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第三十一章 青山不得出


  ..在隆庆想来,他的决断,他的应对,没有任何问题,完全掌握了人性的……不能说是弱点,应该说是特质,然而他忘记了很重要的yī点,人性共通的特质,那么必然在历史上出现过很多次,换句话说,他的决断以及应对,看似智慧,实际上不过是拾前人牙慧,依然走的是老套的路数。.51o.

  直到如今为止,隆庆依然不知道中年道人的名与姓,但在青衣道人被夫子yī根木棒逐至南海后暂管知守观的他,自然拥有足够多的智慧与见识,隆庆的应对在他看来充满了陈腐的令人厌憎的气息,愈发令他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那便是强硬而极端的镇压,他毫不犹豫yī掌拍向隆庆的头顶,根本不理会那颗被吞噬掉的珍贵的通天丸,也不理会隆庆这个人对道门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只是要维护道门的规则与底线。

  然而令人遗憾,令世间遗憾,将来也会令宁缺感到无比遗憾的是,中年道人的这yī掌并没有能够把隆庆yī掌拍死,反而极为诡异dì、被隆庆身周笼罩的那层淡而极韧的气息反震了回来。

  近乎巅狂的隆庆,心中再无任何道德规则的束缚,所以能够做出如此多大逆不道的事情,然而昊天的世界毕竟是有规则的,而他此时能够活下来,在很大程度上都要感谢这些规则:比如作用力与反作用力。

  中年道人轻描淡写却无可抵御的yī掌,落在隆庆的头顶,震的他牙关骤松,五官震雪,却没有击破那层薄薄的气息,巨大至恐怖的力量,被那层气息薄膜反震而回,让他的手掌高高弹起。

  轰的yī声,隆庆的双脚在坚硬的草甸dì面上踏出yī个深坑。腿上的裤子尽数碎成蝴蝶飞去。腿骨yī阵剧痛,似乎断了。

  烟尘弥漫间,被yī掌击中的隆庆,就像是被yī掌狠狠拍向dì面的皮球,骤然yī滞,然后以极为恐怖的速度向着天空弹去!

  呼啸破风声起。

  隆庆弹向空中,极高极远,他极惘然,不知所措。感受着扑面而来的秋风,看着越来越近的云层,想着先前服下通天丸之后轻飘飘的感觉,不由心想,难道自己真的就此羽化成仙,将要离开这个糟糕的人间?

  yī颗通天丸,不可能真dì让凡人成仙。

  只要没有变成神仙,飞的再高。也总有落下的那yī刻。

  隆庆被震离dì面。飘飘然飞起,不知飞了数十丈还是数百丈,就在他觉得自己似乎伸手便可以触摸到碧空流云的时刻,他开始下坠。

  除了那些能够回到昊天神国的圣贤,绝大多数世人最后的归宿都是大dì,大dì对人类的吸引力是那般的强,强到带有很多力量。

  那些力量让隆庆下坠,并且坠的越来越快。

  他离了云端。破了秋风,看着中年道人,越过草甸,掉落草甸后方的绝壁之中,扰乱那引起经年不散的云雾,直入幽深不见底的渊壑。

  从如此高的dì方落下来,哪怕是知命境的强者。也会被大dì震成yī滩肉泥,更何况谁也不知道深渊之下有怎样的凶险。

  隆庆就这样带着天书,坠入深渊之中。

  中年道人走到崖畔,看着崖间的云雾像被石头扰动的湖水般不停流淌,沉默不语,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没有人知道隆庆究竟是生是死。

  他或许能活,但应该已死。

  然而谁知道呢?

  中年道人看着渐渐被流云吞噬的那个人形空洞,默然想着,如果这样你都没有死,那么你或许真的便是传说中的天谕之人。

  ……

  ……

  知守观后的那座青山里,不时响起或沉闷或凄厉的声音,那些散落在山道和mì林里的青藤,随着这些声音不停dì颤抖,仿佛感到格外恐惧。

  这些声音来自洞窟里避世数十年的恐怖道士们,这些道士并没有刻意dì展现自己的威能,只是心有所感有所系,随意谈吐,便让青山青藤与红土尽皆颤栗不安,数十个洞窟震动欲塌。

  “为什么?”

  “为什么让我看到希望,却又是如此冷酷的yī个希望。”

  “我要杀了那个晚辈。”

  “那个废物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们这些人动恶念!”

  “何道人为什么临死前什么都没有做?”

  “他看到了什么?”

  “昊天的意志还是冥王的阴影?”

  “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天谕?”

  被残乱青藤依然紧紧包裹的山崖,忽然变得安静起来,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洞窟里的那些老道士们,想起先前看到的那幕画面,想着隐隐明悟到的某些真相,片刻间竟同时沉默不语。

  很长时间之后,有道极为浑厚的声音在山崖间响了起来,那些正试图在山脚mì林碎屑里寻找筑巢材料的鸟儿,听着这道声音,顿时惊恐dì四处飞散。

  “不管是昊天的意志还是冥王的阴影,也不理会■是上天的谕示还是人类的原罪,这个年轻的道门弟子出现在我们身前,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何师兄被那个年轻人夺走yī身修为,在临死前却没有杀死对方,表明他不想抵抗这种诱惑。”

  yī处洞窟里传来yī道▲极沧桑老迈而怨毒的声音。

  “如果换作是我,只要隆庆能够继承我yī身功业,然后毁灭书院,灭掉唐国,或者我也愿意,这数十年来的幽居生涯,我实在已经熬够了,当年若不是被轲浩然这个疯子砍了yī剑,我现在应该坐在墨玉神座之上,哪里会被莲生抢了位置,又哪里会余生不见青天与子民?”

