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胡馨竹的效率


  第六百七十三章胡馨竹de效率

  周一,猪头会力争六更!

  大家,能准备好票子么?

  猪头预告一下,周一,我是会六更de!

  带着脸上两个清晰de紫黑色巴掌印,胡馨竹一步三摇de迈着四方步四平八稳de走le过来。-< >-网他de脸色有点发青,眼角眉梢带着一股子郁闷,他身上de每一根汗毛似乎都在放声大吼:“大爷我很不爽,不想惹事de给大爷我滚远点!”

  看到胡馨竹走le过来,四周风闻丞治下de秘谍纷纷单膝跪地,向胡馨竹叩拜不迭。

  胡馨竹身兼数职,最不起眼de随朝大夫,那也是皇帝身边de近臣;宗人令下de掌簿丞,这是掌握皇族宗室金碟玉册身份档案de重要职司;但是最要命de,就是按察令下de风闻丞一职。

  所谓风闻丞,就是四处打探风声、探查情报、窥视百官、监察百姓、查阴私、打报告、在皇帝耳朵边吹阴风点鬼火de职司,说白le就是皇帝手中最重要de耳目。当然,皇帝手上de耳目不只是风闻丞这一个,但是风闻丞无疑是皇帝放在明面上规模最大de一支耳朵。

  就算是赢芹看到胡馨竹都有点小腿发软,因为血秦皇朝刚刚发生过一次皇子被幽禁、大批朝臣被贬谪、废黜de牵连案子,如果胡馨竹稍微de给皇帝说jǐ句赢芹de坏话,就算赢芹是血秦皇帝当前最宠爱de皇子,也搞不好就得倒血霉。

  暴跳如雷de赢芹突然堆起le欢快de笑容,急匆匆de大步迎到le胡馨竹面前,热情de伸出le双手:“胡大人,您zěn么亲自来le?咱们可是有一段日子不见le!有空也去本王王府坐坐呀,咱们可得好好亲近亲近!”

  胡馨竹眼皮子一抬,阴声怪气de哼哼le一声,他看也不看赢芹伸出de双手,而是突然加快le步伐,无比紧张de冲到le林齐身边,朝沙心月大声叫嚷le起来:“馨月,你zěn么在这里?这里发生le什么事情?嗯?zěn么有这么多死人?到底发生le什么?”

  林齐眯le眯眼睛,胡馨竹正好面对着他,林齐能清楚de看到他de面部表情变化。-< >-网这家伙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透着一股子蓄势待发de邪气,摆明le他现在心情不爽,正准备找人出气。

  看看他脸上那两个紫黑色de手掌印,林齐重重de咳嗽le一声,抱拳向胡馨竹深深de鞠躬行le一礼:“胡大人当面,小子林齐,此番有礼le!刚才有jǐ位死士刺客当街行刺,差点将胡姑娘杀死当□场,余波所及,小子也遭le鱼池之灾,委实不知道这到底是zěn么回事。”

  沙心月气得嘴巴一撇,差点飞起一脚揣在林齐身上。她只是惊愕于胡馨竹脸上de巴掌印,所以没来得及回答胡馨竹de问题。谁知道☆■林齐就这么抢le她de话头,将这件事情和她牵连le起来?

  当街刺杀林齐,或者当街刺杀沙心月,对双阳赤龙城de沙家人而言,这可是两件截然不同de事情。沙家人都是一群理智胜过一切de怪胎,如果是☆林齐被人刺杀,哪怕他是林虎一族de族人,沙家人也只会很冷静、很稳重de想方设法为他复仇。

  但是如果被刺杀de是沙心月,那就好像一条被人用烧红de铁条刺穿le屁股de疯狗,整个沙家人都会嗷嗷叫着窜起来de。沙心月立刻上前le一步想要对胡馨竹说点什么,但是林齐丝毫不给沙心月解释de机会:“白天、黑天,胡姑娘是为父de好友,这次有人当街行刺她,你们今天就负责她de安全!”

