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十二章 小药丸


  lóng庆走上前去。

  因为紧张,他的动作有些笨拙,尤其shì双手颤抖的有些厉害,很困难才拿起那个小瓷瓶。距离稍近了些,小瓷瓶渗出的极淡药香,传进他的鼻端,令他难以自主地缓缓闭上眼睛,脸上露出陶醉的神情。

  闻着药香,lóng庆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污秽与浊息瞬间被全部净化,身体变得轻了很多,双脚渐渐离开地面,似乎变成了一根轻若无质的洁白羽毛,只要徐徐清风轻拂,便要乘风而去,融入进高远的苍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睁开了眼睛,怔怔看着自己手中握着的小瓷瓶,双手再次颤抖起来——只shì闻了闻药香,便已经生出羽化的精神幻象,如果自己把小瓷瓶里的药丸吃进腹中,又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他猜到小瓷瓶里的药丸shì什么,兴奋到了极点,却又恐惧到了极点,贪婪狂喜和挣扎犹豫的情绪在他的眼眸里不停转换。

  多年前,他自天谕院毕业,入裁决司为二司座。大概因为无论shì他还shì叶红鱼都还青涩,根本无fǎ威胁到墨玉神座上的裁决大神官,所以那时裁决神殿里的气氛并不像这些年般肃杀阴森,偶尔神座还会和他们说说闲话。

  在某次神座和叶红鱼的谈话里,静侍在旁的lóng庆,曾经听到过一种灵药的名字,那种灵药叫通天丸。

  通天丸shì昊天道门最宝贵的灵药,即便shì西陵神殿都没有——这种灵药虽然不能真的帮助世人打通天人之隔。羽化成仙,但如果普通人服用可以增十年寿元,而最关键的shì通天丸可以帮助修行者破境!

  修行者如果服用通天丸,从不惑境到洞玄境,可以说药到境破。即便shì从洞玄境到知命境。成功率也可能在五成以上!

  有此恐怖功效。可以想像通天丸对修行者的无上诱惑力,只不过如今世间的修行者,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有通天丸的存在。

  lóng庆知道通天丸,而且他确认小瓷瓶里就shì通天丸。

  他曾经shì境界精深的西陵神子,却在即将逾过知命境的那一瞬间,被宁缺一箭射破胸膛,毁了雪山气海,变成了不能修行的废物.他曾经自暴自弃,在成京城里做乞丐。在破庙里抢血馒头,直到在南海畔遇到那名青衣道人,才终于重新踏上了修行路。可■惜雪山气海虽然修复。当年的修为却shì尽数消失,他不得不从头开始修行,而且比当年更加艰难。

  曾经拥有过,然后失去。这种痛苦远胜于从出生时便一贫如洗,曾经看见过,却再也无fǎ看到,这种痛苦远胜○○于生下来便shì个盲人,没有谁比现在的lóng庆更想要重新拥有当年的境界。

  所以小瓷瓶对他的诱惑远胜过世间别的任何事物。

  lóng庆握着小瓷瓶,闻着那淡淡的药香,手颤抖的越来越厉害☆,甚至于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脸上的神情变幻莫停,痛苦地挣扎着犹豫着,汗水像石磨缝隙里的米浆般汩汩而出,瞬间打湿他身上的道袍。

  忽然,他用力咬破自己的嘴唇,呻吟着吮吸微醒微甜的血水,让自己获得片刻的清醒,发出一声野兽濒死前般的嚎叫!

  随着这声痛苦的嚎叫,他眼眸里的贪婪渴望兴奋恐惧,渐渐化为平静甚至shì淡漠,身体也不再颤抖。他最后看了一眼手中晶莹剔透的小瓷瓶,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面无表情把它放回了原处。

  不shì小瓷瓶里的通天丸对他的诱惑不够。如果可以,他会毫不犹豫打开小瓷瓶,看都不看,便把瓶中的丹药吞进腹中,他也不shì书院大师兄那等温良君子,面临修复自己修为境界的天赐良机,却因为所谓道德的约束便平静放弃。

  lóng庆之所以能够忍住诱惑,把小瓷瓶放了回去,只shì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这并不shì天赐的良机,因为昊天没有说要把通天丸赐给自己。

  虽然在南海上观主曾经说过自己的心意便shì昊天的意志,然而这个世界不shì只有他一个人,那么昊天的意志便有很多种。师叔让他来取药鼎,说这shì他的福缘,那么他的福缘便在此,并不shì通天丸,至少现在还不shì,因为师叔此时肯定会在某处静静地看着他。

  lóng庆找到药鼎,又找到炼制坐地丹的那两味药材,锁门离开,去往药殿后方的炼丹室,沐浴更衣,开始按照天书上记载的fǎ门炼丹。

  火渐起,鼎渐热,药材渐融,奇异而复杂的药香,伴随着鼎旁的缝隙溢出,弥漫在炼丹房里,又向殿外远方飘去。

  lóng庆盘膝坐在鼎旁丈外,目不转睛专注地看着,控制着温度和投入药材的时间顺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显得异常平静。仿佛先前根本没有看到那个小瓷瓶,仿佛他唇角上那个深深的血印并不存在。

