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命不可


  基于内心深处坚信de某种因果律,宁缺并bú相信自己自己会就此死去,但今天受de伤实在太重,而且胸口处穿着de那根无形长矛已经超出了他de认知范围,所以在来到这个世界de第十六年,他终于bú得□○
  基于内心深处坚信de某种因果律,宁缺并bú相信自己自己会就此死去,但今天受de伤实在太重,
  jīyúnèixīnshēnchùjiānxìndemǒuzhǒngyīnguǒlǜ,níngquēbìngbúxiàngxìnzìjǐzìjǐhuìjiùcǐsǐqù,dànjīntiānshòudeshāngshízàitàizhòng,érqiěxiōngkǒuchùchuānzhedenàgēnwúxíngzhǎngmáoyǐjīngchāochūletāderènzhīfànwéi,suǒyǐzàiláidàozhègèshìjièdedìshíliùnián,tāzhōngyúbúdébú开始正式思考死亡de问题。

  他醒了过来,然后在第一时间内努力地睁开了双眼,用最后de力量抬起头打量四周,想要看看自己是bú是来到了冥间,世间是否真de存在冥间。

  一张很白很圆de大脸出现在离他近极de空中,那张圆脸上de眼睛眯成了两个小点,小点里闪着疑感好奇de目光,正盯着他在看。

  因为这张大脸又圆又白光滑丰嫩,像极了家乡那轮久违de圆月,所以被伤势侵袭身体造成神智有些bú清de宁缺并bú觉得害怕,反而觉得有种很亲近de感觉。

  他靠着墙壁,微微偏头看着近处de大圆脸,虚弱地笑了两声,说道:“冥间de夜叉应该长de很黑,我应该是还没有死,那么,你是谁?”

  近在咫尺de大圆脸没有吓到宁缺,他忽然睁开眼睛,却把陈皮皮吓了一跳。陈皮皮瞪圆了眼睛,盯着对方苍白de面容,说道:“我更想知道你是谁。”

  宁缺抬起颤抖de右手捂住看似如常、实际上痛苦空虚难当de胸口,蹙着眉头向旁边望去,确认自己还在旧书楼二楼之上,窗外夜色已经深沉,而窗畔那位女教授bú知何时已经离去,bú禁有些惊疑微寒,女教投为什么会对自己视而bú见?

  现在除了他自己,基本上已经没有书院学生会上旧书楼二层楼,更何况是深夜时刻,想到那些明显是在夜间留下de来de笔迹,他愕然收回目光,看着身前那名穿着学院夏袍de胖子少年,声音沙哑问道:”陈皮皮?”

  陈皮皮de眼睛瞪de更大了些,当然,再如何变大也bú过是cóng绿豆变成青豆然后变成黄豆de过程,他瞪着宁缺bú可思议说道:“你是宁缺?””

  正是在上。”宁缺死死盯着他de圆脸,眼中骤然生腾出一股给人强烈震撼意味de火焰,哑声说道:”你如果bú想看着我死掉,就赶紧想法子救我!”

  陈皮皮没有问凭什么要我救你之类de废话,这些日子二人书信往来,虽未曾照面,但已经很了解对方de性情。

  更何况白痴互mà,自称在上,调侃嘲讽互相帮助了这么多次,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死去而bú伸手。

  两根手指搭上宁缺搁在腿上de手腕间,陈皮皮沉默把了片刻,忽然间眉头一挑,抬起头来bú可思议地盯着宁缺de眼睛,说道:“受了这么重de伤你怎么还没死?””

  没死bú代表bú会死,我已经快死了,你这个白痴还要说多少废话?”

  “你这个白痴,受了这么重de伤为什么bú在长安城里去治,还跑书院来磨蹭个什么劲儿?难道你专程就是来救我治伤?””

  为什么bú行?你bú是说你是天才吗?””

  天才和医术有什么关系?””

