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神猎再现


  “我shén的光辉,笼罩万里荒漠。shén威覆盖之处,尽是我shén之国!”

  四名荒漠shén殿的大巫祭,zhè也是荒漠shén殿十二位主事大巫祭中仅有的支持圣女尹青月的力量。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圣师的实力,如果单打独斗,他们不是云海tiān兄弟三人的对手,但是他们身处大陆之桥,当他们呼唤荒漠之shén的shén名,调动荒漠之shén的shén力时,他们的实力就不是普通人能抗拒的。

  随着四位大巫祭的赞颂声,高空中突然一阵电闪雷鸣,凭空有大片火红色的乌云翻滚而出。从那覆盖了方圆百里的乌云中冉冉有一片红光降落了下来,在那红光中隐隐可以看到一片小小的tiāndì,那是一个寸草不生的荒漠世界,大量火山在那荒漠中喷吐烈焰,狂风卷起了沙尘暴,黑色的、红色的暴风席卷大dì,所过之处就连小山一样的石头都被掀飞了起来。

  zhè就是荒漠shén殿最强大的shén术荒漠shén国。起码也要三位大巫祭以上的强大存在,不惜耗费自身的灵魂力量,奏请荒漠之shén降下庞大的shén力,才能形成zhè么一块shén国。

  在zhè荒漠shén国中,只有荒漠shén殿的shén职人员能够动用shén术,其他诸shén的shén术将完全被屏蔽。荒漠shén殿的shén职人员在shén国中能发挥出十倍以上的威能,而他们的敌人将被削弱到极限,圣师将被削弱成圣士,圣士被削弱成圣徒□,而圣徒则会被直接打落为dì位存在。

  云海tiān兄弟三人大叫了一声糟糕,但是还不等他们做出任何的反应,荒漠shén国呼啸而下,将他们和回大巫祭同时卷了进去。红光笼罩了一切,再也没人能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齐茸了茸肩膀,一掌排开了保护着他们的沙尘罩。

  “剩下的事情和我们无关了,离开zhè里吧!zhè四位大巫祭动用了灵魂本源的力量祭出了荒漠shén国,他们就算诛杀☆▲了云家的zhè些人,他们的实力也将削弱大半。沙心月不会放过他们的,zhè场戏,就此为止,没什么好看的了!”

  林齐深深的看了一眼高空中闪烁不定的荒漠shén国,经此一役,沙狐一族在荒漠shén▲殿的潜势力暴涨。等得沙心月离开后,就算荒漠shén殿的长老团返回,荒漠shén殿的行政大权也将落入沙狐一族手中。

  居然有zhè个实力掌控了荒漠shén殿,林齐不由得暗自摇头,沙狐一族实在是可怖到了极点。林齐更不由得好奇起来,沙狐一族都有zhè么庞大的潜势力,那么自家虎族呢?林氏虎族,到底又是一个什么景象?

  西方大陆敦尔刻一脉,只是林氏虎族宗脉的一支,虽然是血统最纯正的核心族人,但是仅仅是宗脉的一支而已。按照驴子的说法,在其他的大陆,在zhè个世界的其他dì方,林氏虎族各支各脉的族人都在迅猛发展着,只有敦尔刻的zhè一支族人混得最凄惨,所以黑胡子被族中的长辈调了回去,而且挨了一顿臭骂,还被罚面壁思过二十年。

  真想见识见识林氏虎族的本家是什么样子。

  林齐抿了抿嘴,用力的向高空的荒漠shén国挥动了一下拳头,然后带着众人大步遁入了黑暗中。

  四周已经被荒漠shén殿的shén职人员布下的巨型shén阵覆盖,但是林齐等人出示了沙心月颁发的殿圭圣令,没有一个人敢阻拦他们,任凭他们自如的穿越了shén阵。

  shén阵中响起了高亢入云的喊杀声,云海tiān兄弟三人带来的大批弓箭手和战士正被那些狂野的shén职人员围攻。大陆之桥的游牧民生性彪悍凶猛,zhè些shén职人员更带上了宗教的狂热,作战时悍不畏死,比普通的游牧战士更凶狠百倍。金合欢■家族派来zhè里的可都是族中的精锐,但是面对荒漠shén殿的全力绞杀,他们是不可能幸存的。

  一行人坐上了事先安排好的魔兽坐骑,用最快的速度向双shén山的方向赶去。

  沙心月带着她的◇铁杆心腹正守候在shén阵外,她要将支持尹青月的四个大巫祭一网打尽,zhè四个大巫祭也是荒漠shén殿十二位大巫祭中,除了现任殿主之外仅存的对荒漠之shén忠心耿耿的shén职人员。

  杀了他○们后,沙心月也将借着zhè件事情假死脱身,一切都会变得tiān衣无缝。

  等荒漠shén殿的长老团从南方的泰坦大冰原返回后,现任的殿主将成为一切的替罪羊。等得现任殿主被处置之后,荒漠shén殿◎就算是彻底落入了沙狐一族的手中,成为了沙狐一族一粒强力的棋子。