  沙心月张le张嘴,然后死死de咬紧le牙齿,再也不吭一个字。黑天白天派来保护她一天?这可是沙心月生平第一次和黑天、白天亲密接触de机会。就算林齐啐le她一脸口水,这时候她都得唾面自干,何况仅仅是将一次不关她事d▲e刺杀扣在她头上呢?

  林齐转过头看向le沙心月,眉头蹙成le一团,无比忧心忡忡de叹le一口气:“胡姑娘,双阳赤龙城,血秦帝国de帝都,东方大陆首善之地,居然有如此暴徒当街杀人,你身边de护◇卫一定要加强再加强呀!您仔细想想,到底您这次回来得罪le谁?”

  沙心月翻着白眼不吭声,她得罪le谁?她根本谁都没得罪!

  胡馨竹de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de整个脸都透着一股子不正常★de黑气,脸上de两个巴掌印更是隐隐透出le刺目de血光。(-< >-网)冷笑le一声,胡馨竹轻轻de拍le拍手,十二名风闻丞治下de秘谍头目立刻佝偻着腰凑le上来,乖乖de在他身后围成le一个半圆。★

  “查,彻查案发时方圆二十里内de一切碍眼之人!着重查阉人、差人、低阶官吏、世家豪门公子de动向。尤其是附近jǐ座高塔de出入人等,让附近de坐探将所有碍眼之人de情报全部整理出来!给你们一刻钟,找不出有用de情报,就自己去慎刑丞那儿领罚罢!”

  十二名秘谍头目犹如火烧屁股一样向四周狂奔而去,就好像十二块巨石砸进le静寂de湖水中,一圈圈涟漪迅速向着四周扩散荡漾开。林齐将精神念力◇小心翼翼de释放le出去,他看到远远近近无数de行人、行商、店铺de小二掌柜、门房、马夫、仆役、丫鬟等同时乱le起来,一张无形de大网迅速笼罩le方圆二十里内de每一座建筑。

  所有人都没吭声◆,当胡馨竹主动下令开始彻查这件事情后,就连官职官衔远比胡馨竹高出好jǐ阶de赤龙城令都乖乖de站在le一páng闭目养神。赢芹也呼哧呼哧de喘着粗气,站在一páng静候结果,满大街de士卒、差役等整整◎齐齐de站着,没一个人乱动乱晃。

  林齐不由得惊讶于胡馨竹de震慑力,这家伙以前到底做le些什么,以至于拥有如此可怕de实力?

  胡馨竹看le一眼沙心月,再看le看林齐身后站着de白天▲◎齐齐de站着,没一个人乱动乱晃。

  林齐不由得惊讶于胡馨竹de震慑力,这家伙以前到底做le些什么,以至于拥有如此可怕de实力?qíqídezhànzhe,méiyīgèrénluàndòngluànhuǎng。

  línqíbúyóudéjīngyàyúhúxīnzhúdezhènshèlì,zhèjiāhuǒyǐqiándàodǐzuòlexiēshíme,yǐzhìyúyōngyǒurúcǐkěpàdeshílì?

  húxīnzhúkànleyīyǎnshāxīnyuè,zàikànlekànlínqíshēnhòuzhànzhedebáitiān、黑天兄弟两,然后慢慢de上前le两步,凑到le林齐身边低声de咕哝le起来:“虎族de小子,你真是虎族de种?我zěn么感觉,你应该是我家de血裔?嘿,当着我de面给馨月de头上栽赃,你小子真有种!”

  林齐微微侧过头,jǐ乎贴着胡馨竹de耳朵低声咕哝道:“zěn么de?不服气?那,男人用拳头来说话!我就给沙心月头上栽赃le,我就把这事情搅到她头上le,zěn么de吧?想要教训我?来啊,我们比划比划?大老爷们不要光说不练啊,带种de,就和我打一场?”

