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神殿隐秘


  沙tuó部落的谋权篡位只用了小半个小时就被镇压了下去。毕竟,实力差距太大了。

  所有参加叛乱的战士都被重重的责罚,他们每个人都挨了三十皮鞭,他们的家庭都被刻夺了yī半的牲口,在未来三年内他们从征战和商贸中得到的利益分配都将减少yī半。

  参加叛乱的族老就惨了,虽然他们已经被熊万金的雷霆劈成了焦尸,但是他们的家人都被贬为奴隶,所有财产都被ā布搜告yī空。他们的尸体被吊在了高高的木架上,悬挂在部落四周警示族人。

  而弑父作乱的主谋ā普么,他被林齐亲自生擒,如今半截身体被埋在了土坑里,只有上半截身躯露在外面。就这半截身体还被绑在yī根粗大的石桩子上,yī大群如狼似虎的ā布亲信正监视着他。

  ā布亲自动手在ā普的脑袋上泼了yī碗糖水,大量的蚊蝇和蚂蚁等虫务就好像见了亲爹yī样扑在了ā普的上半身上。ā普被蚊虫弄得苦不堪言,但是他嘴里被塞了yī个血淋淋的刚割下来的牛辜丸,他就算再难受也没办法发出半点儿声音。

  毫无疑问这是酷刑,但是没人怜悯ā普。

  对沙tuó部落的人而言,ā普勾结外人谋夺部落的大权,这是犯大忌的事情。如果是ā普自己有勇气,他依靠自己的力量干掉ā布,获取部落的权力,那么他将成为族人心目中的勇士,顺理成章的成为新的部落头人。但是他居然勾结了荒漠神殿的人yī起下手,这就犯忌了。

  哪怕荒漠神殿是大陆之桥两大精神领袖之yī,但是大陆之桥上的部落们并不希望荒漠神殿插手自己部落的事务~如果荒漠神殿可以随意的插手各大部落的事情,岂不是各大部落都变成了神殿的傀儡?这就好像西方大陆神权和皇权的斗争yī样双方相依相存,但是又泾★渭分明,轻易是不能胡乱掺和在yī起的。

  巨大的帐篷内,尹青月居中而坐林齐就坐在她的左手侧,ā布坐在了她的右手侧口作为荒漠神殿的圣女,尹青月的地位决定了她在任何部落都会受到无上的尊崇。

  新鲜烤制的全羊被送了上来,奶茶和烈酒也纷纷送上。ā布亲自用刀割下了烤全羊的耳朵献给了尹青月,挖出了烤全羊的两颗眼珠同样恭敬的献给了她。羊耳朵和羊眼睛,这在大陆之桥游牧民族的风俗中是地位zuì崇高的人才能享受的物事不管这玩意好吃不好吃,反正在场地位zuì高的人必须得把这玩意吃下去就是。

  林齐看着那两颗硕大的灰白色的油汪汪的眼球,只觉喉咙里yī阵发堵。也就是尹青月能享受这么尊崇的待遇,林◇齐很是为她感到难受,这玩意得怎么样才能吞进去?

  尹青月带着浅浅的笑容向ā布致谢,然后面不改色的将羊耳朵和羊眼睛吃了下去。林齐都不由得为她的风姿仪态暗自叫好虽然是这么可怕的食物,但是尹青月的y◆ī举yī动无可挑剔,她简直好像在品尝世上zuì美味的珍搓佳肴,犹如舞蹈yī样吃下了这些林齐觉得很是诡异的东西。

  甚至尹青月吃东西的动作都让人觉得yī种很自然的美!她的yī举yī动、yī颦yī笑都好像和世界融为yī体,透着yī股子让人很舒服、很舒适的美妙韵味。

  深深的望了尹青月yī眼,林齐抓起面前硕大的酒碗将yī碗烈酒喝得干干净净,然后重重的将酒碗丢在了短桌上:“圣女阁下,既然有您亲自出面解决这次的事情,那么是事情就按照您说的那么定了。但是我还是很好奇呼罂圣女为什么会袭击我们!”

  尹青月皱起了眉头,如果不是因为熊万金扛着ā布跑到了林齐面前求救,如果不是知道沙tuó部落的内乱和呼罂有关,以她的身份是不会来沙tuó部落特意走yī遭的。平日里有资格和尹青月打交道的,都是黄沙汗国的大汗这样的人物,除了大陆之桥的顶尖人物,其他人想要见她yī面都不容易。

  为了给呼罂料理她留下来的这些麻烦,尹青月无奈何来到沙tuó部落这已经耽搁了她的行程。但是林齐突然问出这么yī番话来,她还真没办法避开这个话头。

  林齐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我并无刺探荒漠神殿隐秘的心恩,但是我只是很好奇,呼罂圣女到底想要做什么?毕竟是她先调动数千沙盗围攻我们,当我们消灭了这些沙盗,她更派遣自己的侍女刺杀于我。如果不是我还精通yī些奇门秘术,怕是我已经被紫寡妇变成了yī包肉汤!”

  坐在林齐下手侧的ā尔达大声叫嚷起来:“可不是么?就算是荒漠神殿,也要讲道理!嘿难道我们被人稀里糊涂的胡乱攻击了yī阵,差点没被人连锅端了,难道连知道真相的权力都没有么?”

  熊万金端◆端正正的坐在林齐身边,他隆声道:“圣女,我们只想知道呼罂圣女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只想有个防范的机会,总不至于我们连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不清楚,然后又被人暗地里下手吧?”

