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 祖父的祖父的亲爹


  第六百九十二章祖父的祖父的亲爹

  叽叽咕咕了一阵,大汉突然摇头晃脑的笑了起来。

  “只bú过,比上次凑合,嘿嘿,只是崩掉了一座山,没发出什么响动,没惊动什么人嘛!”

  话音未落,十几条人影急速闪过,罗基偣的那些门徒纷纷窜了回来。林齐眼神一冷,那大汉已经宛如猛虎扑食一样窜了出去。十几条残影闪了闪,就连林齐都没看清大汉的动作,就听得‘喀喀喀’一连串响,这些门徒都被大汉扭断了脖子。

  “嘿,咔嚓一下,脖子就没了,死得干净利落,还没什么动静。”大汉得意洋洋的冲着林齐自吹自擂道:“你们两个小娃娃得向我学学,犯了错就得改,那些动静太大的招数bú好使,这么掐断脖子,◇是最过瘾bú过的了!就可惜,这群娃娃脖子细了点!”

  林齐和胡馨竹半晌没yán语,两人相互看了看,由胡馨竹上前了一步,笑着向大汉行了一礼:“敢问前辈尊姓大名?小子胡馨竹,乃血秦帝国风闻丞,小子○祖父。。。”

  大汉双眸中凶光一闪,hěnhěn的瞪了胡馨竹一眼:“你的祖父bú就是胡涂那小白liǎn么?他娘的,连我们家看上的孙儿媳妇都敢横插一刀抢走?当年他大婚的时候,老子没捏爆他的卵蛋,算他运气好!”

  林齐额头渗出了一颗冷汗,胡馨竹更是浑身汗流浃背,半晌bú敢吭声。

  看这大汉的做派,他说他zài胡涂大婚的时候想要捏爆胡涂,这种事情他做做得出来。幸好他没有得手,否则的话就bú会有胡业,也就bú会有胡馨竹了!一liǎn狼狈的胡馨竹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再次对虎族的这些强悍、霸道、bú讲理的前辈多了几分了解。

  bú善的盯着胡馨竹望了好几眼,大汉这才步伐隆隆的走到林齐面前,hěnhěn的一巴掌拍zài了林齐的肩膀上。就听得一声巨响,林齐半截身体被拍进了坚硬的山石地里,就好像铁锤砸zài了钉子上一样将他稳稳的钉zài了地上。林齐的身体纹丝bú动,虽然▲这一掌震得他浑身骨头一阵阵的发麻,但是林齐的liǎn色却是丝毫没有半点儿变化。

  大汉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把抓住林齐的脖子,宛如拔蘑菇一样将他扯了出来,重重的放zài了身边。他上下打量了林齐一阵◆▲这一掌震得他浑身骨头一阵阵的发麻,但是林齐的liǎn色却是丝毫没有半点儿变化。

  大汉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把抓住林齐的脖子,宛如zhèyīzhǎngzhèndétāhúnshēngǔtóuyīzhènzhèndefāmá,dànshìlínqídeliǎnsèquèshìsīháoméiyǒubàndiǎnérbiànhuà。

  dàhànmǎnyìdediǎnlediǎntóu,yībǎzhuāzhùlínqídebózǐ,wǎnrúbámógūyīyàngjiāngtāchělechūlái,zhòngzhòngdefàngzàileshēnbiān。tāshàngxiàdǎliànglelínqíyīzhèn,重重的叹了一口气:“bú愧是姓林的种,怎么看就怎么顺眼!旁边那个姓沙的小狐狸,怎么看就是一夭寿短命的小白liǎn,这***也算爷们?”

  林齐向胡馨竹龇牙咧嘴的笑了笑,胡馨竹狼狈的扯了扯嘴角,缩zài一旁bú敢吭声。

  敢zài自己祖父的大婚庆典上闹场子的虎族前辈,借给胡馨竹一百个胆子也bú敢和这大汉啰嗦。对于虎族这群强悍异常的‘野蛮人’的作风,胡馨竹从小就被自己的祖父和父亲灌输了无数有关的‘可怕故事’。

  伸出比萝卜还粗了一圈的指头,大汉zài林齐的胸口捅了捅:“三海七轮经?嗯?”

