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狂尸之灾


  第sì百零九章 狂shī之灾

  水池边,通道下,翼风被狂xìn徒师团长打碎的翅膀正在急速蠕动。

  破裂的骨骼迅速拼凑愈合,掉落的羽毛急速的生长了出来,翼风浑身都被一股血色雾气笼罩,他的皮肤下一条条粗大的血管急速的扭动着,血液正在用平时数十倍的速度在体内流动。

  涸泽而渔焚林而猎,这就是林齐给翼风等人服下的两种药剂滋生的效果。翼风一辈子的生命力都被压榨了出来,集中在了短短的几个小时中。在这几个小时内,他们就是不死不灭的恶魔,除非同时砍断他们的脑袋剁碎他们的肢体,否则他们就是杀不死的恶魔。

  在翼风的身边,那名狂xìn徒师团长的身体正快速的抽搐着,过了没多久,他慢吞吞的站起身,仰天发出一声低沉而邪异,充满了不甘不愿的绝望咆哮,然后他的眸子就变得和翼风等人一模一样的浑浊。他的神智被抹杀,狂shī散的药力正在他的体内流动,他正在用最快的速度变成一具行shī走肉的傀儡。

  翼风低沉的咆哮了一声,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缓步走到了水池边。那个狂xìn徒师团长紧随在翼风身后,慢吞吞的走了过去。一万sì千多名神色呆滞,眸子里没有丝毫亮光的行shī慢吞吞的聚集在水池边,呆滞的看着通道。

  一万sì千多人,就被林齐当做炮灰殿后。

  放在以前,林齐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哪怕他自幼在黑虎家族耳熏目染,见惯了各种各样的血雨腥风,但是他自己还是下不了这样■的重手。就算他接收瘸子的领地那一战中,他也只是重创了瘸子,真正杀死瘸子的人另有他人。

  确切的说,在被丢进黑渊神狱之前,林齐的双手还是很干净的!相比黑虎家族的其他人,相比高卢帝国的那些高官显贵★,相比教会的那些高高在上的神职人员,林齐干净得就好像刚刚出生的婴儿。

  但是进了黑渊神狱,在青老人的调教下过了这么几年,林齐的心性早就不同了。

  区区一万sì千多名敌人,ràng他们变成傀儡拦击追兵,这是他们最好的下场。林齐甚至还觉得自己有点心慈手软,如果他将整个黑渊神狱的所有囚犯都变成了傀儡,那么他有十成十的把握可以全歼敢于进入最下一层黑渊的教会大军。

  如果,如果林齐在▲那些傀儡的体内留下一些众神之启的怪异毒剂,比如说各种烈性的瘟疫病毒之类,林齐甚至可以ràng整个黑渊神狱变成地狱——就算是那十八名教会的圣徒,他们的身体都已经完全神力化了,众神之启依旧有‘屠神之毒’r◆àng他们魂飞魄丧。

  太心软,林齐觉得自己还是太心软。他倒是不介意教会那些神棍的死伤,他只是不忍心ràng那些被关押进来的囚徒死伤太重而已。所以林齐只留下了翼风等一万多名傀儡,毕竟这些人是他的敌人,他不管用什么手段折腾他们,他都一点儿内疚都没有。

  三位悍勇无畏冲杀下来的师团长全军覆没,通道出口处被林齐用灵魂冲击打得魂灵儿乱颤的两万多名狂xìn徒挣扎了一刻钟,终于勉强恢复了一点点的精力。

  作为虔诚的狂xìn徒,这些战士不知道什么是畏惧,不知道什么是恐惧。他们将自己同伴的shī体挪开,从通道上抛下了数十条粗大的铁链,然后一个个‘哼哧哼哧’顺着铁链向下攀爬,用最快的速度◆冲向了黑渊神狱的最深一层。

  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他们都要战斗在最前线。不管那些该死的异端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他们都一定要摧毁这些异端的阴谋,然后将他们的**和灵魂同时撕成粉碎。

  气喘◇吁吁的狂xìn徒们用最快的速度顺着铁链溜了下来,他们甚至不顾自己的手掌被铁链磨得血肉模糊,甚至有些人的掌骨都露了出来。他们只是愤怒的嚎叫着,想要用最快的速度惩罚所有胆大妄为的异端。

  狂xìn军团的战士,地位最低的战士都有地位下阶的水准,下级军官就是地位中阶的实力,中级军官铁定都是地位上阶的力量。师团长以及各团的团长,绝对都是天位的力量。

  尤其这些虔诚的狂xìn徒他们可以借用一点点神灵之力,他们可以ràng自己的力量、速度都增强一倍以上,他们在战斗的时候将无畏生死,不知道痛苦,他们经过残酷磨练的**可以支持他们在重伤的情况下奋战数个小时。

  所以狂xìn军团是西方大军上有名的强大武装力量,单纯从战斗力而言,惩戒骑士团都不是狂xìn军团的对手——如果不是因为狂xìn军团的脑子都不好使,他们总是会落入异端们最粗浅的陷阱导致大量不必要的伤亡,他们就是西方大陆人类阵营最强大的军团。

  数十根铁链哗啦啦的垂了下来,口诵惩戒之神训词的狂xìn徒身体带着淡淡的金光,他们不顾灵魂中传来的痛苦,咬牙切齿的顺着铁链滑下。当最下面的数十名狂xìn徒碰到玄蓝动用全部魔力加固的玄冰时,他们毫不犹豫的燃烧起了自己的灵魂。

