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九章 眼中无山,莫山山


  “说什么话?”

  黑发少女没有转身,说话的音调比正常人的起伏似乎要小很多”

  从而显得情绪异常平静,或者说根本感受不到什么情绪。

  酌之华和天猫女互视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无奈。酌之华向前走了几步”低声说道:“神殿若知道山主在此”想来不至于如此偏帮月轮。”

  黑发少女重新拾起笔,安静地在案上书写,说道:“既然是领受神殿诏令前来援助燕人,领受军令分配任务是很自然的事情,哪里谈得上偏帮?”

  酌之华着急说道:“王庭深在荒原,就凭我们这些人护送粮草”一旦遇上马贼流兵,甚至是某些不怀好意的人”那我们怎么办?”

  黑发少女提笔蘸墨,轻声道:“那又如何?”

  在山下墨池相伴多年,酌之华知道她便是这样xìng格,并不是冷漠寡情,而是痴于书墨,对世间大多数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然而现如今墨池苑弟子们面临着极危险的局面”她是唯一能挽回这种局面的人,不能再继续这样清淡下去。

  酌之华微微攥紧拳头,神情凝重看着她背后倾泻下来的黑发,说道:“如果山主不出面,我们可能会死在荒原上,你或许能活下来”但我肯定会死,山猫女也会死,而那些无耻的yīn险小人会因为我们的死讯而感到高兴愉快,一直妄想欺压大河君民的月轮国,甚至说不定会举国欢庆一场。”

  案旁的黑发少女缓缓把蘸饱墨水的毛笔重新搁回砚上,沉默片刻后,将双手收回袖中揣进怀里中,平静说道:“可我们为什么会死呢?”

  酌之华听着她还如往常,更加焦虑,苦笑说道:“因为我们不是敌人的对手。

  黑发少女平静说道:“如果墨池苑弟子的境界都提升上去,都是洞玄境的高手,或者再出一位●像师傅一样的知命境大修行者,那么就算深入荒原又有谁敢对我们如此无礼?谁又敢用这样荒唐的把戏来陷害我们?”

  酌之华怔住了不知道她这时候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因为墨池苑弟子不够强”所■●像师傅一样的知命境大修行者,那么就算深入荒原又有谁敢对我们如此无礼?谁又敢用这样荒唐的把戏来陷害我们xiàngshīfùyīyàngdezhīmìngjìngdàxiūhángzhě,nàmejiùsuànshēnrùhuāngyuányòuyǒushuígǎnduìwǒmenrúcǐwúlǐ?shuíyòugǎnyòngzhèyànghuāngtángdebǎxìláixiànhàiwǒmen?”

  zhuózhīhuázhēngzhùlebúzhīdàotāzhèshíhòushuōzhèxiēhuàshìshímeyìsī。

  “yīnwéimòchíyuàndìzǐbúgòuqiáng”suǒ以要被人欺负,所以面对这种局面会恐惧”恐惧死亡,如果我们够强,我们就不会恐惧,不会被人欺负。”

  黑发少女的声音就像湖面上的薄冰般平直光滑,没有一丝起伏。

  “想要变成强者,就必须有勇气面对历练。为什么世间无人敢轻视长安书院?因为他们的普通学生也都要参加战场实修,要去最危险的地方接受生死的考验。”

  “面对艰难局面时不要总想着让我出面说话。在世人和你们眼中,我或许有几分虚名◎,但你们根本不清楚”在这个世界上,虚名是最没有力量的东西,力量永远只在于力量本身”就像笔墨永远只在于笔墨本身。”

  天猫女站在酌之华身旁看着黑发少女,忍不住皱眉不解问道:“可是师姐你的境界已经◇这么高了,难道还不够强大吗?”

  “洞玄上境……”听上去似乎确实不错。”

  黑发少女平静说道:“大唐王景略号称知命以下无敌隆庆皇子距知命一步之遥,叶红鱼这道痴甚至连隆庆皇子都感到恐惧,◎那洞玄上境又算得什么?”

