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狂野的突破


  第七百一十六章狂野的突破

  东方的第一缕阳光照在黑龙山的黑松林上,但是高有百米的黑松林顽固的抵挡了所有光线的侵入,松林内依旧是深邃黑暗宛如黑夜。(-< >-网)山间的一小块洼地内,一个小巧的传送法阵被一大片极其高大的黑松环绕zhe,在这些十人合抱的黑松后面,矗立zhe几座小巧的木屋。

  三十六名tài监面无表情的坐在木屋内,他们宛如僵尸一样jìngjìng的坐zhe。除非那传送法阵有任何的动jìng,或者jìng心庵那边有任何的传唤,否则他们不会离开这里半步。

  六位tài监一组,一共六组tài监就算坐在凳子上,他们都组成了一个内蕴无穷玄妙的阵法。和西方大陆的魔法阵不同,这个阵法是东方的那些大智者从tài古流传下来的一些典籍中整理出来的。他们每个人、每一组分别对应zhe天空名之为南斗六星的星辰,按照星辰挪移的方位运动,他们构成的阵法能够发挥出十倍于自身的强大力量。

  当今的夜空,天幕被无数的繁星笼罩,肉眼已经见不到tài古传说中的南斗六星是什么模样。但是这些tài监能感受到那些星辰的存在,他们坐在这里,自然而然的能感应到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缓慢但是坚定的流入他们的身体,慢慢的让他们变得更加的强大。

  jìng心庵的值守tài监十年一更迭,虽然枯燥无味,却是血秦帝国宫廷中让人打破头去抢的热门职司。因为这里的防御法阵能够汇聚星辰之力,来这里★值守的tài监在这十年中平均都能提升一个大阶层的力量。回去宫廷后,在jìng心庵值守过的tài监也将提拔使用。

  所以无数的tài监对这里的值守职司趋之若鹜,只可惜每十年也只有三十六个名额。 ▲
  ‘嗤嗤’一阵脆响传来,三十六个tài监的七窍中同时喷出一道凌厉如剑的白气,薄薄细细的剑气向四周激射,在那些坚硬如铁的黑松皮上刻下了无数细密的剑痕。(-< >-网)阳光驱散了星光,tài监们已经感受不到那阴寒刺骨、锋利如刀、透zhe森森死气的南斗六星的力量。

  他们慢慢睁开眼,完成了一夜的功课。然后他们一言不发的站起身,同时聚集在了那个小巧的传送法阵一旁。一个地位最高的tài监站了出来,带zhe这些tài监向皇城的方向叩拜了下去。他们叽里咕噜的念叨zhe陛下圣安、tài后圣安之类的话,叽里咕噜的开始背诵jìng心庵的值守准则。

  作为幽禁皇室重要囚犯的据点,jìng心庵的值守只能是对皇室忠心耿耿的tài监,但是为了确保这些tài监不至于和外界勾结私纵囚犯,这里的tài监每天早中晚都要被洗脑一次。

  常年值守这里,和外界没有丝毫接触,这些tài监除了修炼,也只☆有在叩请皇帝圣安和背诵值守准则的时候,才会拥有一点儿生机活气。他们口沫四溅的大声朗诵zhejìng心庵的各种律条,一个个双眼发光的陷入了某种狂热状态。

  就在这时候,就听得‘轰’的一声巨响,一●柄宛如小山一样的战锤轰碎了这些tài监面前的空气,将那站在最前面的首领tài监砸成了一团肉酱。四周的空气剧烈的拨动zhe,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迅速向四周扩散开,山林各处都亮起了点点法力灵光。

  这些tài监所处的地方,是黑龙山的内山,和外山之间有血秦皇室自己bù置的一重小界绝壑如意天壁隔绝。这是一种极其精妙的空间禁制,外人不可能通过这层禁制进入黑龙山的内山。

  但是今天,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强行轰碎了‘小界绝壑如意天壁’,这层精妙的空间禁制就好像一个美丽的花瓶被打得稀烂,连带zhe这里的首领tài监都被砸成了肉酱。-< >-网

  值守tài监们一言不发的拔出了腰间的软剑,就要bù成南斗剑阵和入侵的敌人决死。同时他们同时捏碎了袖子里的一块警讯玉符,这块玉符一旦捏碎,就将启动内山的所有防御法阵,同时将警讯传给双阳赤龙城。

  但是一颗人头大小的水晶球击溃了他们所有的希望。闪烁zhe淡淡金光的水晶球窜进了内山,飞上了高空,无数极细的金光从水晶球内射了出来,金光精准的射在了内山所有的防御法阵的核心处,钉住了这些威力强大无匹的防御法阵,让它们没有丝毫的反应。

  金光中飘散出了无数巴掌大小半透明的金色花瓣,每一片花瓣上都有一尊佛像烙印若隐若现。低沉的诵经声从那些金色花瓣中传来,无数花瓣每一片花瓣中传出的经文都不同,绵绵声浪汇聚成了一片神圣肃穆的声音狂潮,剩下的三十五个tài监瞬间僵硬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的僵硬让他们丧命!

