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归顺的人


  ‘叮。(《》7*。”yī声脆鸣响起,yī个红酒杯歪倒在长桌上。手持酒杯的老人已经歪歪斜斜的倒在了高背椅上,他嘴角有yī缕涎水流出,不穿发出低沉的鼾声。

  醉了,醉了,被囚禁了这么多年,miàn对yī顿数十年未见的奢华宴席,这些很久以来都只能用劣质朗姆酒稍微解馋的老人终于醉了。他们仪态全无的倒在了椅子上、地上,流着口水沉沉睡去。

  阿法兰红着脸,慢吞吞的向林齐这边行了过来。

  林齐低头看着梅阿的尸体,梅阿的死,和阿法兰怎么都分不开关系。如果不shì阿法兰拿走了他的法杖,如果不shì阿法兰用法杖换取宴席,让梅阿心如死灰彻底失去了所有的希望,梅阿也不至于做出这么极端的事情。

  所以林齐懒得看阿法兰yī眼,虽然他shì强大的圣境法师,但shì在林齐看来,阿法兰也不过shìyī个街头的老乞丐他还记得自己刚被丢下来的那天,玄蓝为这些老家伙捞咸miàn包的场景。

  这群人已经彻底丧失了所有的尊严,他们已经沦落成了蛆虫!

  如梅阿所言,他们都变成了蛆虫,没有任何前途可言的蛆虫。

  阿法兰有点醉酒了,他哴跄着走到了林齐身边,低头呆呆的看着梅阿被鲜血覆盖的miàn孔。过了很久很久,阿法兰才重重的打了个饱嗝,幽幽的叹了yī口气:“梅阿,我最喜欢的弟子,两百年不见,我还shì记得你这个眉毛都快吊到下巴上的学生。你怎么就不能好好的活着?”

  玄蓝扭头看了看梅阿的尸体,又看了看老不死的阿法兰,很没劲的蜷缩在了水池边,打了个呵欠后沉沉睡了过去。玄蓝吃饱喝足了刚刚还很有精神,但shì现在那股子兴奋劲过去了,他也就瞌睡了。(《》.)

  哗哩哗哩蹲在梅阿身边,小手偷偷摸摸的抚摸着梅阿身上的法袍。这shìyī件品质很不错的顶级法袍,散发着让人战栗的魔法气息哗哩哗哩盘算着如果将这件法袍卖出去,能够换来多少斤肉。

  林齐看了看阿法兰,将梅阿死亡前的话对阿法兰说了yībiàn。

  阿法兰的脸抽搐了yī下,他突然低沉的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阿法兰看着林齐低声笑道:“这孩子,他真shì糊涂了,活着比什么都好,他怎么就糊涂了呢?yī个法师的心?尊严?希望?呵呵,他这样死了就有了尊严,就有了希望了么?”

  林齐死死的盯着阿法兰冷笑道:“那么你们呢?”

  阿法兰死死的盯着林齐,慢慢的眯起了眼睛。他的眸子散发出绿油油的阴森寒光,就好像冬天夜里的饿狼眼睛,让林齐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阿法兰轻轻的说道:“你,又懂什么?我们活着,这就shì最大的希望。我们被关押了数百年我们yī直没有向教会屈服,这就shì我们尊严所在。”

  冷笑yī声,阿法兰低声叹道:“把他的尸体丢进火海吧,用魔力弓燃了灵魂,已经死透了,没办法弄活了。死之前把他的法袍扒下来给我这件袍子还不错,应该还能换点东西!”

  林齐气得嘴角都在抽搐他压低了声音低沉的咆哮起来:“阿法兰**师阁下,这shì您的徒弟!”

  阿法兰冷眼看着林齐,他突然轻蔑的yī芜

  yī股无形的巨力将林齐打飞了出去,将他死死的压在了后方的石壁上。林齐的胸膛被压得凹陷了下去,任凭林齐如何挣扎,他都好伤被胶水黏住的苍蝇yī样被压制在石壁上,根本无法动弹丝毫。

  玄蓝突然从梦中惊醒,他看到林齐被悬空压制在石壁上的景象下意识的yī拳向阿法兰打了过去:“老不死的,你干什么?林齐shì唯yīyī个找我聊天的人,你敢伤他?”

  冰霜巨人的yī拳有多重?基本上没什么生物能活看来解答这个问题,挨了冰霜巨人yī拳的,基本上都死了。(《》7*但shì玄蓝的这yī拳距离阿法兰的身体还有大概三尺远阿法兰右手轻描淡写的yī挥,yī股无形的力量就禁锢住了玄蓝的身体。玄蓝巨大的身体也慢慢的飘了起来和林齐yī样被死死的悬空压在了石壁上。

  “虽然到了这里,每天能积蓄的魔力很少很少!虽然我们的力量在这里受到了压制!”阿法兰死死的盯着林齐,眸子里闪过yī抹凶残暴虐的寒光:“但shì只要我们站在地上,我们依旧能发挥出七成的实力。你们这些毛头小子,想要捏死你们,就和捏死yī个臭虫没什么两样!”

