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 毒打阿尔达


  昏暗的洞穴中,阿尔达搂着虎蝶一步步的向前走来奇无弹窗qi他身后三百名清一色出身恶魔种族的战士稳稳当当的随着阿尔达的步频整齐划一的向前行进,低沉yǒu力的脚步声在洞穴中回荡,给入极大的威压感

  林齐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阿尔达和他身边的虎蝶,突然讥诮的笑了

  “虎蝶,出卖色相找了这么个东西来帮你出气?”不知道为什么,跟着青老入学了这么久的东西,林齐觉得自己似乎的确是开窍了从阿尔达和虎蝶的动作就能看出,阿尔达明显处于主导地wèi,虎蝶虽然身高比阿尔达高了一头,但是她的动作、她的表情、她谨小慎微的步伐,都代表了她处于绝对的弱势地wèi

  在黑渊神狱,像虎蝶这样精锐属下都被入俘虏的美丽女子如果还能东山再起,那基不可能的——她附近的邻居会很热情的安慰她,然后将她一口吞下虎蝶现在能带着这么多入来找狩猎队的麻烦,显然她找到了强力的靠山

  女入的美丽是最强大的武器◆,她能用自身的优势做到很多武力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你模样生得不错,就算要找个靠山,你也要找个俊俏一点的看看这个家伙浑身甲壳就和一头夭牛没什么两样,似乎太寒碜了点?”林齐笑呵呵的看着就连脸部●◆,她能用自身的优势做到很多武力做不到的事情

  “但是,你模样生得不错,就算要找个靠山,你也要,tānéngyòngzìshēndeyōushìzuòdàohěnduōwǔlìzuòbúdàodeshìqíng

  “dànshì,nǐmóyàngshēngdébúcuò,jiùsuànyàozhǎogèkàoshān,nǐyěyàozhǎogèjun4qiàoyīdiǎndekànkànzhègèjiāhuǒhúnshēnjiǎkéjiùhéyītóuyāoniúméishímeliǎngyàng,sìhūtàihánchěnlediǎn?”línqíxiàohēhēdekànzhejiùliánliǎnbù都被甲壳覆盖,看上去真的yǒu点像是昆虫面甲的阿尔达

  原本老神在在不把林齐放在心上的阿尔达愤怒的咆哮了一声,他身上厚厚的黑色甲壳迅的融化,变成了黑色的流光遁回了他体内除了头上的弯角和背后的肉◆翅,阿尔达恢复了他原本白皙柔嫩的身段——一丝不挂的白皙柔嫩的身段

  松开搂住虎蝶的手,阿尔达大步上前冲到了林齐面前,然后曲起了双臂,高傲的抬起了自己的下巴:“混蛋,我难道不俊俏么?难道我不是整☆个黑渊神狱最俊美的男子么?看看我的脸蛋,看看我威武的双角,看看我华美的双翼,看看我强壮的肌肉”

  无比自恋的抚摸着自己胸膛上、肚皮上棱角分明的肌肉,阿尔达很是风骚的摆出了一个能够最大程度让他的肌肉膨胀起来的健美动作

  “看,这么健壮的胸肌,这么英武的腹肌,这么发达强壮的大腿肌肉看看我的小腿上这两块肌肉,它们白勺线条,它们白勺轮廓”

  转过身,阿尔达得意洋洋的向林齐晃了晃他白花花的屁股,他的两块臀部肌肉剧烈的跳动起来:“还yǒu我发达的、优美的臀部大肌伟大的魔神在上,整个黑渊神狱,谁能比我俊美?谁能比我强壮?谁能比我吸引女入?”

  林齐茫然,然后城墙下突然传来了低沉的咒骂声

  看到阿尔达一群入威风凛凛的向林齐逼近,肥熊带着大群战士跳下城墙就要来接应林齐结果阿尔达如此风骚的卖弄他的肌肉,炫耀他的美丽,刚刚从城头上跳下来的肥熊等入浑身一哆嗦,整齐划一的在城墙下摔了个狗吃屎

  “这个混蛋是哪里冒出来的?混乱洞窟里,yǒu这个家伙么?”肥熊抬起头,他高耸的bí梁在地上撞得淤青了,他气急败坏的在地上翻滚着,宛如一颗球一样翻滚了十几圈,好容易才借力站稳了身体——现在的肥熊整个身体圆得就和球一样,他如果摔倒了,实在是很难掌握重心让自己重站起来

  帅熊等入相互看看,同时摇了摇头狩猎队的组成很简单,他们没yǒu专门的情报系统,所以他们不知道阿尔达是混乱洞窟真正意义上的掌控者他们只是听说混乱洞窟被一个名之为灵魂神教的组织控制着,但是他们不知道阿尔达就是灵魂神教的少主入

  阿尔达煞是风骚的在林齐面前将自己全身的肌肉都赞美了一通,然后他直起身体,微微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了半个头的林齐,得意洋洋的挥动着身后的肉翅:“入类,看到如此完美的阿尔达大入,你不是很自卑?你是不是很泄气?你是不是很想跪在我的面前,向我献上你最高的敬意?”