  数十颗小太阳凭空出现,玄蓝加固的玄冰‘嗤嗤’的气化,变成了灼热的蒸汽向上升腾而起。然后一个又一个的狂xìn徒燃烧了灵魂和生命,他们毫不畏惧的用自己的生命为自己的同伴开路,将厚达千多米的玄冰层烧得支离破碎,很快就将整个通道彻底打穿。

  为了打穿这一条通道,近千名狂xìn徒失去了生命。

  他们甚至连shī体都没留下,因为他们的身体在燃烧的灵魂火焰中化为一缕金色的雾气,慢吞吞的飘上了高空。随后虚空中有金色的魔法阵出现,将这些金色的雾气一口吞了下去。这些金色的雾气都是强大的狂xìn徒燃烧灵魂和生命而生成,故而蕴藏了极其巨大的精气和力量。

  剩下的狂xìn徒们则是疯狂的嚎叫了起来,这是神灵在接引他们的同伴去到神灵身边啊!

  这么多么崇高的幸福,这是狂xìn徒终极的幸福和追求啊!他们为了神灵而死,死后他们就将去到神灵身边,成为神灵的战士,永远的侍奉神灵,永远的保护神灵。

  所以更多的狂xìn徒开始燃烧自己的灵魂和生命,他们悍不畏死的丢下铁链,从离地数百米的地方跳了下去,亡命的跳了下去。他们落在坚硬的石地上,他们的双腿和脊椎骨承受不住这么巨大的冲击力,他们的骨骼同时崩解。

  但是强大的力量在他们的体内流窜,他们燃烧灵魂和生命,他们也和服用了狂shī散的行shī走肉一样,拥有了可怖的、非人的自愈力量。他们断裂的骨骼迅速的修复如初,他们根本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刚刚落地就好像蚱蜢一样骤然跳了起来,怒啸着向围在水池边的傀儡们杀了过去。

  鹏人翼风发出了尖锐的啸声。

  林齐给他们下的命◎令是——堵住这个通道,不许任何人离开。

  傀儡们骤然爆发了匪夷所思的力量,他们同样蹦跳了起来,跳得比那些狂xìn徒更高、更快。他们根本不顾敌人的攻击,只是冲到敌人身边,然后挥动爪子,张开牙齿,▲lìngshì——dǔzhùzhègètōngdào,búxǔrènhérénlíkāi。

  guīlěimenzhòuránbàofālefěiyísuǒsīdelìliàng,tāmentóngyàngbèngtiàoleqǐlái,tiàodébǐnàxiēkuángxìntúgènggāo、gèngkuài。tāmengēnběnbúgùdíréndegōngjī,zhīshìchōngdàodírénshēnbiān,ránhòuhuīdòngzhǎozǐ,zhāngkāiyáchǐ,丝毫不顾对方对着自己的致命要害的攻击,狠狠的抓了下去,狠狠的咬了下去。

  犹如两群野兽碰撞在一起,‘咔咔咔咔’的骨折声犹如万马奔腾的蹄声一样响起。

  翼风被两名燃烧了灵魂的狂xìn徒团长一拳打断了颈椎骨,一拳打碎了心脏。但是他的肌肉和骨骼怪异的蠕动着,就连碎裂的心脏都在短短两秒钟后修复如初。翼风锋利的爪子划过两个狂xìn徒团长的胸口,蕴藏着行shī毒素的爪子深深的没入了他们的身体。

  两个狂xìn徒团长的身体骤然发黑,他们的身体一阵摇晃,金光和黑气在他们的体表剧烈的冲撞,发出刺耳的‘嗤嗤’声。很快两个狂xìn徒团长的身体就骤然一晃,他们的灵魂被彻底消泯,他们的身体转过身,向自己身边的狂xìn徒同伴杀了过去。

  这些狂xìn徒自身就在燃烧灵魂,加上狂shī散泯灭灵魂的恐怖力量,二者合力轻松将这些狂xìn徒的灵魂击杀。他们的**就变成了最完美的傀儡,在狂shī散◎的催动下,丧失了所有神智的狂xìn徒疯狂的杀向了自己的同伴。

  其中又以被翼风转化的那个狂xìn徒师团长的工作效率最高,他犹如狂风一样在数百名狂xìn徒的身边掠过,锋利的指甲狠狠的撕开了这些曾▲经的下属的身体。、

  面对自己的最高指挥官,那些狂xìn徒下意识的都忘记了闪避,所以他们轻轻松松被自己的师团长击伤,然后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变成了新的行shī走肉。

  越来越□多的狂xìn徒跳了下来,越来越多的行shī走肉正在生成。

  众神之启之所以被教会全力击杀,他们的药剂也是一大主因。所有众神之启的药剂都能用‘流毒无穷’来形容,林齐的下手真的是够心软的!

▲duōdekuángxìntútiàolexiàlái,yuèláiyuèduōdehángshīzǒuròuzhèngzàishēngchéng。

  zhòngshénzhīqǐzhīsuǒyǐbèijiāohuìquánlìjīshā,tāmendeyàojìyěshìyīdàzhǔyīn。suǒyǒuzhòngshénzhīqǐdeyàojìdōunéngyòng‘liúdúwúqióng’láixíngróng,línqídexiàshǒuzhēndeshìgòuxīnruǎnde!

  他也只不过是弄出了一万多具几个小时后就会耗尽所有生命力自然死亡的傀儡而已,他真的是很心软的一个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