  手yī松,林齐和玄蓝同时重重的摔倒在地,阿法兰转过身向宴会的长桌走了过去。

  走了几步,阿法兰这才回头,淡淡的对林齐说道:“梅阿shì我的徒弟,但shì,这里shì黑渊。适应这里的,就可以活下去,不适应的,就死。就shì这么简单,仅仅shì这么简单!”

  冷笑了几声,阿法兰悠然道:“我还活着,他已经死了,所以我shì正确的,他shì错的!”

  yī个miàn带笑容的俊美少年很shì腼腆的走到了阿法兰身前,轻轻的向他鞠了yī躬。

  阿法兰低沉的叹了yī口气,慢慢的将身上华美的红色长袍脱下,递给了miàn前◇这个俊美的、笑容都无比公式化的少年。长桌边已经醉倒的老人们身上的长袍也都被脱了下来,露出了他们穿着的用长草纤维编成的简陋袍子。

  几个老太太发鬃边的鲜花也被取走,手上的戒指也被夺走。长桌被yī○○张yī张的塞进了空间戒指,那些餐具和高背椅子也shì这样。就连食物的残渣都被这些俊美的少年打扫得干干净净,很快刚刚还灯火通明的宴会场地就变成了黑漆漆的洞穴空地。

  几小还清醒着的老人哭天喊地的□叫嚷起来,他们死死的抓着身上的红色长袍不肯放开,他们哭丧着脸哀嚎着,要求那些俊美少年让他们再穿yī会这件华美的袍子。yī个老太太也撕心裂肺的嚎叫着,她们miàn前的鲜花被夺走,她们插在发鬃上的鲜花也被◆夺走了。

  这些俊美的少年‘练有素的三五人yī组将那些老人推开,强行从他们手上夺走了最后yī件长袍、最后yī朵花朵。宴会结束了,短暂的梦幻yī样的豪华宴会结束了,这些东西当然要收回!

 ▲ 那些乐师也都miàn无表情的收起了乐器,整齐的列队走到了水池边。

  上miàn那个巨大的吊篮慢悠悠的放下,这些乐师走上了吊篮,然后吊篮慢慢的升起。玄蓝站在水池边向吊篮内外看了许久,然后大声嚎叫起来:“干干净净,没人偷偷的趴在吊篮外,你们可以放心了!”

  数十道侦测神术洒了下来,绕着吊篮急速旋转了几圈后,吊篮迅速的向上升起。

  然后shì那些俊美的少年列队来到了水池边,静静的等待吊篮的出现。

  吊篮yī次次的放下,yī次次的将人带上去。玄蓝yī次次的大声呼喝着,同时小心的看着那些老人,唯恐他们会攀附在吊篮上偷偷的混上去。曾经有人这么做过,那个混到了上yī层的老人给上miàn的教会守卫造成了惨重的伤亡,作为惩罚,玄蓝足足有yī个月没有吃到yī根牛毛,那yī个月可把玄蓝给饿坏了。

  眼看只剩下了最后二十名少年还没有离开,yī个白发苍苍瘦得皮包骨的老人缓步□走到了水池边,他突然重重的跪倒在了滚烫的池水中,双手高高举向了天空。

  “人慈的诸神啊,迷途的信徒,请求您的宽恕!”

  “我愿意归顺教会,我愿意将我的知识和我所知的yī切献给教会!” ◎
  “德鲁伊辛德碧教派的宝库在哪里,我可以告诉你们!里miàn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让我离开这里,让我。。。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林齐的心脏剧烈的抽搐着,他看到那最后留下◆的二十名少年的脸上,同时浮现了yī丝讥诮的冷笑。那些少年看着那个跪倒在池水中的老人,就好像yī群高高在上的公子王孙在看yī条跪在地上祈求吃屎的野狗!

  阿法兰和其他的老人都傻眼了,阿法兰厉声呵◆斥道:“阿莘德,你要背叛你的信仰和你的族人么?”

  阿莘德跪在池水中,突然厉声冷笑起来:“可shì我已经,被囚禁了三百五十年啊!三百五十年!我要美食,我要美酒,我要华服大厦,我要美女如云,我要荣华富贵。。。你们,能给我么?”

  所有人都僵硬在那里,没有yī个人吭声。

  过了不知道多久,吊篮终于慢悠悠的放了下来。四名身穿红袍的教会圣徒带着十几名狂信徒站在吊篮中,他们看着跪在水里的阿莘德,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人慈的神,可以赦免你的罪,巨龙德鲁伊长老问莘德,你会得到宽恕!”

  阿莘德跪在池水中,yī步步膝行到了吊篮上,然后他就爬进了吊篮,跪在了吊篮中没有抬起头来。

  吊篮升起,然后放下,然后最后那二十名少年也被拉了上去。

  老人们醉倒的醉倒,站在那里发呆的发呆。阿法兰miàn色呆滞的看着水池,然后。

  。。在林齐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阿法兰缓缓的走了过去,跪倒在了池水中。

  “教会需要我的力量,我知道的,我的大召唤阵,可以帮助你们!”

  林齐浑身剧烈的哆嗦着,他看了看梅阿血流满miàn的尸体,再看看跪在池水中的阿法兰,yī口血突然喷了出来。

  “阿法兰,你这个卑贱无耻的老杂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