  西方大陆有着教会严密的监视,沙狐一族在西方大陆是不敢zhè样肆意胡为的。但是在zhè个信奉的shén灵都已经近乎陨落的荒漠sh□én殿,沙狐一族的各种手段齐上,偌大一座shén殿,居然就在沙心月的成年历练中被轻轻松松的摘取了。

  魔兽坐骑迅速的向前狂奔,渐渐的后方的光亮和响动都已经远去。林齐等人又继续向前狂奔了数百里,◆■tiān色已经渐渐的亮了起来,tiān空中只有最明亮的几颗大星还在闪烁,白红色的tiān空中不见一丝儿云彩,正东方一片红光喷薄欲出,太阳就要出来了。

  猛不丁的一道黑光闪过,林齐座下的魔兽沙尘▲兽惨嚎一声被一刀劈成了两片。寒气森森的刀锋顺势向林齐的胯下劈了过来,林齐大骇,他体内三海七轮同时运转,整个犹如幽灵一样一溜烟的窜上了高空,略微一停滞后,他的身体好比陨石一样重重坠下,当头一拳向那条诡异的黑影砸了下去。

  ‘噗嗤,一声,林齐的坐骑喷出了漫tiān的鲜血和内脏飞出了老远,林齐重如大山的一拳堪堪要打中那黑影的时候,黑影突然一闪消欠得无影无踪,随后下一瞬间他从熊万金的坐骑边闪现,一刀将熊万金坐骑的头颅斩了下来。

  血光四射,寒气森森的长刀顺势劈在了熊万金的身上。

  林齐的重拳收势不及,一拳砸在了沙dì上。‘轰,的一声巨响,方圆数十米的戈壁滩轰然下陷,足足陷下去了二十几米深。更让人惊怖的是,在zhè个凹陷的大坑正中,一个手臂粗细的拳印深深的刺入dì下不知道多深,隐隐有水汽喷出,不多时就有白亮的水从拳印中冒了出来。

  林齐zhè一拳打穿了dì下的岩层,击穿了dì下水脉,导致dì下水不断喷出。

  刀劈熊万金的黑影骇然向zhè边望了一眼,然后他的刀骤然一滞,长刀撕开了熊万金身上的长袍劈在了他身上,但是圆滚滚和个球一样的熊万金身上的膘肉深深的陷了下去,长刀陷入熊万金的膘肉中,被一股灼热的气息吸附着动弹不得。

  任凭黑影如何努力拔刀,长刀始终纹丝不动。被黑影吓了一跳的熊万金怒吼了一声,挥动硕大的拳头就朝黑影当头砸了下去。

  黑影冷哼一声,双手松开刀柄,依旧无比诡异的凭空消失,然后再次从不远处冒了出来

  四周同时传来尖锐的破空声,一条条若隐若现的黑影急速朝zhè边涌了过来。在zhè些黑影的身后,大群通体漆黑的魔狼悄无声息的狂奔而来。

  林齐惊讶的叫了一声:“虚空shén猎?你们怎么会在zhè里?”

  刚刚出手突袭林齐和熊万金的黑影冷笑了起来:“我们为什么不能在zhè里?东方熊氏家族首席长老熊虎豹,你身上的秘密太多,我们大圣堂邀请你们回虚空shén殿一会!”

  林齐面色古怪的看着zhè些黑影,他向云海tiān等人受困的dì方望了一眼,干咳了一声笑道:“教会暗堂龙之大圭教的嫡孙身陷重围,你们不去救援么?你们可都是,shén的信徒啊!”

  黑影满不在乎的笑了,他轻轻的摇着头,淡淡的说道:“我们是虚空之shén的信徒。而暗堂的三十六位大主教,他们如果信奉shén灵的话,他们也只会信奉财富女shén吧?他们根本算不上是shén灵的忠实信徒,他们只是我们教会豢养的走狗而已。zhè样的走狗要多少有多少,死伤几个又怎样?”

  黑影如此直白的话让林齐一阵无语,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无奈的看了看四周起码上五百人的虚空shén猎。zhè些家伙极其的棘手,他们几乎免疫一切的物理和魔法攻击,只有灵魂魔法才可能伤害到他们。但是上次为了歼灭那三队虚空shén猎,林齐已经将世界指环上的魔法阵核心都ji发了,未来几个月内,他不可能再使用世界指环中的灵魂法术。

  所以zhè五百多虚空shén猎,实在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一群shén出鬼没,打也打不到的敌人,zhè简直比抓跳蚤还让人头痛。

  “其实我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秘密!”林齐无奈的摊开了手:“我只是一个本分的,来自东方的商人,我只是辅佐我们少主,想要在西方大陆经营出一份产业,但是没想到。。。

  黑影轻轻的摇了摇头:“你认为,我们会相信你的话么?你和惩戒shén殿的亚瑟是什么关系?你和律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要召唤深渊生物攻击律的护卫?你们是否缔结了某些密约?龙之大圭教的人为什么要不远万里追杀你们!zhè一切,我们都需要一个确实的答案!”

  林齐阴沉着脸没吭声,zhè些东西怎能说给你们听?

  一旁的阿尔达则是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慢慢的上前了一步。(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