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剧烈冲突


  亚sè显然也带上了几分醉意,他的眼白上挂着一片血丝,白净的面皮也是一片通红,显然醉得还不轻。他刚刚带着几个心腹属下同样在人群中穿梭,有意无意的和那些黑虎家族刻意培养的下一代青年人套近乎,结果他猛不丁的看到了林齐。

  看到林齐也就算了,在新年酒宴上,亚sè绝对不会傻到和林齐爆发冲突。

  能够出现在黑虎家族的祖宅,能够在这里参加宴会的人,绝对都是黑虎家族的核心骨干,是死忠份子○中的死忠份子。这里面有一大半的人在复苏历开始前就追随黑虎家族,他们的效忠历史甚至可以追寻到传说中的毁灭历。

  曾经的黑虎家族人丁繁茂,甚至黑胡子都曾经有七个同胞兄弟。百年陆岛战争让黑胡子痛失七○位兄长,残酷的战争让黑胡子损失了所有的子侄。甚至黑胡子自己都差点在陆岛战争中殒命,直到战后十几年,黑胡子才找到中意的女子,生下了林齐这个仅有的继承人。

  庞大的家族,死忠的部属,唯一的继承人!

  在新年宴会上和林齐爆发冲突,亚sè真没那么蠢。

  但是当林齐笑呵呵的走向mǎ利亚,当亚sè看到mǎ利亚那张清秀的、娴静如水的面孔时,亚sè完好无损的那只眼睛骤然一阵剧痛。他好像回到了某个血腥的日子,他好像感受到了一根冰冷的手指在他的眼眶中转动,感受到自己的眼珠被那根铁钩一样的手指无情的拉了出来。

  那颗美丽的,宛如紫罗兰一样绚烂的眼珠!

  亚sè的身体剧烈的哆嗦起来。在林齐离开敦尔刻一年后,亚sè偷偷潜入林齐的卧房,将那颗浸泡中的眼珠标本盗出,那时候那颗浸泡在晶莹液体中的眼珠,依旧是那样的熠熠生辉。

  原本它应该完好无损的留在他的眼眶里,散发出迷人的光亮!

  亚sè的脑子一阵混乱,他仗着酒意突然从人群中抢出,带着森森冷笑拦在了林齐面前。他想要和林齐说点什么,不仅仅因为当年林齐挖出了他的眼珠子,更因为在过去的几天,林齐又gěi他造成了惨重的损失。

  艾尔哈姆带人离开了敦尔刻,为了掩护他们逃离敦尔刻,亚sè的铁杆心腹又付出了不菲的代价。而那些黑灵大陆祖灵战士的离开,更是让亚sè痛彻心扉。而这一切都是林齐造成的,亚sè想要和林齐谈谈▲,在新年的时候,西方大陆是不能擅自动用武力的,所以亚sè想要和林齐友好的和平的谈谈。

  谈点什么呢?兄弟之间的骨肉亲情?亚sè拦在林齐身前时,脑子里甚至泛起了这么个可笑的念头。

  但是☆林齐看都不多看亚sè一眼,他飞起一脚就揣在了亚sè的胯下。林齐也喝了不少酒,他的面孔赤红,酒精正在他的脑子里翻滚,当亚sè这张让他厌恶的面孔突然出现,林齐出自本能的对亚sè下了黑手。

  非常干净利落的一脚,自从用来自东方的神秘药剂易经洗髓后,林齐的斗气修为已经踏入了地位骑士的门槛。加上科查大师那一瓶魔虎药剂的强大功效,此刻的林齐真正的实力足以和地位中阶骑士相抗。

  突如其来的一脚,让亚sè做梦都想不到的一脚。

  新年宴会上,当着这么多人,林齐干净利落的对他这个名义上的兄长踢出了这么无耻的一脚。林齐的脚准确的命中了亚sè胯下的那一团柔软之物,林齐的脚跟轻轻一扭,那一团软肉也就随着林齐的脚丫子扭动了四十五度。那是一个稍微一碰就会让再坚强的战士都大声哀嚎的鬼地方,林齐的这一脚可绝对不是轻轻一碰。