  林齐和胡馨竹这辈子de第一次交锋,胡馨竹全面溃败。他幽怨de看le林齐一眼,然后踉跄着退后le两步,一张脸变得更加de难看le。让沙狐一族de高智商传人和虎族de肌肉疙瘩打一场?这么无耻de话,有史以来从没人说过!

  胡馨竹不解de看着林齐,这么极品de虎族宗脉血裔,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培养出来de?

  根据胡馨竹掌握de情报,林齐de上一代虎族传人,那还都是正儿八经de虎族血裔啊!就好像黑胡子,他一怒之下带着家族精锐屠le一座教堂,一怒之下将整个敦尔刻港城崩上le天,在族中长老勒令他带人撤离西方大陆de时■候,还一怒之下将自己de长辈打掉le一颗大牙,这才是林虎一族de人应有de风范!

  林齐这混蛋,他真de不像是虎族人!难道说,黑渊神狱就这么能锻炼人?

  胡馨竹眯着眼开始琢磨一些不靠谱▲de东西,或者他应该祸害jǐ个看不顺眼de倒霉蛋,忽悠他们去西方大陆游历一番,然后将他们丢进黑渊神狱?若干年后看看他们在黑渊神狱是否变得聪明le?或许,那种恶劣de环境下,真de能促进人de智商发育?如果真是这样,胡馨竹自己都有兴趣进去走一圈le。

  林齐和胡馨竹大眼瞪小眼de相互看着,一pángde沙心月突然笑le起来:“大哥,你这脸上是zěn么回事呢?一大早de招惹le父亲大人,被他打le耳光不成?”

  胡馨竹de胸膛立刻挺le起来,他张狂de冷笑道:“简直胡说八道,我胡馨竹老成稳重、办事得力,父亲zěn会打我?”

  撇le撇嘴,胡馨竹阴沉着脸低声咕哝道:“昨晚上碰到一个疯子!被他打le十八个耳光不提,还被一块大石碑压在院子里压le一晚上,听他鬼哭狼嚎de唱le一晚上丧歌!此仇不报,非君子啊!”

  胡馨竹de身体都哆嗦le起来,一条条细细de旋风从他体内喷出,绕着他de身体‘飕飕’de旋转起来,四周阴气袭人,所有人都骤然打le个寒战,为那个将胡馨竹折腾le一晚上de人默哀起来。

  林齐好奇de看着胡馨竹,从胡馨竹刚才de威仪来看,他在血秦帝国属于那种手握实权de青年近臣。什么人能将他伤成这个样子?什么人敢用一块大石碑将他压在院子里,听自己嚎叫一晚上de丧歌?

  沙心月则是闻言大惊,她深知胡馨竹是个死不吃亏de人,哪个人能给他这么大◆de苦头吃?

  猛不丁de,jǐ个秘谍头目狂奔le回来,他们一言不发de将一卷薄得jǐ乎透明,卷起来只有黄豆粗细de特制细纸卷儿交给le胡馨竹。

  胡馨竹展开细纸卷儿看le一眼,他de★dekǔtóuchī?

  měngbúdīngde,jǐgèmìdiétóumùkuángbēnlehuílái,tāmenyīyánbúfādejiāngyījuànbáodéjǐhūtòumíng,juànqǐláizhīyǒuhuángdòucūxìdetèzhìxìzhǐjuànérjiāogěilehúxīnzhú。

  húxīnzhúzhǎnkāixìzhǐjuànérkànleyīyǎn,tāde眉头一挑,飞快de扫le一眼赢芹,再看le一眼林齐,然后手指一抖,那细纸卷儿五火自着,迅速烧成le一缕青烟。

  “这事,很有趣,出手de人,差不离找到le。”

  “只不过。。。啧,嘿,嘿嘿!”

  很欠揍de怪笑lejǐ声,胡馨竹撇着八字步慢条斯理转身向自己de两人小轿走去,然后就这么扬长而去。

  赢芹呆住le,林齐则是诧异de看向le沙心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