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灭口


  第六百九十五章灭口

  大队面无表情、浑身寒气袭人的按察令秘谍顺着城中大道向前疾奔,所过之处百官退避、百姓更是关门闭户唯恐招了祸事。(-< >-网)自古以来帝都之中无秘事,几个shí辰前宁侯府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双阳赤龙城。

  宁侯府勾结异大陆教会的神职人员,这是证据确凿的事情。仅此一条罪状,就足以让宁侯府九族夷灭。

  三百多名惩戒骑士混入了双阳赤龙城,这件事情让赢晸震怒,已经有数十个负责帝都城防、治安巡逻的官员被下了诏狱,如今正在被严刑拷打。

  fēng闻丞胡xīn竹等人在宁侯府内突然消失,控制双阳赤龙城防御法阵的几位宗师级阵法师感受到了异样的空间波动,显然他们被人强行开启传送阵挪出了帝都——这件事情直接让赢晸跳了起来。

  双阳赤龙城又号称不落之城,整个城池到处都密布着无数的防御法阵,密密麻麻的防御法阵号称就算是神灵都无法从城内直接传送离开。但是防御力如此强大的帝都,居然被人将当朝重臣强行挪移带走,毫无疑问这是血秦帝国内部出了问题——严密的防御法阵中,被人为的做了手脚。

  负责维修城池、维护各处防御法阵的众多官员被下了诏狱,无数的下属被逐个审问调查,他们的族人都被篦子一样梳了一遍,稍有嫌疑就直接丢进大牢严刑拷打。

  皇宫内的秘谍、密探,手持特旨的太监宦官,外朝的铁捕、巡守等等,无数人满天下乱飞,短短几个shí辰的功夫,整个双阳赤龙城起码有超过五十家贵族被投入诏狱,有超过一万大小官吏被丢进了大牢。

  正是人心惶惶的shí候,胡xīn竹带着一脸的杀气,带着上前的秘谍密探在大街上横冲直撞,这要命的关tóu,还真○没人敢拦在他面前。-< >-网惩戒骑士的出现,代表了血秦帝国的内部出了天大的纰漏,哪怕是当朝权位最高的那几位老大人,也没一个人敢搅合这浑水的。

  林齐已经召集了他身边的所有人,就连jiǔ桶都穿○上了一身全封闭的重甲跟在了身边,沙心月身边的白天、黑天也被林齐带了过来。这次对付罗基偣的shí候,错非林破出现,林齐还真有可能吃瘪。所以林齐再也不会疏忽大意,身边这些实力强大的属下,是不会再将他们丢开了。

  除了林齐自己,阿尔达、哔哩哔哩等人都带着典型的非东方人的特征,只不过胡xīn竹的属下秘谍中,有专门大斗篷和面具等装束,他们穿上了这一套行tóu,混进了大队的秘谍中,丝毫不引人注意。

  大队人马一路直奔进了宫城,然后朝着皇城的方向行去。

  当朝太佐日常办公的府邸,就在皇城的城墙根下。在皇城正南门的东侧一里处,这里有一个开辟出的小门,里面有一座瓮城,修建了几座不起眼的楼阁,这里就是当朝太佐管理皇家事务的地方。比如说每年那些亲王、郡王的俸禄,逢年过节的赏赐,新生的皇家后裔登记入册造档案等等,包括皇室中人的内部纠纷,比如说和刑法有关的某些案子,都是太佐的职责所在。

  只不过血秦帝国这么大,皇室族人虽然多,但是毕竟这些皇室的成员并不是经常的招惹各种事情,所以和其他的太辅、太尉、太宰三位大人比起来,太佐日常办公的这衙门显得冷冷清清的,就连门口侍立着的几个青衣小帽的宦官,一队儿身披铁甲的禁卫,看上去也都是有气无力的。

  等得林齐一行人冲到了太佐门前,那些禁卫已经紧张的拦在了门前,几个小宦官更是手舞足蹈的叫嚷了起来:“做什么的?做什么的?这里可是皇城根下,这里可是太佐府,你们想要做什么?”

  林齐挥动马鞭,狠狠的一鞭子抽了过去,低沉的喝了一声滚。

  十二名禁卫刚刚拔出了半截佩剑,林齐一鞭子扫过去,十二柄利剑齐柄而断。这些禁卫手腕一震,□吓得同shí倒退了好几步。那些宦官更是不堪,胡xīn竹只是朝着他们指了指,冷冷的喝了一声‘打’,那些秘谍还没上前呢,这些宦官就连滚带爬的冲进了太佐府的大门。

  “不好啦,不好啦,诸位公公,有人●打上门来啦!”

  胡xīn竹的脸抽了抽,低声冷笑道:“太佐府职责特殊,这里的官员和差役八成都是宫里人。嘿,所以历任太佐都是阴阳怪气的,虽然那玩意没割掉,但是看上去和这些太监也没什么两样!”

  林齐点了点tóu,两人飞身下了坐骑,林齐走在前面一脚踹开了太佐府正在慢慢合起的大门。他这一脚可用了不少的力气,厚达一尺的实木包铁的大门被他踹得差点从墙上掉下来,后面正在推动大门的几个小宦官惨嚎了一声,双臂折断的他们狼狈的摔倒在地翻滚起来。

  这里毕竟就是皇城的一部分,墙tóu上此刻已经有大量的内城禁卫出现。一名身穿黑色蟒袍,身披血色披fēng的将领站在城tóu指着下方的林齐等人喝道:“大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也敢来这里放肆?”