  这三人是世间年轻一代中的最强者,她言yǔ间淡然提及,虽是警示同门”却也透lù出一种自己理所当然有资格与这三人相提并论的气息。

  天猫女听着这番话,吐了吐舌头◆说道:“师姐这话说的没道理,就算这三人境界高深,也不过与你相仿,如果要说更强大的……那只有知命境界的大修行者了,可问题是像这样的大修行者不是神殿的大神官,就是师伯那样开宗立派的绝世人物,寻常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个,哪有这么容易遇到。”

  小姑娘的这番话说的不错”知命境界的大修行者,在世间仿若神龙一般可知而不可遇偶在云端展现容颜,又瞬间隐于深山院庭之中”极难遇到。

  然而这番话若让宁缺听到肯定很难产生什么同理心。与他朝夕相处的”时常请教参详的比如顶着棒槌的二师兄”和自己抢蟹黄粥的皮皮”天天泡青楼的师傅,飘然远去的删、树,国师,御弟,黄鹤教授,更别提还没见面的夫子和大师兄“……,

  知命境界大修行者?和地里到处都是的大白菜有什么区别?

  黑发少女主意既定”大河国少女们虽然心中还有很多想法,也只好保留”开始做出发的准备,然而站在湖畔”看着铅云密布,冬雪飘飘,比前些日☆子显得更加神秘凶险的远处荒原,酌之华的脸上不由lù出忧虑神情。

  她们来自大陆南方,从来没有来过荒原”无论饮食气候地理人文,都是一片空白,援燕联军倒是派出了向导,然而那些向导又怎么可靠?
  在没有援兵同盟又没有师门靠山的情况下进入完全未知的世界,谁会不感到恐惧?

  年龄还小的天猫女比较没心没肺,她愤怒于神殿的不公平以及月轮国众人的无耻,却不怎么恐惧进入荒原,她相信只要有师姐在,什么样的危险都不算危险。所以她还有闲情逸志记得长安芙蓉记的桂huā糕”

  以及那天雪huā里的刀光,一路沿着湖畔小跑”找到宁缺向他告别。

  宁缺听她说了墨池苑弟子们面临的情况”沉默了片刻,然后看着小

  脸通红的小姑娘笑了笑,温和的笑容里隐藏了很多情绪,比如果然如此我太牛逼之类的得瑟。

  天猫女怔怔看着他,忽然说道:“师兄”你笑的真可怕。”

  宁缺愣住了,问道:“难道不是很温和诚恳善良朴实吗?”

  天猫女格格笑了起来,银铃响于湖畔,震落几片雪huā。

  宁缺看着她,让自己的笑容显得再平和随意一些,再平和随意说道:“说起来也真是巧,我也要进荒原办事。”

  天猫女眼睛一亮,看着他说道:“师兄也要去荒原?”

  “嗯。”

  天猫女带着崇拜意味惊叹道:“一个人啊?你真了不起。”

  “我对荒原很熟。”

  用桂huā糕yòu拐小姑娘成功的宁缺微微一笑,心想去年春天离开荒原时便是做向导看起来今年冬天重回荒原还是要当向导。

  虽然猜到了大河国少女们可能遇到的打压排挤,但这更多的是运气,而不是分析能力,宁缺不是羽化升天的神仙,所以不可能所有事情都按照他的想法进行。

  天猫女带着他来到墨池苑宿营地,告诉了酌之华这件事情。酌之华微微皱眉,看着宁缺不解问道:“钟师兄您是书院弟子,似乎有些不大方便○。”

  在小说故事中,如果你要去某处做某事”便在此时忽然遇着一个要与你同行的人那么那个人不是匪类便可能是找人背黑锅的逃犯。只要有些许阅历,不像大*女这样天真好骗的人,都会觉得这种巧合里面肯定隐◆藏着某些问题。

  因为宁缺是大河国人愿意亲近的唐人,又是书院学生,而且这些天与大河国少女们互瞪食物变得熟稔起来,那天更是刀斩白塔寺僧人替她们解围”所以酌之华不愿意把他与任何不好的方面联系起来,所以婉拒的话还比较客气。

  宁缺问道:“有什么不方便?担心神殿知道唐人混进来会不高兴?”

  酌之华微微低头,表示默认。

  宁缺笑了笑”说道:“那我就打扮成墨池苑弟子好了。”

  他看着不远处正在忙碌收拾行装的墨池苑弟子们,心中感慨那位书圣大人倒也放心,就让这样一群未经世事的少男少女前来边塞历练。

  “既是送粮入荒原,想必路上应该没有谁会察看队伍里是不是多了一个我”如果要说我的身份暴lù,嗯,我想墨池苑的师弟师妹们”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他的yǔ调平静温和”却又带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这便是言辞上的功夫”直接把他为什么要去的问题抛掉,只说同行的问题,等若把讨论的基础都放在了后面。

  酌之华yǔ窒”不知该如何回答,心想若不同意这位看似热心的书院师兄,yǔ气难免生硬,说不定便会得罪对方。

  宁缺微笑注视着她,说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便在这时,黄色布围后方传来一道平静又生硬的声音。

