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达成交易


  桂花树的本体灵识沉入le本体深处,关闭le对外的一切联系通道,再也不搭理林齐。

  他很坦白的告诉林齐,在未来的三天内,他要竭尽全力的为林齐归纳总结出一门比较高级一点的修炼法门来——这对林齐有hǎo处,同时对桂花树也有hǎo处。桂花树需要依靠林齐来提供能量,林齐的斗气越强、越精纯,桂花树能得到的能量就越多、质量越hǎo。

  所以,为le林齐和桂花树未来的利益,桂花树坚定的关闭le对外的联系。

  林齐认可桂花树的说法,所以他也不再骚扰桂花树,径直将僵神散强行倒进le赢覠的嘴里。

  看着面色发白,被气味刺鼻、口感极其恶劣的僵神散灌得差点没晕过去的赢覠,林齐笑着拍le拍他的面孔:“有什么感觉没有?嗯?有没有一种,从脚趾头慢慢的硬起来的感觉?”

  赢覠的脸色一阵阵的发白,一如林齐所言,他的脚趾尖儿有点儿发僵、发木,hǎo像有小小的冰块粒子贴着他的脚趾头,一丝丝的寒气不断的渗进来,在逐渐的冻结他的身体、冻结他的经络。

  这种阴寒的气息,让赢覠的灵魂都在战栗,他惊恐的看着林齐,哆哆嗦嗦的问道:“nǐ,nǐ对本王做le什么?nǐ到底做le什么?”

  林齐笑le笑,一旁的驴子慢悠悠的走le过来,一尾巴将赢覠抽晕le过去。驴子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惊讶的看着林齐,过le许久,驴子才摇头晃脑的说道:“我不觉得,众神之启的那些疯子,能够配制出这样的‘堕神药jì’!”

  诧异的看着驴子,林齐皱眉道:“堕神药jì?这是僵神散!”

  驴子点le点头,他眯着眼,眸子里一道道奇异的精光急速闪过,他很是苦恼的嘀咕道:“忘记太多事情le。但是,有一点还是勉强记得的。堕神药jì,这是一系列的药jì,能够对神灵造成极大威胁的药jì。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头怎么这么痛?有很多神灵。。。嗯!”

  重重的打le个喷嚏,驴子人立而起,无奈的摊开le双蹄:“hǎo吧,我只是勉强想起le一些大概,堕神药jì。是一种非常可爱。但是被神灵们有意抹去le所有记载的药jì。就算是神,哪怕是那些没有实体,完全以灵魂和能量状态存在的神。他们都会被堕◇神药jì毒死!”

  阿尔达和哔哩哔哩同时深吸le一口冷气,他们无比景仰的看着林齐——能够让神灵死伤的药jì,这是多么伟大、多么神奇、多么le不起、多么符合恶魔胃口的宝贝啊!和这样的药jì相比。◇刚才哔哩哔哩使用的腐蚀药jì算什么?根本就是垃圾嘛!

  “我很hǎo奇,毁灭历之后,堕神药jì已经彻底失传!”驴子眨巴着眼睛看着林齐:“nǐ从哪里弄来的一瓶堕神药jì?僵神散么?似乎我有点印象,但是我必须要说一句,nǐ使用的这瓶僵神散——太不应该le,无论是色泽还是味道,简直都和噩梦一样!”

  林齐摊开le双手,桂花树说他的本体受损严重,所以某些辅助功能只能发挥出一小部分的功效。比如说通过林齐提供的原材料配制的僵神散。原本僵神散应该是一瓶色泽美丽、气味芳香、从卖相上比生命树的汁液更加珍贵的‘灵丹妙药’。

  但是因为本体受损,又不愿意浪费太多能量,所以桂花树只是弄le一瓶粗制滥造的僵神散。虽然是劣质品,可是在这个诸神都已经沉睡的时代,根本没人能够解救这种可怕的药jì。

  驴子看出林齐不想就这个问题多做讨论,他无奈的晃le晃脑袋,两个长耳朵欢快的甩le起来:“hǎo吧。nǐ这小家伙越来越像是狐狸家的人le。不过,这样很hǎo,虎族也应该出几个聪明一点的人,否则一家子从最老的那几个老怪物,一直到nǐ这里。都是一群肌肉疙瘩,这还怎么过啊?”

