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圣女,尹青月


  尖锐de鹰啼声响起,两头通体青色de暴风鹰挥动着巨大de翅膀向林齐扑了过来。

  但是黑暗中突然射出了yī条滑腻de粘满唾液de长舌头,yī张大口突兀de出现在两头大鹰de面前。长舌捆□
  jiānruìdeyīngtíshēngxiǎngqǐ,liǎngtóutōngtǐqīngsèdebàofēngyīnghuīdòngzhejùdàdechìbǎngxiànglínqípūleguòlái。

  dànshìhēiànzhōngtūránshèchūleyītiáohuánìdezhānmǎntuòyèdezhǎngshétóu,yīzhāngdàkǒutūwūdechūxiànzàiliǎngtóudàyīngdemiànqián。zhǎngshékǔn住了两头大鹰,强行将它们拖进了大嘴中。‘咔嚓咔嚓,de咀嚼声没响了几下,黑暗中就喷出了yī大片de鹰毛。

  四蹄着地de驴子慢悠悠de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de肚皮鼓胀胀de,他轻轻de挥动着耳朵和小尾巴,长长de驴脸上带着yī股子吃饱喝足de家畜特有de舒适和满足de微笑。他眯着眼懒洋洋de走到林齐身边,乖巧de趴在了林齐de脚边。

  林齐低头看了驴子yī眼,然后yī把扯开了手上圣女de胸衣:“你看,不是大胸脯!和她de那几个侍女也差不多,基本上可以和哗哩哗哩相比了!”

  驴子翻了个白眼,悻悻然de站起来,重重deyī口吐沫吐在了地上,然后摇晃着尾巴遁入了黑暗中。

  ‘咔嚓,de咀嚼声不断响起,yī个又yī个重甲战士或者手持铜锭de大汉在黑暗中突兀de消失,yī切就好像噩梦中de场景,活生生de大活人就这么凭空de消失了,不时有各种身上de零碎佩件比如说腰带x皮靴之类de从空气中喷了出来。

  “你,可以死了!”林齐冷冷de看着手上de圣女,右手呈龙爪状喷出淡淡de青色龙气,就要yī爪拍在她de脑门上。青龙破穹化神经这门云氏yīzú秘传de功法中,◎威力最大deyī套武技就是‘云龙九爪”只要实力足够,不要说yī个人头,就算是yī座大山都会被yī爪抓出几个大窟窿。

  在云霄君de口供中,云氏yīzúde祖先曾经有人用云龙九爪yī把抓起yī条●▲大河,将绵延百里de大河当做兵器攻击敌人。云龙九爪可以抓捕yī切有形无形之物,只要自己de力量能够承受,就算是光、就算是火、就算是灵魂和黑暗都能被抓在手中当做兵器使用。

  森森龙气彻骨阴寒,脑◎袋肿得和猪头yī样de圣女惊恐de瞪大了双眼,发出了声嘶力竭de惨嚎声:“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们小、姐是荒漠神殿de副殿主,你敢杀我,yī定会被荒漠神殿不死不休de追杀!你,你,你和你身边de人,hái是赶紧自杀吧,省得牵累了自己de部zú。”

  到了这个时候,这个圣女hái能说出这么让人无语de话,林齐差点yī口血吐了出来。

  这要多么白痴de主人,才会教出这么愚蠢de圣女?这个圣女说什么?她们de小姐是荒漠神殿de副殿主?林齐无法想象她们de小姐是什么样de人,更无法想象荒漠神殿怎么会让这样deyī个女人成为核心高层。

  但是这和林齐有什么关系?他用云龙九爪杀死这个圣女,然后在所有de尸体上都补上几爪,这口黑锅就得结结实实de扣在云君de那三个孝子贤孙身上,和林齐又有什么关系?

  冷笑yī声,林齐右爪yī挥就要按下,但是极远处突然传来了yī个柔和de声音。这声音是那样de轻柔、清澈,就好像生满了白色百合花de幽谷中yī条潺潺而过de雪山积雪融成de溪水,甚至林齐心头凛冽de杀意都被这声音骤然削弱了yī大半。

  “尊贵de客人,hái请饶恕她们de冒犯。呼罂就算有错,她毕竟也是我荒漠神殿de三大圣女之yī,您尊贵de手,不能沾染圣女de血,否则哪怕yī切都是是呼罂de错,荒漠神殿势必也将变成您de敌人!”

  被林齐拎在手中de圣女呼罂呆了呆,她突然声嘶力竭de嚎叫起来:“尹青月,你不能让这个罪人杀我!拿下他,追究他de罪责,诛灭他dezú人!他打伤了我,他打伤了我de侍女,他击杀了我这么多de护卫和追随者,他应该被凌迟处死!”

  林齐冷哼yī声,yī拳闷在了呼罂de脑门上,硬生生将她打晕了过去。呼罂de额头上很快就冒出了yī个拳头大小de肉包,这让她de脸看上去就好像yī颗生了肉瘤子de猪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轻轻de脚步声传来,yī个身穿青色长袍,袍袖上绣满了火焰和黄沙纹路de绝美女子从黑暗中冉冉显身。

  这个名之为尹青月de女子身量极高,比起林齐都要高出了yī拳左右,林齐看到她de时候,都本能de向她de脚下看了yī眼,身量这么高de女子,实在是罕见到了极点。

  虽然身量这么高,但是尹青月de身段并不是那中魁伟狼阉de体型。应该这样形容,她de身材很是矫捷匀称,每yī根线条都恰到好处,在雌豹yī样de矫捷有力中透着yī股温和温柔de柔美气息,给人yī种很特别de感觉就好像她前yī刻hái能拔剑屠杀万军,后yī刻就能素手调羹汤,做yī个标准de贤妻良母。

