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零九章 书院之耻登上历史


  唐小棠看zhe身前三人,苦恼地挠了挠头,觉得好生麻烦。

  tā随兄长在山门外看zhe三人进入圣地,之后便失去了这些人的踪迹,没有想到居然会在山谷里相遇,而且明显这三人已经不再互相敌对,tā虽自信不会比对方弱,却不会认为自己强大到能独抗道痴书痴再加上夫子的亲传弟子。

  先前离开圣地穿过那些幽长复杂的通道时,一直跟在tā身边的小白忽然间走失,tā苦苦找寻了很长时间,最后抱zhe侥幸地希望顺绞索而下,不粹在雾中竟听到有人在议论怎样杀死小白并且分而食之,刚刚生出喜悦顿时被愤怒代替,竟是头脑一热,浑然不顾自己身处高空便跳了下来,然后又被叶红鱼偷袭了一记道剑。

  叶红鱼因为暂时tā还不知道的原因,莫名其妙从知命jìng界跌落到洞玄jìng界,那记偷袭没有真的伤到tā,但tā承自荒人血脉的身体强度十分惊人,毕竟不是石头,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内腑还是受到了震伤,只不过表面暂时看不出来。

  唐小棠打了个寒颤,这才明白先前那刻的危险,竟是险些自己把自己摔死,心想如果让哥哥知道自己这么糊涂,不知道该有多生气,下意识里把脑袋上的兽帽向下拉了拉,后怕地吐了吐舌头,小模样显得愈发可爱。

  “看起来你们在圣地里遇zhe了很多事情,圣地本来就是我们的圣地,哪里是你们这些外人可以擅入的,我不欺负你们受伤,你们也不要以人多欺负我人少。”

  唐小棠认为自己匆忙做出的jué定很聪明,反正tā要去长安城拜夫子为师,总不可能把那个叫宁缺的家伙打死,带zhe稚意清声说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宁缺站在叶红鱼身后,不待tā发话,抢先说道:“女侠有理,就此告别。”

  他很清楚自己三人此时的真实情况,被那个吃人肉的老和尚折腾了这么长时间,管你是书痴还是道痴,现在已经虚弱的一塌糊涂,还想和一个元气饱满的魔宗少女拼死拼活?会做这种选择的都是白痴。

  魔宗少女是一个看上去很可爱的小姑娘,宁缺却想离tā越远越好,一方面是对方强悍实力所带来的威胁,更重要的是因为莲生大师讲的故事做的事情,让如今的他心底深处对魔宗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已经入魔,不表示对魔宗中人便可以生出天然的亲近,就如小师叔当年入魔,却还把魔宗山门斩了个乱七八糟。

  看zhe唐小棠准备开口说话,宁缺心头渐松,身体却依然紧绷,负在身后的右乎下意识里握紧,却忘了自己的右手正塞在那只小白狗的咽喉里,手指一紧,小白狗顿时痛的如遭雷击,挣扎出一声极微弱的哀鸣。

  听zhe那声微弱凄惨、仿佛濒死之人无力呼喊亲人的鸣叫,正准备先行离去的唐小棠怔了怔,然后才醒过神来,有些恼火地捶了捶脑袋,心想刚才大概摔的太重竟是摔糊涂了,险些忘了自己冒险跳下来是为了什么。

  tā看zhe三人,压抑zhe愤怒说道:“把小白还给我,我就离开。”

  叶红鱼回头面无表情看了宁缺一眼,然后走到一侧。

  宁缺瞪了tā一眼,举起自己右手,看zhe唐小棠说道:“这是你家养的狗?难怪这么可爱,我说这么偏僻的山谷里怎么能这么一只狗,原来是魔宗圣犬……”

  被举到空中的小白狗模样很凄惨,嘴被撑的极大,口水混zhe血丝不停淌zhe,腹部微微起伏,乞怜无助望zhe自己的主人,眼睛都因为挣扎变得有些红。

  唐小棠看zhe它的模样,哪里还听得见宁缺痕迹极深的吹捧,清亮的眼睛流lù出无尽的愤怒,然后也渐渐红了起来。

  一阵劲风荡起,一道极沉重的撞击声,烟尘渐落。

  唐小棠狠狠盯zhe半靠在山谷光滑石面上的宁缺,愤怒喊道:“我要杀了你!”

  宁缺手臂痛的无法抬起,不知道里再的骨头究竞被这小姑娘一拳头砸成了多少截,至此时他终于相信了叶红鱼的说法,这个魔宗妖女确实太恐怖了。

  鲜血自chún角淌落,他看zhe唐小棠声音微哑说道:“我让了你一招,这事情便算扯平,如果你还要打,可别怪我不客气,大明宗很了不起吗?我可是夫子的传人。”

  很明显,夫子亲传弟子这种名头,对暴怒中的魔宗少女而言,绝对没有对神殿或是佛宗中人的作用更大,唐小棠根本没有什么反应。

  莫山山站到宁缺身旁,静静看zhe逐渐走近的小姑娘。

  叶红鱼微笑看了宁缺一眼,然后站的更远了些。

  宁缺看zhe莫山山摇头说道:“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是省点儿力气吧。”

  莫山山轻声说道:“难道眼睁睁看zhe你因为一条狗被人打死?”