  林齐点了点头,他眯起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三海七轮经全力运转,他的眉心□、胸口和小腹同时放出三色强光,七个若隐若现的光轮zài他体内冉冉浮现,‘哗啦啦’的气血流动声宛如长江大河的波涛声一样响起,四周的地面都隐隐震颤起来。

  大汉惊讶的感受着林齐体内宛如海啸一样翻滚□◆的气血,他欣喜若狂的大笑了起来:“妙啊,林齐,你这小王八羔子,你这才二十几岁,你的气血都和老子一百二十岁时的水准相当!哈,我林氏一族万年以来的第一天才肯定是你小子!”

  欣然的给了林齐胸口重重★的一拳,宛如重炮轰击的一拳打得林齐闷哼了一声,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大汉讥嘲的向胡馨竹望了一眼:“越看你这小白liǎn越bú顺眼,看看林齐乖孙子这么强壮的身子骨,你小子怎么就生得跟个娘们一样?”

◎  胡馨竹认命的蹲zài了地上,双手抱头bú断的唉声叹气。

  zài面对虎族的长辈时,装孙子是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这是沙家的无数长辈用自己鼻青liǎn肿的惨痛教训总结出来的第一家训!多少沙家的◆◎  胡馨竹认命的蹲zài了地上,双手抱头bú断的唉声叹气。

  zài面对虎族的长辈时,装孙子是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这是沙家的无  húxīnzhúrènmìngdedūnzàiledìshàng,shuāngshǒubàotóubúduàndeāishēngtànqì。

  zàimiànduìhǔzúdezhǎngbèishí,zhuāngsūnzǐshìyījiànfēichángmíngzhìdeshìqíng,zhèshìshājiādewúshùzhǎngbèiyòngzìjǐbíqīngliǎnzhǒngdecǎntòngjiāoxùnzǒngjiéchūláidedìyījiāxùn!duōshǎoshājiāde长辈是zài虎族的前辈的拳头下‘茁壮成长’的?多少沙家的长辈曾经和虎族的人‘切磋较量’,结果被打得躺床bú起?

  每一个沙家的人都有一根坚韧异常的神经,让他们bú管面对什么大风大浪都始终bú会慌张、慌乱的坚韧的心智,而这坚韧的神经,强大的心智,这都是虎族的前辈用拳头生生捶打出来的。

  大汉笑了,他无比欣赏的对着林齐看了许久,然后乐滋滋的点头道:“看着就是一条好汉子,这么俊朗,这么高■大,这么有男人味,他娘的bú愧是我们林家的种!bú愧是老子的种!嘿,看看这大腿,看看这胳膊,看看这胸大肌,看看这腹肌!”

  猛bú丁的大汉一把抓住了林齐的脖子,蛮横的解开了他的腰带,拉着他的裤◎●头向他胯下看了一眼,然后眉开眼笑的连连点头:“看看这件大行货,嘿,bú愧是我们林家的种,bú愧是老子的种!这么大的宝贝,以后bú生个百八十个儿子,老子锤死你!”

  林齐手忙脚乱的扎紧裤腰带,苦◇涩的看着这大汉,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没yán语了。

  大汉笑嘻嘻的上下打量了林齐许久,最后他眸子里射出两道锋利的寒光向林齐上下一扫,林齐只觉身体一哆嗦,大汉的liǎn色也骤然一变。他一掌按zài了林齐的小腹处,一股强得可怕的斗气无声无息的侵入了林齐的气海,和林齐气海中刚刚恢复的几滴半神之力微微接触了一下。

  略微一接触,然后这股让林齐眼前发黑,感觉身体随时可能被撑爆的可怕力量骤然缩了回去。大汉惊骇、惊讶、惊喜万分的看着林齐,整个身体都哆嗦了起来。

  “圣士巅峰的境界,但是,但是。。。已经凝聚了。。。”大汉突然仰天大笑起来:“这是老子的种,这是老子的种啊!操你们大爷的,哈哈哈,十年后家族祭祖大典的大比赛,老子的灰孙子干死你们的龟孙子!”

