敦尔刻最大的磨坊主,同时也是敦尔刻最大的面粉供应shāng,在敦尔刻和周边地区以乐善好施、热心公益而著称的黑胡子老爹披着一件黑熊皮大衣,大马金刀的坐在大厅内唯一的一张金雕大椅上,叼着一根硕大的雪茄,志得意满的看着大厅内这近百名牛高马大满脸骄横不羁之色的大汉。

  黑胡子老爹有着一部异常醒目的大胡子,黑漆漆的胡须几乎密布了他半张脸。他和■林齐一样有着一张轮廓分明的面孔,黑发、黑眼、略带黑色的黄皮肤,他也有着纯正的东方血统。但是同样和林齐一般,黑胡子老爹的身躯异常雄伟,很多西方大汉都还没他那样高大。

  和林齐略带臃肿的身形不同,◎■黑胡子老爹的身躯高大雄壮,身上不见丝毫赘肉,全部是精壮异常的肌肉疙瘩。他坐在大椅上,就好像一尊钢铁雕像,浑身散发出一股子狂野的火辣辣的让rén窒息的彪悍气息。

  “很不幸的消息!”等得一根雪茄●抽光了,将烟屁股丢在地上,重重的一脚将它搓得稀烂,黑胡子老爹这才阴沉着脸低声咆哮道:“非常不幸的消息!在过去的一年,帝国又一次风调雨顺,他娘的,风调雨顺!老子二十个仓库的麦子都快发芽了,但是没能卖出一把面粉!”

  近百名大汉同时叹息了一声,他们异口同声的诅咒起天上的诸神,责怪他们为什么要让帝国这几年都是这么的风调雨顺粮食丰收。这些大汉的诅咒花样百出,各种污言秽语层出不穷,如果有精通地方方言的rén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些大汉来自大陆北方起码七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

  “但是,还有一个好消息!”黑胡子老爹等这些大汉用污言秽语发泄了一阵怨气后,他喜xiào颜开的xiào道:“好消息就是,我们旅馆的生意不错,海上的生意也不错,尤其是兄弟们卖命,维亚斯shāng业联邦的两条运金船被兄弟们弄到了手,这一笔入账足以抵消我们在面粉买卖上的损失。”

  用力的拍了拍手,数十名大汉从大厅后面扛着沉甸甸的青铜箱子走了出来。这些二尺见方的青铜箱子被重重的放在地上,那些大汉一掀开箱盖,就露出了里面金灿灿的金币和白花花的银币。

  “所以,今年兄弟们依旧能过一个肥年!但是给所有的兄弟们叮嘱一声,冬歇期三个月,他们每天都要虔诚的祈祷,祈祷帝国明年大旱、或者洪灾,或者蝗灾也可以,但是再也不能风调雨顺了!”

  大汉们纷纷鼓掌跺脚大声叫嚣,齐齐放声狂xiào。金灿灿的金币,白花花的银币,老爹就是老爹,他还是这么豪爽啊!当然喽,也是兄弟们卖命,否则那两条运金船可没法子到手,哪里能过这么个肥年?

  就在大汉们按照手下rén数多寡,按照今年立功状况瓜分这些金币和银币时,房门突然被推开,铁锤步伐沉重的走了进来。他一进门就嚷嚷道:“老爷,少爷在伯莱利惹了点麻烦,他招惹了巴维尔家族的一个废物儿子,那小子居然找了龙骑兵和铜帽子去找少爷的麻烦。虽然少爷手段高把他们给应付走了,怕是以后还■会有麻烦啊!”

  正在大肆叫嚣的大汉们同时住手,他们纷纷回头望向了铁锤,随后不知道是谁起头,近百个大汉同时拔出了腰间的砍刀大斧,怒气冲冲的咆哮起来:“剁了巴维尔家族,杀光他们家的rén!”
▲huìyǒumáfánā!”

  zhèngzàidàsìjiàoxiāodedàhànmentóngshízhùshǒu,tāmenfēnfēnhuítóuwàngxiàngletiěchuí,suíhòubúzhīdàoshìshuíqǐtóu,jìnbǎigèdàhàntóngshíbáchūleyāojiāndekǎndāodàfǔ,nùqìchōngchōngdepáoxiāoqǐlái:“duòlebāwéiěrjiāzú,shāguāngtāmenjiāderén!”

  混迹在大汉群中的,赫然有好几个面容绝非rén类的兽rén。这几个面容狰狞的兽rén怒吼道:“老爹,让我们带着兄弟们去吧!兽rén袭击贵族庄园,将他们满门杀光,哈哈哈,这种事情太常见了!”

  大汉们煞气腾腾的挥动着兵器,他们根本不把一个子爵家族放在眼里。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这些大汉对于灭rén满门劫掠钱财,那可都是积年的老手。

  唯独黑胡子老爹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来,龇牙▲咧嘴的冷xiào了几声。

  “巴维尔家族?就是那个号称帝**队之光的豪森的那个巴维尔家族?”

  铁锤mènmèn的哼了一声,他颔首道:“那豪森现在可是帝国少将,手下有一支万rén常备军■团,少爷招惹了他们家的rén,tīng说还给他们家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怕是他们会对少爷不利!”

  黑胡子老爹轻描淡写的摆了摆手:“不用兄弟们出手,回去好好的过个好年。唔,我记得三十年前,那个豪森☆不是和我们联手做过奴隶和兵器买卖么?把那时候的账本找出来,如果他们真的敢招惹林齐,就把那账本和证rén送去帝国监察部,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我们动手了!”

  木屋内的大汉们一愣神,随后他们疯狂的大x☆iào了起来。

  黑胡子老爹就是黑胡子老爹,帝国少将居然也在他手上有把柄,实在是太厉害了。

  ************************

  今天提前更新,猪头出门喝酒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唔,顺便求一点推荐票,多多益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