  你出de第一道题就是一道药方。””

  方治bú死人,你现在本来就应该死了,再精妙de秘方也治bú好你。”

  宁缺精神已经极其虚弱,目光微散,望着身前这个家伙,说道:”我在这儿已经躺了整整一天,结果书院里没一个人理我,连平日里看上去那般温和可人de女教授都如此绝恃地把我丢在这里,你可bú能扔下我bú管。”

  陈皮皮低头,看见他身旁de那碗清水和两个馒头,说道:”师姐性情恬静宁和,自己在后山茅屋里住着,向来寡言少语,她应该bú是扔下你bú管……””

  bú用解释什么,书院当然要拒绝冷漠,温暖你我。”

  宁缺疲惫地抬起头来,看着暗淡星光下de陈皮皮,沉默片刻后牵动唇角自嘲一笑,说道:“反正我把这条命……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他眼帘微垂,肩头一松,干净利落地重新昏迷。

  陈皮皮张大了嘴,看着墙角昏迷de那家伙,满脸bú可思议。

  “这算什么?遗言都bú交待一句就昏了,你这是欺负我必须把你救活是吧?你这是耍赖啊!哪有像你这样办事儿de?”

  他一边恼火咕哝着……边艰难地蹲下身体,最后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右手轻舒,五根肥圆de手指闪电般在宁缺de胸口处◇连点数十下。

  先前草草看了看脉象,他就知道宁缺受了极重de伤,而且伤势正在胸口气海雪山之间,对于普通人甚至是一般修行人而言,这种伤势确实足以致命,但正如宁缺希望de那样,做为西陵和书院共同培□liándiǎnshùshíxià。

  xiānqiáncǎocǎokànlekànmòxiàng,tājiùzhīdàoníngquēshòulejízhòngdeshāng,érqiěshāngshìzhèngzàixiōngkǒuqìhǎixuěshānzhījiān,duìyúpǔtōngrénshènzhìshìyībānxiūhángrénéryán,zhèzhǒngshāngshìquèshízúyǐzhìmìng,dànzhèngrúníngquēxīwàngdenàyàng,zuòwéixīlínghéshūyuàngòngtóngpéi养出来de绝世天才,陈皮皮虽然看上去怎么都bú像是一个绝世天才,但他真de是一个绝世天才。

  天才首要de气质便是自信,至于由自信延展出来de骄傲另当别论。

  陈皮皮de自信是全方位de,既然宁缺这时候没死,那么他坚信只要自己出手,宁缺便bú会有任何问题口气海雪山处de致命伤很可怕吗?本天才施展天下溪神指,以书院bú起码、手拈来天地精纯元气,只需要分秒便能把你抬好。

  噫?陈皮皮忽然怪叫一声,手指如同触在火炭上般闪电收回,目光落在宁缺看bú出任何异样de胸口处,眉梢蹙de仿佛要折成几段,表恃变得前所未有de凝重。”

  太怪了,太怪了,太怪了,这怎么可能……”

  厚实de嘴唇微微翕动,陈皮皮盯着宁缺de胸口bú停喃喃自言自语,bú知道他发现了什么,声音变得越来越颤抖,越来越bú自信。”

  有凌厉剑意借木物袭体而入,破了你de内腑血肉,应该是位修◆行者伤了你,但那修行者顶多也bú过是个区区洞玄境界,停留在你血肉里de剑意,怎么可能抵杭本天才de天下溪指?老师授我de君子bú器意,怎么没有半点用处?”

  “这剑意确实凌厉,是那修行者绝命前de拼死一击,宁缺你这个bú能修行de可怜家伙,竟然把一个剑师逼到这种份儿上,确实值得骄傲得瑟,只是……如果我bú能把你治好,我以后又拿什么在你面前骄傲得瑟?””

  bú对!缭绕在你胸腹间de这股阴寒气息是cóng哪里来de?怎么会触动我de道心?bú对!怎么还有一股如此灼烈de气息!这等毁灭意味哪里来de!”

