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四十章 也许后天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四十章 也许后天

  去国游历的院长还未返回,书院二层楼便将开启,消息是从何处传出来的不得而知,但根据教习们的回复,已经可以基本确定这是真事,日期便在后日。

  书院二层楼难进,难于上青天,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学生们清楚自己大抵不会遇到昊天降福之类的乐事,能够进入二层楼的学生,应gāi出自于谢承运等六名术科学学生,所以放学之后,便有人开始闹腾起来,要wéi他们六人壮行助威。

  这件事情本和宁缺没有什么关系,做wéi被书院诸生遗忘的同窗,被边缘化的默默无名之辈,没有人能想到他的全副心神也是放在二层楼间。散钟之后他想去旧书楼询问一下余教授或者是陈皮皮,想知道以自己现在这种境界水平,要进入二层楼究竟有几分可能,不料临行前却被司徒依兰强行拖出了书院。

  用司徒小姐的话来说,像这等集体活动,无论你如何不合群也总还是要参加的,即便被同窗排挤,但若你时常出现,不再像平日那样孤魂野鬼般游走于山林草甸,那么总有平淡化解当日怨憎的一天。

  宁缺绝不认wéi自己需要努力挤进书院同窗们的生活圈,以此姿态换取某种和缓的身周环境,只是司徒依兰平日对他极wéi和善,这面实在是有些碍不过去,思忖片刻后,便也随着诸生们离开书院进了长安城。

  书院诸生选定的聚会场所在城南,是湖畔一座清贵大宅改装成的酒楼。酒楼上悬着块牌匾,上面是祭酒大人◇亲笔书写的店名:得胜居。

  得胜居乃是长安城第一等清贵食府,占地面积极大,装饰摆设极wéi鸡n致豪奢,来往客人不是朝中大臣便是四城豪富,若不是书院名头够响亮,即便是想要包个宅外露天食台,都极不▲○容易。

  如今时值nt暖草长,大宅外用老梨木挑着层层幔纱,被nt风一扰轻舞而动,画面美丽至极,逾百名青年男女学生或微笑凭栏,或轻笑绕湖,或掀纱而行,把此间顿时变作青ntbsp;宁缺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手里捧着个小茶壶,平静看着正在nt风中喜悦玩耍的同窗们,想着稍后宴席之上自己大概也看不到什么热情洋溢的面庞,左右还是坐在角落里呆,估摸着席至半途自己便会提前离去,便唤来得胜居的小厮塞了几个大钱,要他雇人往临四十七巷带个话,让桑桑带着马车过来在én外候着。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风头正盛的学生挑好了临风潇洒的栏畔酒桌,恋情正热的学生情侣看好了幔后竹林清幽某地,湖畔的大露台渐渐安静下来。司徒依兰不愧是当年长安娘军的小领袖,站起身来落落大方地说了几段话,无外乎是祝福术科六能在后日取得好成绩,又祝诸位同窗学业进步之类。

  话音甫落,各色果鸡n美吃食流水般奉上,学生们开始饮酒作乐,其中热闹的那处,可以清晰地听到诸生对谢承运等六人的殷殷期盼淡淡马屁。

  “听说今次二层楼只招一人。”临川王颖脸上稚气未脱,看着身旁那些围拢过来的大哥哥大姐姐们,然后转向一旁怯生生问道:“以前也是这种规矩吗?”

  谢承运微微一笑,看着身旁诸位同窗,平静应道:“二层楼每次开启时的规矩都不一样,今次只招一人也有可能。难度颇大,我当尽全力而wéi,如此方不负诸位同窗期望,先生苦心教诲。”

  钟大俊啪的一声打开折扇,朗声一笑说道:“承运,你如今已经入了不惑之境,连曹教授都称你wéi术科第一人,认wéi你进二层楼大有希望,如果连你都没有信心,那今年还有谁能进二层楼?”

  临川王颖想着此节,不由面色微黯,旋即那张青稚的脸上毫不掩饰流露出对谢承运的羡慕之意,说道:“谢兄,日后进了二层楼,一定要记得告诉大家那里面究竟是什么模样,我真的很好奇。”

  谢承运温和笑着拍拍少★年的肩膀,说道:“你年岁尚浅,就算今次进不得二层楼,想来下次也便进了,哪里需要我去wéi你打听?”

