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惊天一击


  雨夜,数百名身披半身甲、穿戴百褶铁战裙的黑影紧随在林齐等人身后向前狂奔。

  林齐一边奔走,一边虎视眈眈的盯着胡馨竹shàng下打量着,他也bú吭声,只是目光犹如刀锋一样在胡馨竹浑身shàng下乱瞥。胡馨竹刚开始还懒洋洋的打着呵欠,到了最后,他被林齐森寒的目光弄得浑身僵硬,只能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bú要这么看着我,哥哥我这就给你解释怎么样?”

  胡馨竹低声咕哝着,将自家祖父和父亲等人的一些谋划——当rán是他猜测出的那一部分向林齐解释了一番。

  首先,胡馨竹确定了一点,和自己的小打小闹比起来,胡涂和胡业等人谋划的事情大得多,大到以诸多huáng子和亲王做棋子,以整个朝堂为棋盘,将整个朝堂各大势力打得粉碎,以求从中牟取最大的利益。

  胡馨竹能肯定,自从数年前赢晸突破十八重关该死却没死时开始,胡涂和胡业等人就开始谋算今天的局面——按照血秦帝国的潜规则,赢晸修炼铁血帝huáng诀爆体,他就该死!老huáng帝死了,新huáng帝登基,rán后天庙内部也是一番势力洗牌,这才是大家熟悉的桥段。

  为了迎接老huáng帝的◎死,为了护送新huáng帝登基,天庙的各大势力做了多少妥协?做了多少明争暗斗?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只要赢晸一死,一切都将是顺水推舟的行事,今日的事情就bú会发生了。

  但是赢晸该死却没死,他还◆活蹦乱跳的回到了朝堂shàng,原本已经执掌朝政大权的二huáng子赢覠反而被幽禁,二huáng子一脉的臣子或者被贬谪、或者下了诏狱,支持二huáng子的朝堂势力被清洗一空。

  这无疑是坏规矩的!这无疑坏掉了天庙和血秦帝国这么多年来的默契!

  而且二huáng子和龙城共同的师尊,天庙明陀峰一脉的山主普善,居rán遇袭重伤。被逼将全身精气输送给龙城后黯rán坐化?这简直就是开玩笑!普善是何等修为,谁能将他逼到那种必死的境地?

  普善如果是孤家寡人一个也就罢了,就算天下人都知道肯定是天庙内部的某些势力针对普善做了手脚,但是挂家寡人一个的普善,谁会给他出头?piānpiān普善有一个在天庙拥有极大实权的师兄弟普愚!

  这就埋下了今日的祸根!当普愚出关,当明陀峰一脉在普愚的纠集下开始强力反弹的时候——就好像龙城起兵造反,二huáng子被林齐救出后被送到了西氐都护府,毫无疑问。这是明陀峰一脉的反弹——甚至在龙城起兵造反之前,他很可能已经知道了普愚将要出关的消息!

  林齐给龙城的天文数字的军饷,很可能只是龙城起兵造反的诱因之一,而bú是主要原因!

  龙城为什么造反?因为他有底气,他深知他就算起兵造反也bú会受到任何惩罚——因为普愚出关了,而且普愚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让天庙绝大多人仰视的程度!所以龙城肆无忌惮的起兵造反,或许外人看他好似在开玩笑,但是实则龙城是认认真真的在准备造反!

  龙城造反做什么?无疑是为了让二huáng子拿到本来就属于他的huáng位——明陀峰一脉在二huáng子身shàng下了这么大的力气,本来已经一屁股已经坐在了huáng位shàng,rán后猛bú丁的又被推了下来。换了谁都bú会忍下这口气。

  最少最少,龙城造反是为了逼赢晸承认二huáng子的合法继承权——比如说。颁布圣旨昭告天下二huáng子是唯一的huáng位继承人!

  普愚的计划无疑还是bú错的,起码凭借他强横的个人实力,凭借他掌握的天庙的权势,凭借龙城庞大的造反军队,以及血秦帝国内部那些支持二huáng子的文武官员的势力,威逼赢晸颁布旨意宣布二huáng子的合法继承权,这并bú难做到。

  但是普愚忽略了天庙其他势力的决心!

  他更bú知道在血秦帝国内部。还有胡涂和胡业这么一家子老狐狸潜伏着。

  胡涂和胡业动用家族的潜藏势力,一举将一件本来很简单的‘逼宫案’,硬是演绎成了一场波澜壮阔的多国战争以及一场巨大的、复杂的、血腥的、充满野心气息的宫变。

  “我bú知道那两个老家伙是怎么做到的!”胡馨竹无奈的看着林齐:“但是按照我的计算。他们就是这么做的!毕竟我掌握的家族资源只有极少一部分,家里面到底有多少人潜伏在什么地方,我知道得太少太少!”

  苦笑了一声,胡馨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甚至猜测,赢胜的造反,是因为背后支持他的天庙高层身边有本家的人,否则怎么看赢胜今夜的造反都是脑子抽疯了!肯定有家族的人在为天庙的那些诵经都诵傻了的老家伙出谋划策,将他们一步步的引进了今天这个大泥潭里面。”

  “今夜赢胜起兵,更多的huáng子蠢蠢欲动,bú管最终结果如何,反正那些有倾向性的臣子都会完蛋!只有我家屹立bú倒——因为我‘胡家’从来没倾向过任何一方,在满朝文武都做出自己的选择之后,bú管最终坐在那宝座shàng的人是谁,他只能选择重用本家的人!”

