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大黑伞的故事


  昨晨发生的那些奇妙事情,níng缺已经隐隐然记起来了一些,向括长街昏迷时那如同幻境一般却非梦境的遭遇。修行者的强大在湖畔小筑内展露无疑,就算他带齐了三把dāo也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至于长街shàng的遭遇更是凶险,如果不是昊天赐他幸运,他根本没有可能活下来,更没有可能迎来如此大的机缘。

  他坚信昊天让自己降临这个世界自有其用意,所以他认为自己不会无缘无故的死去,这种信念支撑着他熬过了小时候最艰难的那段岁月,伴他度过了一chǎng又一chǎng的生死关头,而在他看来桑桑枕边的大黑命……就是昊天赐予自己的礼物。

  大黑伞看shàng去很普通,除了很大之外看不出来任何奇特之处。

  然而在昨日清晨那chǎng凶险的战斗中,如果不是它在最关键的时刻挡住了那把无往而不利的飞剑,又挡住了颜肃卿凝集毕生修为的剑指,níng缺早就死了。

  拣到大黑伞的过程很寻常无奇◆,就像他拣到桑桑一样。

  很多年前,níng缺抱着小女婴走在官道shàng,看着天色好像快要下雨,刚好又看到道旁有把被人丢弃的黑伞,就顺便拣了起来。

  当小男孩的小手握住大黑伞很粗的伞☆柄时,这个世界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情况发生,乌黑阴云没有降下磅礴大雨,远处岷山也没有摇晃不安,更没有多少处黑烟冲天而起,某金甲神人破云而出巴啦巴啦说一大堆废话。

  年幼不知道节俭的他,在那个雨季之■后便准备把这把黑伞扔了,因为他觉得这把黑伞实在是太脏,在溪水里怎么洗也洗不干净,而且太过沉重,背着黑伞抱着女婴,还要和那些草原受旱南迁的蛮族流民抢官府派发的粮食,实在是有些麻烦。

  然而很奇妙◎的是,大概在是抱着大黑伞睡了太长时间的缘故,还是个瘦小汝婴的桑桑发现怀里没有大黑伞后便开始哭泣,无论níng缺怎么哄都没办法哄着,甚至就连偷来的糖水都没有效果,他只好万般无奈地又去把大黑伞拣了回来。

  此后数年间的很多遭遇,证明了桑桑的哭泣以及níng缺的决断无比英明,在随着老猎户打猎,以及后来单独打猎的过程中,这把看shàng去十分普通的大黑伞渐渐显露了越来越多的奇异之处。

  大黑伞油腻腻的伞面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竟是完全不惧火烧,不惧dāo劈剑刺,凭借着这种奇异的特质,大黑伞救了níng缺和桑桑好几次,年幼的主仆二人,能够在崇山峻岭险恶世间活下来,其中有它太多的功劳。

  níng缺与桑桑和这把大黑伞相伴多年,早已把它视为生命中某个极重要的伙伴,所以桑桑当日才会在长安城门口说出那句:“伞在人在,伞亡人亡。”

  除了不惧火烧,不怕dāo劈剑刺,大黑伞还有很多的奇异之处,níng缺非常坚信这一点,只是自己暂时还没有能力去发现,需要慢慢去摸索。

  昨天清晨那chǎng战斗,如同这十年间那几chǎng最危险的战chǎng一样,在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他近乎本能般把自己的生命完全交给了身后的大黑伞,事实证明大黑伞没有令他失望,而他也同时发现了大黑伞的另一个秘密。

  能够让那柄来去无踪纵横掠行的飞剑失去所有威力,能够令一位剑师凝聚毕生修为也无法突破,这已经超出了大黑伞原先展现出来的物理防御特质,而进入了另一种更奇妙的境界,níng缺甚至隐隐感觉到,大黑伞极有可能克制修行者的能力!

  能够dāo枪不如,能够水火不侵,还可以解释为黑伞的伞布是用某些珍稀材料制成,然而如果他的推断是正确的,那该用什么样的理由来解释这一切?

  大黑伞静静躺在桑桑微黑的小脸旁,它不会说话也不会动弹,就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可此时在níng缺眼中,被紧紧束住的油腻伞面却开始渐渐释放出一种叫做神秘的气息,那股气息有些寒冷,待仔细看去却又瞬间消失不见。

  面对神秘的事物,人类本能里都会感到恐惧,然而这毕竟是一个充斥着天地元气,有着诸多神奇传说的修行世界,百度将夜吧níng缺自身又是最神秘事件的当事人,再加shàng自幼和这把大黑伞相伴,用它遮风挡雨,用它作枕安眠,用它为盾脱生,早已成了他和桑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哪里又能产生什么惧意。

  “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

  重伤未愈又遇着足以眩晕的惊喜幸福,再加了几杯酒水,níng缺困竟早起,看着大黑伞便入了梦乡,下意识里隔着薄薄的被单把桑桑搂进了怀里。

  啪的一声轻响,蒲扇落到了地面shàng。

  一轮光线黯淡的太阳悬在寂静的荒原shàng方,环境昏暗如夜晚将要来临,四周的温度很低,一片最纯洁最极致的黑色从远处蔓延而来,眼看着便要占据整个世界。

  荒原寂静不代表没有人,这里有很多人,各式各样的人。这些人没有抬头望天,而是看着níng缺,目光中饱含着期盼不屑疑惑非常复杂的情绪。

  níng缺知道自己又开始做梦了。不是冥想时做的那些大海之梦,是旅途中那个可怕梦境的延续,虽然清楚自己身在梦中,但他依然觉得浑身寒冷,仿佛荒原shàng这些人们的目光,无论含着何种情绪,都隐藏着某种微妙的敌意。

  黑色逐渐侵安至荒原shàng空,纯净的夜遮蔽了半边天空,就在这时,荒原之shàng传来一记轰隆雷鸣,瞬间传遍整个世界。

  荒原shàng很多人被轰鸣的雷声击倒在地,痛苦呻吟。还能站立的人们脸shàng的表情忽然间敛去,似没有生命的雕像般重新抬头来看天,去看那道雷声响起的地方。

  圣洁的光辉瞬间照亮整个夜空。

  高远的苍穹之shàng,在圣洁光辉最中心最明亮的位置,有一扇无比巨大的金色大门缓缓开启,隐隐能够看到一位巨大的黄金龙漠然探出龙首。

  雷声,即是开门声。

  (这章只能两千字了,实在是顶不住了,尽力了,合什,另外请qiú大家投些票票支持,激励一下俺……推荐票yuepiao俱佳,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