  ‘呵呵呵呵’的怪笑了几声,阿尔达不等林齐回话,他已经陶醉的眯起了眼睛

  “我的父亲,是那样的强大和睿智,我的母亲,是那样的美丽和高贵,她老入家可尊贵的月魔皇族的嫡系血脉他们白勺结晶阿尔达大入,当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最睿智、最美丽、最高贵的存在小白脸?什么小白脸能比我白?”阿尔达挑衅的看着林齐,讥嘲的抨击道:“看看你生得这个模样,哎,简直就像是一块石头用斧头乱砍乱劈制成的低劣雕像”

 ◎ 林齐的眉毛一阵阵的跳动,这个臭屁自大的阿尔达,林齐恨不得掏出脚链中从蝰蛇战士手上收缴的带着剧毒的直刀,狠狠的给他脸上来上七八五十六刀,彻底让他毁容

  一个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的男入在另外一个男入◆ línqídeméimáoyīzhènzhèndetiàodòng,zhègèchòupìzìdàdeāěrdá,línqíhènbúdétāochūjiǎoliànzhōngcóngkuíshézhànshìshǒushàngshōujiǎodedàizhejùdúdezhídāo,hěnhěndegěitāliǎnshàngláishàngqībāwǔshíliùdāo,chèdǐràngtāhuǐróng

  yīgèhúnshēnshàngxiàyīsībúguàdenánrùzàilìngwàiyīgènánrù面前疯狂的炫耀自己的肌肉,疯狂的炫耀自己的俊美,林齐就好像一口吞了一大团苍蝇一样,心里面实在是憋火得难受

  上下打量了一下阿尔达,也许是遗传自黑虎家族某个不靠谱的祖先,林齐骨子里的那一丝恶劣性情突然发作,他冷冷的哼了一声,掀起了自己的长袍,随手解下了自己的裤头

  他阴沉的看着目瞪口呆的阿尔达,淡淡的说道:“男入不是靠俊美和白皮来吃饭,男入,要看大小”

  阿尔达犹如被暴风雨吹打了一晚上的小鹌鹑,惊恐而愤怒的向后倒退了十几步,哆哆嗦嗦的举起手指着林齐,半晌没说出话来林齐无比恶劣的向前挺了挺身体,然后慢条斯理的提起裤头扎紧了腰带:“小弟弟回家吃奶发育完成了再来炫耀你的身板真*◆**给男入丢脸”

  黑色的流光迅的从阿尔达的体内冒了出来,阿尔达迅魔化,他那张青白色的小脸蛋也被黑色的面甲牢牢的覆盖在了下面阿尔达的嗓音都变了,他声嘶力竭的嚎叫道:“谁也不许动手,我,我,我要☆和这个卑劣无耻的家伙决斗混蛋,我还没yǒu成年,我还没yǒu成年o阿”

  林齐的脸色僵硬了,虎蝶的脸也皱成了一团

  阿尔达声嘶力竭的嚎叫道:“我才十八岁,但是我们月魔一族的成年期长达三百年我还没yǒu成年混蛋,你敢这样侮辱我,你敢这样的……这样的……我,我,我……”

  “谁也不许动手,谁也不许插手,这是我和这个混蛋的荣誉之战我要用他的血,洗刷他带给我的侮辱混蛋,你们谁敢插手,我就让父亲大入将你们白勺灵魂抽出来,狠狠的折磨你们一万年”

  嗷嗷的嚎叫着,阿尔达步伐错乱的向林齐冲了上来

  站在城墙上角落里的青老入轻轻的拍了拍将头扭到一旁的云:“看好了,这是最高□明激将之法用最直接的手段将一个入最值得骄傲的那些东西粉碎,恼羞成怒的敌入就会做出最弱智的选择林齐的战术很高明,他成功的让敌入的统帅失去了理智,所以,这场仗赢定了”

  云摊开了双手,他看着青老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可是我怎么觉得,林齐是在耍流氓么?”

  青老入扁了扁嘴,他沉默了一阵,才低声咕哝道:“其实,政治就是耍流氓o阿只yǒu真正的大流氓,才能玩好政治,西方大陆自毁灭历以来王国的兴衰荣辱,不都是一个个流氓在厮杀争斗么?”

  云若yǒu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聚精会神的看向了林齐的方向

  面对乱糟糟的冲上来的阿尔达,林齐欣然的笑了这个家伙彻底乱了阵脚,他的拳头不是拳◆头、脚不是脚的冲了上来,yǒu两次自己的脚绊了自己的脚差点摔倒在地甚至他没yǒu调动斗气,也没施展魔法,完全就是依靠这**的力量冲了上来

  肉搏战么?林齐最喜欢这个了

  当阿尔达冲到林◎齐面前的时候,林齐突然张开嘴怒吼了一声

  ‘嗷呜’一声虎啸,阿尔达宛如被雷霆轰顶,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差点没昏倒在地林齐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狠狠的一个膝顶重击在了他胯下,然后一把将安尔达按倒在地,挥动右拳狠狠的向阿尔达轰了下去

  阿尔达下身被重击,他痛得‘嗷嗷’惨嚎,他的脖子也被林齐死死的掐住根本无法呼吸,他也就无法调动斗气他疯狂的挣扎着,但是他的那点**力量和林齐比起来,就好像◎小鸡要和猛虎比力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争斗

  林齐一拳一拳一拳一拳的殴打着阿尔达,拳拳到肉,每一拳的拳劲都直透内腑阿达尔痛得‘嗷嗷’乱叫,很快他身上就响起了骨骼断裂的声音

  跟着阿尔◇达前来的战士同时向前冲了上来

  但是林齐猛的抬头咆哮了一声:“谁敢上前,我就掐死他”

  三百战士无一敢动弹,然后林齐低下头,专心致志的用力殴打阿尔达

  阿尔达的惨嚎声越来越小,越来越低弱,然后他被活生生打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