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八十章 山崖之上望长安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八十章 山崖之上望长安

  看着向瀑布方向走出的夫子背影,dà师兄和二师兄隐约明白了些什么,然而他们依然认为老师把小师弟囚禁到后山崖壁的处罚过于严苛,因为虽说置诸▲死地而后生,但不是谁都能像当年小师叔那样。

  余帘收拾好案上的笔墨纸砚,向草屋外走去,路过宁缺身边时停下脚bù,轻声说道:“既然老师的决定无法挽回,便带着你家侍女随老师去吧,不要让老师在qiá◇n面等的时间太长。”

  宁缺此时也正看着远处夫子的身影,祈祷着夫子几声dà笑之后便忘了自己,让自己避过这个劫数,然而听着三师姐的话,才知道自己只是在痴心妄想,苦笑着叹息一声,随她走出草屋来到竹▲椅qián。

  余帘师姐对唐小棠说道:“你随我来,我给你安排住处。”

  唐小棠高兴地点了点头,和桑桑挥手告别,说道:“看样子以后我huì一直呆在书院里,到时候你来找我玩啊。”

 ●▲椅qián。

  余帘师姐对唐小棠说道:“你随我来,我给你安排住处。”

  唐小棠高兴地点了点头,和桑桑挥手告别,说道:“yǐqián。

  yúliánshījiěduìtángxiǎotángshuōdào:“nǐsuíwǒlái,wǒgěinǐānpáizhùchù。”

  tángxiǎotánggāoxìngdìdiǎnlediǎntóu,hésāngsānghuīshǒugàobié,shuōdào:“kànyàngzǐyǐhòuwǒhuìyīzhídāizàishūyuànlǐ,dàoshíhòunǐláizhǎowǒwánā。”

  桑桑点了点头。

  唐小棠开心跟着余帘向崖坪方向走去,开心蹦跳着就像个不安分的石头,余帘则是文静恬淡地像是棵秀树,两个年龄相差颇dà的女子,身材同样娇小,气息则是截然不同,在一处却显得极为和谐。

  宁缺收回目光,看着身qián的桑桑,笑着说道:“刚才拜师,夫子见着我便很开心,决定传授我一些书院不传之秘功法,估计这些天我便要在后山闭关潜修,你先回老笔斋看家,完事后我马上回城。”

  夫子让他带着桑桑来书院后山,便是预备着他被囚之后需要人照顾,然而宁缺哪里肯让桑桑随自己一道被困在崖壁之上。

  桑桑看着他轻声说道:“先qián你们在屋里说话的声音太dà,而且少爷你知道我的耳朵很好,所以我都听到了。”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是的,我被老师惩罚囚禁在后崖闭关,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破关出来。”

  桑桑看着他担心说道:“那可怎么办呢?”

  宁缺看着她。

  她摇了摇头,说道:“我肯定要和你在一起。”

  宁缺想了想后说道:“那先看看情形吧,如果我在后崖被困的时间太长,你就先回学士府,想来没有人huì拦你。”

  桑桑没有说话。

  他看着远处那道山径向瀑布下的密林伸去,夫子飘然的背影快要消失不见,沉默片刻和后带着桑桑向那边走了过去。

  直到草舍消失在二人身后,桑桑看了看四周,扯了扯他的袖角,低声悄悄问道:“是不是因为入了魔道,所以书院要把你关起来?”

  宁缺说道:“在荒原上dà师兄应该已经猜到我学huì小师叔浩然气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老师肯定也已经知道了,不过我不确定老师对我的惩罚是否与此事有关,先qián在草屋里没有提及。”

  道畔有一株歪着的老梅。

  梅花自桑桑微黑的小脸旁掠过,让她脸上的神情显得愈发紧张起来,声音压的更低了些,说道:“老师说过你是冥王的儿子。”

  宁缺恼火说道:“不要提你那个神棍老师,我说过我不是。”

  桑桑担心说道:“但书院要把你关起来,huì不huì和这件事情有关。”

  宁缺不想承认这种推论,然而心情却变得沉重起来。

  ……

  ……

  心情沉重,脚bù自然变得更加沉重,宁缺不知道后山崖壁里有什么遭遇在等待着自己,下意识伸手牵住桑桑的小手,沉默地向qián行走,速度非常慢。

  qián方山道间那件黑色的罩衣迎风飘舞,时而消失在密林里,时而出现在银瀑畔,夫子看似走的极快,却始终停留在他们的视野里。

  绕过二师兄的小院,再走些时间便近了那道银色的瀑布,四周林间瀑声如雷,空气里全部是极细碎的水星,笼成一片凉雾,让呼吸都变得清新起来。

  宁缺的呼吸却变得有些急促,他很想牵着桑桑的手就此转头离开,然而他清楚这是妄想,而且就算真的逃离书院,那将意味着这些年的辛苦尽数化为泡◇影,他和桑桑将重新回到黯淡的人生里。

  跟随着那件飘舞的黑色罩衣,二人来到瀑布下方。

  瀑布下是一面静潭,向着崖坪方面没有任何出水口,看模样与镜湖并不相通,溢出来的潭水,顺着右qián◆◇影,他和桑桑将重新回到黯淡的人生里。

  跟随着那件飘舞的黑色罩衣,二人来到瀑布下方。

yǐng,tāhésāngsāngjiāngzhòngxīnhuídàoàndànderénshēnglǐ。

  gēnsuízhenàjiànpiāowǔdehēisèzhàoyī,èrrénláidàobàobùxiàfāng。

  bàobùxiàshìyīmiànjìngtán,xiàngzheyápíngfāngmiànméiyǒurènhéchūshuǐkǒu,kànmóyàngyǔjìnghúbìngbúxiàngtōng,yìchūláidetánshuǐ,shùnzheyòuqián方一片低洼的乱石流出。

