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鱼跃此时海(下)


  户部尚书邢成瑜从未觉得议政殿的金砖这般硬过,事实上除le大朝会时,他què实很少下跪,更何况跪le这般长的时间。

  他偷偷抹掉额头上的冷汗,觉得腰椎已经有le折断的倾向,为le寻找某种心理上的慰籍,偷偷向旁边瞄le一眼,看到那几位军部大佬丧败的脸色,果然觉得安慰不少,心中油然升起幸运和后怕两种情绪――

  清运司库房想要临四十七巷的那些地面,看似是此次冲突的主因,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引子,而且我虽然知情但始终未曾插手,可你们军部此次却是涉事极深,听说那个雨夜里有二十几名羽林军精锐被杀,还有一位洞玄境界的念师丧命,试问此等状况下,陛下怎能轻饶le你们?

  龙椅上那位中年男人充满嘲弄和愤怒味道的话语继续响起,最后化为一声恨铁不成钢的叹息:“朕当年搞出这么一个帮派,替帝国在民间做耳目,瞒le十几年时间好生辛苦,jié果就被你们这群家伙因为一些蝇头小利而硬生生逼到明面,从此之后再也无法起到朕想要的作用,朕骂你们为白痴,难道有何不对?”

  圣上喟叹唏嘘,群臣唏嘘喟叹,此时他们都已经知道所谓鱼龙帮,正是陛下还是太子爷时游逛长安一时兴起的产物,各自在心中默默想着,这只是您的玩物罢le,哪里又能有如此多的说法。

  就在此时,皇帝陛下声音变得低沉寒冷起来,一应嘲讽味道尽数消失不见,盯着群臣尖锐质问道:“问题在于,你们真的只是为le那些蝇头小利吗?朕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但朕的妻子女儿又岂能容你们这群找死的白痴挑拔?你们打着皇后和公主的名义在长安城内搞风搞雨,可你们肯定不知,朕的皇后一向都很清楚那个小帮派和宫里的关系,而渔儿她小时候更是被朕亲手抱着去春风亭玩过!”

  训话至此时,殿上群臣们终于再也无法承受这一波又一波荒唐而冰冷的打击,军部怀化大将和黄门侍郎同时双腿一软,从跪姿变成le惶恐的箕坐。

  皇帝冷冷看着他们二人,说道:“大唐军人的职责是护土开疆,而不是用来帮黑帮抢地盘!尤其令朕不齿的是,居然抢还没有抢赢!既然如此,中都护你去长宁城替朕好好训兵吧,训个三年五载,什么时候què认你手下的兵能够打赢长安城的黑帮le,再给朕滚回来。”

  长宁城地处帝国西南,夏日闷热冬日湿寒,山间多林多瘴气多毒物,向来被大唐官员视为险途,至于说三年五载还要打赢长安城黑帮……任何语都是陛下金口所说,他说你没打赢那便是没打赢,那你又如何回来?◎

  轻描淡写一句话,一位军部大佬便被分配苦乡,而且极有可能终生不能回还中枢,处置不可谓不狠,殿上群臣愈发惶恐,倒是中都护本人听闻颈上头颅还在,毫不犹豫重重叩le两个头,连连谢恩不已。

 ★ 皇帝陛下今日连骂数十句白痴,有些疲惫,看着这些不敢还嘴的大臣,也觉得有些厌倦,自李渔手中接过一盏茶饮le两口,挥手示意。

  林公公自御榻侧方闪身而出,枯瘦的双手缓缓拉开明黄色的圣旨,面无表情○念道:“天启十三年……着户部尚书邢成瑜归府静心反省三月,朕等你的辩罪奏章。”

  所谓辩罪奏章只是个说法,陛下这是给朝中大臣颜面,让他自己主动请辞返乡,邢成瑜叩首以应,想着自己的宦海生涯竟然就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因为长安城里一个黑帮而中断,撑着身体的双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随着林公公面无表情宣读圣旨,一位侍郎下狱,户部清运司库房从上到下进行le一次清洗,长安府数名官员被就地免职,京兆◎尹大人神情黯淡地被逐至天水围,黄门侍郎交由有司审理相涉罪状,而军部遭受的打击则是最为沉重――夏侯大将愤怒来信,要求军部向他解释,为什么他得力的校属卓尔会被军部谋杀――于是皇帝陛下斩le军部七个人头向那位远在边疆的重将解释,又或者说是向朝小树做le解释。

  在宣读圣旨,贬杀涉案官员的过程中,无论那些官员或叩首出血,或大声喊冤,或感激涕零,皇帝陛下始终沉默一言不发,只是当吏部尚书征询京兆尹替代人选意见时,他蹙着眉头想起le一个名字。

  “长安府司法参军……那个谁谁谁叫上官的?”

  “上官羽扬。”吏部尚书说道,他看le一眼陛下神色,猜忖着他的心意,轻咳两声后继续说道:“该官员●考评颇佳,早年前也是正经科举出身,只是因为容颜实在有碍观瞻,所以……”

  “朕要的是治民之官,又不是挑选美人。”皇帝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那就是这个人le。”

  议政殿里臣子或逐或退○,渐渐只剩下le几个最重要的人物。一直眼观鼻,鼻观心,像石像般安静坐在椅中的亲王,终于再也无法安坐,从椅上站起走到御榻之前,掀起王袍前襟,啪的一声跪le下去。

  大唐皇室或者说当今这位皇帝陛下向来极为重视家庭亲情,皇宫之中少见史书上那些倾轧争夺,对于亲王这位唯一的兄弟,皇帝陛下更是信任有加,在臣子面前绝不会落他面子,但亲王知道所谓面子都是自己争取回来的,今日自己如果还要面子,那么他的皇兄便会非常没有面子。

  果不其然,今日皇帝陛下极为罕见地没有唤他起身,而是居高临下冷冷打量着他的脸,观察着自家兄弟眉眼间的那些沉痛有几分真实,那些伤悔有几分是演技,直到过le很久之后才在身旁皇后的劝说下面色稍霁,寒声说道:“抬起头来,看着我。”

  亲王殿下缓缓抬头,直视御榻之上那道夺魂的目光。

  “王景略是你府中供奉?”