  尹青月的嘴角挑了挑□,她温和的说道:“我保证不会再有人对你们出手!”

  林齐望着尹青月轻笑道:“您真的能保证这yī点么?”

  尹青月正要说话,外面突然传来了呼罂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你们这群愚蠢、卑贱的贱民,你们怎么敢让我睡在这么肮脏的帐篷里?天哪,帐篷外面居然还有牛粪!你们都该死,你们所有人都该死!我yī定要诛灭你们这个部落!以荒漠之神的名义起誓,我yī定要将你们全部杀掉!”

  “神啊,你们这群肮脏的家伙,你们这些臭烘烘的蝼蚁。。。

  你们,你们居然敢囚禁ā普?他是我钦点的神殿圣卫,你们居然敢囚禁他?以荒漠之神的名义,我命令你们释放他,然后你们都自尽赎罪吧!”

  伴随着剧烈的争吵和咒骂声,鼻青脸肿像个猪头的呼罂带着几个同样满脸是伤的侍女冲进了帐篷。呼罂死死的盯了林齐yī眼,然后指着尹青月厉声呵斥起来:“尹青月,你也是堂堂神殿三大圣女之yī,这些罪人打伤了我,■杀死了我的追随者,破坏了我夺取沙tuó部落大权的完美计划!你怎么能和他们同席酒宴?你应该下令将他们全部诛杀!”

  ‘铿锵,yī声,哗哩哗哩和ā尔达同时拔出了腰间短刀,熊万金更是阴沉着脸抓住了y●◆ī颗漆黑的mó封球。酒桶冷哼了yī声慢慢的站起身来,从空间指环中掏出了yī柄巨大的战锤。

  呼罂惊恐的退后了yī步,然后她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尹青月,你什么意思?”

  尹青月目光轻柔◆◆ī颗漆黑的mó封球。酒桶冷哼了yī声慢慢的站起身来,从空间指环中掏出了yī柄巨大的战锤。

  īkēqīhēidemófēngqiú。jiǔtǒnglěnghēngleyīshēngmànmàndezhànqǐshēnlái,cóngkōngjiānzhǐhuánzhōngtāochūleyībǐngjùdàdezhànchuí。

  hūyīngjīngkǒngdetuìhòuleyībù,ránhòutāqìjíbàihuàidetiàoleqǐlái:“yǐnqīngyuè,nǐshímeyìsī?”

  yǐnqīngyuèmùguāngqīngróu的看着呼罂,过了许久才幽幽叹道:“呼罂,这次的事情是你错了。向熊虎豹先生和熊万金先生道歉吧!我说过,荒漠神殿不应该胡乱使用暴力,而你这次冒失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数千人的伤亡,你还不醒悟么?”

  呼罂瞪大了青紫色的双眸,她死死的盯着尹青月冷笑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尹青月,虽然是你正式的圣女,虽然你在神殿的排名在我之上,但是不要忘了,我随时可能取代你!”

  尹青月抿着嘴浅浅yī笑,轻轻的挥了挥手:“算了,呼罂,不要在外人面前丢神殿的脸了。将呼罂带回神殿,押入洗心狱好好的清醒清醒。”

  原地几道火光冲起,几名身穿赤红色长袍,面孔用纱巾包裹的彪悍战士凭空冒出。他们飞快的逼近呼◇罂,不容呼罂反抗,yī把锁死了她的手脚关节,扛着她就往外走。

  呼罂的侍女惊愕了yī下,然后同时大叫了起来。

  尹青月的脸色骤然变得冰块yī样阴寒,她轻声呵斥道:“再敢啰嗦,你们全部送◇去祭神!”

  ‘咔咔,几声,尹青月翻脸的时候,帐篷内的所有瓷器、金属器具同时崩解成了碎片。满帐篷都是碎片乱飞,就连林齐都吓了yī跳。无形的气势将瓷器崩毁倒是不难,但是连哗哩哗哩和ā尔达手上的mó法匕首都被崩成了碎片,酒桶的那柄巨大的战锤都崩成无数细小的绿豆大小的铁砂,这就太惊人了。

  呼罂的侍女们立刻闭上了嘴,在林齐面前嚣张跋扈不可yī世的她们惊恐的看着尹青月,yī个个畏畏缩缩的退出了帐篷。

  尹青月阴沉着脸看着呼罂的侍女退走,然后幽幽的叹了yī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向着林齐轻轻yī笑,尹青月哦声道:“让熊长老见笑了!”

  依旧顶着东方大陆熊氏豪族首席长老的名头招摇撞骗的林齐点了点头,很是关切的问道:“您这是?”

  尹青月淡然yī笑,她深深的看了林齐yī眼,这才笑道:“有些事情,实在是难以对外人道。只不过,这次熊长老等人遭遇的麻烦,实在是我神殿引起的,所以有些缘由也能对您说说。”

  “还请熊长老不要笑话,尹青月是荒漠神殿自幼培养的圣女,而呼罂、呼粟姐妹,是七年前才在荒漠神殿崛起的副殿主沙心月大巫祭的心腹,圣殿本来只有yī位圣女人选,是沙心月大巫祭强行破坏了神殿万年传统,强加了两个备选圣女的人选。”

  林齐恍然大悟,这又是yī个大势力内争权夺利的戏码。

  那个大巫祭沙心月倒是厉害得狠,居然能够硬生生破坏荒漠神殿的古老传统。

  但是既然她有这么厉害的手段,为什么她的心腹会是这么浅薄、跋扈的蠢女人?(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