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坐地成魔


  对修行者而言,修行五境之中,最重要的两个关口便是初识和知命,初识是普通人踏上修行道路看到的第一眼风景,那shí修行者能够看到多少,便基本上可以确定将来他能够在修行道上走多远,而知命境则让超凡脱俗变成了某种可能,是修行者真正远离俗世的开端,所以当修行者跨过这道门槛的瞬间,往往能够看到他们本来看不到的未来,感应到某些玄妙的预兆。

  逃离知守观摔落山崖,在谷底毒雾里静坐悟道破境入知命,隆qìng如今是dà修行者,一身修为境界早超当年,但他没有像西陵教典里记载的那些前辈一样,入知命的瞬间感知将来,生出预兆,直到此shí站在崖畔,看着将落的红日,听着紫墨等人的悲泣声,他才隐隐然有若感应◆。

  夕阳将要落山,世界将归黑暗,自己的行为可以称得上是欺师灭祖,而自己现在的心境亦是如此寒冷,那么这些年这些事,自己真的如观主所说是在禀承昊天的意志,还是说这些都是在自欺欺人,自己早已经背离●了光明的世界,毅然决然地投身漫长的黑夜,变成了冥王的前驱?

  隆qìng看着夕阳逐渐被山峦吞噬,脸上流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对于所有的猜忖都无法确定,因为那是他现在依然无法触及的领域。

  听着隆qìng的话,紫墨和人们感到浑身寒冷,然而这些寒冷并没有持续太长shí间,因为在逃亡的路上,他们见过太多死亡,承受过太多羞辱,知道与世间的冷眼和秋风比较起来,真正的黑夜反而更加安全,甚至温暖。

  人们再次对着隆qìng重重叩首,表示自己的忠诚。

  紫墨跪在隆qìng身前,语气萧索说道:“司座dà人,属下不敢欺瞒……我们下桃山shí。被废了一身修为,现如今只不过比世间普通人多了些见识和经验,属下不知道dà人此番新重现世的目标是什么,但我想dà人必然是要做dà事的,我担心非但不能帮助dà人,反而会拖累dà人。”

  隆qìng看着他平静说道:“我需要的,只是你们绝对的忠诚,至于修为被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听说你们现在被称作堕落骑士,那么请你们强dà起来,然后随我一道堕落。直至深渊的底部。”

  说完这句话,他从怀中取出一个药匣。

  紫墨感应到药匣里事物透出来的精纯药力,不由身体微颤。脸上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颤声说道:“dà人,这是……”

  他以及别的这些堕落的骑士,被西陵神殿裁决司废掉修为,但雪山气海未毁,只是被道门秘法锁死了雪山诸窍,如果想要重新恢复修为,至少需要三位dà神官层级的强者强行打通,或者像宁缺当年那样连逢奇遇。

  一路逃亡。堕落骑士们从来没有奢望过能够恢复修为,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得到三位知命巅峰强者的帮助,而且世界上没有太多的奇遇。

  直到他们在崖畔遇到了曾经的直属上司:隆qìng皇子。

  隆qìng皇子手中的药匣里装着坐地丹。

  坐地丹不是道门圣药,而是出自佛宗,这种丹◆药虽不似通天丸一般能够医白骨,治死人,延长寿命。但在清窍洗心方面,却拥有难以想像的功效,重新疏通那些被锁死的窍关,并不是难以想像的事情。

  堕落骑士们颤着手从紫墨手里接过丹药服下,然后闭目盘膝●坐下。

  丹药名为坐地。取的是坐地成佛的意思,他们此shí便坐在地上。相信哪怕修为尽复,他们依然不能成佛,但能成魔。

  山崖越来越暗,渐趋漆黑。

  穿着黑色道袍的隆qìng,仿佛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看着坐在地上,运功消化药力,试图冲破雪山锁窍的下属们,他脸上的神情很平静,没有因为这些自己耗尽心血才炼成的坐地丹就此用掉而可惜,他也没有担心这些下属恢复实力后还会不会对自己保有绝对的忠诚。

  过往这些年,他是西陵神殿裁决司的司座,那座黑色神殿的三号人物,因为叶红鱼痴于修道的关系,司内事务尤其是裁决司直属的神殿骑兵,全部由他亲自负责管理,这些骑兵统领都是他绝对的亲信。

  叶红鱼成为裁决dà神官后,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这般荒谬的原因,对这些骑兵统领施以残酷的惩罚,除了凭此立威,还有一部分原因,便是要把隆qìng的影响力完全地抹除掉。

  因◇为往事,隆qìng对这些堕落骑士的信任,自有道理,而且最关键的是,坐地丹里有他的心血,那么当这些堕落骑士服下坐地丹后,他们便会成为隆qìng的心血,他们无法隐瞒隆qìng任何事情。

  ……

  ……

  做为昊天道门的重要组成,龙虎山天师道一直是西陵神殿最坚定的追随者,在相对偏远的齐国,也拥有不少直属的信徒,当代张天师在齐国更是如同国师一般的崇高存在,龙虎山上的道殿修的金璧辉煌▲,石坪四周广植青树,入秋亦不变色,山风徐来之shí,树梢轻摇,有若仙境。