  胡xīn竹抬起tóu,慢悠悠的掏出了刑冷墨颁发的海捕令以及一块团龙令牌:“本官办案,哪里来不得?”

  那将领的脸色骤然一变,他微微鞠躬,笑着向胡xīn竹点了点tóu:“原来是fēng闻丞大人,可要末将把这太佐府上下给封锁起来?”这太佐府就是皇城外的一个瓮城,四面都是高有数十米的城墙,只要内宫的禁卫往四周城墙上一站,太佐府就是一个飞□鸟难度的绝地。

  毕竟这太佐府偶尔也会充当临shí的监牢,幽禁两三个犯事的皇室成员,所以这太佐府的进出口,就只有城墙上开凿出的这个比寻常百姓家的大门大不了多少的门户。

  胡xīn竹笑着□向那将领点了点tóu:“如此有劳将军了,还请布置重弩封锁整个太佐府,若是有人敢从空中逃走,还请将军下令狙杀就是。”

  那将领笑着应了下来,然后缩回了城墙垛儿后面,他一边下令封锁整个太佐府,一边派人向赢晸回报这里的事情——被人强行挪移走的fēng闻丞胡xīn竹不仅回来了,而且还带人包围了太佐府,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这个禁卫将领可不敢自己承担这些责任。

  大队秘谍冲进了太佐府,这是一座■瓮城,占地也就是百多亩的样子,里面修建了一些简单的楼阁,甚至树都没有一株。四周都是高有数十米的城墙,除非太阳正当午的shí候,否则这里平日里是见不到阳光的。

  黑衣黑甲的秘谍冲了进来,就好像一★wèngchéng,zhàndìyějiùshìbǎiduōmǔdeyàngzǐ,lǐmiànxiūjiànleyīxiējiǎndāndelóugé,shènzhìshùdōuméiyǒuyīzhū。sìzhōudōushìgāoyǒushùshímǐdechéngqiáng,chúfēitàiyángzhèngdāngwǔdeshíhòu,fǒuzézhèlǐpíngrìlǐshìjiànbúdàoyángguāngde。

  hēiyīhēijiǎdemìdiéchōnglejìnlái,jiùhǎoxiàngyī条黑色的毒蟒冲进了一团死水,整个太佐府迅速的喧闹起来。

  刚才那些小宦官的惨叫声已经惊动了人,如今有大量身穿蟒袍的宦官从各处楼阁中行出,更有一些身穿血袍的朝廷官员惊慌的走了出来。

  不多shí,一个面白无须,tóu戴青纱高冠,身披血色长袍,袍子上绣了一条四爪蛟龙的老人缓步从最里面的一座楼阁中行了出来。他缓步走到了胡xīn竹和林齐面前,皱着眉tóu抬tóu看了看四周宫墙上如临大敌的禁卫,嘴角不由得重重的抽了抽。

  “胡xīn竹,胡大人!”老人冷冷的看着胡xīn竹。

  胡xīn竹向这老人拱了拱手:“下官见过太佐大人。”

  当朝太佐赢昭,是当今血秦帝国皇帝赢晸嫡亲的堂叔,tóu上也顶着一个亲王的封号。毕竟是管理皇室事务的衙门,历任的太佐基本上都出身皇室。赢昭为人平和,性情懒散,最喜欢的就是吟诗作对,平日里经常去各处青楼歌院闲逛,自己王府里还蓄养了上千的歌姬。

  确切的说,这是一个没什么脾气,很喜欢享受生活的庸碌王爷。

  但是再庸碌,再没有脾气,被人打上了门来,被人闯入了自己的地盘,赢昭心里那个窝火啊,他恨不得一口将胡xīn竹给吞了下去。凶巴巴的盯着胡xīn竹,赢昭冷声道:“太佐府是什么地方?你带人闯入太佐府,可是。。。”

  不等赢昭给自己戴帽子,胡xīn竹已经飞快的凑到他身边,低声的咕哝了几句。

  赢昭本来就白净的面孔瞬间充满了惊惶,他一把抓住了胡xīn竹,无比麻利的窜进了大群秘谍的保护中。等得他确定自己安全了,赢昭这才哆哆嗦嗦的探出tóu来大声叫道:“简直是无法无天,简直是丧心病狂!尔等当中,居然有那种目无君父●的乱臣贼子!”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赢昭放声喝道:“fēng闻丞胡大人要从你们当中揪出贼人,你们都乖乖的站好,谁也不许乱动!六大令堂的主官上前,把你们的人都给本王清点清楚!”

  呵斥了●☆几声,赢昭这才松开了胡xīn竹的袖子,压低了声音飞快的说道:“胡大人,这里可不安全。。。不,不是,这里的事情,本王要迅速向皇上禀告才是,还请胡大人派出三五百护卫护送本王去见皇上吧!”

  林齐诧▲异的看着赢昭,这位太佐也算是极品了,这里距离皇城就是几步路的功夫,至于怕死到这种程度么?

  这里林齐正在诧异呢,那里突然一声惨嚎响起,一道血箭冲起来足足有三五米高。

  一名面色发黑的宦官不知道从哪里拔出一柄钢刀,干净利落变得一刀斩断了一名面容俊美绝伦的青年太监的脖子,好一颗tóu颅被血箭冲得高高飞起。

  那黑面宦官狞笑了一声,然后干净利落的一刀捅进了自己的心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