  又有yī处洞窟里传来yī道冷漠至极的声音。

  “如果你真甘心把功业传给那个年轻人,那你先前为何要杀死他?说来说去,你终究是舍不得脱困的机会,你也莫要说什么当年,然后再来论舍不得,我们这些被困洞窟的老家伙,谁没有yī把血泪?当年夫子上桃山斩桃花,我若不是拦在最前面,被yī眼看成重伤。卫光明哪里敢因为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便把我逐出桃山?”

  先前那道沧桑老迈的声音嘲讽说道:“你身为西陵长老。天谕神座的亲师兄,居然与宋国普通信徒的老婆日夜寻欢,若不是念在你在夫子手中落了重伤,你以为卫光明只是把你逐出桃山便罢了?”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完全可以把修为传给那个叫隆庆的废物。”

  “你为什么不传?”

  “因为我总有出去的那yī天。”

  “山崩海枯,你也不可能出去。”

  “都不要吵了。”

  那道极为浑厚、充满了无穷威势的声音,在山崖间炸开,震的青藤碎段簌簌作响,那些正欲飞离的鸟儿哀鸣堕dì。

  很明显,洞窟里的那些老道士们都很畏惧这道声音。

  “何师兄当年被轲浩然腰斩。数十年来生不如死,不像我们还可能有重见天日的那天,能够有这样yī个狠毒的传人,并不见得是坏事。”

  “但我们不同,我们身上的旧伤虽重,却没○有到无法压制境界的那种程度,只要有机会,我们便可以离开这些洞窟。离开知守观。那个狠毒的连我都感到心悸的年轻人无论是死是活,总之是远离了我们,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便是静心潜修,沉默等待,任何对当年荣光○yǒudàowúfǎyāzhìjìngjièdenàzhǒngchéngdù,zhīyàoyǒujīhuì,wǒmenbiànkěyǐlíkāizhèxiēdòngkū。líkāizhīshǒuguān。nàgèhěndúdeliánwǒdōugǎndàoxīnjìdeniánqīngrénwúlùnshìsǐshìhuó,zǒngzhīshìyuǎnlílewǒmen,wǒmenxiànzàixūyàozuòdeshìqíng,biànshìjìngxīnqiánxiū,chénmòděngdài,rènhéduìdāngniánróngguāng☆的回忆,都是心头的毒药,就算没有那个年轻弟子。你们也会走火入魔。”

  山崖间yī片死寂,没有任何人敢表示反对,因为那些洞窟里的老道士们很清楚,要论起忆当年,没有任何人比那个人更有资格追忆当年,☆☆的回忆,都是心头的毒药,就算没有那个年轻弟子。你们也会走火入魔。”

  山崖间yī片死寂,没有任何人敢表示反对,因为那些洞窟里的老道士们很清楚,要dehuíyì,dōushìxīntóudedúyào,jiùsuànméiyǒunàgèniánqīngdìzǐ。nǐmenyěhuìzǒuhuǒrùmó。”

  shānyájiānyīpiànsǐjì,méiyǒurènhéréngǎnbiǎoshìfǎnduì,yīnwéinàxiēdòngkūlǐdelǎodàoshìmenhěnqīngchǔ,yàolùnqǐyìdāngnián,méiyǒurènhérénbǐnàgèréngèngyǒuzīgézhuīyìdāngnián,当年若不是惨败在轲浩然的剑下,这位浑厚声音的主人。如今必然会端坐在西陵神殿的最上方,以掌教的身份统领着整个昊天道门。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山崖间再次响起声音,青藤不动,那些如染了血般的红土,却因为这声音里的绝望和怨毒,而开始簌簌滚动起来。

  “我们真有活着离开这些洞窟的yī天吗?”

  “我们真的能够重见天日吗?”

  “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们已经等了几十年,有的人已经等到老死,难道不宁继续等下去?”

  这些带着怨毒绝望不甘情绪问出来的问题,就像是深秋里寒冷的雨水,不停dì冲洗着洞窟外的山崖,给洞窟里的人带来无尽的痛苦。

  很久之后,那道浑厚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带着怅然,带着坚毅,带着对未来的期望和对某人的怨恨,沉声说道:“等待着,永远等待着,准备着,时刻准备着,等待着,准备着那个老不死的去死,这是我们唯yī能做的事情。”

  数十年前,魔宗势盛,相对应的,昊天道门强者辈出,西陵神殿如果尽出战力,看似可以横扫世间。

  然后,书院出了yī位小师叔。

  那位小师叔姓轲名浩然,骑着yī头小黑驴,腰间佩着yī把不起眼的剑,先灭魔宗,然后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又或者不需要任何原因,只是理念不同,开始与道门的强者们对战厮杀。

  腥风血雨间,不知多少道门惊才绝艳的修道天才,或被轲浩然斩于剑下,或被他重伤成疾,或被他逼得破境而遭天遣,就此遁世不敢出。

  yī日,昊天道门强者云集,陷轲浩然于重围。

  轲浩然战而胜之。

  然后,遭天诛而死。

  其后,夫子入西陵,登桃山,斩尽桃花,杀参与此役之人,重伤其余之人。

  知守观观主,青衣道人迎之。

  夫子手持yī棒击之。

  青衣道人惨败而遁,远避南海,自此yī生不踏陆dì。

  数十年后。

  知守观后有青山,山崖里洞窟如蚁穴。其间住着无数境界恐怖、却身受重伤的大强者,半数为轲浩然所斩,半数为夫子所斩。

  这些道门的强者如果重现世间,不知会掀起多么可怕的风雨,然而他们却无法出来,这个世界甚至早已经遗忘了他们的存在。

  因为夫子不允许。

  ……

  ……

  (夫子好……我感觉我也蛮的,居然真写出来了,其实准确说来,应该说我老爸的威势很才对,善哉。)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