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藏拙的定国王


  原创血秦帝国魔法强弩,一弩十二矢,宛如暴风骤雨,杀伤力极其惊人

  赢胜麾下一万铁甲精兵,一万张强弩攒射,瞬间就是十二万支箭矢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黑压压的箭矢宛如乌云一样铺天盖地,整个小院所有人都被覆盖在le里面。

  每一支箭矢上都雕刻le微型的魔法阵,每一支箭矢爆开,都相当于一名天位下阶的法师全力一击。十二万名天位下阶的法师联手轰击,那威力真个是惊天动地,就算是圣师巅峰的大能,也不敢让这样的攻击落在自己身上。

  ‘疯子’!

  林齐对赢胜的如此做法,只能用‘疯子’来形容他。真的是疯le,占地不到两亩地的小院子,用一万魔法强弩覆盖,赢胜是xiǎng将附近的几个街坊一起毁掉么?这院子附近居住的都是普通百姓,他们的院子可没有那些达官贵人院子里的防护法阵保护。

  左手腕上桂花树hái没来得及吸收的荒漠神镯喷出夺目的光芒,林齐将体内不多的一点儿半神之力全部注入le荒漠神镯,然后重重的一拳轰在le地上。地面骤然一颤,整个地面下陷le数米,大片火焰席卷而出,将整个院子都笼罩在le重重火焰中。

  沙心月无声的念诵着咒语,她施展荒漠神殿秘传的神术,将自己的法力融入le林齐释放的神火结界中。厚重的火焰升腾而起十几米高,灼热的气浪翻滚开,站在最前面的几排铁甲战士身上的战甲被烧得通红,烧得他们的皮肉‘嗤嗤’作响。

  那些战士身上都散发出烤肉的香气,dàn是他们死死的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

  这是一支凶悍无比,将自己视为死人的死士精兵。林齐看着那些被烧得皮开肉绽的战士,心里骤然一抽——赢胜这个被血秦帝国的皇室成员称之为疯子的家伙,看上去憨直无比、粗鲁野蛮的家伙。或许所有人都看错le他。

  可怕的弩阵轰在le火墙上,林齐的身体骤然一颤,从荒漠神镯上传来le极其可怕的反噬力量。林齐如此变态的都被震得骨骼‘咔嚓’作响,从左手的腕骨到肩胛骨,他的整条手臂都被震得骨裂处处,前所未有的剧痛让林齐眼前一黑,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

  炽热的火焰吞没le一切,弩阵爆发出的强大威能轰穿le防护结界。重重的落在le林齐和沙心月身上。沙心月身体一晃,七窍中同时喷出le一道血箭,她气恼的低声骂le一句:“该死,姑***形象,这下子全没le!赢胜是吧?扮猪吃老虎是吧?等着瞧,姑奶奶不让你哭着跪在地上求饶,姑奶奶以后的孩子就生成你这般丑陋模样!”

  林齐则是浑身骨节子乱颤,十二万支魔法箭矢同时爆发,可怕的反震力量全部由他和沙心月承受。沙心月用秘法抵消le一部分冲击力,而林齐只能用肉身硬碰硬。他的骨肉、内脏被一股股狂潮一样的可怕力量冲得乱颤。他嘴巴一张,一道心血带着火光喷出。将地面烧出le一个老大的窟窿。

  白天、黑天无声无息的冲到le林齐身边,他们的手按在le林齐的身上,那股差点将林齐身体撕裂的可怕力量瞬◇间被他们吸入le身体。‘砰砰’几声闷响在兄弟两体内连连爆开,兄弟两却是哼都没哼一声,他们轻轻松松的就将那股力量吞噬一空。

  吃到苦头的林齐和沙心月都用见鬼一样的眼神看着兄弟两!

  不愧☆◇间被他们吸入le身体。‘砰砰’几声闷响在兄弟两体内连连爆开,兄弟两却是哼都没哼一声,他们轻轻松松的就将那股力量吞噬一空。

  吃jiānbèitāmenxīrùleshēntǐ。‘pēngpēng’jǐshēngmènxiǎngzàixiōngdìliǎngtǐnèiliánliánbàokāi,xiōngdìliǎngquèshìhēngdōuméihēngyīshēng,tāmenqīngqīngsōngsōngdejiùjiāngnàgǔlìliàngtūnshìyīkōng。

  chīdàokǔtóudelínqíhéshāxīnyuèdōuyòngjiànguǐyīyàngdeyǎnshénkànzhexiōngdìliǎng!

  búkuì是太古遗迹用太古秘法制造的神灵之躯,白天、黑天单纯依靠强横无比的身体,就将那些弩箭可怕的反震力量消泯无形。

  胡馨竹脸色阴沉的看向le不远处的赢胜。大雨倾盆而下,dàn是赢胜身边三米内,一滴雨★珠都没有。一股霸道蛮横的力量将所有靠近这个区域的雨珠全部蒸发成le水汽。赢胜浑身干干净净,无形的气劲簇拥着他的身体,他身后的披风在缓缓的飘荡。

  “定国王,你xiǎng要造反?”胡馨竹冷笑道:■◆“谁给你的权力调兵进入帝都?而且是深夜不奉圣旨调兵入城,更在人烟密集之处动用怒潮弩阵,你到底xiǎng要干什么?”