  用普愚借给林齐的一柄黄金匕首切开le困龙锁。林齐让酒桶一把扛起le赢覠,一行人迅速的离开le黑龙山。白天、黑天给黑龙山造成le巨大的破坏,但是林齐也管不le这么多。他将普天降神球收回,一行人迅速按照林齐和普愚约定的地方,向双阳赤龙城南方的一个小城市赶去。

  在赶去那个千里之外的小城市的路上,被打得不成人形的赢覠缓缓苏醒。

  肚子被酒桶坚硬的肩膀顶着,赢覠的肚子一抖一抖的差点没呕吐出来。幸hǎo困龙锁已经被切开,他的斗气已经能自如的运转。东方大陆的斗气又被称之为真气、元气,和西方大陆充满爆发力、破坏力的斗气相比,东方大陆的元气更加内敛,对身体的滋养和保护效果更强le数分。

  滚滚元气在体内流转le三周,赢覠惊骇的发现他的元气流经他的脚趾时,原本灵动灵活的元气都变得晦涩凝滞,宛如被混入le泥沙的清水,在经络中流动的速度骤然变慢lehǎo几倍。

  而那些流动的元气将这种晦涩凝滞的感觉带向le全身每一个器官,这些变质的元气所过之处,赢覠身体的其他部分也渐渐的有le一丝麻痹僵硬的感觉。赢覠吓得大叫le起来:“nǐ到底对我做le什么?”

  林齐回头看le赢覠一眼,冷冷的笑le:“僵神散!如果nǐ在天庙的典籍当中可以找到它的解药,那么nǐ就有救le!如果nǐ找不到它的解药,nǐ的性命就在我的控制中!每个月服食一次解药,否则nǐ就变成一具僵尸,一具和石头一样的僵尸!”

  赢覠刚要开口,林齐已经冷笑着打断le他的话:“别想着将nǐ被我用药jì控制的事情告诉nǐ的师伯普愚或者其他的皇室成员!说得难听一些,nǐ只是一颗棋子,一颗棋子如果被棋手之外的人控制,nǐ觉得这颗棋子的下场是什么?”

  赢覠闭上le嘴,他很气愤林齐关于他只是一个棋子的说法。但是赢覠并不蠢,反而他有着皇室成员应有的精明和奸诈——他深知林齐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虽然这有点伤害他的自尊心,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其实就是天庙明陀峰一脉的棋子!

  如果他登上皇位,天庙明陀峰一脉每年都能拿走血秦帝国供奉给天庙的巨额财富中的两成!

  所以,他是一颗棋子!

  所以,他在静心庵被幽禁的时候,从来不担心他的命运!

  这一切都因为,他是天庙明陀峰一脉选定的皇帝继承人,在未来数百年内,他都将坐在皇位上叱咤风云,手掌皇权的他,将成为整个东方大陆,乃至整个世界说话最有力◎量的大人物之一。

  这样的一个人,如果被某些人知道他被林齐灌下le僵神散,如果天庙有解药也就罢le,如果天庙没有解药的话,那么他死定le!

  甚至就算天庙有解药,或许他都等不到解药,就□会被某些迫不及待的势力轻松扼杀!

  血秦帝国的皇位,这个位置的吸引力太大,他面对的威胁不仅仅来自天庙明陀峰之外的那些大势力,更来自于血秦帝国的内部!那些虎视眈眈的皇室成员,那些从来不掩饰自家野心的皇室长老,那些迫不及待想要插手朝政的上上任的太后、太后的太后之类的老而不死的老妖精!

  “僵神散,是什么东西!”赢覠死死的看着林齐。

  林齐坦白直接的回答道:“太古神战时期,让诸神陨落的‘堕神药jì’的一种。就连神灵都会陨落的药jì,我相信,在这个年代,不会有人能辨识得出来!”

  赢覠的脸抽le抽,他冷冰冰的说道:“nǐ,想要什么?不要太过分,因为nǐ要知道,就算我登上le皇位,我也不可能答应nǐ太过分的要求,否则nǐ和我都会被碾成碎片!”

  林齐笑着看向le赢覠:“不,我的要求一点儿都不过分!我只想,维护我在血秦帝国应有的利益!”

  沉吟一阵,林齐干脆的说道:“坦白点吧,以后不管我在血秦帝国做什么,nǐ别管就成!”

  不等赢覠开口,林齐已经补充道:“nǐ放心,我不会做那些太愚蠢的事情,比如说挑战天庙啊,掺和进天庙和弥罗神教的宗教战争之类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赢覠伸出le一只手:“那么,成交。”

  林齐重重的和赢覠拍le一下手,赢覠迟疑le一阵,这才低声咆哮道:“我能不能知道,nǐ为什么要毒打我一顿?nǐ用僵神散控制我,这种事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nǐ要毒打我一顿?”

  林齐笑着向赢覠点le点头:“nǐ打le胡馨竹?他的妹妹胡馨月,和我交情不错!”

  赢覠呆le呆,他张le张嘴,悻悻然的扭过头去。

  “为le一个女人,殴打血秦帝国未来的皇帝?nǐ很有种!”过le许久,赢覠才无比幽怨的叹息le一声。

  林齐轻轻的笑le起来:“有种没种,以后再说!nǐ是不是血秦帝国的皇帝○,这事情还不一定呢!”

  赢覠不置可否的笑le几声,林齐眯着眼看le赢覠一眼,也低沉的笑le起来。

  一个知道生命可贵,一个通情达理的合作者,林齐很满意今天的成果。

  普愚他们◆占le绝大部分的利益,林齐只是用自己的手段从中获取一小部分的利润,这非常的公平合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