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改变长安江湖历史的一场谈话


  (这是新一周的第一更,也是将夜这本书的五十章,所谓半百,那便是已经正式上路了,这个故事已经走上了正轨,无论是复仇还是生活,宁缺都将开始触到真正的那部分,刚才我把前面的错别字和小BUG修改了一xià,就是想神清气爽开始新的征程。

  这周是三江xià周强推然后上架,这两周,我会写的比前些天要多一些,白天还会有更新,当然更重要的事情是,我会争取写的更好一些,因为这两个星期基本上将决定将夜这本书的基调,成绩以及气质神马鬼扯胡谈之类的玩意,在此非常恳切地请求诸位朋友投出手中的推荐票,以让这个小故事能继续在潮头招摇几番,以让这个小故事日后能更坚实倔狠几分,多谢)

  ……

 ★ ……

  宁缺并不知道红袖招的老板,这时候正在顶楼冷冷看着自己,更不知道这位老板对于他逗弄着姑娘们闲聊而不务正业已经发怒,依然如常坐在水珠儿姑娘身旁,一面闲聊一面不着痕迹打听着张贻琦之死可cé●ng引发什么怀疑。

  “我就喜欢nǐ笑时候的模样,瞅这小酒窝多可爱。”水珠儿眼波流转说道:“不过话说回来,既然nǐ要考书院可得正经读读书,不然若考不进去,到时候外面肯定传是我们这些女子把nǐ祸害了,到时候nǐ可怎么赔我们?”

  “别说我们,宁缺每日过来也就是陪nǐ说话,干我们什么事。”有姑娘打趣道。

  水珠儿姑娘那话看似打趣,实际上却是真的关心,宁缺心头微温,笑着应了几句,左右就是功课已经准备好,不用担心之类的废话。桑桑在旁边低头嗑着瓜子,和婢女小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心想少爷这些话不是废话而是假话,书院入院试共计六门,自己天天催nǐ又看了几课?

  虽说她这小样儿不需要伪装便能扮成小厮,但青楼女子何等样毒辣的眼光,从她入门第一眼便看出她是个小丑丫头,小草在旁边陪她聊天,在心中暗自同情想着,宁缺这家伙肯定是嫌弃桑桑难看,所以才天天不要脸地往楼子里面钻。

  顶楼房间内,那名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到红袖招幕后东家身旁,并肩站着向楼xià望去,看着那名坐在椅中与周遭姑娘们温和交谈的少年,忍不住洒然一笑,清俊稳重的眉眼骤然明亮了几分。

  “如果这少年是临四十七巷最后一个租客,那我更没道理容他。”那男人微笑说道:“把他赶走,所有租约都到了我的手上,到时候我再将这些租约转给衙门,nǐ还有什么理由拒绝长安府对那条街的征用?”

  “临四十七巷所有的店铺老板都céng经被nǐ们赶光过,但nǐ可céng见我低过头?”青衫中年男子微笑说道:“更何况……这个少年nǐ赶不走。”

  “赶不走?”那男人安静盯着他的眼睛,忽然笑了起来,说道:“是啊,就凭nǐ春风亭老朝这五个字,谁又敢随意动作?”

  青衫中年男子笑了笑,没有接这个话,转身坐回椅中。

  先前他已经收到老四传过来的话,知道今天临四十七巷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外地来长安的备考小书生,当着两帮眼看着要血斗的黑帮竟是毫无惧色,甚至还借此起价,生生从自己手里夺了一年的铺子租金,更令他琢磨不透的的是,那少年并没有漫天起价,做事显得极为老练而有分寸感,换句话说就是表现的很有气度。

  老笔斋开张第一日,他去临四十七巷并不是为了躲雨,而是有些兴趣看看究竟是哪里的糊涂蛋居然胆大到敢租自己的铺面,谁知道一瞧之xià,他才知道那少年或许不知道长安城江湖里发生的事情,但绝对不是一个蠢货。

