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受伤的衙役以及坛旁的老道人


  顾xiao穷傻了眼,看着他说道:“四爷,你这不厚道啊,哪有这么抬价的?”

  齐四爷吼道:“厚道你妈啊!你们打我家哥哥产业主意,我还跟你厚道!”

  顾xiao穷被骂的满脸通红,◆把牙一咬对着宁缺说道:“一口价!五百两银子!实话和你说,我这shì在把前两个铺子的雇银都砸了进去,再高我怎么都拿不出来。【叶*子】【悠*悠】”

  齐四爷冷笑看着他,嘲讽说道:“瞧瞧你这xiao□家子气,宋铁头就这么教xiao崽子的?做事儿一点不大气,让爷告诉你价shì怎么开的。”

  他转向宁缺,傲然说道:“这位xiao老板,只要你肯继续在这条街上把铺子开下去,那只要我齐四爷活着一天,就没人收你租……”

  最后一个金字还没说出口,宁缺挥手止住,温和笑着问道:“四爷,您xiān前说免一年租金?”

  齐四爷怔了怔,回答道:“shì啊。”

  “那成。”宁缺转过身对着顾xiao穷及那帮精壮汉子团团一揖,温和笑着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这间铺子我打算继续做下去,诸位请回吧。”

  听到这句话,围在老笔斋四周的人群顿时愣住了,让他们愣的原因不shì因为宁缺的选择,而shì明知道齐四爷这边马上便会开出一个天价,等于把这间铺子白送给他,结果他却抢在对方话出口之前答应了头前那个条件。

  齐四爷愣了半天,脸上神情渐渐变得凝重严肃起来,极正经地拱手一礼,声音铿锵有力说道:“老板你年岁虽xiao,做事却shì大气仗义,就冲您这句话,以后有甚事儿只管报我的名号,别的不说,东城这块随您横趟!”

  顾xiao穷也愣了半天,呆滞的目光在宁缺和齐四爷之间的往返,想着大哥宋铁头临行前的怒骂,想着大哥的大哥在大哥脸上留下的那巴掌,想着大哥的大哥的靠山开的最后期限,不由下意识里转过头去,望向树下那两名衙役。

  今日临四十七巷黑帮聚集,虽然文斗始终未曾展成■为武斗,但树下那两名长安府的衙役始终不闻不问,明显已经失责,直到接到顾xiao穷求助的可怜目光,两名衙役方始轻咳两声,握着腰间佩刀走向老笔斋。

  齐四爷看着两名衙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悲痛事,眼●中情绪骤然变得极为寒冷愤怒,对宁缺寒声说道:“xiao老板,xiān前我shì不shì说过东城随您横趟?”

  不知道为什么,宁缺居然选择在这时开腔搭话,笑着应了声shì。齐四爷冷笑一声,说道:“那我今儿就xiān让您看看,为什么我敢夸下这个海口来。”

  “你们聚在这儿做什么?想闹事啊?”衙役走到人群前方,厉声呵斥道。

  “shì啊。”齐四爷淡淡应了声,然后把手一招,说道:“我就闹事了,而且还想把事情闹大,兄弟们,上去把这两位官差大哥招呼好。WWw.YZUU点com”

  话音一落,那群青衫青kù青布靴的汉子哄的一声便围了上去,也不知道shì谁递的第一拳,片刻之后拳脚如风雨般砸向那两名长安府衙役的身上,两名衙役xiān前还在厉喝痛骂,亮明自家身份后想要拔刀,却被一脚踹倒,片刻后他们便被打的头破血流,抱着脑袋在地上翻滚,哪里还骂的出声音来,只剩下了痛苦的呻yín,甚至就连那两把代表他们身份的腰刀,都不知道被谁扔出了人群。

  宁缺xiān前只觉得长安城的**做事有规矩有气度,此刻看着被扔出人群的两把官刀,才知道原来长安城的**狠起来那shì真狠,居然连官府的人都敢打!

  他惊讶地望着铺子口外面的这场hún战,看着那两名头破血流的衙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站在不远处的顾xiao穷和那些南城húnhún,表情更shì极为精彩。

  从涉入临四◆十七巷之事以来,他们并没有真正和那位东家的势力对上,此时才知道对方原来嚣张到了这种地步!

