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五十四章 雾隐


  将夜154,将夜正文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一百五十四章雾隐

  选择南门观正殿做为战场,是宁缺刻意的选择。

  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声势太过惊rén,不能在街巷之间进行,而他不愿意让太多r◇én看到自己的chū手,所以需要选择一个密闭的空间,那个空间需要足够大,因为只有这样,能让修行不同法门的修行者都感到公平。

  南门道观正殿非常大,顶上那根黑梁仿佛是横亘在天空里的一道线,空间阔○大到完全可以装进整株的千年高树,可以装进十几座假山,然而此时的殿内没有高树没有假山甚至连桌椅都没有,只有极高处的横梁侧方的廊柱,显得格外空旷。

  地面铺着的乌黑色木板仿佛没有边际。

  宁缺和观海盘膝坐在乌黑地板两头的草席上,遥遥相对。

  二rén点头互相致意。

  宁缺说道:“我无刀无箭,只有符,今日之战便以符意应之。”

  观海僧说道:“我有佛家手印,有佛偈护身。”

  殿内太过空旷,二rén的声音在乌黑地板上方不停回荡嗡鸣。

  观海僧又说道:“好教十三先生知晓,我对书院的尊敬是真的,对先生的仰慕也是真的,但今日之战我只一心求胜,因为我视家师为佛,家师却视夫为佛,这些年来每念及于此,心中便生嗔念,为除此嗔念,今日我必败先生于掌下。”

  宁缺看着远处那僧rén,说道:“想要败我便请chū手。”

  观海僧说道:“佛家弟妄动嗔念□已是不该,岂能先行chū手?”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若我先chū手,你便没有chū手的机会了。”

  观海僧竖起右掌于身前,面露微笑不语。

  宁缺不知这僧rén起手势便是佛宗☆护教明王庄严法像。但能清晰地感觉到清旷的道殿内骤然chū现了一股极纯正的佛门气息,澄静淡然令rén生chū不争之感。

  然而既然是战斗,哪里又有不争的道理?

  宁缺左手扶着膝头,右手缓缓抬起,指尖微弹,便有一片微黄符纸缓缓飘chū,门窗早已紧闭,殿内没有丝毫微风。然而不知为何,那片符纸仿佛可以凭空借风,竟是像秋风中的落叶般,飘飘摇摇穿过整座大殿,向观海僧处落去。

  在那片符纸飘进观海僧身前两尺时。观海僧竖于身前的右掌食指骤然一屈,随着这个动作,他以身相拟的护教明王法像趋向圆满,身周气息骤然厚实数倍。

  在这道雄浑厚实的佛宗气息前,那片飘摇的微黄符纸显得那般孱弱不堪,就如同秋风里的落叶,然而二者甫一相遇,那道符纸瞬间凶猛地燃烧起来。在极短的时间内暴涨成巨大的火团,把观海僧的身体笼罩其间!

  面对着如此猛烈的符火,观海僧却是神情不变,甚至缓缓闭上了眼睛,竖于胸间的右掌中指再屈,以身相拟的护教明王法像多了一道静柔之意,殿内的天地气息受这道静意所感温柔落下,在他身体外形成一道极薄的屏障。

  火焰笼罩住观海僧的身体。灼烧着那道极薄的天地元气屏障,发chū一种怪异的噼啪响声,似乎是干柴bèi烧裂,又像是水壶bèi煮干,然而飘摇火焰间可以清晰地看到观海僧眉眼宁静,那道无形屏障稳定依旧,根本没有受到任何yǐng响。

  符火依托符意不可持久。

  当符纸上的符意消散于空中。笼罩在观海僧身周的火焰自然也随之渐渐熄灭,那层无形屏障反射着最后的残火,流光溢彩,似极了美丽的玻璃罩,便在这时观海僧于罩内睁开双眼。望向道殿对面草席上的宁缺,目光平静而坚定。

  接下来似乎应该轮到这位佛宗强者反击了。但宁缺说过,如果自己先chū手,观海僧便再也没有chū手的机会,而他正是这样做的。

  就在符火灼烧观海僧身周无形天地元气屏障的时候,□第二张符纸已经悄无声息飘chū他的衣袖,贴着乌黑哑光的地板飘向观海僧,当符火最终焕散,观海僧睁开双眼意图反击时,那张符纸开始施放chū磅礴的符意。

  磅礴暴雨从天而降。

  然而现在是在◇道殿内,殿便有屋顶,哪里来的天?

  暴雨便是从道殿内约三丈高的空气中无由生成,然后哗哗落下。

  画面显得极其诡异。

  观海僧的护教明王法像,能够凝天地元气为明王护甲,修至精深处,可隔绝世间一切无形无质的力量,比如念力比如符火,然而这场从道殿半空中落下的瓢泼大雨乃是实物,那道无形屏障根本无法阻拦,顿时从头到脚都bèi淋至湿透。

  微寒的雨水顺着单薄的僧衣哗哗向下淌,也在观海僧微黑的脸颊上纵横,他看着远处草席上的宁缺,心间生chū极强烈的不解,这第二道符为什么会是一道水符?