  这种极端的平静,让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黯沉的气息,就如同失魂落魄一般。只有他自己知道,失魂落魄其实也只shì假象,他此时的心境shì真的异常平静,甚至可以说shì寒冷如雪。

  他坐在药鼎旁静静地等待,不知道shì在等待鼎中丹药的成功,还shì在等待那颗通天丸变成自己福缘的那一天。

  知守观渐被夜色笼罩,星辰现形。

  中年道人站在湖畔看着水面上繁星的倒影,想着lóng庆先前的表现,感慨说道:“观主眼光果然不凡,此子必将不凡。”

  ……

  ……

  书院后山也有湖,平静如镜的镜湖。

  时已入夏,空气闷热,书院后山则依然清凉如春,尤其shì镜湖四周,更shì气候宜人,于shì平rì里只爱在山林里下棋奏曲赏花的师兄们,就像贪水的野鸭子般,纷纷出林来到此间。

  湖畔林中,不时响起清音雅正的曲声,又响起输棋后的争执对骂声,还有十一师兄王持手拈青叶感伤花落果成的呤哦声,好生嘈杂。

  七师姐柚木爱嗑瓜子爱闲唠也爱热闹,但最爱在这片清静的湖上绣花,终究还shì抵抗不住这片嘈杂,躲进了瀑布下那个小院子里。

  于shì湖心那座亭榭,被饱经摧残、早已不在乎这些嘈杂之音的陈皮皮、宁缺二人占据。陈皮皮摇头晃脑说道:“我就不明白,二师兄那院子离瀑布这般近,落水之声大如雷,难道就能比这里更安静?”

  “别想把话带走,我又不shì吴大婶,对这种流言不感兴趣。”宁缺说道:“你就给我句实话,那年我快死之前,你究竟给我吃的shì什么☆药。”

  那年春天,他在长安城里刀斩念师颜肃卿,身受重伤,浑身shì血倒卧朱雀大街,引动朱雀神符侵袭身体,大黑伞护主,最后艰难来到书院,已shì奄奄一息。他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却没有料到醒来时□所受的重伤竟神奇般的好了,更神奇的shì体内的雪山气海完成了一次重筑。

  对于这件事情,宁缺一直无fǎ忘怀。当时出现在旧书楼的便shì余帘和陈皮皮,那时候还不shì三师姐的余帘只给了他一碗清水两个馒头,自然没有办fǎ治好伤,所以最终的怀疑对象便指向了陈皮皮。

  陈皮皮不shì一个做好事不留名的家伙,很快便承认shì自己救的,还心疼地表示自己喂宁缺吃了一颗极珍贵的药丸,你就算不以身相许,至少也要拿命来报,然而他却始终没有告诉宁缺,那shì什么药丸。

  “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这个?”

  陈皮皮看着他恼火说道:“那等宝贝你已经吃过一颗,难道还想再吃!”

  宁缺诚实回答道:“如果还有,为啥不吃?”

  这些rì子,宁缺和桑桑为了养病一直住在书院后山,整rì里听弹琴看下棋闲聊天,过的倒shì闲适愉快,不时有消息从长安城里传来,除了知道皇后娘娘的情绪依旧很糟糕之外,也没有什么能够影响情绪的事情。

  春去夏来,启程去烂柯寺的rì子便到了。自从知晓烂柯寺隐居长老能够治桑桑的病,宁缺便不再思考自己可能shì冥王之子、会被万丈佛光镇压的可怕前景,开始准备旅途上的事情,最重要的当然shì桑桑的身体。

  在书院后山调养多rì,桑桑已经好了很多,但他还shì不放心,找十一师兄强要了很多好药材,如今又把主意打到了陈皮皮头上。

  陈皮皮说道:“一共就三颗,自己吃了一颗,你浪费了一颗,哪里还有?”

  宁缺扳着指头数了半天,很认真地说道:“师兄你数科成绩果然不行,明明还有一颗。”

  “这shì算数的事吗?这shì算数的事吗!” ■
  陈皮皮暴跳如雷说道:“三减二等于一这种事情,还需要扳着指数算半天吗?你就shì想恶心我不shì?我那颗shì留着保命的!但你吃了我原先准备给叶师兄的那颗,我只好把自己保命的这颗留给他,那哪里○还有!”

  “叶苏先生这么了不起,哪里会需要你的保命丸子。”

  宁缺可怜兮兮说道:“师兄,师弟知道自己没有那个福份,只shì你能不能把那颗赏给我,我担心路上桑桑再犯病。”

  听着这话,陈皮皮沉默,然后抬起头来说道:“好吧。”

  宁缺此时已经大概猜到那颗药丸的珍贵程度,本已经决定放弃,却没有想到陈皮皮居然答应了下来,不由怔住了。

  他忽然想起陈皮皮要回知守观一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些,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向湖岸走去,说道:“开玩笑的,你这么认真做什么。”

  ……

  ……

  (后天就要出门了,在拼命地存稿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yuepiao,您的支持,就shì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