  “我这种人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姑娘活活打死?这种死法从不在我考虑范围——里。”

  宁缺扶zh☆e石壁站起身来,手里紧紧攥zhe那只惨不忍睹的小白狗,看zhe唐小棠认真说道:“如果你敢再踏前一步,我就把你这只破狗捏死。

  唐小棠面色微变,停下脚步,愤怒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

  宁缺看zhe地认真说道:“在我看来,你趁我受伤欺负我更要无耻些。”

  “而且你真不是我们的对手,道痴在这儿。既然你以前打不过tā,难道现在就能打过tā?你不用急zhe反驳,仔细认真谨慎○
  níngquēkànzhedìrènzhēnshuōdào:“zàiwǒkànlái,nǐchènwǒshòushāngqīfùwǒgèngyàowúchǐxiē。”

  “érqiěnǐzhēnbúshìwǒmendeduìshǒu,dàochīzàizhèér。jìránnǐyǐqiándǎbúguòtā,nándàoxiànzàijiùnéngdǎguòtā?nǐbúyòngjízhefǎnbó,zǎixìrènzhēnjǐnshèn地思考一下,不错,tā现在确实比较可怜的从知命jìng界跌回了洞玄,不过当时你输给tā的时候tā也是洞玄。”

  唐小棠微微皱眉,觉得宁缺的话好像有些道理,但又好像没什么道理。

  宁缺看zhetā神情,补充说道:“而且tā毕竟曾经在知命jìng界停留过一段时间,有过大修行者的经验,经验对战斗是很重要的,我想你应该没有这种经验?”

  唐小棠摇了摇头,很老实地回答道:“我们大明宗不像道门有五jìng之分,不过我现在的实力jìng界确实还达不到你们所说的知命。”

  魔宗没有五jìng之分……宁缺微微一怔,心想那以后自己的人生岂不是相当不妙,很容易被人发现入魔?他皱了皱眉◎,jué定先把眼前的问题处理完毕。

  “反正不管怎么说,你是打不过道痴的,我们三个一起上,你更打不过。”

  莫山山在他身旁微笑说道:“我是真打不动了。”

  叶红鱼在远处神情冷漠■说道:“如果真要拼命也能拼,但我为什么要拼?”

  宁缺很是恼火,心想这种时候至于这么诚实吗?但看zhe莫山山和叶红鱼的态度便知道,接下来应该没有什么真正危险,于是看zhe那名魔宗少女诚恳说道:“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你的愤怒我能理解,但我的冤屈也希望你能体谅。”

  他继续说道:“你的这只狗虽然受了些惊吓,但我可以保证它一块肉都没掉。我这时候把它放下来还给你,希望你不要再次头脑发热,好不好?”

  唐小棠看zhe他手上奄奄一息的小东西,哪里还顾得那么多,连忙点了点头。

  宁缺用力把手从小白狗的嘴里柚了出来,递了过去。

  唐小棠欣喜抱zhe小白,不停轻轻抚摩zhe它的白毛表示安慰,小白有气无力地蹭了蹭tā的脸颊,然后把头埋进小姑娘刚刚发育微显柔软的怀抱中。

  宁缺退后几步,赞叹说道:“真是一只可爱的小狗狗。”

  唐小棠认真解释说道:“小白是雪狼,可不是小狗。

  宁缺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只小白狼。”

  便在这时,那只小白狼在魔宗少女怀中竟是偷偷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目光极其狠毒,似乎是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咬死宁缺。

  “果然是头狼崽子。”宁缺在心里恨恨想zhe,以后有机会一定把这头狼崽子扔进书院后山,让它尝尝被二师兄那头大白鹅教育的滋味。

  唐小棠在离开之前,对三人说道:“离开圣地虽然只有这一条道路,但这道山谷是由我明宗前贤以人力开凿而出,所以预设了几处mí阵,最近天时多雾,你们出去的时候仔细一些,如果mí路了可不见得还能走出去。”

  莫山山平静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姑娘提醒。”

  如果换作以往,遇zhe魔宗余摹尤其是如此重要的一个妖女,少女符师肯定不会有任何犹豫,便会与对方展开一场生死搏斗,然而自南方大河国来到北方荒原,与宁缺一道行走了这么长时间,尤其是经历了莲生大师这件事情后,tā对于魔道之分有了很多新的认知,自然也不会再像以往那般看待世事。

  唐小棠说道:“不用客气,我也只是想让这个家伙心情糟糕一些。”

  那个家伙自然指的是宁缺,他笑了笑,说道:“要不然我们一道走?”

  唐小棠看zhe他得意说道:“你们总说我们大明宗是魔宗,道魔势不两立,怎么这时候却要我带你的走了?我就是要你求我,你求我啊?”

  宁缺大义凛然说道:“这是哪里话,我书院向来讲究兼容并蓄,道魔之分在书院看来更多是理念上的差异,而像我本人则是一向很敬佩明宗前辈的风采。”

  然后他敛了神情,认真说道:“唐姑娘,带我们一道走吧,我求你了。”

  (凌晨出门,通宵码字,码七号的字,这时候在飞机上,如果顺利,傍晚就能到家了,今天两章都是定时更新,第二章下午三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