  宁缺牵着桑桑踩上那些乱石,随着水流的方向折向qián行,和那些汩汩细流一道,走进一条幽深的峡谷。

  峡谷很窄,高不过十余丈,上方巨岩相触并拢,其实更像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巨洞,洞内空气湿润微寒,壁上生着青苔片片。静潭淌出的细流,便在洞底石间穿行,漫成一片似水田般的画面。

  峡谷qián方是晴朗的蓝天,被裁剪成椭圆的一片,就像是蓝色的瓷盘,非常美丽,宁缺和桑桑踩着水田里的石头,向那片蓝色走去。

  随着行走,峡谷骤然急束,乱石间的水流顿时变得湍急起来,哗哗乱响,白浪渐生,冲得石上的青苔剧烈摇晃。

  走出峡谷,迎面便是一道绝壁,湍急的潭水▲雀跃着、争先恐后地向悬崖外涌了过去,碧蓝的天空被悬崖切成上下两半,中线便是这道水线。

  桑桑紧紧握着宁缺的手,看着眼qián的风景,说不出话来。

  曲径通幽到最后,陡然而现绝境。
  山风呼啸劲吹,站在悬崖畔瀑布边,看着瀑布向绝壁下垂落,却听不到任何声音,仿佛绝壁之下是片无尽的深渊。

  深渊看不见,宁缺眼qián除了天空什么都没有,四周除了崖壁什么都没有,

  崖壁向着天空和两侧无尽延展,看不到尽头,仿佛就是传说中草原西王庭北面那片dà戈壁,只不过这片戈壁横在了天空里。

  和无边无垠的山崖绝壁相比,二人所在的峡口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豁口,这道瀑布更只是一道细线,宁缺向崖壁远处望去,只见竟有十余道瀑布正在向着绝壁下方垂落,高低远近各不相同,看上去十分美丽。

  阔dà的崖壁,碧蓝的天空,细如线的十余道瀑布,合在一处构成一个极为辽阔的世界,再强dà的人在这些画面qián,也huì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宁缺极小心向绝壁旁走了一bù,牵着桑桑的手俯身望去,只见绝壁下方云雾遮罩,根本看不到底,更不知道还有多深。

  崖壁上那十余道瀑布如束如柱落入云雾之间,溅起圈圈云波,然后就此无声无息消失不见,仿佛那云雾之下是片不属于人间的世界。

  书院后山之后的崖壁,是一片美丽的新世界。

  只不过此间的美丽很容易令人感到震撼无措。

  站在崖畔,俯看云生云灭,静观众瀑入云,宁缺没有生出任何飘然欲仙的感觉,因为云生云灭云还聚,众瀑入云无水声,他反而产生了某种恐惧。

  想着来时的路径,他确认这里应该是dà山的西面,难怪过往两年间在长安城通往书院的官道上没有看到过,从来不知道有这样一片山崖。

  山崖绝壁看似陡峭不可攀爬,实际上其间隐着极窄的石径,宁缺抬头望去,只见夫子的身影正在绝壁间飘掠而上,时而在东时而在西,竟是无论怎样专注去观察,都无法确定他究竟在山崖的那一处。

  宁缺牵着桑桑的手,开始向上走去,二人自幼在岷山里生活,对悬崖峭壁自有一套攀爬手段,对脚下的绝壁和天空视而不见。

  越往山崖上方去,青树渐无绿意渐少,这里没有静湖草屋,没有笑语琴声,没有古松棋坪,和山那边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这片山崖沉默或者说冷漠地看着对面的天空,不知道看了多少万年。

  狭窄石径尽头,终于出现了★一方不dà的崖坪,崖畔搭着一间极简易的草屋,临崖处有个山洞,夫子坐在崖畔,看着远方不知在想着什么。

  宁缺走到夫子身后,向崖外远处望去。

  他的视线落在云海之外,竟然看到了长安城,夕阳□★正在落下,金色的阳光照耀在黑青色的城墙上,反射出一种极为肃穆神圣的光泽。

  那是人间最壮观的雄城,那是人类最完美的杰作。

  宁缺看着暮色中的长安城,一时间百感交集,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良久之后才轻声感慨说道:“长安城……这时候真的很好看。”

  夫子说道:“长安城一直都很好看。”

  宁缺说道:“当初修建长安城的那些人肯定很了不起吧。”

  夫子掀开身畔的食盒,拿●出小酒瓮斟满酒杯,很随意说道:“修城的人没有什么了不起,因为有城便需要有守城的人。”

  宁缺怔了怔。

  夫子饮尽杯中酒,夹了一片葱油渍羊肉片吃掉,看着远处的长安城,开心地笑了起来,似乎怎么看也看不腻。

  长安城笼罩在暮色中。

  夫子在暮色中看着长安城。

  他看着自己的长安城。

  看着夫子的背影,一股难以言喻的情绪涌上宁缺的心头,先qián心中那些负面的情绪,那些疑虑不安,尽数被眼qián的画面消解一空。

  在云端看着云下,在世外看着世内,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老师你守望的是这座雄城,还是dà唐,还是整个人世间?

  ……

  ……

  (我如果是画家,我很想把书院还有后山以及后山之后的崖壁瀑布全部画出来,我觉得真的是很漂亮。这是第二章,第三章可能huì稍晚些,因为我要去吃个饭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