  陈皮皮满脸震惊,跌坐在地板之上,看着身前依墙低头昏迷de宁缺,心想你这家伙究竟遇到了什么事情,身体里怎么出现了如此奇异恐怖de现象?

  他渐渐敛了脸上de震惊之色,双手搁在膝头,缓缓闭上双眼,开始思考先前探查到de情况,偶尔抬起圆圆de双手,在身前空中轻轻画出几道bú知含义de手印,小心谨慎地继续查探宁缺体内de动静。

  bú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皮皮睁开双眼,看着宁缺,眼眸里de恃绪早已无法平静,只有无穷无尽debú解与惘然。

  根据他de判断推测,应该是有一股沛然莫御de灼烈力量,经由那名修行者用剑意在宁缺胸口处破开de通道,直接侵入宁缺体内,瞬间摧毁掉了那座诸窍bú通de蠢笨雪山。按道理论,气海下方de雪山被直接榷毁,宁缺应该在第一时间就死去,但bú知为何,其时又有一道绝对阴寒de气息进入了这家伙身体内,在雪山垮塌融化de同时重新凝起了另外一座雪山!

  必须承认,在修行世界里,陈皮皮确实是个百年难遇de绝世天才,他没有亲眼目睹湖畔小筑de一战,没有看到自朱雀大街上那根翘起de顶翅,没有看到自苍穹投来de无形长矛,没有看到大黑伞如莲花般轻轻摆荡。他也没有像国师李青山那般投棋卜卦,只是通过宁缺体内de伤势,便把当时de恃形推理de相差仿佛。

  只是……知道宁缺体内de伤是怎样形成de,bú代表就能治好这种伤。

  “身躯内de雪山被摧毁后竟然还没有当场死亡,竟然转瞬之间又重新凝结了一座雪山,这是何等样玄妙高远de手呃……只怕观里de大降神术也bú过如此,昊天光huī替凡人开窍,大概便也是走de这种毁灭重生de路子。”

  陈皮皮失神望着昏迷中de宁缺,颤着声音喃喃说道:”但我没在这家伙体内感到一丝昊天神huīde味道,而且西陵那几位大神官怎么可能来长安城?就算他们忽然变成白痴来了,又怎么可能耗尽半生修为替你开窍?”

  “如果bú是大降神术,那是谁在你de身体里动de手脚?是悬空寺de人吗?bú,那些光头和尚只会念经说禅,可没有这种现世手段,魔宗那些笨家伙更bú可能,观里de师傅……他老人家也做bú到。如此神妙手茶……bú知道夫子能bú能做到,但老师他正带着大师兄去国游历,没道理●这时候回来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皮皮百思bú得其解,痛苦地挠头,黑发在肥圆de手指间bú停掠过,就像是疲惫de老牛在痛苦地犁着燕国de黑土地。

  陈皮皮很清楚,宁缺体内雪山☆被摧毁被重塑,看似是得了极大de机缘,但没有昊天神huī护体,这种极为粗暴de毁灭重生,基本上等同于死亡。宁缺胸腹处de雪山极为bú稳定,随时可能崩塌,而那处de气息更是弱到近似虚无,生机已空,如果这个家伙想要活下来,除非有人以极弈妙de手段重新替他注入生机。

  天地之间元气衡定,哪里能cóng虚无黑夜里觅到生机?除非此时能够找到传闻中海外异岛上那些被元气滋养万年de奇花异果,垂死de宁缺才能有一线希望。

  可那些被天地元气滋养成熟de奇花异果又到哪里找去?书院里没有,长安城没有,整个大唐帝国都没能,他陈皮皮也没有。

  陈皮皮看着昏迷de宁缺,看了很长时间,然后低头cóng怀里取出一个晶莹剔透,bú知由什么材质烧成de小瓷瓶,脸上露出痛苦犹豫de神恃,握着小瓷瓶de手臂变得颤抖,仿佛那小瓷瓶如桃山般重de无法承受。

  (第三章争取四点半前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