  亚sè的脸骤然变得惨白一片,随后迅速变得殷红宛如涂了一层牛血。他张开嘴想要叫嚷点什么,但是他只会张开嘴拼命的倒抽冷气,根本没办法发出半点儿声音。他哆哆嗦嗦的看着林齐,独眼差点从眼眶里跳了出来。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亚sè的脸上冒出来,顺着他的面孔宛如一条条小溪一样流下。 ●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你就想干掉你!”林齐笑得很猖狂:“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下次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么?嗯?亚sè,你这个该死的杂种!是你叫那两个女人来找我的麻烦吧?”

  亚sè张大◇嘴,张大嘴,林齐甚至看到了他嗓子深处的小舌头。猛不丁的,亚sè发出一声凄厉异常的惨嚎,惨叫声甚至盖过了舞厅内jù大的歌舞声。正在狂歌欢舞的数百青年男女同时停下了疯狂的舞步,他们几乎是同时转过身体,惊骇的向这边看了过来。

  “该死的东西!”站在亚sè身后的是四个粗壮的中年男子,眼看林齐干净利落的gěi自己效忠的少爷来了如此恶毒的一脚,四个大汉同时从袖子里bá出了匕首,骂骂咧咧的向林齐冲了上来。

  四柄闪亮的匕首宛如四条毒蛇,阴狠无比的捅向了林齐的周身要害。心口、喉咙、软肋和小腹,四柄匕首直取林齐的致命处。四个大汉的身上都浮现出一层浓烈的橙色光晕,在那橙色的光晕中,隐隐有一丝淡淡的◆黄色光晕在闪烁。

  林齐没搭理这四个带着一身煞气的大汉,他只是一拳将亚sè打翻在地,重重的一脚踏在了亚sè的脸上。

  “杂种,新年酒会,你要找我的麻烦么?”林齐双眼赤红的狠狠践踏着亚s☆◆黄色光晕在闪烁。

  林齐没搭理这四个带着一身煞气的大汉,他只是一拳将亚sè打翻在地,重重的一huángsèguāngyūnzàishǎnshuò。

  línqíméidālǐzhèsìgèdàizheyīshēnshàqìdedàhàn,tāzhīshìyīquánjiāngyàsèdǎfānzàidì,zhòngzhòngdeyījiǎotàzàileyàsèdeliǎnshàng。

  “zázhǒng,xīnniánjiǔhuì,nǐyàozhǎowǒdemáfánme?”línqíshuāngyǎnchìhóngdehěnhěnjiàntàzheyàsè俊俏的面孔,他怒吼道:“你是找死么?那么,我就让你死!”亚sè的鼻梁坍塌了下去,他的独眼差点被林齐将眼珠子踩爆,林齐愤怒的践踏着他的身体,让亚sè不断发出凄厉的惨嚎声。

  站在林齐身后的恩佐将酒坛丢在了地上,他bá剑而起,丝毫不闪避的向那四个汉子迎了上去。

  林齐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亚sè身上,他现在并无丝毫的防御力,面对四名已经一脚踏入了地位的敌人,恩佐选择了bá剑硬上。

  站在大厅角落里,距离这里不到十米的雷奥突然瞪大了双眼。

  宛如一头发狂的公牛,雷奥大步冲出,将他面前所有拦路的人全部撞飞了出去。

  “该死的,你们敢对少爷出手?”

  谁也不知道雷奥将凶器藏在了什么地方,他手一晃,一柄尺许长的战斧已经呼啸着劈了出去。

  ***

  晚饭了,饭后继续码字!

  唔,祝大家好胃口啊,多吃一点!嘿嘿!

  c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