  赢胜拍le拍坐下的黑虎,慢吞吞的向前走le几步。

  沉闷的撞击声传■来,一个接一个铁甲战士倒在le地上。林齐刚才释放的神火结界虽然是防御性的结界,dàn是四溢的可怕高温依旧将数千名靠近小院的战士身上的甲胄烧得通红,这些战士虽然不发一声,dàn是他们的身体都差点被铁甲烤熟le,赢胜上前时,这些战士再也站不稳,他们的尸体纷纷重重的摔倒在地。

  赢胜却是看都不看这些浑身散发出逼人高温的死去战士一眼,他只是微笑着策骑向前,慢悠悠的说道:“干什么?本王,只是xiǎng要试试皇位是什么味道!本王,只是xiǎng要。。。胡馨月小姐居然也在?那么,本王顺便干一干你,嘿嘿,xiǎng来其中妙趣,定然是小姐你让本王欲仙欲死的le!”

  一抹淫亵的笑意在赢胜粗犷的脸上荡漾开,这时候的赢胜,哪里hái有数日前琼花林内那股子粗豪、蛮横的模样?现在的他看上去,就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

  沙心月用一条白手绢仔仔细细的擦干净le脸上的血迹,然后很是妩媚的向赢胜笑道:“乖,听话,定国王,回去干你亲娘去!看看你这难看模样,你娘是不是弄错le?当年生下你的时候,其实是把自己的孩子给丢le,把胎盘当成孩子养大le?”

  赢胜一张脸变得漆黑一片,林齐和胡馨竹目瞪口呆的看着沙心月,两个人全傻眼le。

  沙心月轻轻一撇红唇,讥嘲的笑道:“看你这倒霉模样,生得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天生就是一副克天克地克父母、全家死绝寸草不生的德性,就你?háixiǎng勾搭姑奶奶我?回去干你亲娘去吧!姑奶奶实在是看不上你!姑奶奶宁可去天庙剃光头发终身不嫁,也看不上你啊!”

  ‘嗤嗤’一笑,沙心月轻柔的叹息道:“天下男人太多le,赢胜啊,你就是男人当中最差劲的那一种,就你háixiǎng让姑奶奶我欲仙欲死?你有那本钱么?”

  一通破口大骂,沙心月可真是一点儿风度都没剩下。在场所有的男人都哑口无言,过le许久,胡馨竹才低声的咕哝le一句:“以后得给本家说说,本家的姑娘家成年历练,就不要去大陆之桥那种地方le!那群浑身羊骚味的蛮子,他们把馨月都教成le什么样?”

  苦涩的一笑,胡馨竹低声骂道:“完蛋le,这丫头嫁不出去的!在场这么多人,都得■灭口才行啊!否则谁家的倒霉蛋敢娶这丫头?”

  激灵灵打le个寒战,胡馨竹看le看四周目瞪口呆的数千铁甲精兵,手指微微一动,将袖子里一枚血色的玉钱捏成le两半——这是按察令最紧急的调动令信,一旦☆这令信发出,就代表着谋朝篡位这个档次的大逆案发生le,所有的按察令下属的秘谍、密探以及相关衙门的所有武力,都必须立刻调动起来。

  dàn是令信发出后,虚空中一道血光闪过,胡馨竹发出的令信被拦截le下来。

  赢胜眯le眯眼睛,死死的看le沙心月一眼,然后笑着向胡馨竹摇le摇头:“胡大人,不要动那些心思le。这方圆十里地内,已经被‘菩提净土法华宝莲阵’笼罩,哪怕这里打得天崩地裂,外界也不会听到丝毫的动静。你们今天,只能乖乖的听本王的le。”

  笑着向沙心月点le点头,赢胜阴笑道:“小丫头嘴硬,等会本王会让你知道,本王身上,可有比你嘴巴更硬的东西!嘿嘿,到时候,希望你hái能笑得出来!”

  沙心月冷笑le一声,一言不发的眯起le眼睛,她双手揣在袖子里,十指飞快的跳动着,也不知道她在忙活着什么。

  胡馨竹则是苦笑le起来:“菩提净土法华宝莲阵,xiǎng不到,定国王也是天庙传人?”

  赢胜冷冷的看le胡馨竹一眼:“本王是天庙上院妙闻主持关门弟子,天庙上院,乃天庙最正宗的嫡传宗脉,本王接掌皇位,乃是顺应天理人心,顺天应人、理所应当之事!”

 ▲ 胡馨竹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二皇子赢覠自幼受天庙明陀峰一脉扶植,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dàn是赢胜居然是天庙核心上院的传人,这事情,怎么他一点风声都没有?

  一旁林齐看不得赢胜这般模样,他轻咳l☆e一声,淡淡的说道:“混血儿,也能当血秦帝国的皇帝?”

  赢胜挑le挑眉头,冷冷的看le林齐一眼:“林齐?闭上你的嘴!好生养伤保养元气,怒潮弩阵hái不够消受的么?错非你的资产对本王hái有点用处,本王也不会下这么大的心力来对付你!”

  胡馨竹立刻开口笑道:“林齐的话,就是我的话,一个杂种,也xiǎng登上皇位?”

  赢胜的眼皮跳动le一下,他深吸le一口气,笑着向胡馨竹点le点头:“给本王说说吧,本王的父皇在哪里?他到底怎么样le?或者,他老人家龙体。。。有恙?”

  赢胜的话问出来的时候,一道长达千里的雷霆从双阳赤龙城的上空急闪而过,巨大的雷霆声震得所有人都是一颤。

  胡馨竹苦笑le起来,他看着赢胜,慢吞吞的问道:“原来,定国王已经做好兵变的准备le?”

  赢胜微微一愣,然后矜持的笑le。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