  “好了,别打了。”一直环抱双臂冷眼旁观的齐四爷话,青衣汉子们散开,他走到那两名衙役身旁,寒声说道:“■shíqīxiàngzhīshìyǐlái,tāmenbìngméiyǒuzhēnzhènghénàwèidōngjiādeshìlìduìshàng,cǐshícáizhīdàoduìfāngyuánláixiāozhāngdàolezhèzhǒngdìbù!

  “hǎole,biédǎle。”yīzhíhuánbàoshuāngbìlěngyǎnpángguāndeqísìyéhuà,qīngyīhànzǐmensànkāi,tāzǒudàonàliǎngmíngyáyìshēnpáng,hánshēngshuōdào:“敢阴死我兄弟,就不要怪我下手不客气。”

  那名稍微年轻些的衙役狠狠盯着他的脸,说道:“敢殴打官差,你们就等着被砍头吧,你要不要这时候直接砍死我,说不定还划算一些。”

  宁缺暗自感慨不已,果然长安人民多壮志,哪怕shì名xiaoxiao衙役,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显得那么强硬。

  齐四爷蹲下来轻蔑地拍了拍他的脸:“别拿这话吓我,大家都shì大人们养着的狗,你们这两只狗只不过比我多穿了一件衣裳,当然,你们这身衣裳很金贵,就这么杀死你们自然shì不敢的,但你说大街上狗咬狗,那些大人们会在乎吗?”

  说完这句话,齐四爷转身向宁缺行了一礼,便率领手下潇洒嚣张离开,顾xiao穷等南城hún子聚在一处商量了会儿,也上前扶着两名头破血流的衙役离开,没有人看宁缺主仆二人一眼,因为众人都清楚,齐四爷既然已经了话,那么在压住对方气势或者杀死对方之前,恐吓宁缺除了让自家显得下作xiao气,没有任何意义。

  临四十七巷的纷争就这样结束,没有后续,正如那位齐四爷所说,这种狗咬狗的事情,双方身后的主人并没有干涉的兴趣,可宁缺还shì有些事情想不明白。

  ——衙役虽然shìxiao人物,但他们穿着的官服佩着的官刀,代表着朝廷的颜面,帝国的尊严,就算齐四爷身后那位东家——也正shì那天进铺子躲雨的中年人背景再深,当街殴打官差依然过于嚣张找死,更何况那位齐四爷不收拾那些南城hún子,却毫无道理地对长安府的衙役动手,这怎么说也说不通。

  除非双方之间刚刚结下了极深的仇怨。

  想到自己的猜测,想起那件事情,他的眉头微微蹙起,然后重新舒展开来,今日的目的shì去红袖招1ù脸,同时逛逛街消散复仇第一步所带来的快感,那些麻烦的、但日后必须去解决的新仇怨,留在今日之后再去思考吧。

  从临四十七巷到红袖招有极远的距离,平日里宁缺一般shì坐两文线一次的穿城马■车,今天有sāngsāng为伴,不怕路上无聊,自然便选择了步行。二人都没把xiān前那场对峙放在心上,宁缺shì见惯了血腥危险场面,sāngsāng则shì除了某些重要事情外脑子里根本没容量放别的,所■以穿街逛巷的心情倒shì不错。

  他们去了盛华坊、通达街,逛了书局,买了便宜的荷叶饭,用最快的度穿过朱雀大街,然后现了一处热闹所在。数十名长安百姓正在一个穿道袍老者的带领下,对着某处祭坛叩。宁缺问了问旁边一同看热闹的人,才知道原来这shì昊天道南门某道观正在进行祈福仪式,希望能把长安城的net雨移些至干旱的北境。

  只见祭坛旁那道士银长须,道袍迎风飘摇,看上去真shì飘然若仙,手中◎一把木剑在空中嗡鸣作响,数张符纸在剑锋指向处不停摇动,隐现朱红字迹,片刻后只闻得嗤的一声,木剑破空而起,cha入面前祭坛黄沙之中,而那几张符纸早已不知何时随风而燃,变成了片片灰烬散于黄沙表面。

  ……

  ……

  (周推榜第一有些不稳当,向大家真情要些推荐票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