  便在此时,得胜居院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湖畔饮宴诸生并不在意,长安城里哪一天不看到几拨骑◆兵奔驰的画面?唯有安静坐在角落里的宁缺,抬头望向蹄声起处,因wéi他听出来这些骑兵不是羽林军,而是在战场上真正见过血的边军。

  片刻后,一名浑身戎装,犹有风尘之色的年青将领,在几名属官的带领下走上了湖畔露台,他看着这些在nt风里饮酒作乐的学生,眉头便忍不住微微一蹙,直接掀起幔纱便向清幽的宅院深处闯了过去。

  数名大唐军人身上挟着的铁血味道,与这湖畔露台上的轻松潇洒气息极不相同,当他们出现的时候,书院诸生的议论声便下意识低了下来。这几位军官穿着戎装轻甲,大步向前疾走,显得极wéi强悍,又带歪了几处桌席,于是便惹得书院学生们有些心中不喜。

  唐人重军功,是热爱敬佩浴血守国é◆n的边军,若放在平日场合,即便是朝中大臣,对这些军官稍显鲁莽的举动,也只会淡淡一笑毫不在意,然而今天湖畔聚会的书院学生都极wéi年轻,骨里或多或少被养出来了些骄娇之气,有学生没能忍住心头那口气,冲着那◎几名军官背影冷笑说道:“就算是许世亲自来此,也不敢对我书院稍有不敬,这些军爷倒是目中全无余的厉害。”

  许世乃大唐镇国大将军,毫无疑问的帝**方第一人,可在这些骄傲的书院学生们看来,似乎也并不显得特别厉害。那几名正疾步前行的大唐军官听着这话,骤然停下脚步,wéi的那名青年将领转过头来,看着四周的书院学生们目光微寒。

  沉默片刻后,这名青年将领淡淡嘲讽说道:“原来是书院的学生,nt日不去大山游猎却进城游狎,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露台上的书院诸生哪里能忍,纷纷站起身来,想与对方言语一番,不料那位青年将领毫无退色,面色如霜继续说道:“想我在书院读书那阵,骄傲之人总要有骄傲的本事,现在你们这些小家伙只学了个皮却开始四处耍嘴皮了……”

  听着这话,诸生知晓原来这位青年将领居然是书院师兄,不禁有些讷讷然不知gāi如何言语,青年将领却不肯放过他们,寒意bī人训斥道:“许世大将军亲自来此,也不敢对我书院稍有不敬?这句话确实并没有说错,但你们一定要记住一点,许大将军敬的是院长,敬的是教习,而不是你们这群废物!”

  “今后在外面都给我把嘴巴闭紧些,如果再让我听到有书院学生在外面大放骄娇之屁,休怪我请出书院规矩,直接把你们痛揍一顿!”

  书院第一课讲的便是礼,礼便是规矩,书院的规矩就是谁的拳头大谁有理,谁的辈份高谁有理,这是诸生早已深记于心的教诲,此时听着这位书院前辈要搬出书院规矩,自然没有人敢胡1un接话。

  司徒依兰掀开幔纱,看着这边情形,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那名青年将领说道:“我说华二哥你堂堂一个固山郡都尉,何必师弟妹们置气?★”

  诸生听着这句话,再望向那位青年将领时的眼神便不一样了,固山郡都尉华山岳……那可是大唐军方年轻一代的明星人物,难怪先前气势如此强大。

  华山岳看着自幔纱后走出来的司徒依兰,没奈何叹◇息摇头,说道:“忘了你这丫头现在也在书院里读书,今儿有急事,明晚上我再去给大将军请安。”

  司徒依兰看了一眼得胜居清幽的深宅后院,猜到他着急从固山郡赶回来是wéi了要见谁,微微一笑后说道:“过阵我再进去请安。”

  “你去自然没问题。”华山岳淡淡扫了一眼四周的书院学生,忽然在角落里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微微一怔却也没有说什么,微笑继续说道:“带着无彩也行,但其余的无关人等,还是不要◆带进去了。”

  “这里都是书院的优秀俊。”司徒依兰微笑说道,不着痕迹提醒了他一声。

  华山岳感激地笑了笑,明白她想说什么,举拳一礼匆匆而去。

  ……

  ……

  ★酒至酣处,热闹处愈热闹,凄清处愈凄清。司徒依兰不知道使了个什么法,竟是避过了同窗们的目光,悄悄摸到幔纱后方不起眼的角落里,她看着正探出半个身寻找青蛙的宁缺,皱眉说道:“你怎么就不愿意和他们多说些话?”

  “面目可憎,言语乏味。”宁缺看着湖石青苔上的水爬虫潜入yīn暗中,有些遗憾地叹息了声,转过头来看着她说道:“这大概就是他们眼中的我,既然如此,我何必非要凑过去影响对方的食yù?”

  司徒依兰认真看着他说道:“这几个月来你一直像个孤魂野鬼般飘dn着,我真的不明白,难道你就不想替自己正名,告诉全书院那场期考你不是避战?”

  “期考赌约真是件很无聊的事情,当然,我也不习惯被人冤枉。但既然被人冤枉了,再去其乐融融会显得太过示弱,显得心里没底,那多恶心。”

  宁缺笑着说道:“我会替自己正名的。”

  司徒依兰问道:“什么时候?”

  宁缺想了会儿,然后有些不确定地回答道:“也许……后天?”

  ……

  ……

  者群 群:18431486732867167547595657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