  然而今天的龙虎山不再有丝毫仙境的影子,仿佛变成了传说中的冥界,石坪上倒卧着无数具道人的尸体,青树梢头挂着残缺的断肢,○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道殿紧闭着正门,门缝里向外流出的鲜血,将凝未凝,如果浆一般。

  道殿里,穿着黄色道袍的张天师,面色苍白地看着眼前这群黑衣道人,颤抖的手指间拈着最后一张fú纸。此shí,天师道所有的弟子都已经战死,只剩下他还活着,问题在于,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张天师修fú,已至洞玄巅峰境界,距离踏入知命境的门槛只差一步,西陵神殿掌教dà人认为他能够在三十年破境成功,成为珍贵的神fú师,所以哪怕每次去西陵神殿,他会受到极dà的尊重。

  但此shí他在这些黑衣道人的眼中,看不到丝毫尊重,哪怕是对敌人的尊重都没有。这些黑衣道人眼神平静而冷淡,看着他就仿佛看着一个死人。

  “你们这些罪人……不是被神座废了修为……怎么会这样?”

  张天师脸色苍白,声音嘶哑恐惧说道。他认得这些黑衣道人里面数人的面容,知道对方便是被逐下西陵神殿的那些堕落骑士,然而前些天还听说,这些堕落骑士被南晋的军队和道门追杀的像狗一样,为什么这些堕落骑士会忽然来到龙虎山,而且恢复了所有的实力。甚至拥有了更强的实力!

  这十六名黑衣道人尽数晋入洞玄境。五名曾经的神殿骑兵统领,流露出的强dà气息证明他们已经站在洞玄巅峰的境界上,尤其是当中那位紫墨统领。甚至隐隐然已经触到了那张纸,随shí有可能破境入知命!

  除了唐国和南晋这样的强国,世间还有哪个国度能够集合这么多强者?这些黑衣道人们拥有这样的实力。哪里是龙虎山的弟子们所能抗衡,尤其是这些黑衣道人在先前的战斗中,展现出来了令人心寒的冷酷甚至是嗜血,那种冷酷嗜血,更是让他们的强dà变得更加可怕。

  张天师恐惧而迷惘,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亵渎昊天的罪人,非但没有死去,反而强dà到了这种程度。

  没有一名黑衣道人回答他的问题。他们只是沉默地站在道殿中间,像看死人一样看着他,似乎在等待着谁的到来。

  隆qìng不知何shí出现在道殿中,他身上也穿着一件黑色的道袍,道袍的边缘绣着一根金色的带子,就如同太阳在乌云畔涂出的画面。

  张天师看着隆qìng,不可置信说道:“你●……隆qìng皇子……你居然没有死!”

  隆qìng平静说道:“如果你经历了我过去两年的人生。dà概就会知道,想死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张天师忽然明白了,看了一眼那些黑衣道人,嘶◆着声音咆哮着:“这都是你做出来的!你这个疯子!你难道不怕被昊天抛弃!”

  隆qìng说道:“也许昊天抛弃的是天师你。”

  张天师绝望说道:“如果真是那样,那你便动手吧。”

  隆qìng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他。

  张天师忽然发现,隆qìng的眼眸发生了某种变化。黑瞳与眼白的界线骤然模糊,一抹极淡的灰色,正在浮现。

  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但他猜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定很可怕。

  他厉啸一声,捏碎了最后一张fú。

  一道火墙无由而生,以他的身体为圆心迅速收拢,眼看着便要把他烧成灰烬。

  张天师隔着火墙,盯着隆qìng愤怒地咆哮道:“你这个魔鬼!休想得逞!”

  隆qìng神情不变,下一刻,他的身影便出现在火墙之中。

  一朵黑色的桃花,在他的身后绽开。

  一道寒冷的气息,在道殿里生成。

  火墙骤然熄灭。

  隆qìng的眼眸尽数变成灰色,幽暗至极。

  张天师感觉着身体里的念力被高速抽吸而出,眼中流露出极端的恐惧,看着隆qìng那张依旧美丽的面容,怨毒而绝望地诅咒道:“你会死的比我更惨。”

  啪的一声,张天师枯萎的身体摔落在地面上。

  隆qìng闭目片刻,再睁开眼shí,一切已经回复了正常。

  他抬步向道殿外走去。

  十六名黑衣道人以紫墨为首,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无论是步伐还是气息,都暗自追随着隆qìng的节奏与韵味。

  渐要化作一个整体,然后化在黑夜里。

  沉重的道殿dà门缓缓开启。

  秋日山风渐起,拂动隆qìng的衣袂。

  他感觉到自己又强dà了一分。

  这种感觉很好。

  ……

  ……

  (晚上高中同学聚会,估计要喝酒,今天就只一章,然而明天虽然周六,但不休息,至少会有更新,只是写的不多,就真不好意思要票了,虽然我脸皮厚,但厚也是有上限的,祝dà家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888真人开户_888真人备用网址-888真人官方网站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苏ICP备14052542号-5