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证据确凿


  第二百九十八章 zhèng据确凿

  “这是什么?”罗门**官看着阿ěr法手上的药剂,异常严肃的说道:“尊贵的阿ěr法圣堂大主教,在帝国的法庭上,我们不允许动用任何可能损伤嫌犯身体的手▲段来寻求zhèng据。圣堂最新章节.”

  阿ěr法微微一笑,他高高的举起了那瓶药剂,淡然的说道:“这是鉴魔药剂,只需要一点鲜血,就能分辨出一个人是不是众shén之启余党的shén奇药剂。”

  转身看向了圣路易十三所在的包厢,阿ěr法微微颔首道:“陛下,还请陛下挑选几个可靠的人来完成这一切。就是这药剂,均分成十份,然后随意挑选九个人和林qí一起接受鉴别,不容辩驳的事实会zhèng明林qí有罪,会zhèng明林qí他。。。和魔shén有染!”

  法庭内的喧哗声又大了起来,无数人纷纷站起看向了阿ěr法手中的药剂。

  皇帝指派了他身边的宫廷总管哈维带着几个忠实可靠的禁卫来到了阿ěr法身边,随着皇帝的命令,过了一会儿,一队执法官带着十个干净的玻璃杯走了进来。白净透明的玻璃杯,没有任何颜料,没有任何花纹,大家都能看到,这杯子干干净净的,里面也没有什么杂质。

  几个卫兵搬来了一张长长的桌子,十个玻璃杯一排儿放在了长桌上,阿ěr法仔细的将青色的药剂均分成十份倒进了玻璃杯中。随后他转向了在场的贵族,淡淡的笑问道:“我需要九位勇敢的贵族献出一滴鲜血!”

  众多贵族相互望了一眼,居然没有一个人上前。

  阿ěr法说得好听,说这是鉴魔药剂,如果是众shén之启的余孽,只要将鲜血滴进药剂里就会验明正身。但是如果阿ěr法在里面捣鬼,不管什么人的血液滴进去都会发生某些诡异的变化,他们岂不是自投罗网么?这种事情教会的人绝对做得出来,他们刚刚吃了一次大亏,害死几个贵族做利息,这是他们绝对做得出来的事情。(《7*

  所以没有一个贵族上前。

  站▲在包厢内的圣路易十三世脸色阴沉的看着那十份药剂,他沉声喝道:“大主教,还是你挑选五个shén职人员,加上我指派的四位护卫尝试着滴血吧。林qí,你可以随意指定一份药剂滴入鲜血!”

  说完这番话,●皇帝离开了包厢,顺着通道来到了囚笼边。他要在近距离亲眼看看这些药剂的变化,他可不想让人在他的眼皮子下面捣鬼。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十个玻璃杯,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十个杯子都没有动手脚,药剂也都是一模一样。皇帝自身修为极强,他的感官也极其强大,如果有人在这些杯子和药剂上捣鬼,是瞒不过他的眼睛和鼻子的。

  林qí深吸了一口气,他指着从左数起的第四个杯子点了点头:“陛下,将这个杯子递给我,您亲手递给我,可以么?”林qí的话摆明了不相信教会的人,他也唯恐有人在转移杯子的时候捣鬼。

  阿ěr法冷笑了一声,他看了林qí一眼,然后向皇帝点了点头。

  皇帝走到长桌边,亲手端起了■坐起第四个玻璃杯,小心的递进了囚笼递给了林qí。

  林qí接过玻璃杯,然后冷笑着看向了阿ěr法:“大主教,您可以开始了!”

  阿ěr法随意的指派了身边的五位白甲剑士,让他们割破了手指头★将鲜血滴进了五个玻璃杯。这边皇帝也指派了四个禁卫,让他们将鲜血滴了进去。

  青色的药剂包裹着殷红的鲜血,血珠进入药剂后凝而不散,殷红的血水悬浮在药水中缓缓旋转,渐渐的有淡金色的光芒释放了出来。□(《 .)光芒越来越强,到了最后那些鲜血就好像一颗颗小太阳放出了夺目的光芒,玻璃杯里的青色药剂都被染成了淡金色。随后药剂冉冉蒸发,化为一道淡金色的雾气飘起,一股氤氲的淡香在法庭内逐渐扩散开,这股香气让◆人闻到后只觉得一阵的shén清气爽,五脏六腑都好像被清水洗了一遍。

  阿ěr法笑着看了皇帝一眼,他不无得意的点了点头:“纯正的shén的子民的血液,在鉴魔药剂中将散发出让人精shén振奋的清香,金色的光辉,是shén灵对他们忠诚信仰恩赐的光芒。”

  随手指向林qí,阿ěr法冷笑道:“林qí,到你了!”

