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冬夜


  一场为了欢迎恩佐回jiā,由恩佐guān系最好的三十几户人jiā举办的宴会从中午一直持续到黄昏。莱特镇这种小地方,自然不可能像敦尔刻那样yǒu那般奢华的宴会,但shì酒菜都很不错。

  自jiā养的鸡鸭,自jiā养的白鹅,自jiā养的老羊老牛,还yǒu地窖中拿出来的各种窖藏蔬菜瓜果,纯正的农村田园风味。虽然不像敦尔刻的那些美食佳肴那样洒满了各种昂贵的香料,反而更加凸显出了这些正儿八经的土产材料的原始香味,让林齐吃得大为过瘾。

  另外还yǒu这些农人自jiā酿造的米酒,没yǒu掺桑任何别的东西,纯粹用粮食酿造的美酒。没yǒu混入什么增强体力的药草,没yǒu加入什么能够美容●养颜的花朵,更没yǒu混入什么能够让男人雄风大展的奇怪生物器官,就shì纯粹的粮食酒。淳厚、纯正,林齐喝得也shì不亦乐乎。

  更yǒu那些淳朴却不失大方的乡村姑娘,她们的热情同样也感染了林齐▲,他喝着酒,吃着肉,一曲又一曲的和这些姑娘尽情欢舞,这还shì林齐生平第一次这样纵情舞蹈。在帝都,他没yǒu参加舞会的机会,在敦尔刻,任何一个认识林齐的年轻姑娘都没那个胆子和他共舞。

  所以在◆今天,林齐整整和三十五位年轻淳朴的姑娘跳舞,这shì他生平第一次和姑娘们一起共舞。

  然后,在酒意上头的时候,林齐又和整整四十六个健壮的农村小伙子摔跤嬉戏,他毫不客气的将四十五个年轻小伙子全部★◆今天,林齐整整和三十五位年轻淳朴的姑娘跳舞,这shì他生平第一次和姑娘们一起共舞。

  然后,jīntiān,línqízhěngzhěnghésānshíwǔwèiniánqīngchúnpǔdegūniángtiàowǔ,zhèshìtāshēngpíngdìyīcìhégūniángmenyīqǐgòngwǔ。

  ránhòu,zàijiǔyìshàngtóudeshíhòu,línqíyòuhézhěngzhěngsìshíliùgèjiànzhuàngdenóngcūnxiǎohuǒzǐshuāijiāoxīxì,tāháobúkèqìdejiāngsìshíwǔgèniánqīngxiǎohuǒzǐquánbù丢进了积雪堆里。林齐的英勇得到了所yǒu人的一致赞颂,这shì一个慷慨大方、斯文yǒu礼同时又yǒu本事的好小伙子!

  而林齐脑子里最后只剩下唯一的一个问题:二十几户人jiā,为什么会yǒu这么多姑娘,这么多年轻人,这么多的小孩子。难道莱特镇的人们都特别的能生养么?最后醉倒过去的林齐一直在喃喃自语:“真奇怪,他们为什么会yǒu这么多孩子?唔,我们jiā如果yǒu这么多孩子,那可就太yǒu趣了!”

  一场欢迎宴会,所yǒu人都尽情而散,恩佐带回来的那些礼物对农村的人们来说都shì上好的好东西,尤其shì那五个闪闪发亮的银币,更shì能够给他们帮上大忙。在欢声笑语中,恩佐和林齐被送回到恩佐的祖宅,yǒu邻居送来了棉被和一应物事,又将壁炉shāo得旺旺的,然后众多邻人这才欢笑着离去。

  也许shì因为在敦尔刻接受了好几次醉酒的训练,林齐这一次很快就醒了过来。喝掉了一大壶冷彻心扉的凉水后,林齐打了几个寒颤,慢慢的恢复了精神。

  他四下打量着恩佐jiā的祖宅,这shì一栋很破旧的土木结构的二层小楼,一楼就shì一间大厅和厨房、饭厅,恩佐正在那里很起劲的拿着抹布擦拭那些不知道yǒu多久没清理过的jiā具。而二楼就shì林齐躺的地方,这里隔开成了两个房间,每个房间里的jiā具陈设都很简单,只shìyǒu一张床和几张桌椅罢了。

  只yǒu一楼的东墙那里yǒu一个壁炉,里面杂木柴shāo得‘啪啪’作响,但shì壁炉显然yǒu很久没shāo过了,那点火光没yǒu给屋子带来任何的热力。林齐躺在床上都觉得四周冷飕飕的,不知道哪里的墙壁yǒu了缝隙,寒风正不断的吹进屋子。

  恩佐jiā的祖宅,甚至比林齐的单身宿舍更要清冷一些。

  摇了摇头,披上了盖在身上的熊皮大衣,林齐摇摇摆摆的顺着楼梯爬到了一楼,皱着眉对恩佐问道:“恩佐,你jiā里就你一个人了?你没yǒu其他的兄弟姐妹么?我看你邻居的那些大叔大婶,他们jiā很多孩子嘛!”

  正在努力擦拭一个大衣柜的恩佐翻起了白眼,他丢下抹布直起腰,低声骂道:“你当这里shì哪里?这里不shì帝都,也不shì敦尔刻。莱特镇到了夜里就没什么娱乐,大jiā只能。”努力生孩子!”

  林齐摊开双手,很诚恳的说道:“所以我很奇怪,为什么你没yǒu兄弟姐妹呢?”

  恩佐沉默了一阵,摇头道:“yǒu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被吃掉了。”

  说话的时候,恩佐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让林齐都不寒而票的血光,那shì恨到了极点怨毒到了极点的血光。他低声说道:“一直没yǒu告诉你,我yǒu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我亲眼看到他们被一个狼人挖出心脏吃掉了。”

  耸耸肩膀,恩佐淡然道:“所以,我一定要加入军队,等我手上yǒu了足够的权力,我会干掉那些狼人,那些肮脏的兽人。只shì现在么,我还要努力学那些让我在军队中保命的、杀敌的东西,你知道的。”

  “这样么?”林齐静静的看着恩佐,过了许久他缓缓点头道:“那,以后你想杀兽人的时候,我,还yǒu我们所yǒu的兄弟,都会帮你的。”

  恩佐抿着嘴笑了,他抿嘴笑的时候,嘴唇就好像两柄锋利的弯刀,透着一股子让人从心底发寒的锐气。

  看到恩佐在忙球,林齐也不好意思站在一旁白看,他脱下大衣,拿过水盆和抹布,帮恩佐擦拭起他jiā的那些老jiā什。两个人都很认真,很用心,里里外外,将这些老旧的起码yǒu百多年历史的老木器擦拭得干干净净。

  两人都没吭声,但shì林齐知道,这些东西里留下了恩佐多少温馨的记忆。

  这可shì他的兄弟的祖宅,虽然林齐从小就没做过任何jiā务,但shì他依旧做得很仔细,反正他不缺这把子力气。虽然这些东西加起来还不值一个金币,但shì林齐知道,这些东西在恩佐心中shì无价之宝。

  昏暗的灯火下,两个人用力的擦拭着那些陈旧的jiā具和农具,将它们打理得和新的一样。

  杂木柴火在壁炉中发出‘啪啪’声响,终于开始yǒu淡淡的暖气在屋子里盘旋。屋外似乎又开始下雪,寒风卷着大雪拍打在小楼上,却没能驱散这楼内这一道黯淡的暖意。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林齐始终记得,在某个冬夜,他在他最好的兄弟的祖宅里,帮着他擦拭各种器具,足足忙活了一个通宵。

  那shì林齐这辈子最轻松的一段时光。(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