  柯伦巴化为一片血雾从地下窜起,血罪之剑荡起了一片弧形剑光,精准的掠过了这些tài监的颈部大动脉。鲜血飞射,血雾将这些tài监牢牢的裹在了里面。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十五具干尸就从血雾中喷出,随后柯伦巴剧烈的咳嗽zhe,带zhe一脸的不可思议从血雾中窜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些奇怪的家伙,他们是男人,为什么他们的鲜血喝起来和女人一样口感阴柔?而且里面还充斥zhe一股子非常不滑爽的锐气!一种让人很厌恶的死气!非常古怪的口感,就好像你们吃大米饭的时候,有一种吃屎的感觉!该死的,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驴子兴奋的弹动zhe嘴唇,他放声大叫道:“柯伦巴,你就是在吃屎,你这倒霉的孙子!”

  柯伦巴气得面皮一阵阵发青,他举起血罪之剑就要向驴子劈下来,但是驴子轻巧的一晃尾巴,狠狠的一蹄子将柯伦巴踹了出去:“孙子,不要以为你吸收了一点点母胎原液,让你的身体修复了一丁点儿,就敢对你驴子大爷无礼!”

  驴子神气活现的昂zhe头,放声大吼道:“我必须向你们这群孙子——林齐除外——你们这群所有的孙子宣bù一件事情,只要大爷我还活zhe,你们就是我的孙子,你们。。。摆脱不了你们的宿命,这是你们的命啊!啊哈哈哈!”

  嚣张跋扈的驴子让柯伦巴气得浑身直哆嗦,他声嘶力竭的咆哮zhe,挥动zhe血罪之剑问候起驴子的一切血亲长辈。但是当驴子一撅蹄子想要给他来一下的时候,柯伦巴乖乖的低下头,叽里咕噜的咒骂zhe,顺zhe山林中的那条小道向jìng心庵冲杀了过去。

  水晶球不断喷射出淡淡的金光,金光锁死了黑龙山jìng心庵外一切防御法阵,这些出自天庙阵法大宗师的法阵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效果。不仅如此,这些阵法汇聚而成能量屏障,还将那些tài监传出的警讯全部封闭了起来,双阳赤龙城根本不可能知道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杀进去,所有tài监全部杀死,我们的目标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很狂暴、很嚣张的年轻人!”林齐眯了眯眼,冷笑道:“说是年轻人,但是也有百岁开外了。他在血秦帝国皇室内部被称为疯狗,和大皇子赢胜那个疯子正是一对儿,大家小心点!”

  身高十米的酒桶挥动了一下手上沉甸甸的大锤子,瓮声瓮气的哼哼了一声。

  随后林齐拔出了屠军斧,带zhe一众人等顺zhe●山间小路一拥而上。

  jìng心庵内外有近千名tài监值守,但是最精锐的力量就是那镇守传送法阵的三十六名tài监,除开他们,jìng心庵内最强的一个tài监也不过是一个圣徒上阶的三品tài监总◇管。

  近千名tài监被召集起来,聚集在失去了所有防御法阵的jìng心庵门前拼死顽抗。

  柯伦巴带zhe刺耳的笑声,化身一片血雾冲进了tài监们的阵列。柯伦巴这个上古邪灵所过之处,一具具干尸不断飞出,大批tài监被他吸干了鲜血和灵魂。

  酒桶挥动zhe战锤,宛如小山一样的战锤势不可挡,那个三品tài监总管怒啸zhe找上了酒桶,但是他还没靠近酒桶,就被酒桶一锤子给砸成了粉碎。●

  阿尔达‘咯咯’怪笑zhe飞上了天空,他尽情的吸收zhe那些tài监释放出来的愤怒、杀戮、暴虐、恐惧、绝望等等负面气息,然后一个‘大恐惧术’,将这些负面气息增强了一百倍后反震了过去。

☆●

  阿尔达‘咯咯’怪笑zhe飞上了天空,他尽情的吸收zhe那些tài监释放出来的愤怒、杀戮、

  āěrdá‘gēgē’guàixiàozhefēishàngletiānkōng,tājìnqíngdexīshōuzhenàxiētàijiānshìfàngchūláidefènnù、shālù、bàonuè、kǒngjù、juéwàngděngděngfùmiànqìxī,ránhòuyīgè‘dàkǒngjùshù’,jiāngzhèxiēfùmiànqìxīzēngqiángleyībǎibèihòufǎnzhènleguòqù。

  近千tài监的头颅同时爆开,大量负面灵魂气息冲天而起,阿尔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这些残破的灵魂全部吸了进去。

  眼看林齐身边的这些人都抢到了功劳,白天、黑天兄弟俩不快的哼哼了一声,带zhe神灵特有的高傲,带zhe神灵特有的骄傲,更带zhe一种希望林齐夸奖他们几句的小孩子心思,他们不甘心自己就连一点儿功劳都没有——兄弟俩的一只手握在了一起,然后另外一只手高高举起,低沉的念诵了几声神咒。

  附近的十几座山头突然坍塌,无数土石崩解成流沙,呼啸的沙尘暴化为一座巨大的龙卷风吞没了整个jìng心庵,方圆数十里内的黑松林迅速枯萎、粉碎。

  林齐等人脚下一软,所有人都跟zhejìng心庵摔进了一个深有近百米的大坑中。

  jìng心庵所在的山区彻底沦陷,变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五十里,深有百米的流沙陷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