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黑翳现身


  亚瑟离开石屋后,jiù再也没人搭理林齐。

  林齐静静的坐在凳子shàng,深深的呼吸着。眉心、胸口、丹田三个窍穴内的庞大精气慢慢的涌出,缓慢的修复着他的伤势。凡是受伤的地方,都在精气◇的滋养下缓慢愈合。而且只要是受伤后再次愈合的部位,都比原来变得更加的强大。

  比如说比格尔达斯打碎的左膝盖骨,现在jiù比右膝盖骨的强度大了一倍有余。林齐的精神力慢慢的扫过两腿膝盖,突然有一种将自己的浑身骨头都打成粉碎的冲动。

  脊椎骨的改造还在继续,但是林齐并没有从外界摄入足够的食物——亚瑟没有派人给林齐送半点吃喝的东西,所以林齐变得很饿。饿了不知道多久,林齐突然发现自己臃肿的身材变得苗条了不少。

  骨髓改造药剂的效力非凡,当林齐没有从外界获取足够的营养,它jiù开始主动的分解林齐身shàng的脂肪提供给脊椎骨。林齐的身体慢慢的瘦了下去,他的脊椎骨的改造依旧持续进行。

  林齐有点发愁,等他身shàng这几十斤肥膘彻底被消化后,他该怎么办?活活饿死在这?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饿得肚皮咕咕直响的林齐计算着自己的心跳,大致的估算着时间。很快一天过去了,○然后第二天,加shàng自己刚刚被抓进圣辉大教堂时过去的时间,林齐被困在这里已经将近四天了。

  亚瑟应该是有意折磨林齐,没有派人给他送水和食物。

  林齐已经饿得头昏眼花,换在平日里也j□iù算了,但是现在林齐服下了骨髓改造药剂。正是需要大吃大喝的时候。这个要命的时候断了林齐的饮水和食物,这真是要命了。林齐饿得喉咙里都在发出‘咯咯’的怪响,好像有一只小手要从他的喉咙里伸出来,逮着什么jiù吃什么。

  “亚瑟,哪天被我抓住了你,我要把你也这么关起来,让你慢慢的啃自己身shàng的肉!”

  林齐饿得眼前都出现了幻象,他饿得浑身一抽一抽的。这时候的林齐身shàngjiù连半点儿脂肪都没剩下,jiù留下了一具算得shàng健壮的身体坯子。

  jiù在这时候,一团阴影突然从林齐身前的地面shàng涌了出来。朦朦胧胧的影子看shàng去是一个窈窕的少女,但是她背后有一对巨大的肉翅,屁股后面还拖着一条左右乱刷的长尾巴。尤其她长尾的末端。居然是一个尖锐的三角锥!

  “饿糊涂了,都出幻象了!”林齐呆呆的咕哝着:“这是女魔么?不知道是哪个种类的女魔!是熔岩恶魔,还是阴影恶魔,或者是。。。嘿嘿,如果是女魅魔jiù有趣了,据说女魅魔都是比神灵还漂亮的大měi女?”

  “嘻嘻,少爷也知道我们的měi丽么?”

  娇柔甜měi的声音幽幽传来,一股淡淡的甜香飘入了林齐的鼻子。这股甜香冷沁沁的。带着一股子沁人心脾的清新味儿。林齐闻到这股味道,顿时精神一振,他睁开眼,仔细的看了过去。

  不是幻觉,而是一个真正魅魔正站在林齐的面前。

  魅魔是唯一一个无法从面容shàng分辨年龄的奇异恶魔,不管是十来岁还是几百岁,她们始终容颜不老,始终是青春貌měi的模样。眼前这个魅魔看shàng去jiù是十四五岁。一头蔚蓝色的长发直垂到了臀部下面,比羊乳还要细腻光洁的皮肤,白净净的面孔shàng镶嵌着一对měi丽的红色眼睛,还有那殷红的小嘴和挺拔的鼻梁,加shàng那窈窕的高挑身材,果然是一只绝měi的小měi人。

  这个魅魔的容貌固然是挑○不出半点儿瑕疵,她那种青涩和成熟揉捏在一起的风韵风情。更是普通女子完全无法相比的。jiù好像一幅画,一首歌,一坛喷香的老酒放在了眼前,韵味悠长口角含香,让人有一种忍不住jiù想要好好品尝、品鉴的冲动。☆

  雅和灵那两女固然绝měi。但是她们的冰山属性完全无法和眼前的魅魔相比。

  这个魅魔,jiù是一个祸害,能够随时让一个男人被自己的**之火烧成灰烬的祸害!

  只可惜现在的林齐都饿得快要晕过去了,他彻底免疫了这个魅魔惊人的měi貌。

  “你是?”林齐呆呆的看着这魅魔,她称呼自己为少爷?林齐心里的一根弦提了起来,虽然hēi虎家族中有兽人、有蛮人、有各种稀奇古怪的种族成员,但他可不记得hēi虎家族有恶魔存在。

  恶魔,这是地面shàng所有种族的大敌,无论兽人、蛮人还是其他种族,都将恶魔视为最大的敌人。hēi虎家族再怎么都不可能收容恶魔做家族成员吧?

  魅魔的长尾巴伸了过来,犹如长枪一样尖锐锋利的长尾在林齐的脸shàng轻轻的蹭了蹭。

  “少爷,我是hēi翳,是老爷专门安排在少爷身边负责保护少爷的人哦!”hēi翳笑吟吟的凑到了林齐面前:“hēi翳跟着少爷都已经三年多了,少爷一直没发现hēi翳的存在么?”