  “是。”

  “朕让他去军中效力,你可觉得可惜?”

  “臣不敢。”

  “朕让他随着许世打磨,自有他的好处。”

  许世乃大唐第一名将,王景略号称修行天才,在那位铁血将军麾下,想必心性必能有所进益。亲王微微一怔后连忙谢恩。

  “不用谢恩,至少不能由你代他谢恩。”

  皇帝看着自己的兄弟,寒声说道:“我大唐出个人才不易,所以朕才想着保全他,但我大唐的人才只能替大唐效命,绝不能成为你的私有财富,懂不懂?” ☆
  此言诛心,亲王骤然觉得心脏一紧,汗水如浆渗出后背,瞬间把王袍打湿,他不知该如何言语应答,只有重新低下头去,以谦卑之态祈求原谅。

  “这些年朕赏le你不少好东西,最近内库有些吃紧,你做○些贡献,朕记你的好。”

  “臣弟不敢。”

  “这世上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

  皇帝笑着说道:“堂堂一个亲王,居然纵容管事去开青楼,若不是简大家与皇后是早年间的手帕交,朕不知还要被你瞒多少年。”

  不是冷笑,话语里感觉没有什么机锋,但亲王却觉得身上那股无形的压力骤然再增几分,后背汗浆涌出的速度越来越快,紧张等着陛下后续的旨意,但等le很长时间,却没有听到,不免有些狐疑。

  皇帝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平静看着他说道:“朕此番不肯重罚你,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替你家管事看红袖招的那人替你说le一句绝对忠于朕的话。”

  亲王恍然大悟,那日朝小树去过红袖招后,管事曾经转述过崔得禄的汇报,虽然他自认对龙椅上那男人忠心不二,却也不乐意下属说的太多,总觉着有些失颜面,今日想来却还要多亏那人说的那句话。

  ……

  ……

  天启元年以来,◆大唐风调雨顺,朝野和光同尘,也就出le两椿比较大的案子,一椿是当年的钦天监事件,另一椿便是近日发生的这事,被人们唤做:春风亭案。

  春风亭一案中,明面上有十几位官员被贬逐去职,军部还有七人被斩□◆大唐风调雨顺,朝野和光同尘,也就出le两椿比较大的案子,一椿是当年的钦天监事件,另一椿便是近日发生的这事,被人们唤做:春风亭案。

  春风亭一案中dàtángfēngdiàoyǔshùn,cháoyěhéguāngtóngchén,yějiùchūleliǎngchūnbǐjiàodàdeànzǐ,yīchūnshìdāngniándeqīntiānjiānshìjiàn,lìngyīchūnbiànshìjìnrìfāshēngdezhèshì,bèirénmenhuànzuò:chūnfēngtíngàn。

  chūnfēngtíngyīànzhōng,míngmiànshàngyǒushíjǐwèiguānyuánbèibiǎnzhúqùzhí,jun1bùháiyǒuqīrénbèizhǎn,但在暗底里还有一些关键位置的关键人物提前便被清洗,只不过因为那些位置涉及到皇宫安危,影响太坏,所以消息被封锁的很死。

  那个春雨夜里,羽林军偏将曹宁迎来le宫中的林公公,也迎来le自己的死亡。先前还是阶下囚的常三常思威,费六费经纬拿着陛下亲笔圣旨,直接将此人斩杀在雨中,然后报le因病暴毙。

  同样是那个春雨夜里,鱼龙帮刘五刘思,纵马驰枪,于骁骑营操场上,一枪挑le骁骑营副统领楚仁,报le十年前被阴之仇,也完成le陛下交付的使命。

  也是在这场春雨夜后,大唐帝国上层的很多人知道le春风亭老朝这个名字,或者说开始正视这个名字,那些人也很想知道他身旁杀人如麻的蒙面月轮国少年是谁,却无处问去。

  朝小树站在御花园湖畔,静静看着这片叫做离海的大湖,身上一袭青衫在湖风中微微摆动。

  有太监宫女经过他身周,便会谦卑的侧身避让,人们现在已经知道他是谁,知道他会有怎■样的前程,毫不掩饰眼中的羡慕好奇甚至是敬慕。

  朝小树仿佛一无所觉,脸上没有昨夜杀人时的冷厉,也看不到江湖草莽人物进入皇宫后应该有的紧张,神情潇洒从容。

  一尾金鲤鱼从离海里跃起,跃过◆宫女们用花环编成的龙门,然后欢快地重新落入水中。

  在很多人看来,朝小树于今日之长安城,正如鱼跃此时海,声名大震之余必将青云直上。

  但他并不如此想。

  ……

  ……

  (下一章大概会很晚才能写出来,另外推荐票真的要麻烦大家再投一下,我què实很累,都是私人的事情,却影响到大家的,不好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