  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蠢货能写出那么好的一手字,也没有哪个蠢货的虎口之间能留xià那么厚的刀茧,想起那些挂在老笔斋墙上的淋漓墨迹中透着的劲道甚至还有那丝隐约的杀意,联想起齐四对今日◇画面的形容,中年男子甚至怀疑那个少年是不是杀过人……不,应该是怀疑那少年是不是杀过很多人。

  十五六岁年龄便杀过很多人,在常年在夜色血色间行走的他来说,都是一个很难相信的事实,对于这样一个少年■●,只要他自己不肯搬,那谁能逼他搬?

  “老朝,我今天毕竟是代表王府在向nǐ问话,nǐ能不能尊重一些?”

  中年男子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因为想那少年的事情竟有些出神,不由面带歉意微微一笑☆,王府二字竟似对他的潇洒心神没有丝毫影响。

  今日和他谈话的那男人姓崔名得禄,虽是个很俗气的名字,但绝对不是个俗人,能够打理号称长安第一青楼的男人不可能太俗。绝大多数长安人都以为这间楼子的背景是长安府某位高官,但只有中年男子这样的人物才知道,崔得禄靠着的是亲王府的大管事,甚至有人怀疑这间青楼本身就是王爷的产业。

  “红袖招最近出了些麻烦事,我是真没想到崔兄nǐ还有空闲谈那些事情。”

  崔得禄面色微冷,说道:“临四十七巷不是王府要的,nǐ应该很清楚这一点,只不过是因为军部户部不方便出头,才转tuō给了我们这些跑腿的闲人,谁知道nǐ一直硬扛着不放,惹得部里的大爷们不高兴,这事儿才闹到现在这么大,前些日子长安府扫nǐ场子被nǐ扛了xià来,结果最后羽林军都出动了……”

  听到羽林军三个字,中年男子的眉毛微微蹙起,似乎那处有些隐隐作痛。

  看他神情,崔得禄话锋一转,笑着说道:“当然您应该知道,王府替那两个部衙办些事情,总归是要收些好处,但大管事说了,王爷比较欣赏nǐ,céng经有一次酒后还提到过nǐ的名字,说nǐ在长安城里做事有规矩,懂分寸。”

  中年男子始终沉默,但眉宇间的那抹暗色却是愈来愈显眼。

  崔得禄继续严肃说道:“nǐ也知道我这间楼子前两天死了位御史,这事儿很麻烦,那个倒霉催的自己横死,家里却闹到了长安府去,亲王殿xià和那位御史有旧,这种当口也没法儿说话,所以只好由我自己处理,如果nǐ有办法替我把这件事情平了,那么临四十七巷那边的事情,我从此不再插手。”

  虽然对方只是个青楼老板,虽然他口口声声说的是我是我还是我,但中年男子非常清楚,对方代表的是亲王殿xià的态度,传的是那座王府里的声音,略一沉忖后微笑问道:“就算殿xià和那御史有旧,可要平了这事儿也太简单不过,何至于需要我们这种混江湖的人物出手?”

  崔得禄面色阴沉说道:“nǐ是真的不懂还是装做不懂?如果是前者,从此我眼中就再没nǐ春风亭老朝这号人物,因为nǐ太蠢。如果是后者,从此我眼前也不会再有nǐ春风亭老朝这号人物,因为nǐ太聪明却又不识抬举。”

  中年男子平静回答道:“临四十七巷的事儿不算事儿,对王爷不算个事儿,对我春风亭老朝而言也不算个事儿,如果真是朝廷哪处部堂衙门需要,我心gān情愿双手奉上,但……nǐ们不该用这事儿来压■我。”

  “我春风亭的规矩就是不参合朝上的争斗,无论是殿xià还是军部还是户部,只要事情和这些有关,我就会走的有多远便多远,nǐ越压我我就会走的越远。”

  “nǐ春风亭老曹是长安城最大◎的黑帮头子,手xià几千号人跟着nǐ混饭吃,朝廷把漕运押解这些活儿都赏给nǐ在做,结果nǐ说nǐ想走掉?nǐ觉得nǐ自己能走掉吗?nǐ想走到哪儿去?nǐ手xià那三千兄弟能走到哪儿去?刑部大牢还是边塞○军囚?”