  林qí瞪了阿ěr法一眼,他皱了皱眉头,用牙齿咬破了指尖,小心翼翼的将一▲滴血滴进了杯子里。

  殷红的血液滴入水杯,青色的药剂突然翻滚起来,犹如大海生浪,泛起了细小波纹的药剂将林qí滴下的那一滴鲜血搅得稀烂,变成了无数极细的血晕扩散到了整个杯子里。随后伴随着无数人的■惊呼声,玻璃杯突然炸裂,那团青色混合着血色的药剂飞了起来,然后色泽迅速变成了淡黑色。

  随着一声低沉的虎啸声,翻滚的药剂炸成了一团黑色的浓烟,从中隐隐有一头狰狞的背生骨翼的魔虎凝出。随后是一头豹子,一头野狼,一头狸猫,几种魔兽都是通体漆黑,散发出让人难受的野蛮气息。靠近囚笼的几个白甲剑士急速拔出了利剑,小心的护住了身后的阿ěr法。

  随后这团浓烟炸开,一股淡淡的威压从中扩散开来,随着一声低沉的龙吟响起,一只拇指大小的黑色飞龙虚影从浓烟中飞出,迅速绕着林qí飞了几圈,然后飞龙炸开成了一团淡淡的烟气,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逐渐在法庭内扩散开。

  别人滴下的鲜血变成了金光、淡香,林qí滴下的鲜血变成了黑气、恶臭!

  法庭内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林qí,就连皇帝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的诡异。

  林qí真的是众shén之启的余党?众shén之启最为大陆上民众所知的力量,就是从各种魔兽体内萃取精华,用这种精华淬炼人体,让人的力量得到提升。不用阿ěr法解释,法庭内的众多贵族都看得明白,林qí分明是服用过好几种众shén之启的秘药强化了肉身,否则他的血液中不会带有这些魔兽的气息。

  曾经也有别的秘药师想要模仿众shén之启的这种药剂,但是从来没有人成功过。或许他们能够从各种植物性、矿物性药材中提取出增强人体力的药剂,但是从魔兽身上,他们从来没有萃取出任何有益人体却又没有副作用的东西。

  这是众shén之启的独门秘方,独此一份,大陆上再不见有其他人能做到。

  皇帝犹如见鬼一样看着林qí,他深深的吸着气,那表情就好像一个饥肠辘辘走在大街上的乞丐突然看到了一大块面包,但是这块面包却被丢在了一堆马粪里一样纠结。他的脸抽搐着,十指在轻轻的痉挛着,那纠结的表情啊,让林qí都有点为他难受。

  不等众人从林qí服用过众shén之启秘制药剂的震惊中恢复,法庭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一队shén色肃穆面容呆板的裁决牧师簇拥着两个面容姣好、身材窈窕的女教士大步走了进来。

  林qí呆呆的看着那两个小腹微微隆起的女教士,突然觉得眼角一阵抽搐!

  刚刚葛朗姆给林qí编造的罪名中,可就有勾搭女教士这一条重罪。勾搭女教士也就罢了,在帝都的纨绔公子中尽有这种喜欢猎艳猎奇的人,他们经常和一些立身不正的女教士勾勾搭搭,于莲甚至还为他们凑合了好几对露水夫妻。

  但是让林qí崩溃的就是,葛朗姆说他和女教士在教堂中,在诸shén面前秽乱,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亵渎shén灵的大罪!虽然这和shén恩令中的当面亵渎shén灵还差了一点,但是shén灵这种事情,你能说得清楚么?

  如果阿ěr法说,某年某月某日在某个教堂的某个shén像面前,林qí和某个女教士坦诚相见,在shén像下风流一宿。然后只要阿ěr法拿出zhèng明,说那尊shén像在那个夜里正好有某个shén灵的一缕shén识附着在上面,林qí可就犯下了就连shén恩令都无法赦免的重罪!

  谁能说得清那尊shén像是否有shén灵的shén识附着?这还不是看这些大shén棍怎么说么?

  林qí当即举起手:“我抗议,我抗议。。。”

  话音未落,两个女教士已经扑到了林qí的囚笼外,伸手牢牢的抓住了林qí的长袍。

  “我爱你,但是,我们玷污了shén的光辉!”两个女教士异口同声的看着林qí哭泣道:“希望shén灵能够免去你的罪,所有的罪责,都让我和我腹中的孩子来承受吧!”

  林qí根本来不及反应,两个女教士已经掏出了锋利的匕首,深深的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阿ěr法愤怒的咆哮起来:“林qí,你又逼死了两个误入歧途却还能迷途知返的shén的子民!你这个罪不可赦的罪人啊,你还不承认你的罪么?”

  林qí死死的盯着阿ěr法,他正要开口,一名裁决牧师已经将一套众shén之启的法袍拿了出来。

  “圣堂大主教阁下,这是我们在林qí宿舍墙壁上的暗柜里找到的法袍。。。众shén之启学徒的法袍!”

  阿ěr法摊开了双手:“诸shén在上,林qí罪zhèng确凿,无可分辨,他有罪!”

  律举起了双手:“林qí有罪,他。。。有罪!”

  法庭内的众多贵族看着惨死在囚笼外的两个女教士,同时惊恐的低下了头。

  罪zhèng确凿,林qí无法辩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