  先前那道猛烈的符火让他确认宁缺在符道上的造诣果然精深,如果不是自己早已修成身似诸天法像,只怕一个照面就要吃大亏,然而水乃世间最柔最弱之物,若要单以水符破敌,那必须修到神符师的境界,能积世间万水为至刚至强,可宁缺明明距离神符师还有极遥远的距离。

  雨水在观海僧的脸上淌流着,冲涮着他的不解与疑惑。

  这些雨水看似磅礴,实际上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他决意不再思考这些问题,竖于身前的右掌中指忽然弹chū,指尖弹中滑落眼帘的一滴雨珠。

  事实上观海僧的手指并没有真的触碰到那滴雨珠,只是他的意思触着那滴雨珠,然后雨珠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嗤的一声划破殿内空间袭向宁缺面门,疾若羽箭!

  宁缺似乎没有看到这滴雨珠,没有做chū任何躲避动作,只是低下了头。

 ■ 观海僧隔着眼前瀑布般的雨帘,隐约看到那滴雨珠没入宁缺的头发里,不禁神情微凛,暗想若让真伤害了对方,烂柯寺该如何向书院交待?

  然而chū乎意料,那滴雨珠似乎对宁缺没有造成任何yǐng响,他只☆是静静低着头。

  而他施chū的第三道符纸,已然飘到观海僧身前,就在道殿半空落下的那场暴雨渐歇之时,骤然释放chū所有的符意,凝在符纸上的精纯气息渗进了每一滴水中。

  暴雨骤止,那些雨水却依然在观海僧的身上、在乌黑哑光的地板上流淌,随着那道符意的渗入,这些雨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冻凝,地板上淌着的水流化作微缩的冰川,观海僧头顶淌落的雨水化作微缩的冰瀑!

  强烈的寒意笼罩着空旷的道殿。

  观海僧僧衣里的雨水,脸上的雨水全部凝结成冰,睫毛都化作了冬日屋檐下的冰棱般,整个身体都覆上了一层透明的冰甲,就仿佛是一座冰雕的佛像,

  这座冰雕佛像与乌黑地板之间的水也已结冰,有过寒冬生活经验的rén都知晓,似这般冻住甚至要比沥青粘附更加结实,而观海僧整个rén都bèi冻在冰里,无法发力,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摆脱这种困境,似乎只有等着bèi宁缺轻而易举击败。

  然而观海僧虽然声名不显,但他毕竟是烂柯寺隐居长老的关门弟,佛法修为更在佛宗七之上,又哪里是这些符冰能够击败的?

  观海僧bèi冰所凝,身不能动心却能动,唇不能动意却能动,只闻得一道浑厚而充满悲悯◇气息的声音,从他胸腹间响起,意味难明却大有庄严之感。

  佛偈!

  随着佛偈响彻空旷的道殿,观海僧睫毛微微颤动,上面凝着的那些冰雪簌簌落下,单薄僧衣上的冰甲寸寸破裂,尤其是僧袖之前冰雪尽◇qìxīdeshēngyīn,cóngtāxiōngfùjiānxiǎngqǐ,yìwèinánmíngquèdàyǒuzhuāngyánzhīgǎn。

  fójì!

  suízhefójìxiǎngchèkōngkuàngdedàodiàn,guānhǎisēngjiémáowēiwēichàndòng,shàngmiànníngzhedenàxiēbīngxuěsùsùluòxià,dānbáosēngyīshàngdebīngjiǎcùncùnpòliè,yóuqíshìsēngxiùzhīqiánbīngxuějìn化,双手终于获得了自由。

  僧rén礼佛用的便是双手,所以佛宗功法最重要的也是双手。

  观海僧双手获得自由,毫不犹豫双掌一阖,两道明王印左右互印,一股雄浑的金刚意顿时从他身上喷薄而chū,轻而易举地将身周所有符冰震成碎粒。

  数万粒碎冰悬浮在观海僧四周。

  殿外最后的暮色从窗缝间漏进来,bèi数万粒碎冰反照折射,顿时化作无数道金色的光线,观海僧身在金光之中,以身相似□的明王法像终于到了圆满境界!

  便在这时,宁缺抬起头来,静静看着佛光之中的观海僧,一直扶在膝头上的左手骤然一紧,把那道暗中握了很长时间的符纸捏碎。

  宁缺在大明湖畔施chū颜瑟大师留给☆☆自己的锦囊,观束字符意之后心有所感,在回长安旅途中悟chū了自己修道生涯中第一个动意符。

  就是现在施chū的散字符!

  这道散字符没有飘至观海僧身前,因为是动意符,宁缺也无法动用今日☆在雁鸣山畔观冬湖悟chū的法门,符意遥遥而去,显得有些微弱。

  金光之中的观海僧眉头微蹙,因为他也感觉到了这道符意的弱小。

  宁缺施chū这道散字符的目标本来就不是他,而是笼罩在他身周的那数万粒碎冰。

  散字符符意落下,那些微小的碎片变得更加微小。

  比冰粒更微小的是尘埃。

  冰是水。

  水化作的尘埃是云,或者是雾。

  无数的云雾弥漫在道殿里,仿佛这个世界忽然来到了高空云海之中,遮掩住了所有的视线,甚至扰乱了所有的天地气息。

  便在这时,云雾骤然波动起来。

  云雾微散,现chū宁缺的身yǐng。

  他的身yǐng已经来到了观海僧的身前。

  只差咫尺。

  ……

  ……

  (还有三十分钟,这是第三章,还是那句话,无以为报,只好再写一章,今夜至少把这场战斗写完,只是可能会晚些,多谢多谢。)

  将夜154,将夜正文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一百五十四章雾隐更新完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