  林齐呆呆的看着hēi翳,怎么可能?她如果跟着自己跟了三年,他怎么会一点儿知觉都没有?

  “嘻嘻!”hēi翳的小手慢慢的向林齐脖子shàng的禁灵锁摸了过去:“这次少爷为了救自己的朋友,居然傻乎乎的自投罗网,实在是让hēi翳为难。幸好那群肌肉疙瘩把圣辉大教堂的魔法结界破坏了一大半,hēi翳好容易才趁机混了进来,找了好几天才找到少爷呢。”

  悠悠叹了一口气,hēi翳摇头道:“这里的防范太紧,hēi翳也是。。。该死的,哪个混蛋制造的这玩意?祝他所有的男性亲属都被榨干身shàng最后一点精气,jiù连灵魂都被吸得干干净净!”

  hēi翳的手刚刚摸到禁灵锁shàng,那个看似普通的铁环jiù突然迸出了一团金色的火花。hēi翳的右手五指被金色火焰一撩,当即有三根指头被烧成了灰烬。

  痛得眼泪水都流了下来的hēi翳退后了几步,她惊惧的看了一眼捆住了林齐全身的禁灵锁,很是无奈的叹息了起来:“麻烦大了,少爷,hēi翳解不开这鬼东西呢。只能通知老爷了,您可一定要坚持住呀!”

  手掌一挥,hēi翳被烧掉的几根手指又重新长了出来。林齐不由得一阵惊骇,都传说恶魔一族的成员都有着非常恐怖的再生能力,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怔怔的盯着hēi翳重新长出来的手指看了几眼,林齐向她歪了歪嘴:“报信的shì情等会再说,先喂我吃点东西!我手shàng的戒指里有吃的喝的,先给我削两条火腿!”

  hēi翳呆了呆,然后她jiù听到了林齐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声。她娇媚的笑了笑,小心的望了林齐脖子shàng的禁灵锁一眼,小心翼翼的避开了林齐身shàng的锁链和铁环,将林齐的空间戒指取了下来。

  将戒指按在了林齐的眉心,林齐心里一动,两条火腿和一桶啤酒jiù掉了下来。

  hēi翳眼明手快的将火腿和啤酒接在手里,又将那个戒指戴回了林齐手指,掏出了一柄匕首一块一块的切割着火腿喂给了林齐。早jiù饿得心慌的林齐急忙大口吞咽,没多久的功夫jiù将一条生火腿吃得干干净净,一桶啤酒也都进了肚子。

  一条生火腿只是稍微打了打底,林齐能感受到自己强健的肠胃正在迅速的消化吃下去的火腿肉。

  深吸了一口气,林齐没有让hēi翳继续喂食,而是问道:“你真是家族的人?”

  ◆hēi翳可怜兮兮的望着林齐,长尾巴在林齐的脸shàng不断的蹭来蹭去:“少爷,我可是伺候了您三年多呢。hēi翳可是家族虎影堂的头号暗卫!这次如果不是少爷冒险进了这里,负责保护少爷的冰先生又突然不知去向◇◆hēi翳可怜兮兮的望着林齐,长尾巴在林齐的脸shàng不断的蹭来蹭去:“少爷,我可是伺候了您三年多呢hēiyìkěliánxīxīdewàngzhelínqí,zhǎngwěibāzàilínqídeliǎnshàngbúduàndecèngláicèngqù:“shǎoyé,wǒkěshìsìhòulenínsānniánduōne。hēiyìkěshìjiāzúhǔyǐngtángdetóuhàoànwèi!zhècìrúguǒbúshìshǎoyémàoxiǎnjìnlezhèlǐ,fùzébǎohùshǎoyédebīngxiānshēngyòutūránbúzhīqùxiàng,hēi翳才不会在少爷面前现身呢。”

  林齐一愣,除了这个hēi翳,还有一个人在暗地里保护自己?

  他看着hēi翳,听hēi翳将这几天她和冰先生跟在林齐身后的shì情都一一说了出来。包括孤岛战场shàng林齐的所作所为,还有那天晚shàng在金百合广场shàng那只奇怪的hēi猫等等,hēi翳说了这些,总算是让林齐勉强相信她是家族的成员。

  沉吟了一阵,林齐沉声道:“不要理★我,你既然没办法把我从这里弄出去,jiù出去为我传信。”

  “给老爹说,我暂时不会有shì,让老爹带人来接应我!”

  “让巴尔大叔和莉莉大婶不要乱动,圣辉大教堂戒备森严,他们只要保全自●己jiù好。”

  “打探一下,看看现在帝国和教会之间是个什么情形。狮子大伯带人攻打了圣辉大教堂,这件shì情肯定会影响教会和帝国之间的关系。看看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如果帝国真的和教会开战,jiù让老爹带人攻打这里把我救出去。”

  眯着眼睛,林齐死死的咬紧了牙齿。

  “给老爹说,亚瑟向我逼问家族祷文的shì情。让老爹查清楚,到底是谁泄露了这件shì。”

  林齐的脸色○很难看:“知道这shì的,里外不过那几个人,但是他们要么是家族的得力干将,要么是家族的老人。不管是谁泄露了这件shì情,建议老爹封shàng那人和那人所有亲族的嘴。”

  hēi翳应承了一声,她★又给林齐喂下了两条生火腿,然后带着那些零碎的垃圾没入了地下。

  林齐看着hēi翳消失的方向,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