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九十八章 第三本书


  绝壁之前便是天空,依然没有什么回音,宁缺的喊声出崖不远便消失无踪,并不袅袅,更没有绕壁三年不绝。

  看着绝壁旷美风光,宁缺沉默片刻后,忽然转身向崖洞里走去,只是在快要走进洞口时,双jiǎo下意识里停le下来。

  桑桑说道:“想再看看,便进去看看吧,我陪着你。”

  宁缺点点头,和她一道重新走le进去。

  他在这个崖洞里被囚三月,精神与意志禁受le极为严峻的考验,在那些冥思苦想,失望绝望的夜里,他无数次想到,如果能够突破禁制,走出崖洞,一定要马上带着桑桑飞一般逃离崖坪,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进这个崖洞。

  然而当他真正破关出洞,又再次走回崖洞后,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心情竟是如此的平静,洞里那些令他厌乏苦闷到极点的石壁,此时看上去,似乎多le很多自然的美意,眼前的洞景与往日截然不同。

  只有经历过风雨才能看见彩虹,而经历过风雨的人,忽然抬头在崖坪外看见的那道彩虹,必然是最美丽的。

  ……

  ……

  从外面进入到崖洞深处,相对应的有些幽暗,宁缺三个月来第一次从洞外走到洞内,更是有些不适应,伸出右手的食指。

  精纯至极的浩然气,从他腹内那颗水滴中缓缓释出,穿通道而入雪山气海,自经脉运至手臂指间,然后化作一抹圆融的洁白光焰。

  桑桑怔怔看着这幕画面,下意识里细指伸出,来到宁缺食指的旁边,心意微动。便有一团洁白的光焰生出。

  两团光焰瞬间便将崖洞照耀的有如白昼。

  除le桑桑指间那团光焰庄严神圣气息异常浓郁之外,二者之间没有任何区别。

  二人看着彼此指尖生出的光焰。脸上流露出笑容。

  宁缺问道:“这就是昊天神辉?”

  桑桑点le点头。

  ……

  ……

  如同本原考那本**里的理论,世间的天地气息绝大部分来自于天空中的太阳,无论在时间的雕刻下,变成多少种特征不同的气息,本源里却是完全一样的事物,浩然气与神术所召唤的神辉,也没有任何本质区别。

  只不过时间终究是世间最伟大的存在,想要在浩然气上抹去它的痕迹,最终让浩然气与昊天神辉同质同形。依然是难以想像的事情。

  轲浩然当年做到le。

  他把浩然气修练到极致,根本不再需要需要模拟各种天地元气,而是将世界所有天地元气在体内养炼成le最纯净的存在。

  所有颜色的光融合在一处,便是透明无色的阳光。

  所有的天地元气融合在一处。也成le透明无色的阳光。

  阳光便是昊天神辉。

  巅峰境界的浩然气。和昊天神辉唯一的区别,便是缺少le天道□所赋予的威严神圣气息,但浩然气又比昊天神辉多le些别的气息。

  神辉属于昊天。只是赐于修神者使用。

  浩然气却属于修行者自身,拥有自己的骄傲和气节。

  除le这些极细微,但可能■是最无法调和的差异,巅峰境界的浩然气和昊天神辉在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昊天神辉可以幻化成无数种天地气息,所以西陵神殿的强者,苦修神术至巅峰时。往往可以万法皆通。

  浩然气同样如此,所以当年小师叔轲浩然一法通便万法皆通。天才横溢如他,甚至不需要学习,只需要看上一眼,就能明白西陵神术的奥决,在魔宗石壁间刻下万道剑痕,凭剑痕里的浩然气,便筑le一道樊笼神阵。

  ……

  ……

  宁缺看着指头上圆融的光团,明白le所有的事情。

  现如今的他,当然没有把浩然气修练到小师叔当年恐怖的境界,但他已经明白le这个道理,并且能够做到其中一些。

  崖洞闭关三月,他为le解开夫子留下的题目,冥思苦想,终于寻找到le这个答案,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获得le极多的收益。

  除le浩然气的变化,最重要的是,他似乎看到le昊天世界最基础的一些构造,甚至隐隐约约间,看到le从未奢望过的彼岸。

  这些都是极宝贵的财富,并且这些财富必将在今后的漫长修行生涯里不断给予他支持和帮zhù,让他能够走的更远。

  正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宁缺对二师兄曾经转述过两次的那段话,那段小师叔关于命运和毅力联系的话,有le更深刻的认识。

  此时此刻,宁缺似乎应该骄傲,但他没有任何得意的神情,走到那片外壁剥落的石壁前,就像在大明湖底那些石头间一样,就像在魔◎宗山门看着小师叔的笔迹时那样,双膝跪倒在地行le个弟子礼。

  小师叔当年用le整整三年时间,才能离开崖洞,他只用le三个月,但他很清楚,并不是自己的天赋智慧远胜小师叔,而是因为小师叔当年用绝世●的天赋智慧想通le这个道理,然后夫子把他的经验留给le自己。

  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永远不可能真地比巨人更高。

  继承le小师叔衣钵的他,只是一个学生。

  什么时候他能在师长们的智慧经验之外,拥有自己对世界的认识,构筑出全新的体系,那时他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巨人,也只有到le那一天,他才能重新回到崖洞,骄傲告诉小师叔自己已经不再是个学生。

  行完礼后,宁缺站起身来◇,走出崖洞来到绝壁之前,想着老师与学生,很自然地想起le夫子,此时再来回思三月的囚徒生涯,他当然明白le夫子的良苦用心,夫子给他的两本书,不仅仅隐藏着小师叔当年的智慧精华源头,也不仅仅是教授他两个破禁▲出洞的方法,而且是要教会他两件事情。

  耐心以及勇气。

  ……

  ……

  大师兄走上le崖坪,看着站在崖畔的宁缺,温和笑le起来,缓声说道:“老师让我过来看看,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

  宁缺恭敬行礼,说道:“这些日子辛苦大师兄le。”

  大师兄从腰间抽出那卷旧书,递到le宁缺的身前。

  宁缺怔le怔,然后忽然明白le过来,看着眼前这卷旧书,不◎可思议说道:“这……就是老师要我看的第三本书?”

  大师兄说道:“是的。”

  宁缺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他没有想到老师传授给自己的第三本书,竟是需要自己破禁出洞之后才能看,而真●正令他震惊难言的事实是,第三本书竟然是那卷天书!

  ……

  ……

  (爸妈的航班晚点le,搞的我时间安排上有些拿不准,刚好我有段很小但很重要的描述没有找到好的方法和词句,所以写的特慢,先更一章,然后继续写着,第二章更新时间会非常深夜,但还是争取能多写些,今天肯定还是会有的,劝大家不要像我一样熬夜,明天再看吧,我是没办法。)(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