  “问题是你为什么要去荒原。”

  黄色布围掀起”那位白衣少女缓缓走了出来,白衣黑发,腰间系着根宽宽的碧蓝布带”把整身衣饰衬得愈发素净。

  宁缺认出这便是那日清晨站在枝头静望湖景的少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笑揖手行了一礼。

  白衣少女的黑发随意披在肩头却一丝不乱,长而略疏的睫毛下”平静的目光不知望着何处,仿佛没有一个准确的焦点,显得有些冷漠”白皙的脸颊微圆”没有任何表情”显得木讷地含着什么东西,薄而红的嘴chún抿着像一道直线。

  无论眉眼肤色神情,这少女无一处可称得上绝色,然而搭配在一处却极为好看,形容词像某人一般匮乏的宁缺”静静看着她想了半天”也只能在心底深处赞叹一声好看”而实在觅不到什么更准确的词汇。

  最引人注意的还是她的目光,不飘不移但就是不知道她究竟在看哪里,所以显得有些呆滞,又有些冷漠,宁缺huā了很长时间,才把目光从她眼睛上收了回来,然后注意到更多的细节。

  少女黑发间别着一块可爱的粉色发夹,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鼻尖微红”这抹无由而生的可爱劲儿,终是把那份呆滞冷漠冲淡了些。

  他重复了一遍对方的问题:“为什么要去荒原?”

  白衣少女看着他,又像是看着他身后的那棵树,沉默等待。

  宁缺被她目光中可能潜藏着的某种不屑弄的有些不愉快,说道:“为什么要去?因为我在东胜寨呆的太无聊”这个理由怎么样?”

  这明显是赌气的说话。

  白衣少女却也并未动怒,依旧直直地盯着他,或者盯着他身后那棵树。

  宁缺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桑桑之外,好像又出现了一个能击败自己的女人”不由无奈摇了摇头,自嘲笑道:“当然这不是一个好借口,我承认这一点,不过我相信你也应该相信我不至于害你们。”

  “我熟悉荒原,跟你们一起上路,会给你们带来一定程度上的便利,你们帮着掩饰我的身份,正是我的需要”所以这是一种双赢的选择。”

  白衣少女终于说出第二句话,但和第一句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为什么?”

  宁缺温和说道:“我们两国世代修好,书院与墨池苑携手理所当然。”

  少女的第三句话应该是相同的那个问题”无论表情还是音调都没有任何变化。

  “为什么?”

  宁缺看着她沉默了很长时间后,终究真正败下阵来,用目光示意酌之华把天猫女带走,当场间只剩他们二人后”他认真解释道:“神殿对荒原和荒人感兴趣,我大唐也对这些感兴趣”在这件事情里书院终究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少女面无表情问道:“那你为什么要隐瞒身份?”

  宁缺无奈解释道:“因为书院只是想去看看,另外我是朝廷的金牌小密探,小密探嘛,当然做事情要秘密进行。”

  后半句话明显是在瞎扯”但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这●句瞎扯反而让白衣少女相信了他的说法,细长微疏的睫毛轻眨,她继续问道:“我们有什么好处?”

  “我代表书院”无论是神殿还是月轮国,想要欺压你们”多少会有所忌dàn。”

  少女缓慢地摇了摇□◇头,说道:“你隐藏身份,就不会有忌dàn。”

  宁缺思付片刻后,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若真陷入死局,我自然不会再继续隐藏身份,我相信以墨池苑的自尊”也只有在那种时候才需要我的帮助。”

  □少女缓缓移开目光,看着湖畔的树木或是湖面的薄冰,说道:“我凭什么信任你?”

  宁缺回答道:“书院,值得信任。”

  少女转回头来,静静看着他的xiōng口,说道:“好。”

  “姑娘怎么称呼?”

  “莫山山。”

  “莫干山的莫山山。”

  宁缺心想墨池苑后那座山难道叫墨干山?如果墨都干了,那书圣王大人还怎么写字?那位著名的书痴岂不是要急哭?

  “书院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想让钟大俊这个名字从白衣少女薄chún间说出来,补充说道:“我排行十三”姑娘你可以叫我十三。”

  少女莫山山向前走了一步”与他隔的极近,微眯着眼看着他的脸。

  宁缺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好看的小脸,觉得好生尴尬。

  看着对方最细微的神情,确认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少女莫山山点点头,像长辈般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去。

  也不知道她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