  大汉笑得浑身的肉都zài哆嗦,他一把抓住了林齐的肩膀,挤眉弄眼的向林齐笑了起来:“小子,认识我bú?”

  林齐的肩胛骨被激动异常的大汉捏得‘咔咔’作响,他艰难的挤出了一丝笑容,狼狈的笑道:“前辈应该是我林。。。”

  “前辈?”大汉打断了林齐的话,他那张满是黑胡子的毛liǎn凑到了林齐面前,龇牙咧嘴的笑道:“再看看,再看看,嘿嘿,bú觉得我和你有一个很大的相同点么?”

  林齐呆了呆,大汉的鼻息炽热如火,喷zài林齐的liǎn上烧得他面皮生痛,林齐无奈的摇着头,他可真看bú出他和这大汉有什么相同点。大汉失望的直起了身体,皱着眉头看着林齐的liǎn苦笑道:“他***,林虎那混账找了个太俊俏的老婆,弄得娃liǎn上一根毛都没有,这bú行啊!”

  林齐摸了摸自己下巴上和嘴唇上生出来的柔软短须,bú由得一阵苦笑,这叫做没毛么?

  bú过和大汉liǎn上那密集的、粗大的、黝黑的浓毛比起来,林齐真的也算是一个小白liǎn了。

  大汉沉吟了片刻,扳着手指计算了许久,这才点头问道:“敦尔刻黑虎一脉,林齐,你的祖父是林猛吧?你的父亲是林虎是bú是?”

  林齐急忙点头,这大汉肯定是自己虎族的长辈,但是他到底是哪一位,这还得慢慢的清点才行。

  大汉满意的点了点头:“林猛的父亲是林雷,林雷的父亲是林暴,也就是说,林暴是林猛的祖父!”

  林齐连连点头:“也就是说,林暴老大人是我祖父的祖父?那么您。。。”

  林齐期盼的看着大汉,这个汉子liǎn上胡须丛生,甚至脖子上都生了一大片黑毛,但是看他的容貌也就是三十岁出头的模样。看外表是看bú出这大汉的具体年龄的,林齐大胆的揣测,也许这位就是林雷或者林暴中的某一位么?

  zài敦尔刻的时候,林齐隐约还是知道家族的一些事情的,比如说除了zài百年陆岛战争战场上战死的祖父和一票叔伯、堂兄外,家族的祖坟地里其实并没有埋葬多少族人——很多的族人,用黑胡子忽悠年幼无知的林齐的话来说,他们都去了很遥远的地方旅行,或许已经死zài外界了!

  现zài林齐敢肯定,那些没有进入祖坟的前辈族人,他们应该都回到了家族的本家中!

  完成了成年历练后,他们都回到了家族本家!

  大汉深沉的看着林☆齐,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他才突然一把抱起了林齐,放声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小子,吓坏了吧?我bú是林暴,也bú是林雷,所以我bú是你的曾祖父,也bú是你的高祖父!”

  林齐的li◇ǎn僵硬了一下,大汉挤眉弄眼的朝林齐做了个鬼liǎn,然后用力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我是林暴那小王八蛋的爹,所以,我是你祖父的祖父的,亲爹!”

  “老子叫林破,乖,叫老子一声好听的!”

  林齐和胡馨竹全傻眼了,林齐的祖父的祖父的亲爹?胡馨竹zài一旁扳着手指算了一会儿,然后乖乖的将身体蜷缩成了一个肉球——这是一个胡馨竹绝对得罪bú起的老祖宗,装孙子吧,乖乖的装灰孙子的灰孙子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