  两种迥异de风格在尹青月de身上完美de统yī为yī体,yī点都不显得唐突。

  和寻常游牧民zúde女子浅褐色、大麦黄色de皮肤不同,尹青月de暴露在外de皮肤极其de白嫩白皙,在白净中hái透着yī股子淡淡de青色,那是yī种极其润泽、清澈de青水晶yī样de青色。这yī抹淡淡de青色,更是衬托出了她de白净,那是yī种不属于人类应有de纯净无暇de白。

  至于她de容貌么,林齐低◆头看了看被自己打得和猪头yī样de呼罂,摇了摇头,随手将她丢在了地上。就算是容貌无损de呼罂,大概也要十几二十个她de美貌加起来才能和尹青月相比yī二。

  那是yī张水波yī样温柔,铁心兰花y□ī样坚韧,美丽而没有丝毫瑕疵de面孔。坚挺de鼻梁,微微陷下de眼眶,深邃de淡青色眸子,那眸子就好像yī汪湖水,可以让人de灵魂在内溺亡,也能安抚yī切躁动de心绪。尤其她那yī抹淡水色de唇瓣,林齐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女子de唇生得那样美丽,就好像是巧手宗师用水色de宝石精心雕琢而成。

  配上她身上那套华美de青色长袍,以及长袍上那复杂多变、神秘莫测de火焰黄沙图纹,尹青月给林齐de第y○ī眼冲击力是极其强悍de。

  夜间de风吹拂着尹青月披散de长发,浓密de长发足足垂到了她de脚踝处,黑色de长发在夜风中肆意de飞舞,尹青月就好像传说中de女神yī样从黑暗中冉冉显身,悄无声◆息de来到了林齐身前。

  带着yī股柔和de毫无威胁力de笑容,尹青月缓缓de走到了距离林齐不到三米de地方口她de身材比林齐更高了yī拳,所以林齐只能微徵仰头才能正视尹青月de双眸。

  可想而知,以林齐魁伟de身材都要微微仰头才能正视尹青月,当她站在其他人面前时,仅仅她de身高就将带来多大de心理压力。尤其是她de容貌如此绝美,气质又是这样de不似凡人时,除非林齐这样经受过黑渊神狱那种噩梦之地de磨练,心境无比坚固de人,否则没人能够在她面前直起身体。

  最后yī声惨嚎传来,酒桶yī把抓起了三个重甲战士,就好像撕扯面条yī样将他们de身体撕成了两段。鲜血和内脏洒得满地都是,酒桶‘呵呵,怪笑着,慢慢de将身体恢复了正常。

  尹青月看了yī眼满地de死尸和鲜血,悠悠de叹了yī口气,然后向着林齐露出了yī丝微笑:“呼罂已经受到了惩罚,她de追随者已经被您de属下全部杀死。呼罂是我荒漠神殿三大圣女之yī,hái请您饶恕她de冒犯之罪。”

  林齐yī脚踏在了呼罂de脑袋上,尹青月修长de双眉微微yī皱,无奈de叹了yī口气:“如果您对呼罂de怨气难以消散,我可以代表荒漠神殿对您做出补偿,而且,我将保证您在大陆之桥de安全。”

  林齐de眸子闪烁了yī下,那什么补偿也就算了,荒漠神殿只是大陆之桥de土霸王,林齐不信荒漠神殿能给自己多大de好处○。但是如果尹青月真de能保证自己在大陆之桥de安全,这件事情倒是有得商量。

  yī路向东数万里,在大陆之桥de尽头就是东方大陆yīyī唯yīyī个没有被神器监控de大陆。林齐只要在路上重新制造☆几块魔法阵盘,将魔法传送阵重新补全,在东方大陆就算是云君亲自追杀了过来,林齐也有信心将他抹杀,就不要说云君de几个孝子贤孙了。

  轻咳了yī声,林齐下意识de动了动脚,昏迷中de呼罂发出了yī声痛苦de呻吟,林齐差点、踩烂了她肿胀de面皮。尹青月de眉头越发蹙近,她无奈de看着林齐:“您觉得,我de条件怎么样呢?”

  林齐故作沉思了yī阵,酒桶、阿尔达等人已经走到了这边,好色成性de阿尔达正流着口水死死de盯着尹青月不放。错非林齐正在和尹青月交谈,怕是阿尔达早就出言勾勾搭搭de了。

  “您凭什么能够保证我在大陆之桥de安全?”林齐直接问道:“您在荒漠神殿,是什么身份?”

  尹青月笑了,她轻轻de点了点头:“我是荒漠神殿de圣女,确切de说,我才是荒漠神殿唯yīde圣女,呼罂和她de妹妹呼粟只是备选de圣女罢了。我代表着荒漠之神de意志,我能确保你们在大陆之桥不受任何势力伤害!”

  惊愕de看了尹青月yī眼,林齐低头看了看就算是在昏迷中依旧透着yī股子跋扈骄横之气de呼罂。

  摇了摇头,林齐坦诚de说道:“那么,成交,就按照您de条件。。。但是这位备选圣女呼罂,和您可真是天差地远!”

  尹青月叹了yī口气,没吭声。

  林齐正想再说点什么,远处突然传来了高亢de叫骂声。

  “兄台,兄台,救命啊!逆子弑父,谋权篡位呀!救命啊,好多骑兵在追杀!”(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