  胡馨竹冷笑道:“因为内忧外患,内有huáng子、大臣叛乱,外有强敌入侵,由bú得他仔细的挑选忠心可靠的臣子,从来没有倾向过任何人,本本分分的‘胡家’,将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冷傲的一笑,胡馨竹眯着眼说道:“更何况,我们胡家掌控按察令,这次还立下了将所有亡国余孽一网打尽的大功。。。现在我们更是要去擒◇拿赢胜的所有党羽呢?”

  林齐轻咳了一声,他突rán发现,面对沙家的这一群狐狸,他的脑子真的有点bú好用。

  感情在好几年前,胡涂和胡业都开始布置这些事情?这就真的有点高深莫测了,哪怕▲náyíngshèngdesuǒyǒudǎngyǔne?”

  línqíqīngkéleyīshēng,tātūránfāxiàn,miànduìshājiādezhèyīqúnhúlí,tādenǎozǐzhēndeyǒudiǎnbúhǎoyòng。

  gǎnqíngzàihǎojǐniánqián,hútúhéhúyèdōukāishǐbùzhìzhèxiēshìqíng?zhèjiùzhēndeyǒudiǎngāoshēnmòcèle,nǎpà林齐很可能是虎族有史以来最聪明的一个族人,但是和沙家的这些狐狸动脑筋,林齐依旧觉得脑子一阵阵的剧痛。

  苦笑了一声,林齐低声说道:“那么现在去擒拿赢胜的党羽,岂bú是。。。下手太早了?”

  一旁的沙心月幽幽的叹息了一声:“bú早,一点儿都bú早,反而稍微晚了一点。林齐,你说huáng帝会在那殿堂中闭关一个月,祖父和父亲虽ránbú会将你这一个月的说法列入各项考虑的因素之内,但是他们应该觉得,huáng帝起码还要闭关数日才行。”

  沙心月皱起了眉头:“但是huáng帝,出来得这么早!林齐,你的胡说八道,可是。。。”

  林齐也皱起了眉头,他淡rán说道:“我说huáng帝会闭关一个月,他就肯定闭关一个月!他吞下了那十八滴生命树的汁液,一个月是最起码的,否则他根本bú可能消化那里面蕴藏的庞大生机!”

  林齐的信心,来自于bú死婆娑桂花树,这株神奇的存在既rán保证赢晸必须闭关一个月才能吸收掉加料的十八滴汁液,那么赢晸就应该在殿堂内乖乖的修炼一个月才行。

  但是赢晸突rán离开了那殿堂,那只有一个可能。

  林齐和胡馨竹异口同声道:“除非,这个huáng帝bú是我们所知的huáng帝!”

  胡馨竹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有趣,按照我对赢晸的了解,以他好大喜功、残酷好杀的性子,自己的儿子,还是一个混血的儿子起兵造反,他出关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调兵平乱,将所有的乱臣贼子全部杀死。但是他居rán去了宗庙?这完全bú是他的性格!”

  沙心月迅速补充道:“要么,宗庙内拥有什么让他能够完全掌控整个血秦的宝物。”

  胡馨竹摇▲头道:“这bú大可能,乱兵入城,双阳赤龙城的城防法阵都失效大半,还有什么宝物是能一举平定数百万大军的?应该是有其他的缘故,但是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玄虚。。。还得仔细考究才行!”

  沉默了一阵,胡馨□◆竹低沉的说道:“看来,家里的老人也是判断出了这一点,赢晸的作为和平日的他完全bú同,这里面有了太大的变数,所以。。。他们判定赢胜会大败亏输,这才让我们去擒拿赢胜的党羽。”

  胡馨竹刚刚说到这里●,夜空中突rán响起了一声霸气冲天的咆哮。

  “乱臣贼子,焉敢在朕面前放肆?死,死,死!”

  三个‘死’字出口,huáng城方向突rán涌出了一道刺目的血光,地面骤rán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随后一声长啸冲天而起。

  “赢胜,我的儿,你想要造反?你的毛,可长齐全了?嘿,嘿嘿,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难怪,难怪,是这群老贼秃么?妙闻主持,既rán来了,为何bú进城和朕见shàng一面?那所谓的琉璃净土转世bú堕经真有用?今夜死了这么多人,真的能被一篇经文超度?你们哄鬼哩!”

  随着一声狂啸,huáng城的方向突rán升起了一座殿堂!

  那是一座高有数十丈,方圆里许的大殿。闪电带起的强光照亮了那座大殿,照亮了那座大殿下方厚达数十丈的岩石基座。一团浓郁的铁血气息包裹着大殿,偌大的殿堂带起一声巨响,瞬间撕裂了空气,向着双阳赤龙城外的某一处砸去。

  林齐等人已经看呆了,那么大一座大殿,就这么被投掷了出去,一去就是数百里!

  这还是人力能做到的事情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