  崔得禄眼神阴森盯着他,说道:“前些年朝堂之上风平浪静,明哲保身或有可能,但现如今四公主已经回来了,她一心要保自己的亲弟弟当太子,却忘了皇后在位,而皇后娘娘也是有儿子的!这些天家大事■○军囚?”

  崔得禄眼神阴森盯着他,说道:“前些年朝堂之上风平浪静,明哲保身或有可能,但现如今四公主已经回来了,她一心要保自己的jun1qiú?”

  cuīdélùyǎnshényīnsēndīngzhetā,shuōdào:“qiánxiēniáncháotángzhīshàngfēngpínglàngjìng,míngzhébǎoshēnhuòyǒukěnéng,dànxiànrújīnsìgōngzhǔyǐjīnghuíláile,tāyīxīnyàobǎozìjǐdeqīndìdìdāngtàizǐ,quèwànglehuánghòuzàiwèi,érhuánghòuniángniángyěshìyǒuérzǐde!zhèxiētiānjiādàshì当然和nǐ没关系,但这时候如果nǐ还不表明态度当哪家的狗,那……哪家都不会容nǐ!”

  “做条狗,原来一定要找个主人吗?”中年男子长叹了一声,看着他问道:“所以nǐ要替亲王殿xià收服我?”

  “不错,现在整个长安城但凡有资格出声音的人都在压nǐ,为什么?因为nǐ是条没有主人的狗。这种情况xià如果nǐ肯投靠任意一家,无论是军部还是谁,只要nǐ有了主人,别人再想打nǐ就要看一看牵着nǐ绳子的那人面子了。”

  “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中年男子忽然微笑着说道。

  “请。”

  “在皇后和四公主之间,亲王殿xià会支持谁?”

  崔得禄斩钉截铁说道:“当然谁也不会支持,殿xià永远对皇帝陛xià忠心不二,只要陛xià说是谁,那殿xià就支持谁。”

  中年男子听到这个回答后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缓缓抬起头来,微笑回答道:“抱歉,做为大唐男人,我还是真不习惯做狗。”

  崔得禄怔住,强行压抑xià心头恼意,苦苦劝说道:“人这一生总是会当狗的,有的人是想当狗还当不成。”

  中年男子站起身来,将佩剑系在腰间,潇洒拱手,说道:“崔老板,n▲ǐ真不是一个称职的说客,因为nǐ不知道我春风亭老朝的性格。”

  崔得禄的脸色有些难看,起身沉声说道:“nǐ是不是担心这个决定不能服众?nǐ放心,王爷说过了,只要nǐ肯低头,哪怕是象征意义上的低▲头,他都会让军部给nǐ一个交待,给nǐ两颗人头,nǐ堂堂帮主难道还不能震住xià面那些小的?”

  谈话到此时,他再也顾不得用王府大管事做那层过滤网,直接搬出了亲王殿xià,然而中年男子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直接向门外走去。没有人注意到在崔得禄说出堂堂帮主四个字时,他的眉眼间流露出一丝意味难明的笑容。

  “老朝,nǐ给我站住。”崔得禄阴恻恻盯着他的后脑勺,“看来这些年nǐ和nǐ的兄弟在长安城混的风生水起,早就忘记了敬畏两个字怎么写,但我必须提醒nǐ,这些贵人是真正的贵人,那不是nǐ一个在□□□沟里爬的蟑螂能明白的世界。”

  中年男子缓缓停xià脚步,却没有回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